弗洛伊德: 旅途中的躺椅
作者: 转自央视 / 6589次阅读 时间: 2009年11月21日
标签: 弗洛伊德 旅途 躺椅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人们通常把弗洛伊德看作是一个标志或者是一位偶像。他们宁愿去爱他或者憎恨他,也不愿去对他开创的理论有所评论。

  弗洛伊德不仅仅只是一个历史人物,他以奇特的方式影响了文化。

  他说,他打扰了世界的睡眠。

  弗洛伊德的著作一直为人所阅读,他也被视为我们这一世纪最富有争议的描写心理和社会的作者之一。

  列奥波德·莱文塔尔
  精神分析首先是一种对潜意识的精神活动的研究手段,其次是对精神障碍的治疗方法,第三是一种理论。
  精神分析是一项由科学,诗歌和文学所构成的杰作。

  伍迪·艾伦
  一个艺术家如果得了精神疾病,就不能工作,也不能写作和绘画,对周遭世界的看法也非常奇特。

  贝托鲁齐
  你虽然治不好,但是你可以学着在患有精神疾病的状态下更好地生活。
  人们来做精神分析,因为他们生活得不幸福:对他们与别人的关系感到不快,对他们不能在工作,艺术创作或者社会关系中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力而感到不快。
  从精神分析中我可以得到更多的东西,能够更多地改变我自己。
  (弗洛伊德-引文)
  “有一天人们发现,某种精神病的症状是有意义的。精神分析这种治疗方法就产生了。在这一治疗过程中,患者对医生表述的不是他们的症状,而是他们的梦。于是就产生了这样的猜测,这些梦也是有意义的。”
  精神病医生希格蒙德·弗洛伊德博士在他中年时期对“梦的意义”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用了五年多的时间写出了《梦的解析》。这部著作于1900年出版,并成为他最伟大的成就。弗洛伊德不仅对患者的梦,而且对他自己的梦进行了解释。对他来说,《梦的解析》是认识精神生活中的潜意识的必经之路。

  萨巴蒂尼
  很多人把《梦的解析》这部著作看成是弗洛伊德最重要的作品。特别是他所创造的了解潜意识的方法:那就是在我们对梦的回忆和对梦境的表述中,我们在梦中的潜意识是如何转化为有意识的。

  戴尔顿
  是的,我带来了我的梦,并对它们进行了描述。我总是做一些有趣的梦。我想,所有人都会做有趣的梦。问题是,人们能否记住并把它们表述出来。

  科什卡·海策尔
  您分析了自己的梦了吗?
  有时会用于分析。梦本身可能没有什么特殊的价值,只有在把它和在清醒状态时以及有意识的活动中出现的问题联系起来时才会有所价值。

   萨巴蒂尼
  我相信,精神分析法可以对我们的潜意识中被抑制的东西发挥作用,同样也可以在语言和许多文化现象上发挥作用。
  维也纳森林。在通往格林青的天空大街旁座落着观景宫。弗洛伊德经常到这里度假。维也纳的这一荒僻之地依然保持着它的神秘。在这里,弗洛伊德完成了《伊尔玛注射的梦》。这部著作成为他对梦的研究工作的基础。在写这本书时弗洛伊德在给他的朋友威廉·弗理斯的一封信中写到:
  “你相信吗?有朝一日,在这间房子旁的一块大理石板上会写着:希格蒙德·弗洛伊德博士于1895年6月24日在这里揭示了梦的秘密!”

   萨巴蒂尼
  我们不会像弗洛伊德那样在释梦方面花费太多的时间,虽然有很多不同的精神分析学者,而且他们每个人的做法都不完全一样。但是,我相信,梦的本身已经不再是重点:并不是因为我们认为梦不重要。梦是重要的,但是它们不会有像在弗洛伊德那里那样的地位。
  从1895年到1900年的五年里,弗洛伊德出版了多部划时代的著作。处于世纪之交的维也纳拥有浓厚的文化氛围。而弗洛伊德正是在这一氛围中开创了他研究事业的基础和“精神分析”这一概念。
  我相信,处于世纪之交的维也纳有着一种特殊的知识氛围,在这期间产生了很多东西,像维也纳文化圈,逻辑实证主义,马赫,艺术和文学; 这是一个非常繁荣的时代,许多犹太知识分子和艺术家也参与了这一时代。不过,也有人不喜欢看到这些。

  弗洛伊德-引文:
  “1856年5月6日我生于摩拉维亚的弗来堡,它是现在捷克斯洛伐克的一座小城。我的父母是犹太人,所以我也是犹太人。”弗洛伊德在许多年后就这样简单地描述了他的出身。1860年,他和母亲爱玛丽以及父亲雅克布,一位羊毛商人,一家人随着从奥匈帝国东部涌入大都市的犹太移民潮来到了维也纳。西基斯蒙德·弗洛伊德跟他的父母从多瑙河运河那边搬到了“第二维也纳区”。那里向来是犹太人居住区,被称为“马策岛”。“马策”的意思是一种未经发酵的面包。
  维也纳当时是一个多民族国家的首都,在这里,很多民族共同居住在一起。8’43”

  C·舒斯克
  此时,维也纳与它的社会政治环境开始对弗洛伊德产生强烈的影响,这种影响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弗洛伊德曾经想要成为一名青年政客。那是在1867年,当这条道路第一次向犹太人开放的时候。但是随后情况发生转变,当他看到反犹主义继续存在和蔓延后,他投身于另外一个方向-科学。
  年轻的弗洛伊德毕业于位于塔波尔街的列奥波德文理中学。他在班级里始终是第一名。他的毕业论文是关于索福克罗斯的《俄底蒲斯王》中的一段诗歌。弗洛伊德在学校里学习了希腊语,拉丁语,法语和英语。

  S. Marcus S·马科斯
  弗洛伊德是一位受过全面教育的人。他在他生命中很早的时候就想成为一位在知识领域有所成就的人。他想成为一位哲学家或者是小说家,他写诗歌。他总是想写,他也一直都在写。

  P. Gay P·盖伊
  弗洛伊德热爱汉尼拔,因为他与罗马作战。他热爱并且敬仰达尔文。他敬仰非常多的英国科学家,如赫胥黎。弗洛伊德的思维方式也明显不是德国人或者奥地利人的思维方式,而是很英国式的,是经验主义的,是反对形而上学的,当然他还一直用英语阅读。

  S. Marcus S·马科斯
  弗洛伊德熟悉莎士比亚的作品,并且经常摘用他的词句。他也读维也纳通俗文学作家如内斯特罗伊的作品,他还经常讲维也纳的笑话。
  在维也纳大学学习医学期间,弗洛伊德还在卡尔·克劳斯的动物学院学习过,同时在恩斯特·冯·布吕克的心理学院担任助理,大学学业结束之后,25岁的弗洛伊德开始在维也纳公共医院担任助理医师。在那里一直工作和居住到1885年。弗洛伊德在这座巨大建筑群中的各个研究所轮流工作。
  “AKH”,是这个当年哈布斯堡王朝最大的医疗机构的缩写,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一个拥有饭店和商店的大学校园区。
  在当年的“疯人塔”前,游客可以追寻弗洛伊德早年行医道路的足迹。今天的斯拉夫学院曾经是这位青年医生当年的工作场所。从弗洛伊德写给他的未婚妻玛塔·贝耐斯的情书中可以了解到他的早期研究时期。玛塔·贝耐斯是一位汉堡的犹太教法学教师的孙女。
  在汉堡和维也纳公共医院之间两人频频地鸿雁传书。
  “我珍贵的,最爱的姑娘,我的小公主,我心爱的女人···”
  婚礼前六个月:新娘在一封信中写着:
  “与维也纳的战斗进展正佳!”

  列奥波德-莱文塔尔:
  维也纳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困难,不仅仅只是对精神分析。公众的态度是:“那好吧,谁知道呢”,而且这种态度始终都存在着,许多新兴科学也遭遇了这种态度。仅仅是精神分析的独特性,因为它不仅是心理治疗方法和研究方法而且是一种文化理论,就给它带来了很多麻烦。

  P. Gay P·盖伊
  弗洛伊德跟其它人一样是一个复杂的人。他是一位19世纪的市民,同时也是一位革命者,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C. Schorske C·舒斯克
  弗洛伊德既能与人为友,也会和人结仇。他在很多方面是一位要求别人如何的权威人物。他想有追随者。他想传播他的观点,并且把其他人的观点纳入他的体系当中,同时他还要坚持自己观点的优先地位。
  大山街19号,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地址。讲师希格蒙德·弗洛伊德博士于1891年9月在这里开办了他的私人诊所。在这里他写出了他最重要的著作,在这里他居住了47年,一直到1938年他流亡海外。
  两位运输专家正在包装贵重的物品:那是精神分析的创始人具有文化历史和开创性意义的东西以及他的个人财产。这些脆弱的货物将被运往华盛顿去参加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有关弗洛伊德的展览。紧接着它们还会到美国的其它很多城市和巴西巡展。在世纪之交,弗洛伊德将回归故里,因为这些从伦敦和华盛顿借来的展品还将在维也纳国家图书馆和这里,大山街19号展出。
  一直以来,这都是医生居住区里的一座典型的中产阶级的房子,在弗洛伊德搬进来之前,他已经进行了多年的研究工作。在巴黎,他在夏科特教授那里积累到了最初的有关催眠术和心灵感应的经验。
  弗洛伊德成了家,他决定开一家私人诊所,由于他的犹太人出身和经济上的原因,他在大学里不会有什么好的前景。
  在诊所最成功的时候,这位精神病医生每天要给最多11位患者做精神分析的治疗。
  他在夜晚从事研究,阅读和写作工作。在这段时间诞生了他的讲义,他的书和他那四个著名的患者的故事:《少女杜拉》,《小汉斯》,《鼠人》和《狼人》。
  它们不仅仅被视为科学著作,而且也被视为一种文献,语言和文学创作的新的文学类型。(到15’35)

  史蒂文·马科斯,文学研究家
  令人钦佩的是,弗洛伊德写得非常精彩。他不但在抽象和形式上写得好,在修辞上也堪称大师。托马斯·曼曾经为他推荐过诺贝尔文学奖,他这么做可不是开玩笑。
  1971年博物馆成立时曾经举办过一个有关弗洛伊德的生平、作品以及精神分析历史的文献展览,这些精神分析案例都来自于他的诊室和工作室。大山街19号今天是国际精神分析讨论和研究的地方。

  英格·舒尔茨-施特拉塞,博物馆馆长(女)
  这里记录了精神分析的发展,同时也揭示了开创这一理论的重要历史意义。这里不仅仅只是展示弗洛伊德的作品,而且还要以他的作品为基础,追踪,记录和展示精神分析在20世纪吸收的不同流派。
  这是博物馆中陈列的一些照片,是在弗洛伊德流亡之前拍摄的,记录了这里已经消失了的氛围。
  从1902年开始,具有传奇色彩的“精神分析星期三协会”就在这里聚会,后来,这一组织更名为“维也纳精神分析协会”。精神分析学大人物们的身影常常出现在这里。

  C. Schorske C·舒斯克
  进入新世纪后不久,弗洛伊德由个人精神分析转向了文化精神分析,除了医生和科学家之外,他还把音乐批评家,戏剧批评家和哲学家吸收到他的圈子中来。这些人大约占了“星期三协会”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这是第一个精神分析协会。我认为,从那时候起,弗洛伊德的学说开始在大众中进行传播。
  1997年在扩建中的希格蒙德·弗洛伊德博物馆的新址建成了名为“艺术的基础”的陈列室。这是一个有关当代世界艺术的陈列室。这是在精神分析诞生的地方来展示艺术和精神分析的关系。

  S. Kossuth S·库苏特
  我从1981年开始从事跟弗洛伊德有关的工作。我在全世界的博物馆工作和安装展品。之后我来到这里,这里是所有展品的源头,我决定停下来。这是我最后一次做跟弗洛伊德有关的工作。当我站在弗洛伊德的卧室里时,我想,现在是停下来的最佳时刻了。

  英格·舒尔茨-施特拉塞:
  弗洛伊德是一位走在别人前面的思想家,是他那个时代一位非常有争议的思想家。他把精神分析扩展到所有领域,艺术,社会,治疗方法和生命的意义。就是说,艺术跟它成为一体,像朱塞佩·希诺波里斯或者贝那多·贝托鲁齐。他们都研究过精神分析。

  意大利电影制作人贝那多·贝托鲁齐三十年来反复尝试精神分析。在一次纪念弗洛伊德诞辰的活动中他对此有所阐述。

  B. Bertolucci 贝那多·贝托鲁齐
  自从我熟悉精神分析以来,我就有种感觉,在我的摄影机里多了一枚透镜-不是柯达,也不是蔡司,而是弗洛伊德。那是一枚通往梦境近处的透镜。即使在我知道弗洛伊德之前,电影对于我来说,也总是跟梦最近的东西。

  伍迪·艾伦也经常做精神分析。他不像有些艺术家那样,害怕失去他的创造力。

  伍迪·艾伦
  在50或者75年前有一种对于精神分析的可笑看法:一个人是艺术家,那是因为他有精神病,而如果他没有精神病了,他就失去了艺术创造力。但这是错误的。精神疾病只会阻碍艺术,不会促进艺术,而且会破坏它。一位能够更好地融入社会的艺术家对生活会有一个更加广阔的角度,他可以工作和处理问题。天才跟精神病没有任何关系。

  H. Segal H·希加尔

  精神分析意味着思想的自由――不被鉴定,强迫或是过去所控制,而是自由地去思想。

  英格·舒尔茨-施特拉塞:

  精神分析-和它几乎所有的代表人物-在1938年被赶走了。奥地利被并入了希特勒德国。

  当今这门引发无数争论的科学的创始人可以和他最亲近的家庭成员和他所有的家当流亡伦敦,但他的四位姐妹必须留下来:最后都死在了集中营。

  在希格蒙德·弗洛伊德动身前,他的其它一些亲戚已经前往英国。其中包括他的孙子瓦尔特·安东·弗洛伊德。

   弗洛伊德的孙子

  瓦尔特·安东·弗洛伊德:

  我在维也纳长大,我们住在弗朗茨·约瑟夫码头的肖特林街口。

  瓦尔特·安东·弗洛伊德17岁时就被迫离开奥地利。他在英国完成化学工程师的学业。今天,他已经退休,跟他的丹麦妻子安奈特住在离伦敦一小时车程的地方。在拥有许多分支的弗洛伊德家族中,现在已经有很少有人亲眼见过这位伟大的科学家。

   瓦尔特·安东·弗洛伊德 弗洛伊德的孙子

  这里,中间的这个人就是我的祖父,这是幅铜版画,那边是我父亲的勋章,这个和这个,一战时他在奥地利军队中服役。在维也纳,我妹妹和我每个星期天都要去大山街那里,这是很自然的,不是吗?他非常喜爱他的家庭。他帮助过每一个人,他帮助过我的父亲,他还帮助过其他的兄弟,姐妹和儿子们。他已经有些老了,不是吗?我认为他是一个严肃的人,他从来不趴在地上让小孩子们玩骑马的游戏,我祖父不是这样的人。

  那么祖母呢?

  她非常可爱,她特别的可爱。她很现实,您知道吗,她没有沉迷于那些理论中去,而是面对现实的生活。她必须操持这个大家庭,不是吗,人真是太多了,她干得非常好。我的祖父母过得非常幸福,不是吗?

  他有4个女人来照料他。他的妻子,他的弟媳米娜,她照料他的精神生活,然后是他的女儿安娜和佣人保拉·费希特尔,一共4个女人。

  N. Thompson N·汤普逊

  首先,我相信,弗洛伊德喜欢见到她们,但我不相信他理解她们,他自己也是这么说的。

  P. Gay P·盖伊

  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和1931年,他写了三本关于女性的性方面的著作。这使他在女权主义者那里很不受欢迎。有趣的是,当今的精神分析学家也是不接受这些著作的。他的理由是:女人由于不同的原因拥有一个适应能力更强,而且掩藏得更深的超我,换句话说,女人跟男人相比,是更好的撒谎者。这是经验主义的结论,是不可以证明的。按照我的观点,这其实也不是由他的著作推出来的结论。另一方面,精神分析是很少的几个妇女取得成功的领域之一。

  N. Thompson N·汤普逊

  弗洛伊德开创了精神分析这个非常适合女性的职业,这真是一个有趣的悖论。

  位于伦敦上流居住区的麦斯菲尔德20号是弗洛伊德最后的住所。在这里,这位病重的老人和他的女儿安娜,妻子玛塔和弟媳兼女管家一起度过了他最后12个月的时光。

  在国家社会主义的德国,他遭到了排斥,但是在盎格鲁-萨克逊国家,他成为了偶像。

  在这里,时间仿佛凝固了起来。这座房屋是一个真实的引发回忆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保持着他生前的原样。家具,古玩,书籍和照片,在这一私人的氛围中反映出弗洛伊德的性格,他的思想世界和在世纪之交的维也纳的精神。

  E. Davis E·戴维斯

  我要说,英国人不是特别了解弗洛伊德的学说。大多数人是后弗洛伊德者,他们相信弗洛伊德学说的概念,他们知道潜意识和弗洛伊德学说中错误的东西。但是许多人认为,弗洛伊德已经过时了,他们只把他看成一位冷冰冰的知识分子。在这个展览中,他们可以看到他的家庭环境,发现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也喜欢狗和孩子,对他的学说也因此产生了更大的兴趣,这让人们感到很吃惊。参观者通过我们这里播放的关于弗洛伊德和他的家庭的电影,开始把弗洛伊德当作一个人来认识,而不仅仅是一位知识分子和精神分析学家。

  躺椅,是参观者兴趣的中心,这是精神分析的象征和最重要的道具!

  在躺椅顶头的一端立着一把沙发椅。这也是道具。精神分析师不能坐在患者的视线之内。在杜绝所有分散注意力的东西之后,人们才可以成功地进入潜意识的世界。躺椅的这一功能一直保留到了今天。

  Dalton 戴尔顿

  我谈了很多生活当中的事情,谈到了当天发生的事,以及我的过去,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和我的童年。精神分析师试图把它们和我现在的生活联系起来,然后看一看,这一生活有多少是在重复过去。

  在弗洛伊德流亡英国之后,他的躺椅第一次踏上了旅途

  这件笼罩着神秘色彩的家具,是一位满怀感激的患者送给当年这位收入不高的年轻医生的礼物。它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太不结实了,恐怕撑不到美国了。

  高贵的波斯地毯和舒适的天鹅绒枕头也被搬走了。

  一位年轻的俄罗斯贵族曾经躺在这张躺椅上。他做过有关狼的恶梦,这些狼夜晚蹲在他窗前的树丛里。在精神分析史上他被称为“狼人”。

  在麦斯菲尔德公园我们见到了大部分的“又旧又脏的神像”,弗洛伊德称它们是他的古董。在几十年的时间里,这位“教授”收藏了大约三千件这样的东西。其中的大部分随他踏上了流亡之路。他最喜欢的是一座“雅典娜保护神”的塑像。这位女神的武器已经丢失了。

  这些旧神像带领着弗洛伊德进行精神世界的研究,与他同时代的阿图尔·施尼茨勒把这一世界称为“广阔的国度”。

  在第战爆发3星期之后,弗洛伊德于1939年9月23日逝世。葬礼在伦敦内城附近一个叫格德尔斯·格林的火葬场举行。弗洛伊德同下腭癌做了17年的斗争,经历了许多痛苦的手术。最后,他的医生马科斯·施努尔为他注射了吗啡,结束了他的生命。

  P. Gay P·盖伊

  他按照弗洛伊德的要求,为他注射了大剂量的吗啡。那是一种安乐死。我知道这些,是因为我是第一个读他医生的医学纪录的人。跟弗洛伊德的一生一样,这是勇敢的死亡。

  弗洛伊德的骨灰放在一个希腊花瓶中,被葬在由大理石,雪花石膏和金属骨灰坛组成的骨灰坛安置所里。他的妻子玛塔和女儿安娜的骨灰也安息在这里。

  E Kurzweil E·库茨维尔

  许多人从英国来到美国。据文献上记载,英国对于精神分析学家来说只是前往美国的中转站。当然,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更安全。

  H. Segal H·希加尔

  在美国,男人在医学上处于主导地位。在英国则不是这样。那里,著名的精神分析学家都是女人。英国的问题是,精神分析并不普及。而美国的问题是,精神分析在那里实在太常见了。

  1909年9月希格蒙德·弗洛伊德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来到美国。他不喜欢这个国家。

  这个国家对他来说过于讲求实利,太乐观,太古板了,那儿的饮食也不合他的胃口。“美国”,他写到,“是一个大错误”。

  P. Gay P·盖伊

  这是弗洛伊德最没有吸引力的一面。他只是重复了从狄更斯和司汤达时代就已经存在的关于美国的错误看法:美国人没有文化,大声喧哗,戴着奇特的牛仔帽,而且随地吐痰。美国人没有文化。真是一派胡言!

  在被授予荣誉博士头衔和在马萨诸塞州的克拉克大学讲过五次课后,弗洛伊德,正如他写到的那样,感到了“孤立的结束”。不久以后,美国在维也纳,柏林,伦敦和布达佩斯之后也成立了精神分析协会。

  N. Thompson N·汤普逊

  第一批欧洲精神分析学者于二十年代末和三十年代初流亡到了纽约。他们意识到欧洲的局势越来越恶化了。协会的成员三十年代末在这里积极活动,为了把精神分析学救出欧洲,还成立了一个委员会。

  P. Neubauer P·诺伊鲍尔

  我出生在奥地利的一个小城市,位于多瑙河畔的克雷姆斯,我感到很孤独,所以就去图书馆看书。我这个人不太合群,而且因为我是个犹太人,所以也不可能跟别人有太多的交往,不过我认为这样很好。我开始大量阅读书籍,我发现了弗洛伊德,他打开了我的眼界:他是一位试图去理解事物,而不是仅仅去描写事物的人。

  J. Kafka J·卡夫卡

  当我在奥地利出生和流亡国外之后,我要告诉你们,我第一次是如何听到弗洛伊德的名字的。当我十二岁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我们两个是班级里仅有的两位犹太人,有一天,我的朋友跟我说,老师谈了有关儿童的性方面的事情,并且说,只有像弗洛伊德那样的劣等犹太人才会有这样的思想。

  弗洛伊德有关儿童性感受和性幻想的认识不但激怒了30年代初维也纳的种族主义教师,而且他的《婴儿性行为》的文章也遭到了强烈的反对。而这不仅仅只发生在他那个时代。

  P. Neubauer P·诺伊鲍尔

  他说,儿童并非大家相信的那样从青春期才有性欲,而是从一岁开始就已经有性欲,他们知道性和身体的享受。

  H. Leupold H·列奥波德

  想象一下,如果一个人在世纪之交走过来告诉你那些长着金色卷发的小男孩和小女孩也有性的愿望,观念和要求的话,很清楚,他一定会遭到反对。

  P. Neubauer P·诺伊鲍尔

  人们不想把性生活跟神经冲突,无论是压迫,还是攻击,或是反常性行为联系起来。但是他想把人体内的性欲搞清楚。

  利用弗洛伊德的一次展览的机会,美国首都的《华盛顿邮报》写到,“是什么令这么多人对弗洛伊德如此愤恨?”精神分析学者的经典回答当然是:“愤怒的原因不在于弗洛伊德本身,而在于他的批评者自身的问题和幻想。”

  许多知名人士,其中还包括弗洛伊德的一个孙女,事先都对举办这次展览进行了阻挠。他们害怕对这位精神分析的创始人会有太多正面的展示。特别是在美国,批判弗洛伊德已经成为一项知识界的全民运动。

  S S Marcus S·马科斯

  对于弗洛伊德的攻击从某方面来说是对美国一些圈子对精神分析评价过高的一种反应。弗洛伊德的学生和追随者犯了很多错误。他们50年以来一直试图把精神分析只当成医生独有的东西。这不仅违背了弗洛伊德的观点,也违背了常识。他们试图引进一种正统的学术观点,就像是一种宗教或者教义那样,那不是精神分析。他们把它变得非常昂贵,以前中产阶级也可以消费得起,而今只有少数人能够经常做精神分析的治疗。没有人花得起钱。仅有的那些定期接受精神分析治疗的人,几乎都是自己想要成为精神分析师的人。

  1998年10月,弗洛伊德得以走进国会图书馆的展览厅。这座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拥有这位精神分析创始人的大部分手稿原件。其中有他的信,文件和病人的病历。这一在华盛顿,伦敦和维也纳之间展出的跨文化项目的题目是“弗洛伊德:文化和冲突”。

  M. S. Roth M·S·罗特

  对于弗洛伊德来说, 冲突是通往内心的钥匙。他在一生中无时不刻都在进行着冲突,没有完全安宁的时间。他一直都处于冲突之中,而且他还有一个悲观的说法:人必须一个接一个解决冲突,永远停歇不下来。

  J. Chambers J·钱伯斯

  感兴趣的人可以在这里找到很多有趣的和令人兴奋的东西,我希望,在展览中也可以看到跟情感相关的部分。这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展览。有我们所有人感兴趣的东西。而且我认为,这也是精神分析之所以无处不在的原因。

  M. S. Roth M·S·罗特

  弗洛伊德档案图书馆的大部分向研究者开放,普通公众则没有机会看到。这个展览就像是有关弗洛伊德藏品的一个展示会。

  这是鼠人。这一病例的特殊之处是,他是弗洛伊德在做精神分析时唯一将记录保留下来的病人。只有这个病人的病历原件保存了下来。它们现在收藏在图书馆。

  J. Chambers J·钱伯斯

  在狼人的病例里,角度则完全不同。狼人把他的藏品赠给了国会图书馆。他是一位艺术家,1920年当他跟弗洛伊德做第二次分析时画了一幅他的自画像。另外,他画的关于他的梦的画也值得注意。

  M. S. Roth M·S·罗特

  在对病例的研究中,人们会读到问题很严重的人,但是人们也可以在自己身上发现这些问题。其他人在其它地方发生的事情,可能也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我想,弗洛伊德的文章跟19世纪其它的伟大著作一样:它们都希望被那些能够从旧作中汲取新观念和新思想的人所阅读。从这方面说,弗洛伊德是具有历史意义的,这是件好事,我不认为这是件危险的事。

  展览从贝塔·巴本海姆的歇斯底里病例开始,她以“安娜·O”这个名字而出名。

  弗洛伊德最初研究精神疾病就是从歇斯底里症开始的。

  这张弓一直拉到了先知摩西那边。弗洛伊德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一直在研究他。

  Z. Weiureb

  摩西在某方面上说是一个孤独的人,而在弗洛伊德身上也可以看出一种我能够感到的孤独。

  他有朋友,他跟不同的人通信,但是人们能够感觉到,他跟摩西一样,他的内心是孤独的。

  P. Gay P·盖伊
  我觉得弗洛伊德留给我们的最根本的东西,是他对广义上的人的看法,那就是人的潜意识的存在,人是充满欲望的生物,和婴儿在出生后第一个星期或者第一个月就已经经历内心冲突的事实。

  H. Leupold H·列奥波德
  他的许多观点和看法都已经成为知识遗产,无论是在欧洲,还是在美洲。当然,它仍然是我们继续研究,继续完善和使用的方法。

  E. Kurzweil E·库茨维尔
  我认为,它(精神分析)将成为研究人类心灵的手段,我想没有比这更好的方式了。我确信人们会需要它。

  E. Dalton E·戴尔顿
  对于我来说,精神分析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财力,这个我可承担不起。我不相信它真的那样物有所值。我想如果我去做些不会太多地占据我的生活而且不必耗费如此多时间和财力的事情,可能会更好些。。

  E. Kurzweil E·库茨维尔
  我们应该思考一下,那些声称反对弗洛伊德的医生,实际上用的就是弗洛伊德的概念和观点。正如您在展览中所看到的那样,弗洛伊德的思想无所不在。它们已经为人们所接受。

  C. Schorske C·舒斯克
  我不知道,哪些新的文化或社会发展会使弗洛伊德的思想大厦获得新的重要意义,或者使它在某一天死亡。

  人们在展览开幕时以“维也纳的方式”庆祝了弗洛伊德和精神分析对于二十一世纪的影响。莫扎特,施特劳斯和兰那的室内乐响彻杰弗逊大厦的门厅-这座大厦是按照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的样式建造起来的。维也纳是弗洛伊德展的下一站,同时也是欧洲大陆唯一的一站。展览提出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为人们在新世纪到来之后继续探讨弗洛伊德的学说提供了材料。

  在展览的最后是一张弗洛伊德的照片和他的一句话:

  “战斗没有结束!”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弗洛伊德 旅途 躺椅
«《精神分析引论》人名对照表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弗洛伊德 旅途中的躺椅»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