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症》:偏执狂拯救世界?
作者: 思郁 / 9961次阅读 时间: 2011年11月03日
来源: 21世纪网 标签: 邓斯特 戛纳电影节 希特勒 忧郁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忧郁症》:偏执狂拯救世界?

21世纪网 思郁

核心提示:拉斯的偏执和妄想拯救不了世界,却能用他的影像改变我们对忧郁症的部分偏见。


2011年5月,第六十四届戛纳电影节上,丹麦导演拉斯·冯·提尔因在他的新片《忧郁症》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了一系列理解纳粹,同情希特勒的不当言论,被戛纳电影节管理委员会驱逐,视其为不被电影节欢迎的人,要求他立刻离开影展。发言人表示,拉斯·冯·提尔的电影《忧郁症》将继续保留在竞赛单元中,到哪如果该影片在颁奖典礼上荣获奖项,导演也不允许上台领奖。

颇为戏剧性的是,稍后,女主角克尔斯滕·邓斯特凭借在《忧郁症》中精彩表演,夺得了本届的戛纳影后。拉斯一直都戛纳的常客,他的电影也不止一次受到评委的青睐,迄今为止,他已经把三位女明星送上了戛纳影后的宝座,2000年他执导的《黑暗中的舞者》也荣获了金棕榈大奖。

所以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导演也会遭此“厄运”。不过,回想一下历届电影节,拉斯的出格言论也是出了名的,在接受媒体的访谈中,他肆无忌惮地表达对时代的愤怒,比如他曾说“能活着我很开心。我觉得自己就像个从越南战场回来的人,你懂。我敢肯定过些时候我就会出现在某个广场上然后开始杀人”。

比如他曾炮制了一份电影宣言,也称电影的“十诫”,宣称他所有的电影都会遵循这些格言。这份宣言中提到必须用手提摄像机,必须实地取景拍摄,必须使用彩色,故事必须发生在现代环境中、不可以拍摄类型电影、导演的名字不许出现在片头和片尾等等。

很多人都把“十诫”看作一个笑话,因为制作电影根本不必遵循任何规则,否则容易失去创作的自由。其实说起来,拉斯随后拍摄的电影中很多已经打破了这些戒条,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们却能从这些格言中看出他的用心所在,那就是他想通过电影“十诫”提醒人们,应该着重关注电影本身,关注电影的故事和角色,而不是为好莱坞的技术主义所困。

在今年的影片《忧郁症》中,我们也能察觉出拉斯的良苦用心。他曾在接受采访中提到他拍摄这部影片缘由,他一度是一位忧郁症患者,他发现在忧郁症患者的世界里,正常人的世界是如此的不同。他甚至陷入了一种偏执,总觉得当世界末日来临时,曾经的忧郁症患者,这些病人要比那些表现正常的人表现出更大的直面恐惧的勇气,“忧郁症患者有种渴望灾难的欲求。

而欢愉从灾难中衍生。我的一位治疗师曾对我说过,忧郁症患者通常在灾难面临时表现得十分理性,因为他们如此频繁地经历类似的处境以至习以为常了。”《忧郁症》正是描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忧郁症》像他的很多影片一样,分为两个章节:第一章节中,克尔斯滕·邓斯特饰演的妹妹贾斯汀是一个意图借结婚来正常自己生活的女人。她竭尽全力在婚礼上扮演符合人们期待的自己——甜美幸福的新娘,却终究被情绪的洪流击垮,忽视父母的战争,未婚夫的失落,姐姐姐夫的希冀,自私地做自己。

第二章节里,一颗名为忧郁星球的小行星对地球的接近,肉眼可见,且速度越来越快,对姐姐克莱尔的生活造成毁灭性的影响,巨大的恐惧导致她精神和行为都渐渐失常。面对死亡反倒是贾斯汀表现镇定,与她之前所表现出的坚定独立倒是相互应和。最终姐妹俩跟克莱尔的儿子三人坐在象征性的“保护棚”里迎接即将到来的世界末日。

这个故事中,略嫌怪异的部分是,在两个章节之前还有一个序曲部分。影片开始的前十分钟,你看到的那一幕幕或定格,或慢镜头的场景,像一幅幅画展现接下来发生的故事。但是这样的展现到底想表露出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总觉得有些神秘。

另外一个怪异的部分发生在第一章节,贾斯汀在婚礼举行的过程中,与姐姐发生了冲突,愤怒的贾斯汀跑到姐姐的房间里,把姐姐原来陈列好的图书与画册变换了位置,打乱了秩序。我们大体能明白,这是贾斯汀报复姐姐,或者说发泄情绪的一种方式。但是用一种极度个人化的风格陈述这种情绪还是让人觉得有些吃惊。

拉斯在接受媒体的访谈时谈到这个段落说:“她的姐姐克莱尔(Claire)喜欢陈列书籍,这是在许多中产阶级家庭中经常能看到。贾斯汀向克莱尔发怒,所以她用一些能释放情绪的富有激情的画替换了之前的抽象画。

我在影片中用的都是个人非常喜欢的画作,比如画家勃鲁盖尔(Bruegel)的《雪中猎人》。”而画家勃鲁盖尔的话也曾出现在序幕中,“序幕向我们揭示即将发生的事件。所有贾斯汀等待发生的事情。这幅画就摆放在毁灭的正中央。我们看到一些灰烬掉落,画正在被烧毁”。

还有那个名为“忧郁星”的小行星。行星撞击地球的桥段很容易联想到科幻类型的电影,但是回想一下拉斯的电影“十诫”,不拍摄类型电影,必须实地取景等等要求似乎已经说明了,他不可能运用特效制作一颗巨大逼真的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场面。所以,在影片中,那个忧郁星球越来越近,但是并不恐怖,《2012》中场景没有出现,那个星球反而十分忧郁和平静。

但是这种平静激起的却是人们对世界末日的恐惧,克莱尔越发紧张的神经,焦虑的情绪,无法控制的焦躁已经说明了它的存在的影响。这种暗流涌动之下是人对未知之物的恐惧。

拉斯通过《忧郁症》试图向观众陈述一个另类、怪异、精神病人的世界。他似乎具有偏执狂一样的妄想,认为世界末日到来的那一刻,一定是正常的人疯狂,而忧郁症病人反而变得正常。他是想说明正常与疯狂只是人们世俗的偏见所致么?还是说,他想说明忧郁症患者其实只是正常人压抑内心的不可远离的一部分?

浪漫主义的幻想是这部电影的基调,唯美的画面是它静默无声的宣言,而忧郁的虚无主义使这部电影更具有了一种疯狂地摧毁一切的念头。拉斯的偏执和妄想拯救不了世界,却能用他的影像改变我们对忧郁症的部分偏见。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邓斯特 戛纳电影节 希特勒 忧郁症
«《危险方法》 心理电影评论
《心理电影评论》
花园里的萤火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