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强迫症点评
作者: 卢丽卿 / 2959次阅读 时间: 2011年6月21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作者:卢丽卿,本文发表于《中国青年报》2006.12.6,“过度谨慎源于职业特性,卸下盔甲学会享受生活”

我们看到两位主人公的有着相似的职场经历和感受。作为一个高级证券分析师,卢军特殊的工作性质要求他做到100%正确。正如他所说“它容不得你有一丁点的差错,否则,不仅仅是个人丢饭碗的问题,更会给投资机构带来巨大的损失。”所以他害怕犯一点错,不时地看电话,反复检查文件、核查数据。同样,“氧化氢”是一名报社编辑,文字工作也要求绝对准确。“写错一个关键人物的人名意味着什么……甚至惹上官司都有可能。”她常常在头脑中怀疑自己的稿子是不是出了错,甚至会梦到某篇稿子出了问题,那天下午她无心享受美味和逛街的乐趣,拼命的思索专家名字到底改了几次?

难道卢军和“氧化氢”都患了强迫症?或者他们本身就有强迫性人格倾向?但其实卢军和“氧化氢”并不是强迫症患者,因为在他们的现实生活中,都存在着来自职业的严格要求,这样他们的谨慎就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与之不同的是,真正的强迫症患者是明知道自己的想法或行为是不合理的,包括强迫性的怀疑或其他无意义的联想、冲动,或反复检查、清洗。他本人认为没有必要这么做,极力抵抗,想要摆脱,却又无法控制,陷入痛苦的冲突中。从表现上来看,有的人怕脏出现反复洗手、洗衣,回避外出或者去医院。有的人怀疑门是否锁好,一遍遍反复检查门是否锁好,很长时间离不开家门。甚至有的人会进行无意义的反复思索,“为什么1加1等于2,而不等于3?树叶为什么是绿色?”

故事中的两位主人公,他们的表现可以称为“职场强迫症”。当职业的严格要求已经超过了正常人的自信底线时,每个人本能的反应就是问自己,“我出错了吗?”内心会体验到焦虑,头脑中幻想出错的后果,害怕真的出错,接着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检查行为来让自己感到安全。职业的严格要求也使得谨慎成为了一种必要品质。所以可能任何一个处于此位置的人,都会出现程度不同但类似的行为和心态。

“职场强迫症”的出现有其行业特点,比如财会、金融、还有医生、记者编辑等职业。比如在手术缝合之前,医护人员会核对纱布、器械的数量,如果有差错,可能就是留在病人身体里,后果非常严重。记得有一个朋友,他的工作是分析重大统计数据,在他耳畔就常回响着一句话“如果出错,有可能出人命的”。对“氧化氢”来说,写错一个关键人物的人名可能不仅仅是一场批评,甚至会惹上官司。如果是政治敏感的话题,更加了不得。这些职业中,出错意味着严重后果,作为一个职业人也只有选择不相信自己来保证工作的准确。

但是从一个角度看,选择这些行业的人们,其实多少都有点追求完美和认真的影子。文中我们也看到卢军的谨慎和认真劲,也渗透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也许是职业的塑造,也许是受他的成长经历影响,我们无法准确得知。但家庭的影响的确不容忽视,有一个“职场强迫症”的朋友,他的父母在银行系统工作,从小要求他凡事要做到“百分之百正确”,家里也非常讲究清洁和秩序。他说家庭熏陶出他追求完美的性格,也正是因为自己认真的品质才适合现在的岗位。

职业之路可以雕塑一个人的性格,有时候是越走越自信。但有的重要行业却相反,耳边萦绕着“不能出错”的声音,越走人变得越谨慎,越不相信自己。就像“氧化氢”的经历,“在现在从事的媒体工作中,我时常怀疑自己:这个人名有没有记错、那个人的职位是不是写错了,此人讲的那段讲话要不要删……”。她不禁问自己“我发现我已经习惯不相信自己了。我的自信哪里去了,我把洒脱丢到了哪里?”。也许“氧化氢”内心苦恼的是,工作中变得日愈谨慎让她感到自己作为一个人,变得不自信了。但我想这真的是两回事,应该说是职业中的这部分自我变得谨慎了。

在卢军的“职场强迫症”背后,除了来自职业要求的外在影响,我们可以感受到他还有一份对前途的强烈不安全感。“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还年轻,还有很大的发展前景。男人到了我这个年纪,就很难再往上走了……”人生的曲线就像一条残酷的抛物线。对很多曾经雄心壮志的人来说,接受抛物线的下降阶段是非常残酷的。因为多少人前进的动力是相信自己能够不断超越和突破。那种成就感是维系他们前进的原动力。当你处于上升阶段时,不管怎样都可以有幻想的空间和实现梦想的机会,能都安心拼搏或者等待。但是当你离职业生涯的顶峰越来越近,梦想的空间也越来越小,或者你已经处于顶峰,或者开始走下坡路了,这时候内心很难保持一份安宁,失落、恐惧和不安全感悄然而生。这种力量可能驱使你做很多事情来让自己感到安全。“他不断学习,考各种各样的证书”,这似乎也成了卢军“职场强迫症”的一个症状。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卢军和“氧化氢”之所以出现“职场强迫症”,正因为他们是负有责任感的职业人。他们把职业中严格的声音内化到自己心中,在职场中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出错,这并不是一件坏事情。但对“职场强迫症”的朋友来说,最重要的可能就是让职场的谨慎成为我们的盔甲,而不是内心的框框。享受生活的时候就将它脱下来,暂时放在一边。投入工作的时候就披上它,助你一臂之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真实自我源自父母的情感接纳 卢丽卿
《卢丽卿》
强迫性神经症的自恋机制—卢丽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