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端午”
作者: 申荷永 / 3321次阅读 时间: 2011年6月04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写在“端午”:为了屈原,为了悼念

一年一度,又至端午。掷下粽子,聊表心意。悼屈原之风骨,念子胥之气节。

“物有微而陨性兮,声有隐而先倡”;“夫何彭咸之造思兮,暨志介而不忘”

“万变其情岂可盖兮,孰虚伪之可长!”“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

屈子之《悲回风》,犹悲风依然在耳。

“惜往日之曾信兮,受命诏以昭时”;“临沅湘之玄渊兮,遂自忍而沈流”

“思久故之亲身兮,因缟素而哭之”;“情冤见之日明兮,如列宿之错置”

屈子之《惜往日》,纵时光流逝而不敢忘。

又至端午,昔日《渔父》依然栩栩如生: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

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渔父曰:“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嫫湓愣鴼f其酾?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

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

(荷永写在“新浪洗心岛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65211792)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寓言心影,寄托心意 申荷永
《申荷永》
纪念詹姆斯·希尔曼:死而不亡者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