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
作者: mints / 2963次阅读 时间: 2011年1月31日
标签: 日本 十全十美 北海道 新娘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2011年1月31日
婚禮
寒流襲港最冷的幾天,我的研究助理小穎告訴我,她要到北海道去拍婚紗照。

我說:「妳瘋了嗎?冰天雪地裡拍婚紗照?」

她答:「就是要取景那一片冰雪!才夠浪漫!」

小穎口中的浪漫雪國風情,在我聽來卻像是個噩夢。想想看,勞師動眾的,要把一件件龐大的結婚禮服裝箱,迢迢千里的飛到那零下不知多少度的大雪櫃,然後大事張羅,換上一件又一件的禮服,任憑攝影師去擺佈。

我無法想像一個人穿著坦胸露背的輕紗,如何可以在雪堆中擺出『Pose』 。我只看到一張咬緊牙根、冷得發紫的面孔,在寒風中顫慄。白色的婚紗配上茫茫的白雲,還要實地實景,這種婚嫁方式,我連想起來也覺得是一種自我虐待。

但是小穎卻是無限興奮,精力十足,她為這個春天的婚禮已經準備上一年。由禮堂的花朵,以至宴會上的菜色,沒有一宗不是十全十美。婚禮將在陽光燦爛的淺水灣露天舉行,這次日本之行,不過是一個前奏。

原來這種遠地外景拍攝婚紗照的安排,是近代婚禮企業的一個賣點。準新娘與準新郎可以選擇自己喜愛的國度,作為婚紗照的背景,由攝影師與化妝師等一行人陪同,像拍外景似的為一對新人製作他們的童話故事。

這個年輕人的玩意,讓我從英國來訪的家庭治療大師 Eia Asen 也感到無限驚訝。

Eia 是生活在倫敦的前衛人士,琴棋書畫、吃喝玩樂無一不精,但是小穎這種香港新一代的婚禮安排,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小穎把她拍好的婚照向我們展現,真的是一對神仙眷侶,在晶熒剔透的冰雪中以各種姿態遨翔,一張張都是藝術作品,不食人間煙火,完全不是我想像中的那種狼狽。

只是這麼一場婚禮,不知要有多大花費。

Eia 告訴我,最近他參加了我們一個英國朋友為女兒舉行的婚禮,在鄉村舉行。主人家在後花園搭上白色的帳棚,四周綴滿了橙花和白玫瑰,空氣中充滿著花香,兩個新人與親友一起在草地上跳舞。Eia 說:「那算是十分隆重的婚禮,有四十多人參加!」

他又說:「妳知女兒是領養的,她在結婚前終於找到自己的原生父母。原來她是一夜情的結晶,父親根本不知道自己有這麼一個女兒,因此相認後十分高興,還特別前來參加婚禮,被安排在主賓席上。她的生母則在幾年前病逝了!」

婚禮其實是為家庭而設的一個體制,尤其是中國家庭。如果只有新娘與新郎,就不如私奔來得省事!

Eia 自己的婚禮在三十年前舉行,他說當時只請了十多個近親與好友,一個簡單而親切的場面。他還記得當時他的妻子穿著一件紅色的長袍,那一點紅,三十年來都沒有在他記憶中褪色。

他問我說:「妳呢?妳的婚禮來了多少人?」

我笑說:「我也不太清楚來了多少人或什麼人。那時我們正在親自著手裝修一間百年老屋,婚禮是在後園舉行的,來的人都是口頭邀請,反正熟的不熟的塞滿了一房子。行禮那天我仍得為沒有完工的洗手間裝磁磚,雙手扶著新上磚的牆壁,不能放手,牧師在下面等得不耐煩了,幾個好朋友才把我從洗手間裡不顧一切的捉了出來行禮。」

一個十分胡鬧的婚禮,完全打破常規,卻不是故意的,只是我們當時實在不懂得婚禮的規矩,糊里糊塗就結起婚來。我的禮服其實是一件意大利的手製睡袍,選它是因為疊起來薄薄的不佔空間,而且婚後還可以當睡袍穿!

照片嗎?當時記得是拍了很多,但是大都忘了拿去沖晒。那是一個重視生活多於紀錄生活的年代!

也許,這就是我始終不明白小穎為什麼為了一組結婚照片而如此勞民傷財。

Eia、小穎、我,三個代表兩個時代、兩種民族的人,一個偶然的機緣,讓我們坐在一起,分享三種不同的婚姻心態。

不過如果說是分享,不如說我們在給小穎找麻煩。她是興致勃勃,我們卻是不停潑冷水。Eia 很不解小穎為什麼要穿那麼多不同禮服去拍照,小穎表示,到真正舉行婚禮時,她還會換三次衣服,讓我們的英國訪客聽得口張目呆,也許他正在替新郎擔心,三十年後他怎能記得那麼多不同衣服的顏色。

小穎卻說:「我的表姊結婚時,一口氣就換了六套禮服!」

我聽了也不得不驚叫起來:「哇!那她豈不是大半時間都花費在更衣室裡?」

結婚既然是一生人的大日子,怎麼這些年輕人都是把自己忙得死去活來,而不是好好地享受這特別的時刻?

小穎說:「你們不知道,這就是我們的享受,沒有這些襯托,就不成婚禮!」

怪不得結婚照片是如此重要。因為新娘子(及新郎哥)最美好的一面,完全都被收入影像中,讓他們一輩子回味,因為他們在婚禮時,大都忙得頭昏腦脹,記不得當日發生了什麼!

Eia 還是放不下這個話題,他說:「在我的朋友中,那些越是誇張,向全世界宣佈他們有多相愛的,就越快離婚!到我女兒結婚時,還是低調一點為妙!」

我突然想起,外國人嫁女時,大都由女家負責出錢,怪不得 Eia 聽到如此豪華的婚禮,就會談虎色變。

最近看了一套黑白片,是關於居禮夫人的一生。當中有一段描寫她與丈夫結婚的場面;在法國南部一個充滿鳥語花香的家園,小夫妻在父母親友的祝福下,行完婚禮就各自騎著腳踏車一起渡蜜月去了,簡單快捷、又親切感人!畢竟結婚是兩個人的事,總不能把全部專注放在大肆鋪張的場面上去。

只是我一直在懷疑,居禮夫婦把衣物放在哪裡?他們在蜜月途中怎夠東西應用?

也許所有婚宴,都是一種製造夢想的幻覺,明知道跟著而來的是數不盡的繁文縟節、家族磨合,及其他讓你煩不勝煩的瑣事。那麼,讓一對新人盡可能去滿足他們的慾望,做一天的王子和公主,又有何不可!

「本文轉載自1月28日信報副刊健康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日本 十全十美 北海道 新娘
«但願人長久 李维榕
《李维榕》
吳敏倫的情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