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同堂
作者: 李维榕 / 2908次阅读 时间: 2010年4月14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2010年4月14日
三代同堂
主診醫師報導了好久,仍舊沒法說完這病人的病歷:說不完的腰酸背痛、說不完的五臟反轉、說不完的心肺衰敗。

這是我在深圳見到的一個病人,是醫院的常客。聽了他的病歷,我以為這人已是病入膏肓,非得被扛著來不可。

沒想眼前是個年青力壯的男子,長得還算帥,讓我一時猶疑,以為自己認錯了人。

他身旁還帶著好幾位家人:左邊坐著的是妻子與七歲的兒子,右邊坐著的是父母親、以及遠道而來的妻子母親。一家三代,還加上一位丈母娘。人人神色凝重,連小兒子也是步步為營。相比之下,最有精神的反而是那病人。

他也理所當然代表著一家發言。他說:一家人同住一個屋簷下,還加上妹妹的一家,父母親喜歡大家庭生活,家中總聚滿了親友。妻子卻要求建立自己的小家庭,總是鬧著要搬走,男子被弄得毫無辦法,煩不勝煩。

我問他說:所以你就生病了?

原來他自己的母親,早就認定他的病是被妻子逼出來的,只可惜她沒有算自己的一份在內。

妻子努力為自己辯護,投訴自己在家中不被尊重,丈夫什麼事都不與她商量,讓她孤立無援,只有小兒子在安慰媽媽,叫她不要傷心。

媽媽聲淚俱下,兒子在一旁真的顯得十分焦急,老是注意著大人們的一舉一動。

這是一個典型的身心症。病人總是覺得渾身不妥,卻又無法在身體上驗出發病的理由,因此一般會被診斷為心理引至生理發病的徵象。心病還需心藥醫,但是必需先去找出病人的心結。

我看這男人夾在三代家人中間,有形與無形的壓力把他緊緊地綑綁著,要不發病才怪!

他說:妻子老是埋怨他大男人,處事不公平,因此他特地從妻子家鄉請來丈母娘,好為妻子打氣。

有趣的是,丈母娘處處表達自己為人公道,幫理不幫親,在親家面前不斷數落自己女兒的不是。無論女兒怎樣投訴,她都搶著說:沒事、沒事,大家忍讓一下就是。

女兒氣得要爆炸,投訴的是丈夫,結果與她吵起來的是自己母親,倒是那男人穩如泰山地安坐在那兒。我開始明白他為什麼把丈母娘找來了,原來那是他的護身符。

家庭真是個奇妙的多面體,明明患病的是那男人,怎麼看上去最最憂鬱的卻是他的妻子。

我問男人,他對這次會面有什麼要求?

他說:最希望有個通情達理的妻子!

他的父母也幫著對媳婦說:不要想那麼多,好好放鬆自己,一家人和和氣氣就成。

要通情達理,又要放鬆自己,即是不要有過多要求。

妻子四面楚歌,仍堅持著:一定要丈夫答應搬出大家庭不可。

夾在兩代新舊價值觀的要求之間,丈夫明顯地並不打算依從妻子,他望著我說:你是專家,你說我應該怎麼辦?

男人是處於一個微妙的位置,上一代及下一代都在等著他來表態,如果真有專家這一回事,那麼我們的工作就是提醒『他』才是關鍵人物,怎樣也逃避不了。

我越來越明白他為什麼久不久時就入住醫院。我對他說:下次你又要入院時,不如找間五星級酒店,進去好好的享受幾天。做做按摩、嘆嘆水療,也許你會找到新的能量,面對家中的問題。

我後來單獨的見了這小夫妻一次,妻子來自湖南,早年喪父,只有母親和三姊妹,受盡同鄉的欺壓,好不容易捱出頭來,嫁入夫家卻讓她又憋了一肚子嚥不下的氣。

大部份時間她都在吐苦水,一宗又一宗的數落丈夫的不是,怪不得男人總是找路逃走。

她要求丈夫每月陪她和兒子三個週末,只花一個週末陪父母。這本來不算是一個過份要求,丈夫卻只答應一半一半。雙方堅持不下,一個本來容易解決的問題,不但解決不了;反而越說越僵,前塵往事,變成算舊帳,每句話都擦出火來。

如此看來,其實見面一次都嫌多,因為這種共處其實毫無質素可言。

我瞭解妻子的苦惱,只是每句話都是舌劍唇槍,對解決問題毫無用處,但是要她停也停不了。

很多人以為夫妻要多溝通,但是此時此境,他們更要知道如何閉口。親如夫婦也不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有些話說出了就收不回來,雙方都會記恨在心,這也是造成現在這個僵局的一個原因。

婚姻研究專家 John Gottman 就提議夫婦在火頭盛勢時,就要趕快鳴金收兵。專注於量度自己的脈搏,如果超高,就要避開對方一陣,待心平氣靜時才好見面。

既然無法讓妻子收聲,我們只好等待她把氣發完。好在這次丈夫沒有像往常那樣走開,還坐在她身旁拉著她的手。當妻子用力把他摔開多次,而男人仍陪伴著她之後,終於平靜下來,兩人承諾一同學習重新開始。

我們這次培訓的同學中,有多位也是來自湖南,有人說那吃辣椒的地方人也特別辣,也有人說這是湘女多情。只是情無落處,才會變得如此苦澀。

我卻想,三代家庭對小夫妻永遠都是一個大挑戰。夫妻必需要有足夠創意和配合,才應付得來。我告訴妻子說:我也是嫁入一個大家庭,有一陣子我的公公、婆婆以及一群親屬,都搬到我的家來,讓我那佈置優雅的家鬧得雞犬不寧。

那妻子抹乾眼淚,問我說:那妳怎麼辦?

我說:氣得要上吊、要殺人、要擰死丈夫。後來我丈夫提議我去參加一個女子會所,每天下班後在那兒舒舒服服的享受自己的空間,才回家吃晚飯。他的父母還以為我工作賣力,關係也就自然好了。

這個故事的教訓是:除非妳嫁個孤兒,不然就要接受妳丈夫的家人,因為那是他的一部份。當然,丈夫也不可以溜之則吉,因為雙方都需要你來表態。

這丈夫已經十分幸運,因為丈母娘沒有給他添麻煩。如果女方也有個氣焰逼人的大家庭,那才夠你受!

「本文轉載自4月14日信報副刊健康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小夫妻的戰爭 李维榕
《李维榕》
心有千千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