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讨论班弗洛伊德技术论开场白(拉康)
拉康 作者: 拉康 / 3838次阅读 时间: 2010年10月22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1953年讨论弗洛伊德技术论开场白  译者张涛  

老师会用种种方式来打破沉默,以一记讽刺或跺一下脚。

按照禅宗技法,这正如佛门师傅探求意义时所做的那般。学生找寻他们自己问题的答案是其自身之责任。老师不会以先入为主的科学来进行说教,他只在学生们就要找到答案时点拨一下。

这种教学排除了任何一套体系。发掘出一种流动的思想——然而如若借用体系的话,则势必出现独断的情况。弗洛伊德的思想对修正永远都是持以最开放的态度。但将之简化为一些日常用语算是一大错误。因为每个概念都具有其独特的生命。正是这样我们才明确地称之为辩证法。

 某些概念,在特定之时刻,对弗洛伊德是必要的,由于它们对某个之前在其他术语中所提出之问题予以回答。因而我们只能在它上下文中重新定位才能领略其价值。

但是考证历史,考证思想的历史,进而探讨弗洛伊德诞生于科学家的世纪都是不够的。事实上,通过《梦的科学》,某种来自不同本质[1]的东西、凝聚精神密度的东西就被引入了,这就是意义。

从科学家的视角来看,弗洛伊德当时好像再次参与到最原始之思想——即梦中来读取某种个东西。接着便究其原因加以解释。但当我们解释一个梦的时候,我们总是浸泡在意义之中。在其欲望,在其与环境、他人、甚至生活的关系之中,所涉及的东西,就是主体之主体性。



[1]essence可读作E-sens,正如拉康S5及S20中玩的decence(de-sens),inte-sens,reti-sens的语言游戏般——译者注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在博洛米的假设中精神分析的复兴(Bursztein博士) 拉康 | Jacques Lacan
《拉康 | Jacques Lacan》
解散(J 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