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out of that room (離開那個房間之後)
作者: 張凱理 / 3028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離開指的 不祇是形體的離開 更意涵魂魄的離開

我的閱讀 多年一往雜亂 而且任何主題 往往須摸索數年 混亂才會 終於初步止於 某一作者或某一書 其間必然 已經兜了不少圈子 訂錯不少書 但這整個groping的過程 沒有辦法避免 1991起 我告訴自己 少製造一點垃圾 多撿一點垃圾 每年書寫兩百字 不讀中文書 尤其是翻譯的 祇讀作者自己寫的 而我深信 任何跟人有關的學問 都不應外於我

治療室裡 書遂越堆越多越亂 那個房間裡的兩個人 遂祇能在如山谷般地狹窄空間相遇

整個九零年代, 我在治療室和起居室這兩個房間之間返復地移動, 相距半里, 其間正是醫院
的太平間. 白日告別式無日無之, 深夜踩著疲憊的身影, 亦常偶遇死亡擦肩而過, 藍幕推車載
著往生, 或有悲泣迤邐伴隨, 或無親無故無人相送, 祇有葬儀師傅的煙點點火紅在黑夜中一
前一後.

每早, 入治療室, 棄隔日餘茶, 砌一壺新茶, 兩張陳舊座椅相對, 茶几漬痕已久. 這乍看無奇的房間裡, 我在我遇我聞我思我感我怒我悲我懷我awed by 人間情事的敘事. 生命和死亡,
懷舊和傷逝(nostalgia and mourning), 是返復的leitmotif. 而治療者是這個人私己回憶敘事的見證和保管者.

而我 終於 要離開那個房間了 離開之後 那個房間 會是什麼樣子呢 是Edward Hopper 過世前不久的作品 Sun in an Empty Room (Hopper, 1963)罷 關於這幅畫 Hopper是這麼說的

IT WAS VERY DIFFICULT TO PAINT INSIDE AND OUTSIDE AT THE SAME TIME, HOPPER ONCE SAID IN CONNECTION WITH THIS PICTURE. THE CONTRAST BETWEEN EXTERIOR AND INTERIOR, NATURE AND CULTURE, IS TREATED IN A HIGHLY AND CONSICOUSLY AMBIGUOUS WAY, WHICH THE FIGURE HE HAD ORIGINALLY PLANNED TO INCLUDE IN THE COMPOSITION WOULD HAVE DISTURBED. (IVO KRANZFELDER, 1995, p. 190)



如果一間空盪無人的治療室是f ( ); 如果一個人走進治療室, 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 等著另一個人出現, 是f (x); 如果另一個人也走進治療室, 坐下, 開始說話, 開始回憶, 開始其命定的原型的輪迴, 兩個人之間的關係遂成為絞繞的輪迴的戲碼的版本, 而腳色永遠是在尋找作者的, 這尋找的旅程我們稱之為治療, 遂為f (x y).

如果等待傾聽思索比較早比較多的那個人叫作治療者, 敲門依約而來回憶敘事的那個人叫作被治療者, 他們兩人將身陷在客體關係的迷宮長廊(移情反移情的絞繞)好久好久, 甬道出口走出來的那個新的自體, 將推開門, 走向見山仍然是山的世界.

治療室裡的苦境即生命的苦境. 每個自體疾患, 承受著不完整不安全不連續的成長, trauma和loss仍歷歷在目的過去, 他的驅力很強, 卻不屬於他自己, 他曾發生正發生將發生的生命事件和歷程, 他無以明之, 他對他者的欲望失望, 他也無以明之. 重復重復又重復, 語言和思索才能慢慢開始作用. 而我們這個時代, 是生命存有的條件不足的時代, 他們正如瘟疫一樣在蔓延, 他們是damaged goods, 他們是wasted lives (Zygmunt Bauman, 2004), 他們人數太多了.

而每一個自體疾患的治療, 都將像是熱愛生命的保育者, 目睹瘡痍, 清洗著一隻隻被浮油染著無法飛翔的海鳥, 災難是巨觀的, 治療祇能是微觀的, 而且常常是徒然的. 治療者要付出心力上時間上沉重的代價, 他要學習等待, 生命的復甦需要時間; 他要學習思索, 否則更大的迷途和混亂將是他自己; 他要學習接受, 失敗有時無法避免, 而他是有限的; 他要學習堅持, 因為不退轉是菩薩人間行道.

而他除了要面對f (x y)之苦境, 更要面對f (x)和f ( )之苦; 或甚至可以說, 相對於f (x)和f ( )之苦, f (x y)之苦是微不足道的.

因為f (x)之苦, 是治療者終將面對他自己. 如果做為一個治療者, 是一件命運的詛咒, 他為什麼要繼續? 而如果他不繼續, 這個詛咒就會消失嗎? 因為f ( )之苦, 是每一個人終將面對的, 成住壞空, 有一天那個房間又會回到空蕩無人.

是的 空蕩無人 而這個離開 指的不祇是形體的離開 更意涵魂魄的離開

魂兮魄兮 遂終返於山嵐海潮 和人文學的原鄉

這又將是摸索 筆記不歇的摸索 無止盡的摸索罷 正如那本書名 THE
ANATOMY OF RESTLESSNESS 而PESSOA廿世紀初在LISBON書寫的THE
BOOK OF DISQUIET也是這樣的摸索罷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4.1 THE DISCONTENTS OF MODERNITY 治療室內,治療室外:關於本土現 張凱理
《張凱理》
3. the difficult patients (難行之路) 困難患者之個別動力心理治療»

 張凱理


1981 陽明醫學院畢業
1983-1988 北榮精神科住院醫師
1989- 北榮精神科主治醫師
1991-1992 美國辛辛那堤大學精神科國際精神分析自體心理學研究中心研究員
2001-2003 台灣精神醫學會監事
2004-2010 台灣心理治療學會理事

Array
(
    [catid] => 367
    [upid] => 336
    [name] => 張凱理
    [note] => 
1981 陽明醫學院畢業
1983-1988 北榮精神科住院醫師
1989- 北榮精神科主治醫師
1991-1992 美國辛辛那堤大學精神科國際精神分析自體心理學研究中心研究員
2001-2003 台灣精神醫學會監事
2004-2010 台灣心理治療學會理事

[type] => expert [ischannel] => 0 [displayorder] => 921 [tpl] => exp_list [viewtpl] => [thumb] => 2010/06/1_201006211455041wHt4.thumb.jpg [image] => 2010/06/1_201006211455041wHt4.jpg [haveattach] => 0 [bbsmodel] => 0 [bbsurltype] => [blockmodel] => 1 [blockparameter] => [blocktext] => [url] => [subcatid] => 367 [htmlpath] => [domain] => [perpage] => 20 [prehtml] => [homeid] => 0 [upname] => 心理学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