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丽奥佩特拉
作者: 荣伟玲 / 4491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7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大雨。天地昏暗。

我在家闷了一天,沉思,分析梦,包括晚上的和白天的,看《埃及艳后》。
她叫克丽奥佩特拉。
她的野心,她的爱情,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
她的美貌、她的智慧,她的英雄气质。
她是一个女人。
如果她是一个男人,我想,一切会有不同。
艰辛在这里,精彩也在这里,她是一个女人。
恺撒是英雄,真正的英雄可以犯狂悖的错误,却不能犯软弱的错误。恺撒是真正的英雄,他生得潇洒,死得硬朗。
于是,他深深地占据了埃及女王的心灵――不,别叫她艳后,这简直是污蔑――她是女王。
克丽奥佩特拉也崇拜恺撒。恺撒死后,她用铸有他头像的金币做了很多首饰到处戴着。
她一生都尊敬他,崇拜他,缅怀他,把他当作神一般地放在心里。
她很庆幸能为这样的男人生下孩子,她要用她那“尼罗河一般永不枯竭的”的女性性力润泽恺撒五十二岁的自信、激情与野心。
她做到了。
恺撒是她的理想。
安东尼不一样,在他身上,我们更多地看到人性的显露。他的犹疑,在犹疑中背诺而娶了屋大维的妹妹,他对克丽奥佩特拉的依恋,以及被这种依恋所控制,在克丽奥佩特拉的船开走之时,在狂乱中舍弃自己的战友和同胞去追赶心爱的情人,他的软弱,他的不自信,他在失败中一度陷入的颓唐。
他是一个有着显而易见缺点的男人,但他对克丽奥佩特拉有深沉的爱。我相信,这种爱深深打动了寂寞的女王。这种爱和恺撒的爱不一样,恺撒欣赏克丽奥佩特拉,他也征服克丽奥佩特拉,他是始终站在高处看克丽奥佩特拉的。
恺撒曾向克丽奥佩特拉下跪,但这下跪里有着戏谑的味道,有着一个极度自信和强势的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小女人面前调笑的味道。他的下跪里,有着太多的优越感。
而安东尼的下跪,开始是不情愿的。这个不情愿里就有点小男人那种小胸怀在作祟。但他后来还是下跪了,是不得不下跪。这个不得不里头,就有着被征服的味道。事实上,克丽奥佩特拉确实征服了安东尼,包括他的肉体,他的灵魂,还有曾经比肉体和灵魂更加珍贵的,他的尊严。
在长达四小时的影片里,我时常为安东尼感到悲哀。我知道,一个人只要失去自我,就会沦为奴仆。一个真正的英雄,在任何时候,都不能丧失他的自我,安东尼是战场上的英雄,心理上却被奴役着――爱的奴仆。虽说名称好听点,但本质都一样,在丧失自我的那一刻,也丧失掉了人们对他的尊重,包括他的主人――克丽奥佩特拉本身。
但他不需要克丽奥佩特拉的尊敬,他只要她的爱。
克丽奥佩特拉做到了,做得相当具有英雄气质。
当安东尼战败归来,屋大维兵临城下,要求交出安东尼便与埃及和解。此时,安东尼已被失败和自责打倒,是废人一个了。
克丽奥佩特拉就要回答屋大维,到底是交出丧失了志气的情人换得国土和自己的平安,还是拼死一战了。
那一刻,我按下了暂停键。
我起身,我想考虑一下,凭我对克丽奥佩特拉的了解,猜猜她交还是不交?
我只考虑了一分钟,已经得出答案――克丽奥佩特拉不会因受到威胁而交出情人――即使是丧失了志气的情人。
我按下播放键――猜对了。
始终我要说,克丽奥佩特拉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从英雄气质这一点上来说,她不次于恺撒!她的气魄、智慧和决心,都胜过安东尼。
但,安东尼深深地进入了她的灵魂最隐秘的地方――那地方,甚至连恺撒都没能进入过。一个男人,只有他流露出软弱和对女人近乎孩子般的依恋时,才能深刻地激发女人的母性,才能在女人最柔软的深处去打动她。
真正能征服一个强大的女人的,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偶尔流露出脆弱的那一刹。
安东尼并不是一无是处的懦夫,他也有他勇敢、顽强的一面。如屋大维所说,任何一个人宣布安东尼的死讯时,都应该害怕得发抖,并感谢历史给了他这个殊荣,竟能宣布安东尼的死讯。
他也是英雄――属于难过美人关的平凡类型的英雄。
当他躺在克丽奥佩特拉怀里死去的时候,我感到了安慰。早在当他发狂地在战乱中追赶克丽奥佩特拉时,我已确信无疑,他最大的渴望,莫过于情人的怀抱;而他最好的归宿,莫过于死在情人的怀抱。
而一个象克丽奥佩特拉那样的女人,也只有深爱着这个男人,才能允许他死在自己的怀抱,才能允许自己披散的长发落在他脸上。

我想说,克丽奥佩特拉是不次于(如果不是更胜于)恺撒的英雄。真正的英雄绝不受人胁迫。
当屋大维让她交出安东尼的时候,她拒绝了。这拒绝里除了对情人的爱以外,还有她绝不因利益而受胁迫的英雄情结。
屋大维攻入王宫后,她以儿子的性命发誓说,绝不自杀,答应陪屋大维回罗马,并接受屋大维给她的“恩赐”――继续统治埃及。当她一再以儿子的性命担保时,屋大维放心地让卫兵离去了。
屋大维认定了一个女人,一个母亲绝不可能拿儿子的命来开玩笑。他认定了克丽奥佩特拉会为了儿子苟且偷生地活下去――还好,他没有浅薄到认为她是为王位。但即使这样他还是错了。克丽奥佩特拉不同凡响之处,就在于她不是一般的女人。一般的女人,会被情感所胁迫――就象安东尼那样,尽管他不是女人。但克丽奥佩特拉不会,她在骗得屋大维和卫兵出去以后,隆装盛服,以眼镜蛇自杀了。
一个英雄,不会受人胁迫。比她的生命、比她的情感、比她和恺撒所生的儿子更珍贵的,是她所认定的信念――绝不屈服!
她光辉的躯体摆放在陵寝的中央,影片到此结束,结束语为――
她是尊贵的君王。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治疗师在生活中的非分析姿态 荣伟玲
《荣伟玲》
克尔凯郭尔和鲁迅在认同问题上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