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师在生活中的非分析姿态
作者: 荣伟玲 / 3133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7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有一个经常被忽略的治疗原则,就是不求不助。什么叫不求不助呢?在不求不助的背后,其实有着很深邃的伦理价值。不求不助的意思就是说,每个人都有权力做他自己生活里的上帝,都有权力按照他自己的愿望去生活,即使是以“病态”的愿望,“病态”地生活。

什么叫“病态”呢?有没有一个标准?这个标准是谁设定的?他有没有权力来设定这个标准?假设有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体,有这个权力来设定这个标准,认为怎样活着是正确的,怎样是病态的,那么,毛泽东、希特勒就是其实践者。结果如何呢?

任何人或团体的标准,都带其自身的价值观,无法避免其主观的,有偏见的部分。我们必须要确信一点――人掌握的,仅仅是相对真理,并且永远不可能掌握绝对真理――绝对真理由上帝掌握,如果有上帝的话。

所以,不求不助其实是很深邃的人伦问题。人家没有认为自己有病,你老觉得他有病。当然,你可以觉得他有病,如何认识事物(他)是你的权力,但是,你无权因为自己的认识与对方的认识不同,就一定要去试图改变对方的认识。这样的试图,就是一个小型的侵略行为,一个意识领域的侵略行为。

非尊重、非接纳的。即使背后有着好意――我先假定是一种好意。

就象父母说,我都是为了你好!

可是孩子有他自己的想法!

尤其是两个成年人,平等个体的关系


比如,我有个朋友好胜心和控制欲很强,每次都一定要表现在一个团体中他是最优秀的。那么,我首先会想的是,为什么这对他来说是必须的?

然后,我会意识到,他内心有自卑感,从小没有得到父母的肯定,现在的人际环境也缺乏足够的包容和关爱。如果他不用这种方法来肯定自己,不以优越者的架势来建立关系的话,可能他会感到很无助。

如果他攻击我,我首先会理解,这背后其实有着很深的认同。而我,只需要用一些包容和幽默的态度,来对待这些攻击,肯定他的优点和优势,让他觉得安全、得到肯定就可以了。他的攻击欲在我接纳性很高的回应中,一般来讲会渐渐减退。

但,注意了,我绝不分析他!绝不!

即使他一点都不改变,而我的定力又无法包容他,我也宁愿以一个普通人的心态去对待他,比如,对他发火,还击,也绝不分析!

为什么?因为“不求不助”里有深刻的伦理。我不是他的上帝!我和他是平等的。他没有到治疗室来找我,就表明他没有由我作为治疗者来改变他的愿望。

当然,病人来了,是另一回事。病人来了,而且交钱,这就是一种授权。

平常生活中,是不存在这样的授权的。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论共情的无意识基础 荣伟玲
《荣伟玲》
克丽奥佩特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