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为什么要放鞭炮?
作者: mints / 660次阅读 时间: 2019年2月14日
标签: 鞭炮 新年 性欲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新年鞭炮是中国的传统民俗,描写这一场景的诗词,人们最熟悉的,莫过于宋人王安石的《元日》了。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瞳瞳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而在更早的唐朝,诗人来鹄在《早春》也描写了春节燃烧竹竿的情景:

新历才将半纸开,

小亭犹聚爆竿灰。

偏憎杨柳难钤辖,

又惹东风意绪来。

《荆楚岁时记》也记载道:“正月一日。是三元之日也。春秋谓之端月,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辟山臊恶鬼。”

按语中提到了东方朔《神异经》所云:“西方山中有人焉,其长尺余一足,性不畏人,犯之则令人寒热。名曰山臊。以竹著火中烞熚有声。而山臊惊惮……这些文字是爆竹起源最早的记载这也印证了我们更熟悉的——用爆竹驱赶”年兽“的传说。

民俗中的声声爆竹寄托了一种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

然而,鞭炮会给21世纪的城市带来很大的麻烦:空气污染、垃圾碎屑、噪音扰民、医院也会在春节期间收治很多被鞭炮炸伤的病人。

当人们看到鞭炮负面社会效应后,就开始讨论是否要应该全面禁放、取缔“糟粕”了。尽管现在禁放的城市逐年增多,而燃放鞭炮的传统,并非理性思考可以根除。显然,在放鞭炮除了驱邪的作用,还有着更深层的社会学意义和心理意义。

上文《荆楚岁时记》按语中也提到了《玄黄经》所言:”俗人以为爆竹起于庭燎,家国不应滥于王者。“即,世俗之人认为,爆竹起源于帝王宫廷中照亮用的火炬。诸侯大夫和普通老百姓不应该滥用王者的这种仪式。

这似乎和希腊神话中宙斯拒绝向人类提供火种有着共同之处。

盗火的普罗米修斯

弗洛伊德在《文明及其不满》中认为人类的文明源于工具的使用,以及获得对火的控制和房屋的建造。并且认为:“获得对火的控制作为一个相当独特的成就而尤为出色,这种成就绝无仅有....”。他在脚注中提到:

“用‘排尿灭火’来满足与火相关的‘婴儿情欲’……原始人把向上喷出的‘火舌’看作具有男性生殖器的象征意义。”

后来,freud专门为该脚注写了《火的获取与控制》。在这篇文章中,他认为普罗米修无法将火藏在空心棒、茴香梗之中。相反,普罗米修藏在阴茎象征物之中的,是熄灭了火,也是尿水。

他认为,人们在获得火种后,为了获得对火的控制,就用尿来浇灭火。于是水和火这两个不相容的部分,就在人类对火的获取和控制中得以统一。正如,男性的性器官同时需要服务于欲望之火和膀胱排尿一样,而且排尿功能和生殖功能无法同时获得。其结果就是,人们用自己的尿浇灭了欲望。

可见,放鞭炮驱赶恶鬼也有着同样的心理意义。火和欲望一样难以控制,蔓延的山火会毁掉房屋和城市,无法控制的欲望会让人失去理智。在希望获得对火/欲望之控制的潜意识驱使下,人们在用竹筒的爆裂、鞭炮的炸裂,烟花的绽放进行象征和升华之中获得了对自己和自然掌控。

这就是鞭炮更深的心理意义:对自己欲望的掌控。在鞭炮的燃放中既宣泄,又浇灭了自己欲望,实现了对自我的控制。这也是世界各国在大型文艺表演、重要国际会议、新年来临之际用烟火助兴、彰显文明成果的原因。

神来之作-北京奥运会大脚印烟火

在大型烟火表演中,北京奥运会的大脚印之惊艳令人赞叹!如此的艺术,将人类文明对烟火/欲望控制升华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其导演蔡国强的另一个作品《天梯》将这种升华,推向了极致。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鞭炮 新年 性欲
«掌控大脑的自动化机制——超越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理论 科普
《科普》
数字时代的社交焦虑»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