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找到自我:一位主动提出分手者接受完形治疗的实录过程与解析
作者: 卓纹君 / 5897次阅读 时间: 2019年2月03日
来源: 台灣心理諮商季刊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三)第三次谘商
从回顾上次晤谈重点开始,并且著眼于C 自我的整合;就四次谘商过程来看,这次是完形经验循环的行动阶段。这一次晤谈也呈现了另一个小的经验循环,从C 知觉手开始,一步步带出对自我的觉察,动员能量跟自我接触、自我的对话(行动),最后完成自我整合(满足与消退)。

C3T001:我们注意到你自己心中的两个声音,一个要努力打拼,要符合很多人的期望,另外一个是要放轻鬆,要为自己著想,要照顾自己。那我记得好像有一个东西就是回到你的手机。

C3C001:不过这也是今天造成稍微迟到的原因。因为刚刚手机一开机,就有人开始骂了,会比较惊险一点,所以我打电话打到十一点,然后电话一放掉就赶快跑,还好没有delay 太多。觉得似乎没有想像中那麽容易的就把它关掉。

C3C003:我一直想到一点就是说,到底是我的朋友需要我,还是我觉得我的朋友需要我?有去想到这个问题了。嗯…感觉上好像两者都有…。那这样的个性是不是我应该要去改变的?我想说我抓到这样的答案是比较确切一点的话,那应该之前的那个问题,是不是跟这样的性质有一点关联呢?

C3T004:要不要说说看你自己体会到怎样的关联?

C3C004:嗯…就是说,我觉得我不光是对朋友负责,可能对我之前的女朋友负责,好像觉得我去负太多责任了。可能之前会觉得蛮理所当然的吧,那现在这个理所当然是加一个问号了,那我为什麽…?自私一点的想法是说,这样对我有什麽好处?…然后,我有在想这个问题,我还没有给自己答案。…

C3T008:听起来是你真的很忙碌,睡觉对你来讲是很必要的休息,你才能去扛更多的责任,但是你把睡觉这个部分也分出去了。我不晓得你过去这个礼拜,对于睡觉关机这个部分,做了什麽样的尝试?有哪些时候是成功,有哪些时候是没有办法,还是很难?

C3C008:有些时候是真的忘记关,然后…有一些时候我是做一个比较协调的做法,尝试著把手机丢在外面,没有关机,我想要去了解到底谁打来,什麽时候打的。我没有去想那麽多,不过我现在事后回想起来,我想这个好像是个试图的尝试。…

C3T010:那你有什麽发现?

C3C010:还是蛮多人找我的,睡觉的时候关机,还是会被人家骂,会被念,说你怎麽会找不到,因为大家找惯我了,好像7-11 一样随时都找得到。当然还有一些是根本什麽事情都没有的,只是纯粹找你聊天什麽的。

C3T011:所以你发现,即使睡觉还是有这麽多电话,有什麽样的感觉?

C3C011:我觉得很可怜。…

C3T013:说说看那个可怜。

C3C013:大家都可以把东西把我身上倒,真的遇到问题,第一个就是想到我。某方面会觉得说,这个角度还蛮不错的。可是,背后真的蛮累的,因为要去寻找答案的这个责任变成是你的,他把问题丢给你。

C3T014:所以你感觉到可怜。

C3C014:对啊,因为相对而言,我没有一个这样子的人可以让我去把我这些包袱分享开来。

C3T015:当你觉得发现你自己处在这样的状况裡头是很可怜的,你有什麽样的感觉?更进一步的。

C3C015:我没有想到那麽多,我是觉得蛮可怜的就对了。

C3T016:你要不要去探索一下好了,比如像,发现自己处在这样的状况,觉得自己怎麽这麽可怜,别人都找我,但是我真的有一个人需要找的时候,是发现找不到的。你会觉得难过呢,觉得生气呢,觉得不公平呢,还是觉得也蛮愉快的?

C3C016:难过。

C3C017:对,因为会担心,到底自己什麽时候会承受不住。我不知道,这很危险的。

C3T018:你现在在讲的时候,你自己有没有注意到,你的身体哪裡,会呼应那个难过?

C3C018:(沉默六秒)手吗?

C3T019:怎麽说?多谈谈一下。

C3C019:把他…把他打结在一起。

C3T020:这样代表是怎麽样?是你自己真的是很纠结吗?还是怎麽样?

C3C020:应该是吧。

C3T021:那我要你多看看你的手,如果你的手有在讲话,他其实想要告诉你什麽?

C3C021:轻鬆一点。

C3T022:是手要讲的,还是你对手说的?

C3C022:手要讲的啊。

C3C023:因为感觉到压力啊。

C3T024:还有呢?

C3C024:(沉默十秒)应该是没有了,大概是希望他要我轻鬆一点,不要那麽折腾他吧。其实昨天,我的腰也在跟我抱怨啊。

C3T025:他说些什麽?

C3C025:好累。

C3T026:腰说他好累。

C3C026:所以我就赶快去睡觉,站著也是累,坐著也是累。所以我就决定,不要再忙了,赶快去睡一下,让腰休息一下。

C3T027:所以你开始会留意你的身体送出的讯息。

C3T028:所以听起来你也会有一些回应。还蛮善意的,他含泪的时候你就赶快去休息,照顾他。

C3C028:对啊。…(继续探究自我何在的议题)

C3T091:所以告诉这个**(C 对面的位置),没办法,我活著的意义就是叫别人可以糟蹋我,任意地用我,摆佈我。

C3C091:对啊,我活著,目前这个阶段活著,为自己的意义很少,大概就是去帮别人活。

C3T094:你讲完有什麽感觉?

C3C094:…(沉默七秒)…嗯,感觉?

C3C095:…有点轻鬆吧。突然有一点点轻鬆,一闪而过。

C3T096:那个轻鬆,来自哪裡?

C3C096:我就是要这样啊,不然要怎麽样?(台语)

C3T097:所以我发现喔,你可以跟自己赖皮;但是你真的比较少可以对你的父母、朋友赖皮,包括你的前女友。我这麽说对吗?

C3C097:对自己赖皮是不用负责任吧。

C3T098:因为为别人活比较容易,自己要去找目标很难,而且找到的时候就要为自己负责任。你现在过不好,你就可以推给别人,都是别人害你的,半夜三更也打电话,关机也骂你,都是别人害的。

C3C098:…(沉默五秒)对,我要怎麽去找那个目标?

C3T099:我觉得你没有不想找,就像你自己说的,找了以后自己要为自己负责,那很可怕!

C3C100:我是想,如果找到那个目标,我可以把它当作藉口,可以去拒绝别人。至少他是一个很好用的东西,可是我一直很困惑,我为什麽都找不到?那总不能找不到的情况之下,就继续浑浑噩噩地过日子,结果变成现在这种情况,常常去解决乱七八糟的事情。

C3T101:你知道吗,我听到这边有一个很深的感觉,找到目标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可以让你去拒绝别人。

C3C101:至少他是一个很可以用的,那是一个马上可以现成拿来用的,不用经由思考。

C3T102:对,但是我会有一个感觉,如果是这样的话,大概你会很难找到目标,因为…

C3C102:我怕就是这样。(笑)

C3T103:我在你身上看不到,你没有只是因为你自己累了,自己不想这麽做,自己要轻鬆,你没有因为你自己,而拒绝别人;而是你要再找另外一个目标去拒绝别人。可是当你没有自己的时候,你怎麽会有目标?

C3C103:我自己不见了…(沉默六秒) …我自己不见了…(沉默六秒)…

C3C104:所以我…啊…我自己不见了!…(沉默九秒)…我现在好像看到一盏灯了耶!(笑)

C3T105:你的存在并不是因为你存在,你的存在是因为为了要帮助别人,证明你自己,是可以被需要的,对别人是有用的。

C3C105:所以要常常去想到别人应该怎麽样,自己应该怎麽样对别人好。

C3C110:因为以前考量的时候,从来也不把这个变数加进去吧。所以…我想说事情如果重新把这个变数套进去,好像结果会蛮不一样的。…(沉默十秒)…可能是很难吧…(沉默九秒)…我自己在哪裡啊?…(沉默十秒)…我自己在哪裡?这是一个好问题。

C3T111:我听到的是,有某些瞬间你是很真实的存在,刚听到一点其实我蛮感动的,是你说你腰喊累了,你就去睡觉。那个是真真实实你跟自己在一起。...如果你可以运用你的观察,看到你的手,你的心,甚至再多一点,把那个观察能力放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你要为自己做什麽?你真正为自己做了什麽的时候,你自己就会在那裡。

C3C111:…(沉默三十一秒)…然后呢?好像是一个问题。这问题似乎很简单、很简单,但是真的有那麽困难吗?

C3T112:做起来是不容易,因为如果你习惯被人家拉著走。我怎麽样把我的观察,把我组织应变能力用在我身上,其实也可以分一点在我身上,我现在适合帮助他们吗?我要把谁先摆在优先的顺序?从来没有自己的时候,别人就可以永远排定你,永远可以穿插进来。

C3C112:那如果我们接下来,太过自己的话,会有什麽样的优点,什麽样的缺点?优点就是慢慢…慢慢找到自己的方向,可能你的目标就浮现了。

C3C113:那缺点呢?想太多了,我现在想太多了。

C3T120:这就是你要冒的险。当你第一先拒绝我的时候,我相信你所有的朋友,马上就会把你过去所有的历史抓出来,把你大骂一顿,大批一顿。这是你第一个会面临到的所谓的缺点。另外的缺点,你的朋友随时都在测试你,她们比较喜欢以前的**。

C3C120:有求必应!

C3T121:对。我怎麽会让这样的朋友跑掉呢?我亏太大了。但是你可以告诉我你很累的时候,如果我是你的朋友,我真的会把这个放在心裡头考虑。所以你也要教育我。所以你要不要回去试试看?

C3C121:会被骂死,可是很好玩。…

T004:当事人的问题底下往往有自己的想法,与其由T来回答,不如引导他自己负责且直接地说出来。

T008:T 仍是聚焦在C 回去实验情况的瞭解,因为这是一开始的话题但尚未完成。

T011:C 执著在想法上但找不出头绪,倒不如先跟自己的感觉做接触,才可能有新的觉察与发现。

T016:当事人没有什麽感觉时可用的探问技巧:提供选项。

T018:应用完形治疗的概念之一:身体能够提供我们更丰富且有意义的讯息。而且从谈事情(it)直接回到当下的身体和内在觉受,会更为真实;这也就是接触以及觉察的功能。

T020:探究C 的迴射。

T021:拟人化并作表达。

T028:肯定C 对自己身体的注意与行动力。

T091:「夸大」的表达实验,目的在促进觉察。

T097:T 回到历程的层次,指出自己对C 模式的判断与观察, 为避免独断,故与C 核对。

T098:追循并总合C 所说过的话,再加以点出他所逃避的是什麽。

T101:T 运用自己的理解与感受直接回馈给C, 此乃I-thou 之间的一种互动方式。

T105:T 太急于说出自己所观察到的,反而忽略当下C 似有所悟的兴奋反应。对于C 非口语的讯息要更敏觉才是。C110:T 忽略C 此刻对于寻找自己的好奇与专注。

T111:当事人提出问题往往很容易勾引心理师为其解惑。此处T 急于帮C 找出答案的反应也应避免。

T112:鼓励C 运用自己既有的资源能力。在这之前,宜先反映C 此时的状态。

T120:预测C 改变的后果,藉以挑战并测试其改变的决心。在这之前,T最好先反映C 对自我的觉察。

 

(四)最后一次谘商
当C 找回自己或原来卡住的议题疏通了,分手议题的循环便得以继续,谘商的焦点也因而再度回到C 跟前女友的问题。C 各经验循环的完全与完成是此次的工作重点,算是整体完形经验圈的满足与消退阶段。但就C 与女友未竟情绪的表达而言,该次晤谈则又是展开一个小的循环历程。

 

C4C003:我觉得今天蛮重要的。

C4C004:…上一次回去以后…发生了很多事情。…(关手机)…然后…(长叹了一口气)。先…先谈…我上次讲说我…打算带著一个比较…比较新的心态去…去找她,然后去找了。(叹一口气)(沉默十八秒)…我不知道怎麽去形容那种感觉。这样讲好了,其实我很生气,非常的生气;可是另外一方面,我又出奇的平静。到最后变成是,我通通都不怪别人。我在想的时候,我一直很好奇的是,我为什麽这麽…这麽平静,我没有抓狂,为什麽那时候没有动怒?…

C4C006:…我那天去找她,…她也什麽也都不讲,就在洗手间洗衣服,前前后后弄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那她都刻意都不讲话,就刻意进进出出,然后连我的正眼也不看,连打个招呼都…

C4T007:就是把你当成是不存在的。

C4C007:对。其实这一点我都还都能接受,我觉得我一直没有办法接受的是,我桌上看到的那一些信。原来其实她跟另外那个男生,还是有关系存在。我不能说心中没有那个怒气,…可是我很清楚,那时候的感觉是,这个男生真的是很糟糕,你今天要把她带走,你就要好好照顾她,不要恶搞搞成这样子。然后我那时候真的不知道下一步的动作是什麽,我就等。…后来她就说,她很累,不想说话。我说喔,那好,你很累,那我就不吵你,我回去了。就这样子。我不知道那种心裡面到底是…现在说都还好,但是你越想那种情况,会越糟糕越恶化;可是另外一方面又很平静的。就是说,奇怪,我当初为什麽都没有抓狂,我都没有怎麽样。那我那时候就开始在担心说,会不会哪一天,这个力量没有办法压制我,我想要宣洩情绪的情况的时候,那我会变成什麽样?我很清醒,我找工作在那边做,打电脑;房间好乱,我在那边整理。我知道我心裡面很难过,可是我甚至说连跑出去买酒喝也没有,…我很清楚一直有一个声音让我很平静地去看这个事情,啊,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C4T012:你现在讲到这边,你有什麽样的感觉?你的身体?

C4C012:蛮激动的啊,觉得很激动!

C4T013:身体哪裡激动?

C4C013:头。觉得头非常冲冲冲,我觉得那种血压好像会往上冲。…

C4C014:其实我今天很期望来,因为我这种情况,我没有办法去随便找一个人来了解我的情况,然后跟他讲。其实我这一个礼拜心境都蛮好笑的,我都跟我朋友说,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把「我」考虑进去,所以到后来我甚至连手机,也不用刻意去记得关,因为他们也半夜都没有人敢来找我了。我干麻要去等你们这些人?所以你们要小心了,因为我已经存在了(笑)。我这个礼拜一直在跟我週遭的朋友推广这个观念。…

C4C0I9:(笑),可是我还是搞不清楚说,我那天的情绪,起伏很大。…

C4T021:你想看看吗?我给你一个东西。这个好了(拿出一个小抱枕),你刚刚在讲的时候,其实你那一天的情绪虽然好像跳出来是很平和的;可是,你自己很清楚,在你裡头可能是暗潮汹涌,或者是你刚刚在讲的时候,你都觉得越讲,血压都要冲上来。能不能再去体会一下?你的前女友做了些什麽,你看到些什麽的时候,那样子强烈的东西是最明显的?

C4C021:(叹了一口气)…(不断深呼吸,吐气)…有些事情我现在觉得说,我想…有些事情,对于一些过去的事情,我都…不太想去…去追究,因为,都已经过去了,都会是于事无补的。虽然有一些迹象,有一些什麽都…你真的要去查都可以,可是我这个人不是去…很去在乎以前做了什麽,那些都是过去,我在乎的是,现在做了什麽。…

C4T023:嗯哼,然后呢?(把椅子推到C 对面)

C4C023:我不会去管说,你们是不是怎麽,毕竟生意就是生意,我也知道那个人是在拉保险的。

C4T024:你其实在讲到有很多生气的时候,是跟那个人有关的。

C4C024:因为我觉得,她瞒我…瞒了我这麽多年。

C4T026:你现在讲到这边有什麽感觉?还有东西在这边吗?(指头部)

C4C026:还有。

C4T027:我要你试试看,你拿著这个(把小抱枕拿给C),把你身体裡头感觉到的,让它出来。把那个力量感觉到在你体内有多大,你就把它抓著。

C4T029:我听起来有一个部分是,你去找你前女友的时候,她不理你,把你当成不存在,尤其你看到桌上那一封信,我相信你有很多话,是要对她说的。

C4C029:对,但是我…当我去开她房间门的时候,她对我说话的表情比…不认识的人还要冷落。…

C4T032:我了解,而且她也刻意是冷淡的。我希望你做一些尝试,把你刚刚其实有一些话没有完全说完,如果在这边有机会,你想像你的前女友坐在这裡,把你那一天,那一阵子的,然后后来你自己也在观照自己的过程,你做的新的决定。我要你对你的前女友说,我在旁边我会听到。试试看。她坐在这裡。(指C对面的椅子)

C4C032:(对女友说)(沉默二十五秒)有什麽事情?有…难道我…真的没有好好照顾你?我是没有好好照顾你啦!但是,这些年来,这些事情,为的就是说,让大家的生活过得…能够比较好过一点,毕竟还年轻,我能没有很多时间去陪你,但是毕竟我是在…毕竟我是在…事业上,生活上,…(眼眶湿润)

C4T033:很好,让自己有一些情绪,那是很真实的。

C4C033:我没有对不起你,…(用手拭泪)…你为什麽要这样对我,为什麽还要骗我,你明明知道我都知道这些,你为什麽还要骗我?…我没有办法接受你骗我,(啜泣),(深呼吸,吐气)。你为什麽要骗我?你为什麽要骗我?(语带硬咽),你什麽人都可以选,对,我就是不会花言巧语,可是你就是偏偏要去选一个会花言巧语的,结果你也跟著他一起骗我。(吸鼻子)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钱花在哪裡,…。现在没得骗了,你就要冷淡我了,没有利用价值了。…我跟你讲,我走了,我就是走了,不会…不会再去在乎你了!我只是可怜你,我会同情你。但是你的可怜,是你自己造成的,跟我没有关系。…(叹一口气)…(吸鼻子)…(不断叹气)…。

C4T034:多呼几口气,大力一点。

C4C034:(深深叹一口气)。

C4T035:你呼出了什麽?

C4C035:…(停留二十六秒) …一个人年轻只有一次,我觉得我是在那个年轻的尾巴那一段,我整个年轻的过程当中,包括前半段,浑浑噩噩;虽然现在过得也浑浑噩噩,可是我很清楚,我现在是在放逐我自己。然后中间这一段,最黄金的时候,是花在我们两个的生活上面。这些事情,这些年轻,每个人只能有一次,过去的你也追不到了,去恨这些人,恨这些曾经发生过在你身上的事情,一点意义都没有。你这样想,就是无力感很重,想开就是很随兴。

C4T036:你现在呢?

C4C036:想开了啊。

C4T037:那告诉她。

C4C037:我不想跟她讲话耶,我觉得已经结束了。

C4T038:你确定?

C4C038:我不想让她再伤害我,她听得懂听,听不懂就算了。

C4T039:我要你对她说最后一句话,因为我觉得你刚刚说一句蛮重要的,但是我不清楚到底是哪一个?「我害怕你会伤害我,所以我拒绝再跟你有接触。」还是,「我决定,我就是我,我自己决定我的生命,我要抓住我青春的尾巴,我不会再给你机会,给我自己机会,让你来伤害我。」你是哪一种?

C4C039:(长叹一口气)(吸鼻子)

C4T040:再呼一次。你这个气很特别。那是什麽?

C4C040:不知道。

C4T041:再多做一下。看看有什麽东西跑上来,它会造成…

C4C041:这一口气大概是对于这些过去的事情的无奈吧。都已经过去了,你还能做什麽?我的个性就是,我不想再去追究过去的那些事情。

C4T042:我知道你不会。但是今天如果有个机会,我们…花五分钟好好追究一下,因为你即将要跟她真的说再见,结束了!还有什麽事情,是你真的不想计较,很想让她过去,可是,在你那一段浑噩的,跟她在一起的时间裡头,其实你还是有受到一些影响的?

C4C042:没有了。(笑)

C4T045:就刚刚那些?

C4C045:我们现在会去很现实的考量很多东西。我觉得我想要积极的去过我的生活,虽然可能真的是很难去达成的一个目的,我有方向了,我的灯亮起来,但是真的能不能走到那边,我不知道。

C4T046:我也看到你把自己考虑进来,我想这是一个往那个…灯照的方向在走,但是…

C4C046:可是这个是我背著的方向。(指对面的椅子)

C4T047:所以在你在往这个方向走之前,背著的这个部分,以前她一直把你拉住,你把她扛在肩上,扛了好久。一直扛到有时候你觉得不行,你开始会告诉她,你没那麽多钱,可是你还是跑去会找她,看看她,也希望知道她过得好不好。所以今天,有一个真正的结束,你开始要真的不会回头去看她了,还有什麽话是真的要再对她说?

C4C047:不过我只想做一件事情,交个女朋友带去给她看。

C4T048:意味著什麽?

C4C048:意味著我有女朋友了啊。你觉得你再来找我这样好意思吗?不要给我困扰。甚至,如果我有机会结婚,我会发帖子给她,而且我会很开心地告诉她。

C4T049:告诉她。不用告诉我,告诉她。

C4C050:(对女友说)或许下一次再来找你,我可能…可能…可能会带个女朋友来,应该吧,如果不是带著女朋友来,我就是带著喜帖来。

C4T051:我要证明…。

C4C051:不需要证明什麽,只是我自已,我已经成家了,我已经另外有所归属了,我已经找到我生活的目的了,就是这样。

C4T054:听起来你的女朋友或喜帖是挡箭牌。

C4C055:(对女友说)因为我认为,我跟你的感情,这是一段,我帮忙你是另外一段,我帮忙你这一段,我可以完全跳脱感情的这个分野。这一段没有了,这一段就是没有,你自己过你自己的生活。你自己让自己堕落到这个样子,那是你的选择。…

C4C060:这些伤口,我是觉得都已经造成了,它只不过是在结疤的过程吧,它确实曾经是一个伤口,你以前都不去看它,不去管它,你知道那是一个伤口,你不去掏它。那这一次就是说,喔,对,这个伤口就是在,没错,它就是在,你去摸摸它就是会痛。

C4T061:所以你好像比较诚实,去接纳这样的伤口。

C4T062:你选择去面对,但是我不太清楚,你刚刚对这个前女友说一些话之后,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你觉得怎麽样?

C4C062:轻鬆多了。

C4T063:那个原来会往上冲的那些束西呢?可不可以去体会一下,它们现在在哪裡?

C4C063:在手。

C4C064:有一点想给她两个耳光,但是我知道不行。

C4T065:现实生活也许你不行,但是我想让你…(在C 对面的椅子上放大抱枕)。

C4C065:以前我答应过她,很早以前我就答应她了。

C4C066:不打她。我做过的承诺,我就是不会打。

C4T067:你现在真的这麽生气的时候,你可以怎麽样表达出来?现在有东西,好像不再往上,往头这边冲了,是跑到手裡头来。手有多大的感觉?可以捏在这个枕头上吗,(指C 手中的枕头)让我看看那个力道会多强。如果真的可以打她两个耳光,那是多有力的耳光?

C4C067:大概就这样子吧(揉捏枕头)。

C4T068:好客气耶,捏一下就没了。

C4C068:(停留五秒)我不会想用暴力解决事情,而且,打了也没有用。

C4T069:那我要你试试看,你站起来,不是去打她喔,因为这个(C 对面椅子上的抱枕)代表是她。用你刚刚捏这个枕头的力量去捏这个枕头。试试看。

C4C069:我会想揪著她的脸耶。

C4C070:捏著她的脸这样子(笑)。(捏对面的枕头)

C4T071:嗯哼,很好,你已经开始做了,再多做一点。

C4C071:我刚才只是想这样捏。(捏对面的枕头)

C4T075:再捏一下。她有什麽话要说?

C4C075:没有。…

C4T077:那你捏了一下感觉怎麽样?手还有感觉吗?那一股气,或力,现在有在身体吗?

C4C077:还在这裡耶。(举起右手)(笑)(用右手捏一下对面的抱枕)我的手部忍下来了。

C4T078:这样就好了?

C4C078:对。刚刚还有一点热热的。

C4T077:能不能再搜寻一下你体内,你这几天其实幸好有事情让你喘不过气来,否则,我不晓得那一股力量还在哪裡。搜寻一下你体内。

C4C079:(沉默六秒)大概没有吧,我会觉得开始去关心我身上的病痛。

C4T080:所以你的注意力可以回到你自己身上来。对她说最后一句话:告诉她,你现在真的要为自己而活,你要关心自己。

C4C080:我不想理你了!我不想理你。机车就送你了,我也不会去要回来,我不想理你了。…

C4T089:我想你区分一下,你现在所做的新的决定,或你现在说的这些话,跟你之前,有什麽不一样?…

C4T092:(把C 对面椅子上原本的蓝色抱枕拿开,换一个红色抱枕)这个垫子代表是内在的你,或者一个新的**。可能是长期被忽略的,有一个**是,其实也很辛苦,好像有一些病痛;但是其实也是很善良,很能够为别人著想的**。能不能看著他,如果今天你跟你的前女友,有一个很清楚的结束关系之后,怎麽样回来,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能不能跟自己有一个对话,告诉他,你打算怎麽样对他?

C4C093:我觉得长期被忽略的那个有一点笨(笑)。

C4C094:都不会想说要对自己稍微有一点好处。

C4T095:当你这麽讲的时候,你心裡有什麽感觉?

C4C095:好愉快喔!…

C4T097:那你觉得他会有什麽感觉?他会跟你一样愉快吗?

C4C097:开始认同吧。我觉得我开始喜欢这样子的生活了。

C4T098:什麽样的生活?

C4C099:自私一点的生活。

C4T100: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开始多照顾他,多跟他在一起。…

C4T102:当你讲这些的时候,你觉得你跟他的距离多近?还是很远?

C4C102:还好,就像这样。

C4T107:那你告诉我,你原先跟他的距离有多远?

C4C107:不知道,可能跑到后面去了,没看到。

C4T108:所以,现在你可以看得到他。

C4T109:这句话好像很重要,你可以告诉他。

C4C109:我现在可以看到你了,眼睛…几乎眼睛闭起来就可以看到你了。嗯,我们改变了很多了。…好像未来都是一个谜,不过,有变总比没变好。…(沉默五秒)…大概就是这样。

C4T110:有没有什麽要告诉他,你会怎麽跟他一起奋斗,一起抓住青春的尾巴。长期,他被忽略了,然后都在浑浑噩噩当中。

C4C110:玩。去玩。把店放下来,去玩,去追女孩子。追的到你追,追不到也给他乱一下,…但是不要乱搞就好了。你知道你在做什麽。…反正能玩就玩就好了,下礼拜XX 找你去你就去,看去哪边玩,都好,就不要再去想那麽多了。…

C4T111:嗯哼,能不能想像,你告诉他这些之后,他的反应是什麽,他接受吗?他很高兴吗?

C4C111:(点头)

C4C112:因为有人支持他了。(笑)

C4T113:有人终于注意到他,愿意跟他肩并肩,而不是被甩在后面。

C4T114:我不确定…你讲了这些玩的东西,跟你自己找到的人生的目标跟意义的关联。那是主要的部分。

C4C114:我喜欢去一个地方,去那个地方我可以去想很多事情,这只是#公园裡面的一个角落而已,我从我高中唸书的时候,只要一有空就往那边跑,可是我有好多年好多年,没有,也没办法,也没时间,也没机会去那裡。我不知道我以后做什麽,可是我总觉得,我要从那个地方,去把一些过去的跟以后的事情连接起来。…我不知道能够找到多少,可是你不去,你永远没有办法去把那些碎片钉起来。我觉得现在想去做那些事情。…我不知道我现在的目标没有很明确,我知道那一盏灯已经在了,那我只是想区隔,可以把我丢掉的这个连结去抓回来,我想去这样做。

C4T115:听起来好像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因为对你来讲,又是一个新的生命的开始的感觉。…

C4T122:你好像开始真的有找到自己新的方向,这是好像一开始来,我只看到,满堆满谷的…扛在肩上的东西,但是我看到一个现在比较轻鬆自在的**,好像又去尝试很多可能.加油!!

T007:T 观察到C在说话时的许多非口语反应,显示C所动员的能量,是需要先完成说出来的行动;因此先让他继续说。

T012:从完形整体观而言,让C 说一段落,再回到身体的觉察,C 此说才有治疗的意义。从一开始到这裡算是一个迷你而完整的完形循环。

T021:试图引导C与此刻的自己接触,并找出迴射了什麽。

T023:此时T 判断C 对前女友有未竟之言与感受,为利于其经验的循环与完成,预备进行空椅对话。

T027:引导C 去除迴射。

T029:进行空椅对话之前的催化。

T032:进行空椅对话的引导。

T033:鼓励C 表露情绪。

T034:C 由非常理智变得可以显现脆弱与情绪。为了确定其表达的充分性与完成,T 运用了夸大与重覆技术。

T039:感觉C 对此事件的表达尚未充分,因此实验式地用两种「送你一句话」让他体会看看自己在那一种状态,并且做为评估之用。

T040:透过「重覆」来引导C 接触与觉察。

T042:T 以有限的时间架构来半推,借C 说过的话半劝地,引导他走完这个跟前女友纠结多年的经验圈。

T047:确定C 对此事件之经验循环圈是否真的完成与满足。

T048:分手但又未断得乾淨的人常常会以报复或炫耀的方式来消弭对前伴侣吃味的心情。C若是如此,代表仍将焦点放在对方而非自己,那也意味这几次谘商并未协助其真正解决未竟事件。因此这裡的探询非常重要。

T049:鼓励C 做直接的空椅对话。

T051:以「送你一句话」来引出C 如此做的目的。

T054:挑战C 真正的企图是什麽。C055:C  仍可自发地透过空椅,对前女友说话,反映他心中仍有对她的感受待表达,就循环圈而言,是在满足到接触前之间的过度。

T061:接受即是一种矛盾式的改变,代表C 能够为自己负责而且可以有不同的选择。

T062:虽然C 已有所突破与进步,但从他的表达内容、神情与身体状态,T  仍无法确信他对此事件已告结束,因此再透过探询身体反应来做确认。通常身体感觉比说法或想法还值得信赖。C063:C 仍然有迴射,经验循环未完全也未完成。

T065:意图帮C 完全地去迴射。

T067:此乃鼓励完成去迴射的技巧:不去挑战当事人的否认或内摄,而是用另一种接触的方式迂迴地引导其进入去迴射的过程。

T068:反映并挑战C。

T069:此为迂迴地引导其进入去迴射的第二步骤。

T071:C 原本迴射的愤怒已能宣洩,但「重覆」有助其经验的满足与充分消退。

T077:再次确认能量是否消退。

T077:确认C 经验的完成。

T080:以「送你一句话」来确认也帮助C 完成这个经验循环。

T092:完形治疗也有强调行动的部份,在此即是在引导C 如何落实他自己的发现与新选择。从历程的层次著手,T 把上一次谘商的材料(C  的两个自我),带到此时此地来,引导C做一整合。

T100:重新界定C所言的「自私」,助其以新的观点来看自己新行为的意义,而非批判。

T109:鼓励C 自我的接触与整合。

T110:鼓励新的自我多做表达,藉以确定C 自己的新选择和不同于以往的行动。如此有利于固化新改变。

T111:确认C 整合后的内在状态。

T114:T 认为谘商的目的与结果不应是玩乐而已,所以将之串联到C 最初的目标上。C114:C  在此出现了对自己新需求的知觉,代表其对新生活的憧景。这明显反映出他走完旧完形的经验圈,预备好开展另一个新经验。

T122:以对照式的回馈和鼓励做为结束。通常我们希望让谘商结束在对当事人具有希望与未来感之处。

 

 


参、结语

本文主旨不在透过研究来探讨疗效;但是,好奇的读者总会问:这样的过程带给当事人什麽样的改变?兹节录当事人于谘商结束后接受人际历程回顾(IPR)访谈,其中数小段来略做回应与讨论。 

今天的谘商让我找到我的方向,找到那个不见的自己啊。以前没有「我」的存在,就是上一次裡面谈到的就是说,我觉得很好笑,我竟然发觉「我」不见了。…现在连我徒弟都知道,他都说,老大你不要讲了,你一定会说,把我放进去的话,这个事情会有不同的看法。我基本上已经是把它变成身体力行了。(C4BC11)
在谘商过程中是宣洩了,可是我不知道有没有完全宣洩,因为这需要时间来证明啊。心裡面的东西,脑子裡面的东西,不是像手裡面的东西,放开就可以了。要有一点时间吧。现在我已经通通都是…已经做好准备了!我不能跟你讲说,我以后一定可以过得很快乐,一定可以脱出她的阴影。可是,可以跟你保证的一件事情就是说,我看事情的观点,已经不再跟以前一模一样了。(C4B
C14)

我觉得为什麽会有这些转变…应该是,我用「我」来看这件事情,如果我不用「我」来看这件事情,我可能还是会去关心她说,你到底是怎麽样了,…为什麽都不跟我说话。无形之中,恻隐之心,同情什麽,又都会浮上来。…但是,那个「我」出来了之后,你随时注意自己在发生什麽事情,观察自己发生什麽事情,不要让,也不可以让自己太过投入那个情境,因为那毕竟不是你能够掌控的范围,那个世界已经不是你的了,你又何必去介入!…所以,老师就是带著我去看,事情就是这样子。有差啦,就是之间差别很多。一个「我」可以差别很多…。(C4BC17) 

从整个谘商过程可以看到,这位主动提出分手者在一开始并未享受到离开不满意关系的好处,他反而因为对前女友的愧疚感陷入了长达数年的自我迷失。而谘商过程虽不尽完美,但心理师也努力秉持完形治疗的精神、概念与技术,帮助他从放弃、忽略自我,再次接触、寻找自我,一直到当事人自陈:发现并重整出新的自我。

整个谘商过程可说是一个完形的经验循环;有趣的是,每次的谘商则又充满许多细微的经验循环,每走完一个经验循环,下一个相关连的经验循环也才有可能浮现并且完成。这也是为何在谘商初期从探讨分手始末,自然地跳到当事人的自我议题之因;而也只有在当事人自我确立之后,他才能真正的分手与放下!由此观之,该案例呼应了亲密关系的失落与结束会衝击著个体自我的完整性(Neimeyer, 1998/2007);而且也反映了能够走出情伤或从失落中复原,意味个体自我修复与重建的必要性 (Cho, 2005)。从当事人接受谘商后的回馈中多少也印证了完形觉察与改变的奥妙:跟自我有接触时,觉察方能发挥作用,从而发现现实中有许多可能与选择,并且开始为自己的生命负起责任 (Perls et al., 1994)。因此,对于分手情伤治疗感到兴趣的助人者,除了完形治疗的娴熟外,在亲密关系、分手、失落悲伤以及自我重建等相关理论的熟悉,看来都是必备的基本功夫。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以往完形治疗空椅对话的使用,常常是在训练兼治疗的工作坊中被使用(如:Marcus, 1980; Perls, 1973),成员对于完形治疗是什麽基本上已有认识,甚至对于完形治疗的实验也不陌生,因此所呈现出来的空椅对话通常是自然而流畅。本案例的空椅实验涉及当事人自我的内在对话与整合(即双椅对话),以及他跟前女友对话(狭义的空椅对话)。从谘商对话可见,当事人一开始并不习惯对著空椅说话,而在象徵层次上这也跟他迷失自我有关;心理师因而在跟随当事人当下的状态,以及坚持运用空椅方式帮助当事人走过经验循环之间奋战。笔者必需承认在刚开始进行双椅实验的过程中是比较主导、介入也较多。不过,当事人经过这样的实验后,在接下来与前女友的对话就显得自然且流畅。这一方面是跟他内在自我的再次相遇、接触与确认有关;另一方面也显示一般个案经过引导且熟悉空椅实验的操作后,这样的对话其实有利于未竟经验的完成。但无论如何,治疗者若採较为主导的介入风格,就宜有相当的觉察训练与能力,以免忽略当事人的真正需求和状态,或是比当事人还努力;如此才可能让这样的治疗具有效能。而且治疗关系的建立与确立也是一个重要的关键所在。

如前所提,笔者为分手情伤的当事人进行完形治疗是基于研究目的,而该当事人是透过其朋友介绍而来。这位友人也是研究参与者之一,之前已接受过晤谈,其情伤问题因此有所改善。所以「转介」本身是否已蕴含当事人对于笔者专业上的信任,而有助于治疗同盟;同时也催熟当事人面对和处理分手议题的准备度?这并不在本文探讨范围;但从实务上来看,这样的背景或多或少是有助于在有限的治疗次数上,当事人愿意努力前进、走过情伤、臻至复原之旅。由于本文为单一案例的描述,完形治疗对于主动或被动分手个案的治疗效果为何,并不宜从本文的分析骤下一个明确、肯定的结论。但确定的是,后续关于一连串接受完形治疗或其他取向治疗的分手案例研究,无论是谘商历程或是谘商效果,都是值得学者关注和投入的焦点。

参考文献
王庆福、王郁茗(2007)。分手的认知及调适之评量研究。中华心理卫生学刊,20, 205-233。

修慧兰、孙颂贤(2003)。大学生爱情关系分手历程之研究。中华心理卫生学刊,15(4),7-92。

黄君瑜(2002)。意义追寻与因应对情侣分手后情绪适应之影响:以大学生为例。政治大学心理学系博士论文,未出版,台北。

Cho, W. C. (2005, September). Reintegrating the self: A recovery from romanticrelationship breakups through gestalt therapy. 7th Pacific Rim Regional Congressof Group Psychotherapy & 4th Asia Pacific Conference on Psychotherapy, Taipei.

Chung, M. C., Farmer, S., Grant, K., Newton, R., Payne, S., Perry, M., et al. (2003).Coping with post-traumatic stress symptoms following relationship dissolution.Stress and Health, 19, 27-36.

Clarkson, P. (2002). 完形治疗的实践(卓纹君、徐西森、范幸玲、黄进南译)。台北:心理。(原著出版于 1999)

Mackewn, J. (1999). Developing Gestalt Counseling. London: Sage.Marcus, E. (1980). Gestalt therapy and beyond: An integrated mind-body approach.Bundoora, Melbourne: Prest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Press.

Neimeyer, R. A. (2007). 走在失落的幽谷:悲伤因应指引手册(章薇卿译)。台北:心理。(原著出版于 1998)

Perls, F. (1973). The Gestalt approach and eye witness to therapy. Palo Alto, CA:Science & Behavior Books.

Perls, F., Herfferline, R., & Goodman, P. (1994). Gestalt therapy: Excitement andgrowth in the human personality. Highland, NY: The Gestalt Journal Press.

Robak, R. W., & Weitzman, S. P. (1998). The nature of grief: Loss of loverelationships in young adults.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Interpersonal Loss, 3,205-216.

Sprecher, S., Felmlee, D., Metts, S., Fehr, B., & Vanni, D. (1998). Factors associatedwith distress following the breakup of a close relationship. Journal of Social andPersonal Relationships, 15, 791-809.

Tashiro, T, & Frazier, P. (2003). “I’ll never be in a relationship like that again”:Personal growth following romantic breakup.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0,113-128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什么是Gestalt疗法? 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 格式塔疗法
《格式塔疗法》
Gestalt疗法:Adelaide Bry 与Fritz Perls 的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