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描写投射性认同的小说
作者: 克莱因 / 1646次阅读 时间: 2018年5月05日
来源: 《论认同》 标签: 投射性认同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BSC9x!@~ ]^ m0一部描写投射性认同的小说心理学空间&xp;h}KpeN~

心理学空间7ya9~3G5D2P5{

主角法比安•艾斯培叟是一名年轻的公务员,他不快乐,而且对自己不满意——特别是对他的外表,他无法得到女人的欢心、贫穷,以及令他自己感到无可救药的低下工作。他觉得母亲要求的宗教信仰是个沉重的负担,但是却无法摆脱。他的父亲在生前赌博而挥霍掉所有的钱,而且与别的女人们过着淫荡的生活,当他仍在就学时父亲就因为心脏衰竭过世了,人们认为是因为生活放荡所致。法比安对命运明显的怨恨与反叛,和他对父亲的怨恨有密切的关系,因为父亲的不负责剥夺了他有更好的教育与前程的机会;看起来,这些感觉导致了法比安对财富与成功的无穷渴望,并且对于比他拥有更多的人怀着强烈嫉羡与恨意。

2Gt6OY,NM]0

ED+my&_K2`5hTU0这个故事的要旨是:藉由和恶魔的契约,法比安获得了变成他人的魔力,恶魔利用假的承诺(快乐)来引诱他接受这个不祥的礼物。恶魔教法比安一种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人的秘方,这个秘方包括了他自己的名字:法比安,而且非常重要的是,不论发生了什么事,他都必须记住这个秘方还有自己的名字。

3z Zyy2m mBB0心理学空间t;o\j I1f

法比安选中的第一个对象是一名端咖啡给他的侍者,咖啡是他仅能负担的早餐。这次投射的企图没有任何结果,因为此刻他仍然顾虑到受害者的感觉,而且这个侍者在被问到是否愿意交换身分时,拒绝了他。法比安下一个挑选的对象是他的雇主普架(Poiijars),他强烈地嫉羡这个人,他有钱,能够充分享受生活(法比安认为),而且拥有凌驾他人的权力——特别是凌驾了法比安。作者用以下的字句描述了法比安对普架的嫉羡:“噢!太阳,他似乎常常以为普架将它藏在自己的口袋当中。”法比安也很怨恨他的雇主,因为他觉得被他羞辱并拘禁在办公室里。

#F%B"j `(Tu,` \5v0心理学空间AvZ]0~0Z,_

在法比安对着普架的耳朵轻声念出密语之前,他对普架说话的态度,就像普架经常对他说话的样子一般——鄙视与侮辱的方式。转换的过程会使他的受害者进入法比安的身体并昏倒;法比安(现在在普架的身体内)开出一张以法比安为抬头的巨额支票,他在法比安的口袋中找到了地址,然后小心地把它写下来(在后来的两次转换时,他带着这张写着法比安名字与地址的小纸片)。他也安排法比安(在他的口袋里放着那张支票)被带回家,由他的母亲来照顾他。法比安-普架的心里非常惦念着自己身体的命运,因为他觉得有一天他也许会想要回到原来的自我

3@&^gQt0心理学空间G:GSt'jiF

于是,他不想见到法比安恢复意识,因为他害怕在自己原来的脸上见到普架惊恐的眼神(他已经和普架交换位置了)。看着仍不省人事的法比安,他一边思量着是否有任何人曾爱过他,一边感到高兴能摆脱平庸的样子及寒酸的衣服。心理学空间(w4RadP{Ta

心理学空间g(nQ nL&[

很快地,法比安-普架就发现了这种转换的缺点,他感觉到被这个肥胖的新身体压迫,并失去了食欲,而且注意到原先困扰着普架的肾脏问题。他不悦地发现自己不只接收了普架的外表,也接收了他的个性;他已经和旧有的自我隔离,不大记得任何关于法比安的生活与处境。他决定不想多逗留在普架的躯体内超过任何必要的时间。

8](i-]!zBw/m(fK-]c0心理学空间+l?d0M*H(F j3}

在带着普架的皮夹离开办公室时,他逐渐理解到他让自己陷入了一个极为严重的处境,不只是不喜欢这种个性、外表,以及他所获得的不愉快回忆,他也很担心在普架的年龄会发生的缺乏意志力与自发性。当他想到他可能无法凝聚能量来转换为另外一个人时,他充满了恐惧。他决定下一个对象必须选一个年轻又健康的人,当他在一家咖啡厅看见一名强壮的年轻人,虽然长得丑又高傲,而且爱争论,但是整体而言,那个年轻人显现出自我肯定、活力与健康。法比安-普架因为愈来愈担心他也许永远无法摆脱普架,于是决定和这名年轻人接触,虽然年轻人非常怕他。他给这个年轻人一迭钞票,以便法比安-普架在转换后能继续拥有,同时分散年轻人的注意,让他可以趁机轻声对着他的耳朵念密语,并且将写有法比安姓名和地址的纸条放入年轻人的口袋。不一会儿,法比安刚离开的普架昏倒了,而法比安进入了这个叫做鲍尔•爱司蒙纳的年轻人的身体,他充满着感觉年轻、健康与强壮的极度喜悦。比起第一次转换,他失去了更多原本的自我,而转变为新的人格。他很讶异地发现手上有一叠钞票、口袋里有一张纸,上面写着法比安的名字和地址。不久他想起了贝儿丝,就是鲍尔•爱司蒙纳一直想要追求而未能如愿的女孩。在贝儿丝告诉他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中,有一件是他的脸长得像杀人凶手,令她害怕。他口袋里的钱让他充满信心,他直接走到她家,决心要她配合自己的愿望。心理学空间 Yj4Jo6oY Ww*P

心理学空间_PZN,u+~

虽然法比安已经潜入了鲍尔•爱司蒙纳体内,他对于在纸条上看到的法比安这个名字感觉愈来愈困惑,“无论如何那个名字保留在他存在的核心。”他感觉到被囚禁在一个陌生的身体内、负荷着巨大的双手以及运作缓慢的大脑,他想不出一个所以然,以他的愚笨,再努力也是枉然,他不解想要自由对他而言到底是什么意思。在他前往贝儿丝住处时,这些思绪在他的脑海中闪过;即使她试图将他锁在外头,他仍强行进入她的房间,贝儿丝尖叫起来,他用手捂住她的嘴使她安静,在接下来的挣扎中,他勒死了她;很慢地他才逐渐了解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他吓坏了,不敢离开贝儿丝的公寓,因为他听到有人在房子里走动。忽然间他听到有人敲门,他打开门,看见了恶魔——现在他不认识他了,恶魔带他离开,再教他一次法比安-普架已经忘记的密语,并且帮助他记住关于他原本自我的一些事情。恶魔也警告他,以后他不可以进入一个笨到不会使用密语的人身上,以至于无法继续转换。

"ym/n\1L0HY0心理学空间3H5cl ^'sI K ~

恶魔带法比安-爱司蒙纳进入一间阅览室,找寻他可以转换的对象,他们挑中了艾曼纽•傅瑞杰;傅瑞杰和恶魔立刻认出了彼此,因为傅瑞杰一直都在对抗恶魔——恶魔总是盘桓在不安的灵魂周围。恶魔指示法比安-爱司蒙纳对着傅瑞杰的耳朵轻声念出密语,转换随即发生,当法比安进入了傅瑞杰的身体与人格,他的思考能力恢复了。他思索上个受害者的命运,多少关切着傅瑞杰(现在在爱司蒙纳的身体内),他会被指控法比安-爱司蒙纳所犯的罪,他感到对该罪行有部分责任,因为正如恶魔所指出的,犯下凶案的手在几分钟前还是属于他的。在与恶魔分开前,他也询问了法比安与普架的情况。他恢复了一些原来自我的记忆,注意到自己愈来愈像傅瑞杰,接收了他的人格;同时,他察觉到他的经历已经提升了他对人们的了解,因为现在他比较能够了解普架、鲍尔•爱司蒙纳与傅瑞杰的心理状态了,他也感觉到同情,这是一种他不曾知道的情绪。他再一次回去了解傅瑞杰的状况。然而他所享受着的思绪,不只是自己的脱逃,还有他的受害者在他的角色上会受到什么苦。

(i1_q!C&R(hy0

6EP tT c6E0作者告诉我们:法比安原来本性的某些元素进入了这次转换,比过去两次转换更多,特别是法比安个性中好探询的那一面,影响了法比安-傅瑞杰发现到更多傅瑞杰的人格。还有他发现自己被一些猥亵的明信片吸引,那是他从一个开小杂货店的老妇人那儿买的,在她店里,那些卡片藏在其他物品后面。法比安对于他新特质的这一面感到恶心,他讨厌放置卡片的旋转架转动的噪音,觉得这些噪音会持续干扰他。他决定摆脱傅瑞杰,他现在能够透过法比安的观点来对傅瑞杰作相当程度的评断了。心理学空间9|$q+Q\{nv k

心理学空间5\Cv+Y}

不久,一个大约六岁的小男孩乔治走进了这家小店,他的模样是所谓的“双颊红润如苹果般的天真无邪”,法比安立刻强烈地被他吸引,乔治让他想起在那个年龄的自己,他对这个小孩升起了疼爱的感觉。法比安-傅瑞杰尾随男孩离开小店,很有兴趣地观察着他,忽然间,他想要转换进入这个男孩,由于他以前从未对抗过任何引诱,他反抗着这样的引诱,因为他知道窃取这个孩子的人格与生命是一种罪行;虽然如此,他还是决定将自己变成乔治,他跪在孩子身旁,对着男孩耳里轻声念密语,他处在极度的情绪化与懊悔的状态。然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法比安-傅瑞杰才知道魔法对孩子是没有作用的,因为恶魔对其没有影响力。心理学空间7e}.DdiioY R

心理学空间[ @qT(J:y#P9k[{

法比安-傅瑞杰很害怕无法离开他愈来愈不喜欢的傅瑞杰,他觉得自己是傅瑞杰的囚犯,努力想保持法比安自己那一面的存在,因为他明白傅瑞杰缺乏帮助他脱逃的主动性。他试了几次、接触了一些人,但是都失败了,很快地他陷入了绝望,害怕傅瑞杰的身体将成为他的坟墓,他得留在那儿一直到死。“他一直有这样的印象:他被缓慢而确定地关起来,本来开着的门现在慢慢关上了”。最后,他还是成功地转换进入一名英俊又健康的年轻人,二十多岁的他名字叫做卡密尔。在这里,作者初次为我们介绍了一个家族,包括卡密尔的太太斯德凡妮、她的堂姊妹爱丽丝、卡密尔自己、他的弟弟、还有小时候就收养他们的老叔父。

0iky'X*d0

3]'_ r7YN0[0当法比安-卡密尔进入屋子里时,他似乎在找寻什么,他上楼到各个房间探视,直到进入了艾丽斯的房间。当他见到镜子里的影像时,他非常高兴地发现自己是如此英俊与强壮;但是不久以后,他发现事实上自己是转换到一个不快乐、软弱、无用的人身上。他决定要离开卡密尔,同时他已经注意到艾丽斯对卡密尔热情而不求回报的爱。艾丽斯进来了,他告诉她他爱她,而且之前应该娶她,而不是娶她的堂姊妹史蒂芬妮。艾丽斯既讶异又惊恐,因为卡密尔从来就没有表现出一点爱她的讯息,她跑开了。心理学空间*tK9NWEb

心理学空间%cuW/i6v S'[$E8^[

被独自留在艾丽斯房间里的法比安-卡密尔同情地想着这个女孩的痛苦,并且想着他可以爱她、使她快乐。然后他突然想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可以藉由将自己变成艾丽斯而感到快乐,不过,他排除了这个可能性,因为他不确定如果把法比安变成爱丽丝的话,卡密尔是否会爱她,他甚至也不知道他自己(法比安)是否爱艾丽斯。当他正在思索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察觉到他喜欢艾丽斯的部分,是她的眼睛,那似乎是他熟悉的。心理学空间nI5j"S:~0g~

心理学空间t:|Z?`P-M3w)K

在离开那个房子之前,法比安-卡密尔报复了叔父——一个伪善又暴虐的人,为的是他曾对这个家造成的所有伤害;他也特别地替艾丽斯对她的情敌史蒂芬妮报复,惩罚、羞辱她。法比安-卡密尔在侮辱了老人家之后,留下处于无力而盛怒状态的他就离开了,他知道他再也不可能用卡密尔的外表回到这间房子。不过在离开前,他坚持艾丽斯(她仍然对他感到害怕)应该再听他说一些话,他告诉她自己并不真的爱她,她应该放弃对卡密尔不幸的热情,要不然会一直不快乐。心理学空间S`YtxF'f

fQz&?k0和先前一样,法比安对他转换进入的人感到厌恶,因为他发现了这个人是无用的,于是他高兴地想象着在离开卡密尔之后,他的叔父与妻子将会如何对待他。他舍不得离开的人是艾丽斯,忽然间他发现她像谁了,她的眼睛里具有“永远无法被满足之渴望的悲剧”,剎那间,他知道那是法比安的眼睛。当这个他已经完全忘记的名字回到脑海里,而他将它大声念出来的时候,他模糊地想起一个过去只有在梦中才知道的“遥远国度”,因为他对法比安的真实记忆已经完全消失了。而且在他匆忙逃离傅瑞杰、转换到卡密尔的时候,他并未带着法比安的名字与地址或是钱。从此刻开始,对法比安的渴望攫住了他,他努力想恢复旧有的记忆;是一个小孩子帮助他认出自己是法比安,因为当这个孩子问他叫什么名字时,他直接回答“法比安”。现在,法比安-卡密尔在身体与心理两方面,都愈来愈朝着能够找到法比安的方向移动着,如他所说的:“我想要再成为自己。”他在街上一边走一边呼喊这个名字,这个举动具体化了他极度的渴望,他等待着回应;他想起了已经遗忘的密语,希望自己能够记起法比安的姓。心理学空间g9] q7fRz

心理学空间Su#?]@J5~

在回家的路上,每一栋建筑、每一颗石头、每一棵树对他都有特别的意义,他感觉到它们“带着某些给他的讯息”;在一股冲动的驱使下,他继续走着,就这样他来到那位老妇人的小店里——这是傅瑞杰一直很熟悉的,他感觉到在阴暗的小店里,当他四处浏览时,也是“在探索他记忆中的一个秘密角落,在自己的心中浏览,就像是真正的自己一样”,他充满着“无尽的忧郁”。当他推动置放明信片的旋转架时,嘎吱作响的噪音奇妙地影响着他。他匆忙地离开小店,下一个地标是那间阅览室,在那里,法比安-艾司蒙纳在恶魔的协助下转换进入了傅瑞杰。他大喊“法比安”,但是没有得到响应。接着,他经过法比安-艾司蒙纳杀死贝儿丝的那栋房子,感到被驱使而走进去暸解在那扇一群人指指点点的窗子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他怀疑这里也许是法比安住的房间,但是当他听到人们谈论着三天前发生的凶杀案,而凶手尚未找到时,他感到恐惧而偷偷地离开了。当他继续走着,他感到周围的房子和商店更加熟悉了;到达当初恶魔企图收买他的地方时,他深受感动。最后,他来到法比安住的房子,门房让法比安—卡密尔进去,当他开始爬楼梯时,一阵痛攫住了他的心。心理学空间T Z7]5W ZgD%gw4C

B)Rbs5u t:C0在所有这些事件发生的三天当中,法比安一直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由妈妈照料着。当法比安-卡密尔来到这个房子并上楼时,他开始回神并变得不安。法比安听到法比安-卡密尔在门后叫着他的名字,起身到门边,但是无法打开门,法比安-卡密尔透过钥匙孔念了密语之后,随即离开。母亲发现法比安不省人事地躺在门边,不过他不久即回神过来,并且恢复了一些力气。他非常想要知道这几天里,当他不省人事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特别是关于遇见法比安-卡密尔的事。但是他被告知并没有任何人来访,而且从他在办公室里昏倒开始,他已经不省人事地躺着三天了。当母亲坐在床边时,他充满着被她爱的渴望,而且能够表达对她的爱意,他希望碰触她的手,投入她的怀抱,但是感觉到她没有反应。即使如此,他了解到如果自己过去对她的爱更强烈一些,她会更爱他的。他对母亲所经验到的强烈感情,忽然扩展到整体的人性,他感到充满着无限的快乐。他的母亲建议他应该要祷告,然而他只能记得“我们的天父”这几个字,然后他再次充满着这种神秘的快乐,随即死去。心理学空间*r&zeLLJH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投射性认同
«克莱因的晚年生活 梅兰妮·克萊茵
《梅兰妮·克萊茵》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