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Gestalt疗法? 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
作者: Adelaide Bry / 1443次阅读 时间: 2017年11月13日
标签: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什么是Gestalt疗法?
/t5^5J}v0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心理学空间$y.kF%h;W|
作家Adelaide Bry 与Fritz Perls 的会面

P7Iu}-R@0rk0阿得雷德Bry:Perls博士,什么是Gestalt疗法?

]#z)xFs5I!~'r:Mq0心理学空间5_*F/H,|6n0~BZ:[

Perls博士:讨论,谈话,解释对我是不真实的。 我讨厌理性化,你不也是吗?心理学空间9xb7z D3_

cU1O tu3FT`0A.B.:有时是的,但是我想要采访你,需要了解Gestalt疗法。所以...

yfl/d%q2N~0

~4_ ]]6A7I0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另外的方式。你当患者,要真实... 不要有理性化。心理学空间M3m|]:y'Y(P

9j7T1vj R)G0A.b.:嗯,如果你需要这样做,我将尝试它。 我将尝试是病人. ... 这是我将向你说的:“我是阿得雷德,而我对你来作为一个患者,Fritz Perls。 我很抑郁,我还有这种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我的手变得湿冷。我的心跳加速。” 现在该怎样?心理学空间Bgq(d!P({*J

,OD&KTE0h(u0Perls博士:我将在五分钟内治好你的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

o7H/y3e U0

;f*Ar)]2Z dw0A。 B.。 啊,你真能? 好吧。 你将如何治疗呢?

"X K!XU @^:bWC0

,^9i!zh }\ Ze0Perls博士:闭上你的眼睛。 进入飞机。 认识到你就在在你的幻想中不是在一架真实的飞机中。 因此,幻想将去帮助你看到当你正在飞行时,你所经历的。

(e\ rB,P0

a'N(sVYk0A.b.:我的心跳已经开始加速...心理学空间8fhK:p$EF[^

心理学空间4CO&r\;\hB@:PZ@

Perls博士:不要打开你的眼睛...心理学空间&P|yI8e @.Mp BB

eJ4?7sG hF"zx,uX0A.b.:好吧...心理学空间 Y$wQ*K0r"]iZ2q

d]"h.h ?{6u&B0Perls博士:你的心跳开始加速... 继续。心理学空间 ^pm(BSX i

&ddXB9I&Fo0A.b.:我看见飞行员的背面在那里上,并且你知道我不敢肯定是否他能驾驶好。心理学空间.d#ko'm$p;g

1{)vvU%lF5nt0Perls博士:好极了。站起来,并且告诉给他你的想法。

a;H)v,m"RVu9D0心理学空间moGuR6]

A.b.:我轻敲他的肩,他四周看看,我说,“你是在集中精力开飞机吗?” 他驱使我离开,而我返回到我的座位。心理学空间E$[!z1|vi1D

u3x(J e1k0Perls博士:现在你不返回到你的座位。 改变座位。 你是飞行员 [ Perls博士要求我起来,坐在另一把面对我的那个椅子中。 每次我改变角色,我改变座位。]

*g\y b7`2xW0心理学空间4a~*r?6kk ~

A.b.:我是飞行员。 这个妇女是干什么干扰我?离开驾驶座舱,回到你的座位。 我知道如何驾驶飞机。心理学空间2Q.X#I G|V)C\o.O

%v ^ {3jPoW0Perls博士:我不相信你的声音。 听你的声音。心理学空间SRl^n:V(S

r^"B7FowV0A.b.:[作为飞机飞行员] 对不起,夫人,我十分抱歉,夫人,严重抱歉,但是我们确实知道如何运行这架飞机,并且请你返回到你的座位。 一切都正常, 一切都在我们掌控之中。心理学空间6g"V$zyS)i^y

7o3A?$B/lW4U5i0Perls博士:现在很好。 你的名字是什么? 阿得雷德? 阿得雷德?

3yZ;gb'xm by"S'B|0心理学空间,cT"|0@ @7q7_

A.b.:[作为阿得雷德] 我想要返回到我的座位,但是我坐在这架飞机上还是不舒服,因为我不喜欢离开地面。 我不喜欢在空中五十千英尺。 它对我不是自然的。心理学空间uS8@)f1nk\7g]

心理学空间t ~;@T1{a.P*P

Perls博士:好吧,现在你是一位作者--写这段脚本。

Dh\fE[l} O0心理学空间 Y"~ O-f sl

A.b.:[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我们能做我们所做最好的,我们也是人。你知道这架飞机被我泛美航空公司的人检查,一架这样飞机的花费五百万美元,相信我,如果有一件事情他们喜欢的话,那就是是钱。每次一架飞机掉下来我们就会失去钱,我们失去人们对我们的信任。 它十分有害于我们的公共关系,而我们尽一切可能使飞机不发生事故。现在,如果偶然...天哪...如果偶然我们滑一跤,那是偶然性是不可避免的,这就看你在这个地球上的运气了。迄今为止我们绝对没有在大西洋上空的事故。 你知道这个吗?

$p wq[^2~0心理学空间0z n Q'N;VNi

[作为阿得雷德] 但是,我,我,它将可能会决定我的去伦敦的命运,你知道,去伦敦,要是在大西洋的中间下来。 但是,你知道,那也没什么。我将错过老的年龄,那么也许,我将错过许多可怕的事情,因此,毕竟,它将不是那么坏。

\ BG{6aY T0心理学空间$Obj/Mga~ W

[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女士,你在去度假时决不该这样想,你绝对的愚蠢。

a:d5AQ a1M {d0心理学空间r4n0MW1fFE*wL

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

kO+G#b8u5Y*q0Q0

'A rt*R9UvK0A.b.:[作为飞行员] 你绝对愚蠢、愚蠢、愚蠢、愚蠢、愚蠢。简直是撤旦。 我做这个是为了生活。 即使我正在每年挣五万。 我可以做其它事情。我做这个为活着。每天,不,并非每个天,是一个月十五天的日子我为生活做这个,而你是一个愚笨的妇女。心理学空间-R!h0Uz`}

/v0XFbvO"\9U}0[作为阿得雷德] 我确实知道我是愚笨的。我在开玩笑,我知道我是愚笨的。 你知道,我必须告诉你... 我甚至已经上过飞行的课。为了对付恐惧感,我进行飞行训练课程,尝试在小狗熊上飞行(一种小型飞机)。

4P"@j;e;eS9v0心理学空间_L8Jxp j,L8b

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

x{bW/pU `7q)|0心理学空间*q%I4RE![@H

A.b.:[作为飞行员] 小狗熊? 啊,小狗熊,对了。小狗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是在波音707中,小狗熊?  他们两个之间不是一个等级的。 我建议,夫人,你返回到你的座位,并且你让我...

Qd,D AHZ?0D+tJ0

4X g{&Y3^)vTS^ D0Perls博士:我建议换一种方法。 你现在接管,飞机。 你去飞行员的座位。

\_&I#I.yRB#d0心理学空间K+UXUl%P|

A.b.:[作为阿得雷德] Ooooooooo,我爱它。我所知道的是我爱控制。

N5@#q4hr@t7D\O6y0

s^4pB s0i7V%L0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 这是他。

~oi'h+{}"b0心理学空间sM;]mmOBA

A.b.:[作为阿得雷德] 听我说,我能把我的左手绑在后面飞行地比你好。 你知道在这附近有一些小面板和技术的事情,但是我能在大约几个月中学会。 你知道我是足够智慧把它搞定。 现在你在那里歇息,而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5u9?)ej"tDK0

|"P py L6_[-f0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L9u]8}1}

%?d_@my8QKD0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 ze6p"Eg^2^

心理学空间 iM?9Z'gK]

Perls博士:再一次。心理学空间9~{1[8moJ5_9H4J

心理学空间Lz1P/`S&Jv,V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k(X'T&j"\{^e0心理学空间s S$K^#[ Ox/L T

Perls博士:用你的全部身体说这个。

;?AH$FNE,u0心理学空间?jw'WM1H'y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5M+fL&pLkb P/x

心理学空间z[)d_ s$UL

Perls博士:现在,向我说:“Fritz,我...心理学空间Oe&hL_P8j,Cd6d

心理学空间K;hEj.a6u np

A.b.:Fritz,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Ql|9A:F

f_f9D:R6}h0Perls博士:再一次。

UI(x!\ C%hQk(U i0心理学空间MG9a~1f2Fi%r^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 X0yFE_"{'p

HeX%vL0Perls博士:你已经学习到某样东西了吗?

Y_ fu[0

mIES9aa7n;P0A.b.:是的,这就是我--很遗憾。心理学空间,g#CE3bW.wo

UB5io%E SL5^0Perls博士:在那里你得到一小点Gestalt疗法。心理学空间8e6_0H#~~3F

]nMs'L^ b:]/m+c0A.b.:美极了。

v9R BH^lj$[0心理学空间!anvC6UKHY O M

Perls博士:在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一个例子中我们没分析。 我们刚刚只是在整合。 你已经给出你的模式。 一点统治需要,并且我让你把这种感觉带回给自己使你感到一点坚强。

l+r?yFqh R0

8Q*lFVF9U0A.b.:正确、正确。

,[5o9T%U*Hrk0FIm0心理学空间0I.[}NER ^ H~

Perls博士:这就是Gestalt疗法。

7x$|]}u0

c;w7AI/lhJ t9vf0A.b.:我明白了。 所有Gestalt以这种方式工作吗? ... 我看见你昨天在一种显示中做。 你总是以这种技术做,使一个人改变角色和座位来强调一点吗?心理学空间Jz4@/_.Et;l0~ rA5os

~_!f zO4q0Perls 博士:只要我看见一种极性,是的。 当我们有相反的两极时。 你将注意到相反的两极正在战斗。飞行员是旅客的敌人。这些敌人的存在,是因为彼此听不到(看不到)对方。在这个对话中,通过认识这另外一面,这一面似乎是在你之外,困扰你,你现在看见它自己实际上是你。那么你把那些感觉带回自己的内心世界,你的一点统治需要重新得到同化。

*Tw$tP[ v\#oG2\0

-o"s ^-lJ qq0A.b.:确实很好,但是,也许为了使我深深地理解这个,我们将必须通过二十次或者二十年。 或者我们将必须度过一年,或许进行这中治疗才能使那些感觉进入我吗?心理学空间}0h4LjrG-]D4n9J

心理学空间@ s1Dw}$@/W.p%Z

Perls 博士:不,不,不,不。现在我必须告诉你我昨天说的,我最终发现了一种解决方法。你不需要二十年在沙发上停留或者年复一年地进行治疗。只需要大约三个月,我们能做全部事情。 从神经症到真实自我。 解决方法就是治疗的团体:我们一起来,一起工作,并且一起做疗法。 疗法的核心是学习面对你的反面。一旦你知道以这种方式面对你自己的反面,下一次你可能能够做地更容易。例如,如果我给你一个例子什么是最频繁在人们内心里面相反的,然后,你将看到将从这里发生什么。 最频繁的相反的例子是强者和弱者。 我们将作一点推知而得到这个结论。心理学空间+F2C+h)i;f.X!h

心理学空间#[%~C ^2A G,m z

A.b.:好吧。心理学空间 }#s+p+h|.D k-H

9T!hQ2nTj0Perls博士:现在。强者在这里[在一把椅子中]坐。强者开始,“你,阿得雷德,应该...“[当我改变角色时,我再一次改变座位。]

j0P cX)qM1zq U0

2K.Y7x7?c@tQ~j7}0A.b.:[作为强者] 阿得雷德,你应该, 你应该在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不要吃太多。锻炼。 对于你的写作要绝对有效率。 在早晨八点钟到达打字机前。

Y.Y4m4ptx5X0

SbS!s5|_"ULw[0Perls博士:现在这么做,再强壮一点...心理学空间!Ok:dU$F uGe3|

心理学空间 oJ1])JQL

A.b.:[作为强者]在早晨八点,你应该到达打字机前!心理学空间9kI@(}UEG

心理学空间9[,_s+T]

Perls博士:你意识到你距离她仍然保持五英寸吗?

}xyvoF@0

R E5\zDZ9N0A.b.:[作为强者] 啊。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活着不能使你的生活的每个层次都有效率。 你太充满冲突; 你太充满马粪; 你没有对你的孩子作到一名好的母亲。

[ {+^o)Z'@*p5D0心理学空间;CYQ8T.AP

Perls博士:好吧,改变座位。 你是失败者。心理学空间QH1B~O0T'E!u

3y1d R1Fl3r0A.b.:[作为弱者] 我是一个十分依赖性的人。 我不能靠自己做什么。我要有一个男人人照料我。 我不能自己独立。

ec-A2GA/kj6a0

6xO\;n8[4S2fX&Na0Perls博士:现在,写这个脚本。心理学空间bE+|E y A2PM

iM2i*F8qr6b d0A.b.:[作为弱者] 他不是完美的人。 (正好,我也不是),他就在这里,而我非常喜欢他。 但是,如果我结婚,我就不再自由。

Z~+yJ"zDx0

,KG5FJx0Perls博士:你意识到弱者在防御上吗?

j.Z8kH m!}QX0

2l'[ C*C?Kh"@f0A.b.:是的。

)D]/Xl1r-}b]0心理学空间*@U:~}7tg

Perls博士:你已经注意到这个吗? 每次你改变座位,你就把两条腿重叠起来,并且挤压你的生殖器,甚至就在那一瞬间你把你自己完全关闭起来。心理学空间 ^*s8m @a!pu \

[c(p&T WleT0A.b.:当我成为强者时?心理学空间V/~.Ja xq\ sD#R

心理学空间9HJ4Z ksQ\1M\Ee

Perls博士:我不知道。 此刻仅仅意识到你被完全关闭的感觉。 现在再一次强者的谈话。

LM2s?"gqO/C4r0心理学空间.Ps tf"B E~ dg

A.b.:[作为强者] 好吧。 你是一个甜甜的小女孩,但是你只是还没有开发出你的潜力,并且你的冲突是因为你害怕成为一独立的人。你已经看够了这里的胡说八道和谎言,你昨天晚上[在华盛顿中的心理的大会 ] 看到了小组对练;你感知到了每个人那对于他们的自我和社会的关系方面该死的害怕,而你没有那些关系 ...要是你知道如何表演,你昨天可能就会做好小组对练。在这里这些个人所有的惧怕你连一半也没有。你的水平已经是他们的大约二十倍,而你仍然害怕步入角色。 那些人们就象被威吓的小老鼠,而你一点也不是。心理学空间.`!fk m(}

心理学空间3K Y0k'W7b^u*j N

Perls博士:你注意到强者正在变化成为恳求、劝说吗?

~qW@Y#mwF0

P7_ EnT*_`f0A.b.:是的。 嗯,我知道与一些人相比,我可能有多得多的洞察力...心理学空间 Nvn6mL#P:cX

s)]DY+F&l {[xT`0[作为弱者] 你不能使我做我不想要做的。 你不能。 你不能。

z2L#G8U~ P,Ft0

F(p/J6mC"w:C V0Perls博士:你已经变得怀有敌意,你在防御。

{$Lm-L7Y7E7[)_:C0心理学空间d$m_Eg

A.b.:[作为强者] 很好,如果你不想要做,你就不要做。 你不必实现所有这一切该死的你认为你必须实现的马粪; 仅仅随波逐流和存在就行了。因此,你认为有一天你将是一位好的作家,可是你没有一点才能使你成为一个伟大作家,并且这需要每天八个小时独坐在你的屁股上的能力。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你就是没有它。见鬼去吧。 嗯,这是一种遗憾,但是我不再感到那么遗憾,你知道。到现在为止已经很有趣味。已经很有趣。不管这是什么...

e)K n7@+O%Aj-{0心理学空间3K+U&w"s6P-vE+}^ f

Perls博士:你的手在做什么?

r3|4^P3qA2i1\*|0

%U^ S4az g)j``!Q0A.b.:Hmmm? 支吾?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也许,噢 我认为我想要在打字机上使用它们。 我想要使用他们。

k0C~`"Y2vOP-S0

aO"F'\Z0Perls博士:为什么?心理学空间x9UC8{V TtSr

心理学空间\+FY2^2X1d Z-X

A.b.:[作为弱者] 得到肯定,你知道。得到爱和肯定。 你是老爸,而我想要你说,“阿得雷德,你是伟大的。 你确实。 你确实伟大。 你是相当该死的好的。”

@+z9q pkC@f0

9d'pY y/c0还有,噢…那是在这个地球上的人类所需要的。 仅仅需要合乎情理,有一些爱和相互关怀,并且经济上能维持生存。就这些就够了。

+a5e6f8{ A6CH0心理学空间 M fMp&b^I8^

Perls博士:现在改变角色!

$x!d5j.r,h0

8{%E R%b3w?,p0A.b.:[作为强者] 但是,那不是全都所有,那只是你说的。 你现在要做点什么。 你不能再往后站,仅仅是坐着不动。 很好,你要自己参与--要做。 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有成千上万的事情在周围发生。 你有各种方式参与。 做,然后看看怎样。心理学空间%D ~ ds1v2`

0t0uPs6N#auFh0Perls博士:你似乎开始经历某样东西。心理学空间x*s3q(I@xDA/{w

bx L Xp QWX\.MM0A.b.:是的。我的体验是我正在制造一种冲突,而这个冲突在此刻对我来说并不是非有不可的。我正在制造冲突。

Bw4b)c BbT:_0心理学空间(l/TQSL&aT0x

Perls博士:我明白了。 嗯,让我们看看我们能如何解决这个,继续开始你的唠叨和碰撞吧,听听这个弱者是怎么说的...心理学空间|1j5KbIP

5S I6d/J},a*U&z0A.b.:[作为强者] 好吧。 做。 做。 做。 站起来做,倒霉的是最后一个。 你该把过去放到你的脑后面。 无论什么发生,就让它发生吧。并且,你该继续其它某些事情。 好了,该继续了。 该走出那该死的死胡同了。 你已经是四十次做到这样了。 你已经有百万种经验。冲破它。 你知道。你的知识超过昨天在小组里半数以上的那些人。 你能理解Fritz Perls。 很好。 很好。 你全部理解。五年以前你是不可能的。 好的。F你。 F你。 F你。心理学空间$Is HBi Aj d)`2c

d L|kA^v.i0Perls博士:[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

!^o.}@d9^V5W6w-~0

Y b,M#s1DY Z%wV+q0A.b.:[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 我是你的主子。 我将要坐在这里三十年,我就是要对我自己说抱歉而不要做任何事情。 同时,你不要告诉我做什么。 不要告诉我。

Sdu5P?9~DI0

9gld5e*f&@0我把角色弄混了。 我弄混了。心理学空间p(P}z#CrQ0l

,K7R;C7[1Y `a0Perls博士:因为角色本来就是混合的。心理学空间 A0s)?x#d r^{ d9Y

心理学空间?E7u)EK\|#@n

A.b.:就是这样。 我不想要做任何事。这生命中曾有的美丽的热情,一部分已经离开我,而我一直尝试再一次发现它,但我不能找回它。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火花将使我再一次被激活过来。心理学空间 V0z1T5O%N V5__

;N["^B4a@$B { ?0Perls博士:好极了。心理学空间"c hQ:N:[&D-r:c

%tS:|idJ/u+\!x}vy0A.b.:我不知道。对于”自我”我不肖一顾。 我不知道。心理学空间Zsoh [Q:S

p`-h#M{2T/w3Gw0Perls博士:返回到座位。再多做一会儿。心理学空间Ik _3^@ w

aAl _-FL0A.b.:好吧。 F你。 F你。

x Z2K1mb.l:XY0

"_ \Ao6a3VK2`0Perls博士:把你的声音放在椅子中。 你向你的声音谈话。心理学空间MWs.ESZ

k/cM3sAX0A.b.:把我的声音放在那把椅子中...? 我的声音是美丽的。 我一度做过无线电台的节目。 你是一种美丽的声音。你是活的,你是有趣味的,这是一种美丽的、低沉的、睿智的... 这是一种能反映背景的、和能抚育的声音。 这是一种极好的声音。并且,不仅如此,这种声音能把你传送到遥远的人间,它能立即命令某样东西。 人们听你,因为它有这种质量... [变化]心理学空间9a%Q S&d'I1f

心理学空间7JnUR_n8f

声音被控制...心理学空间2poQ@ L-H"hH

)s,E @0Q x0Perls博士:我被控制。心理学空间^ i1I&CY(a[~7{

,~ QC"wnt"X Q/Qs[C2p0A.b.:我被控制。 我是声音,这声音...

&SmY JX5K0

J:gO&P+K [/N.g"a0Perls博士:我是声音。

j/h#YC"QO[V0心理学空间8A8Bn,p\KY V

A.b.:啊,我是, 我是声音,对吧?

@"}S8I V;L J\_0心理学空间a2N s%cKA] OG

Perls博士:你是你的声音。

fb8D+R{`!E@7V0

$T-K(S1P5D D^4nO1g0A.b.:我被控制。 我知道我正在表演这个角色。 我知道我能够做好。 我喜爱它。 我知道我能与你一起做的,我的声音。 我只知道为了达到我的目的使用它,当我想要到时我就使用它。 不...?心理学空间1mhH x a3}!I _0sM

c]N Vs(y.l&V0Perls博士:你还没有成为你的声音。 我正在控制你,讨好你...心理学空间#I}1Kn2S'D8W |Oj

ECms)l0A.b.:我正在控制你。心理学空间H1wi5o|"l7r

An Uu'}(]+i0Perls博士:讨好你。

wz|"x.M2sx.N5Q0心理学空间0B:F^7z2`*q%x

A.b.:我正是在讨好你你。 我正在按照一种方式使你不真实。 我使你离开真实的我,因为我已经成为你的一生中一件如此良好的利器。我已经成为控制你的愤怒的一种方式,你知道。同时我也是帮助你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种方式。 我善于这样。 我善于这个。 我确实是这样。心理学空间k.Giui `^Z pT4[$w

心理学空间6A^.q-M7YO`

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这个。 我是最伟大操纵者...

q T Qit2h#r9a2W0心理学空间4X*k&|B9UF0X[

A.b.:啊。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伟大操纵者。 但是,我必须在这里。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卑鄙的操纵者,因为每个人过了一段时间就能识破我的操纵。起初他们不能,但是马上就被他们看穿。 我认为我能玩一玩游戏,没有人能够识破,但是他们看穿了我。 他们看穿了我。 并且,我不认识到他们看穿了我。那是愚蠢的角色。心理学空间|H-c|x3g0a

1`6D i7H Y o$}a{-R0Perls博士:不要改变你的声音。

AD~'P g$`[3p0心理学空间xd8cQuASeuN;wM

A.b.: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 同时,剪掉我自我怜悯的愚蠢。苍天罪我。

x U;a9T^*eH0

8{M tj(d"R;G,a.Y e/_0Perls博士:更多怜悯,更多。心理学空间+Q hx'A[pm N8ow6tS

A#r$`r;g0A.b.:阿得雷德,我感到为你而抱歉,但是,umm ...

{4h%T%s+tc8P([0

Bp#c3on1]X h0Perls博士:要非常抱歉。心理学空间2TM;f(L*AZF9[

心理学空间4i;]d7BJn

A.b.:我感到为你而抱歉,而我感到抱歉,因为上帝给你许多而你还是没有把它们整合在一起。 你仅仅确实没有。 你确确实实没有。 我感到为你而抱歉,因为你不能站起来。 啊,你已经站起来许多,但是你能做更多。心理学空间Sj6P~W/eL,j)m%@;R+~

心理学空间:S\GuFK HE|.r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Zi Tfz%} J"l/`

(H pUza/k!{)}5C0A.b.:一个小女孩恳求。心理学空间 P8l\Z$QM1M

心理学空间5r$sb1}!^#q^(jP9M R

Perls博士:什么年龄?心理学空间w F4Q.f9]JR]UZDb

心理学空间8eu$r$v.F0p0s

A.b.:我总是想到九岁,在九岁发生过某些事情。

5SI eb6l0

(hu_0[}vE~0Perls博士:再来一次...心理学空间],])j*QIBN

Vas8B9q0v#I(o0A.b.:啊,我为你而抱歉,阿得雷德,因为你那个愚昧的家庭,那所有的声嘶力竭地尖叫声充满我的耳朵。 他们毁灭我的耳朵。 我不能听。因此,我关闭了我自己和我的耳朵。但是,现在该是打开你的耳朵的时候了。因为没有任何人再声嘶力竭地喊叫了。而再保留你的童年的记忆就太没有意思了。太没有意思了。并且,我对思考它感到那么厌倦。 它实在不再使我感兴趣。如果它确实不再使你感兴趣,那么所有你必须做的是开放的你的耳朵倾听。这就是所有一切。专心倾听。 听世界。 听音乐。继续倾听。也许这就是所有一切。

/\8D{9P Z~ GtL0

\pq |Y6{5l7S0Perls博士:把对话改变成为对你的耳朵。心理学空间#g\:Q6j'd

心理学空间aYh8~Hq_)dEJ

A.b.:我的耳朵。这两只耳朵...我的耳朵被关闭了。 我是我的耳朵,而我全都被关闭了,我不能听。 我全力关闭它。 我不想要听。 我仅仅听一件事情。我仅仅听可怕的尖叫声。 那么可怕的尖叫声... 所有那些在我的家庭中的可怕和丑恶的人除了那个美丽的父亲以外。 我可以听到他吗?不,我不能听到任何人。心理学空间'dB3] nP3h1x-_ J.M

:TZ r)b"t4i#G0Perls博士:你的父亲?

j'@GBS3_0C*O @0

;?&yx;\m&x6b0A.b.:他是悲惨的,但是好人。心理学空间"u+Z^Z:@oy

s0w{G7Q&r+om0Perls博士:向他谈话。心理学空间D%zW"{%gT0g

it0PMD#^'|0A.b.:我希望当你在世时,我对你有更多的爱。 你是十分聪明的人,一个可爱的人,一个爱学习的人--而我没有听你。 我根本没有听你。 我现在真想听你的。如果我的孩子能听你的。 他们就不需要再听任何父亲的。 他们就会处于完全不同的环境。

&BRZo1b1sI{'z.^0心理学空间d}}7cg7H'xBW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6a+r\-gC:{2P.MMk

心理学空间x9F^U1K |;H\

A.b.:一种混合物。 我听到他以及那尖叫声混合在一起。

z\,t*fVh(i1S0心理学空间dwDn/oW"jUH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z3b;h X1a1P'ne P6{0

$]aJ FLD0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继续运转。 那是我所听到的。我有了某些新的体验。 我听到了我从未听到的全新的东西。Fritz,这要归功于你和你的工作人员。 我得到了关于倾听的全部内涵,我以前从未得到过。一种关于打开我的耳朵的全部感觉。心理学空间%V9U"a,gL$Va/M

$Y[ s b`Y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V.}KKw@wS

0vB,G.r)C0A.b.:我听到什么? 我听到我自己想要听。

"zh8x RW0心理学空间5t U |1[^X-V

Perls博士:你还没有耳朵?心理学空间)S"`)j }GGojO

Aa#x0G#]0Z_BK0A.b.:我还没有耳朵? 我在道路上,尽管,我...,,并且人们总是向我说, “但是你不听我。 你没有听到我说的。”心理学空间!_&i"j3Z/`ws;F

心理学空间(y L:x{8| Z.X

Perls博士:闭嘴。

5Cd `|E$JK6`0

g)qRlj"kp,i0A.b.:闭嘴。 好吧。 我听到他恳求我,我的父亲,听我说...

/{VZt2y*NP0心理学空间 O{5D USK8B]

Perls博士:你现在听到什么?

'O'hck-R%t g0心理学空间 ~&_w*r4wQ`~

A.b.:空。心理学空间2Z~h[9o Cn

0tqgQo;Eo u0Perls博士:现在...

K#hA,w]o ]G8v[?0

.fE[X:?+q)T0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你。 啊哈。 啊哈。 我明白了。 我听到这一刻。 我听到现在这一刻。

['SvH:OYT^I0q0心理学空间 L5Z;eJo

Perls博士:接着说...

6h5H-@sFm!k C0心理学空间Y2w5s `8Y%e

A.b.:我所听到的是厅中的人们的声音。 我听到你。 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空调器。

r ?'B7RT)v,x0

r I6FKr@R.m`s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d(c_c~b{8Y

心理学空间3JUY5zA['U3x

A.b.:就是这个。 我听到是现在的一切。心理学空间8o*|q&FW {"P,@ K

心理学空间 s/nU O8j2X c,Y

Perls博士:你需要使用你的耳朵。

5q.y,o$jE6N]~Y0心理学空间.bd8[9O}j [$g

A.b.:因为我获得了一种全新的听觉能力, 我听到我自己,而我的声音仍然还在那里。 我的声音... 我感到这是内心里真实的我,我长期都是这样感到的。 但是,我的声音不能传递...这声音不能传递我想要表达的。这就是两重性。心理学空间Iw g4R%j:A

!kL)LX5k0Perls博士:听和说。

4Z@ N"Z|0

Mg \QmB']2Am0A.b.:现在我明白了,即...关于听的关键就是,我告诉你好吗? 我现在甚至不记得我作为机长时所说的。

7_ p&F5L C T$@!{ A|5f0心理学空间+}c(R5|`R,a

Perls博士:因此,你需要磁带录音机。心理学空间(U o3y e1}6m,J(M%J

:v?c"A u,X$QC0A.b.:正是这样。 我听不进去。 我听不进去。心理学空间O)L7wZ!@d#Qga

K Hw;w:n8mv$Pi\I0Perls博士:不,是你不吸收。

n4j+Q7jD0

i:J Xl7Q0lpj0A.b.:但是,天使,我确实没有...你知道我该向你说这个... 我确实没有为了做这个这而来采访你的。心理学空间G^-\ `n*c0XN(NO

心理学空间(i v6QBZYS

Perls博士:啊... 哈... Aaaaah ...

9u RS/H'Uo0

r*~{CY0A.b.:你知道吗? 我真的不是为做这个这而来的。心理学空间{`)p1U7M1P I

心理学空间m oD!N#EM5B%v$y7c1V4u$b

Perls博士:这只是一个借口。心理学空间7@5dY;f*R,i;` H }sC

心理学空间Q:_2AB*R

A.b.:这只是一个借口?

\SsH:L{#J0

ZG Z$A'|M0Perls博士:这样的事我经历过一百次。

g` @OH!J| Q0心理学空间@&[F;|w,q

A.b.:那不是我为什么来... 不。我们可以继续吗?求你了?求求你了? 啊,女人被允许得到她们想要的,是吗? 不?求求你了行吗? 我想要。 否则,我已经计划的采访,我将必须把它编造出来。心理学空间([![u9AP$["f rx&WY

fhQ&q+r"~'c$Y0Perls博士:不行。

5G8Lfl0x0

$r+w`9~ hX0A.b.:我将把你在演讲所说的关于“擦干你自己的屁股是成熟的一个迹象。”的话放在采访录中。 我得到了一种全新的空间。 但是,没有我活到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我将不会得到它。 你是知道我意思的?

G3M#V;G,g_i0

7VHP9S~&k$`0Perls博士:我确实是知道你意思的。

&b#XVOT0心理学空间-h'Sw|k-o!nU

[完]

d |o7O*^'y h[R2O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格式塔疗法与空椅子技术 格式塔疗法
《格式塔疗法》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