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Gestalt疗法? 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 简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什么是Gestalt疗法?
j![;k/L|y0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心理学空间/?L~ Qb8P
作家Adelaide Bry 与Fritz Perls 的会面
心理学空间1xx4Ud7c)q

阿得雷德Bry:Perls博士,什么是Gestalt疗法?

+QJ+\B q/K#d2B0心理学空间#n2Mi%n6k R

Perls博士:讨论,谈话,解释对我是不真实的。 我讨厌理性化,你不也是吗?

0@,IWG*d0@(D#[?5h!}0心理学空间q^3qq$e h

A.B.:有时是的,但是我想要采访你,需要了解Gestalt疗法。所以...

NZ+}9U['Yx} }A)j0心理学空间B6S!K [X;_

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另外的方式。你当患者,要真实... 不要有理性化。

loX7m_d/x+x?0

-@o@C Sn0A.b.:嗯,如果你需要这样做,我将尝试它。 我将尝试是病人. ... 这是我将向你说的:“我是阿得雷德,而我对你来作为一个患者,Fritz Perls。 我很抑郁,我还有这种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我的手变得湿冷。我的心跳加速。” 现在该怎样?心理学空间NK?Nxf

"D:w`bzI.c3Qg"v/\0Perls博士:我将在五分钟内治好你的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

![e9NKb0

5D#S Q7OlR0A。 B.。 啊,你真能? 好吧。 你将如何治疗呢?

;Kd-S[ ~@/W^,q0心理学空间9aIZtkr9@N%R

Perls博士:闭上你的眼睛。 进入飞机。 认识到你就在在你的幻想中不是在一架真实的飞机中。 因此,幻想将去帮助你看到当你正在飞行时,你所经历的。心理学空间@ zi*ZFvE1f0H$b/s

'vz9z$rO ww7J?gt0A.b.:我的心跳已经开始加速...心理学空间|'y8Wm6E!`6?

心理学空间;p:gQ.rr

Perls博士:不要打开你的眼睛...

rb;[.n3t1Z1M`0

2}0vfx Xl#kH0A.b.:好吧...

g$KGhFkl_0

O*^6R+y,]/]O0Perls博士:你的心跳开始加速... 继续。心理学空间0{*C0}*z`

心理学空间"kkoy!Y'`;Q?

A.b.:我看见飞行员的背面在那里上,并且你知道我不敢肯定是否他能驾驶好。

)e/GH^0T'D5a0心理学空间tel0AP6K~a+z

Perls博士:好极了。站起来,并且告诉给他你的想法。

$Q3SGd4VfED(IV"S+}0心理学空间MJ8Q"M)e;g

A.b.:我轻敲他的肩,他四周看看,我说,“你是在集中精力开飞机吗?” 他驱使我离开,而我返回到我的座位。

3d:A!\S RL0

Z%S+As rQ0Perls博士:现在你不返回到你的座位。 改变座位。 你是飞行员 [ Perls博士要求我起来,坐在另一把面对我的那个椅子中。 每次我改变角色,我改变座位。]心理学空间cU p`4BStE!^

心理学空间-g_nEhM2l#Ck

A.b.:我是飞行员。 这个妇女是干什么干扰我?离开驾驶座舱,回到你的座位。 我知道如何驾驶飞机。

^B n$I5qP0

-fz q7Z-PQ$m D+yT0Perls博士:我不相信你的声音。 听你的声音。心理学空间9r^gw-~

心理学空间k.d7~xxE

A.b.:[作为飞机飞行员] 对不起,夫人,我十分抱歉,夫人,严重抱歉,但是我们确实知道如何运行这架飞机,并且请你返回到你的座位。 一切都正常, 一切都在我们掌控之中。心理学空间)j E m`4U]}

心理学空间 n}$V0G`]7D1J

Perls博士:现在很好。 你的名字是什么? 阿得雷德? 阿得雷德?心理学空间"p{|5~b|&a

心理学空间:d$N MJnw9|*n

A.b.:[作为阿得雷德] 我想要返回到我的座位,但是我坐在这架飞机上还是不舒服,因为我不喜欢离开地面。 我不喜欢在空中五十千英尺。 它对我不是自然的。

E,pj1JmN0

,V%["y5lg e\ M T ^0Perls博士:好吧,现在你是一位作者--写这段脚本。

A,w(V-[.A$H9X0心理学空间M4y ^zW*W,Mf

A.b.:[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我们能做我们所做最好的,我们也是人。你知道这架飞机被我泛美航空公司的人检查,一架这样飞机的花费五百万美元,相信我,如果有一件事情他们喜欢的话,那就是是钱。每次一架飞机掉下来我们就会失去钱,我们失去人们对我们的信任。 它十分有害于我们的公共关系,而我们尽一切可能使飞机不发生事故。现在,如果偶然...天哪...如果偶然我们滑一跤,那是偶然性是不可避免的,这就看你在这个地球上的运气了。迄今为止我们绝对没有在大西洋上空的事故。 你知道这个吗?心理学空间#vEX N)N

心理学空间_!_5p6r U!m8b

[作为阿得雷德] 但是,我,我,它将可能会决定我的去伦敦的命运,你知道,去伦敦,要是在大西洋的中间下来。 但是,你知道,那也没什么。我将错过老的年龄,那么也许,我将错过许多可怕的事情,因此,毕竟,它将不是那么坏。心理学空间+nqS'K(JO i0W

X*Z a+h r0[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女士,你在去度假时决不该这样想,你绝对的愚蠢。心理学空间Jr Cw1H1jw f

心理学空间y ^#@0M\j

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

M1c s6Q-q8z ~[F,J!k0心理学空间u$smrD2F@oO

A.b.:[作为飞行员] 你绝对愚蠢、愚蠢、愚蠢、愚蠢、愚蠢。简直是撤旦。 我做这个是为了生活。 即使我正在每年挣五万。 我可以做其它事情。我做这个为活着。每天,不,并非每个天,是一个月十五天的日子我为生活做这个,而你是一个愚笨的妇女。

1C xH;Bobh0心理学空间phYNmr.y6w'W!i v*]

[作为阿得雷德] 我确实知道我是愚笨的。我在开玩笑,我知道我是愚笨的。 你知道,我必须告诉你... 我甚至已经上过飞行的课。为了对付恐惧感,我进行飞行训练课程,尝试在小狗熊上飞行(一种小型飞机)。

;j'l3UxsNDm0心理学空间E!EdC0GE#F!h

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

/cf[2X:G2R0心理学空间1w/e dwY]

A.b.:[作为飞行员] 小狗熊? 啊,小狗熊,对了。小狗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是在波音707中,小狗熊?  他们两个之间不是一个等级的。 我建议,夫人,你返回到你的座位,并且你让我...心理学空间s?)b/Q s1k

7Ql` {Qwn9`5b g0Perls博士:我建议换一种方法。 你现在接管,飞机。 你去飞行员的座位。

ki`:MFb kE0

]K*i'mU0A.b.:[作为阿得雷德] Ooooooooo,我爱它。我所知道的是我爱控制。

W&oL!a:ICX/R%?0

-g0CA5v {ik1DZ0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 这是他。心理学空间B8P,b4F6x k [R{qY?

心理学空间l2h]'w-|N

A.b.:[作为阿得雷德] 听我说,我能把我的左手绑在后面飞行地比你好。 你知道在这附近有一些小面板和技术的事情,但是我能在大约几个月中学会。 你知道我是足够智慧把它搞定。 现在你在那里歇息,而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tY0{&Z([0

&@ Zc0z:a T7Q5Q8a0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1B[5M&aJ G!v

心理学空间a;DI%H e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9N)a]4F'x-@O~D

3M+V"{#?,]SH0Perls博士:再一次。心理学空间-S)l8B$|lA

a-}UtN |0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i3K'^%T X0r

mZ$j? @ Q/X|]0Perls博士:用你的全部身体说这个。

Y%z e,Z w0

,p#lS&q{5Xt(Z0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nap3MQH0心理学空间8R;j-N1]AVe#Q1\:k

Perls博士:现在,向我说:“Fritz,我...心理学空间#Kh;I2_r(X:w;n

心理学空间 B~b |"w-jfb%k

A.b.:Fritz,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6M$d/J;m D8qM0

3{.X?CEo W0Perls博士:再一次。

*t)aID"k z1d0心理学空间(x\-q?!QBxq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Z+V:m.^Qg0心理学空间2wF.A d4YZ

Perls博士:你已经学习到某样东西了吗?

l&z,yyq"A/A3q0心理学空间;x7_8Fg3C9I

A.b.:是的,这就是我--很遗憾。

!|^oLsz]0心理学空间.O)Q v6|wp I Y$g1i1A

Perls博士:在那里你得到一小点Gestalt疗法。

iAN {g3Y8m&G0

J-xJ`J8d|:q5]Z0A.b.:美极了。心理学空间-?4cv b*I&JE

6ob5^S1U;emG/{#D0Perls博士:在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一个例子中我们没分析。 我们刚刚只是在整合。 你已经给出你的模式。 一点统治需要,并且我让你把这种感觉带回给自己使你感到一点坚强。心理学空间5Q.NFA_

J3bg4QY:{,a\0A.b.:正确、正确。

ppiF7bJ9rE0心理学空间1E1ii};~c'r

Perls博士:这就是Gestalt疗法。

Q:r"?x9k/I0

;G W JKrf7B6?0A.b.:我明白了。 所有Gestalt以这种方式工作吗? ... 我看见你昨天在一种显示中做。 你总是以这种技术做,使一个人改变角色和座位来强调一点吗?

%`bD+Y4^k.TS#v0心理学空间Q7d*OlSh

Perls 博士:只要我看见一种极性,是的。 当我们有相反的两极时。 你将注意到相反的两极正在战斗。飞行员是旅客的敌人。这些敌人的存在,是因为彼此听不到(看不到)对方。在这个对话中,通过认识这另外一面,这一面似乎是在你之外,困扰你,你现在看见它自己实际上是你。那么你把那些感觉带回自己的内心世界,你的一点统治需要重新得到同化。

4`U(C9f"UK2W~#D0

A8D.`r k0A.b.:确实很好,但是,也许为了使我深深地理解这个,我们将必须通过二十次或者二十年。 或者我们将必须度过一年,或许进行这中治疗才能使那些感觉进入我吗?心理学空间)uXv;P7M[#}3?Sk

}N._}.O2uOT)H z0Perls 博士:不,不,不,不。现在我必须告诉你我昨天说的,我最终发现了一种解决方法。你不需要二十年在沙发上停留或者年复一年地进行治疗。只需要大约三个月,我们能做全部事情。 从神经症到真实自我。 解决方法就是治疗的团体:我们一起来,一起工作,并且一起做疗法。 疗法的核心是学习面对你的反面。一旦你知道以这种方式面对你自己的反面,下一次你可能能够做地更容易。例如,如果我给你一个例子什么是最频繁在人们内心里面相反的,然后,你将看到将从这里发生什么。 最频繁的相反的例子是强者和弱者。 我们将作一点推知而得到这个结论。心理学空间'L g F.J1pJF"EF

b;Ke~,D6J M hR0A.b.:好吧。

!f)f d}gm4v0心理学空间u-qoXb l2[X,W-@

Perls博士:现在。强者在这里[在一把椅子中]坐。强者开始,“你,阿得雷德,应该...“[当我改变角色时,我再一次改变座位。]心理学空间&Z Q^$@}6X8i#g.s#QC

Jt!{2{/J*h0A.b.:[作为强者] 阿得雷德,你应该, 你应该在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不要吃太多。锻炼。 对于你的写作要绝对有效率。 在早晨八点钟到达打字机前。心理学空间X$C'@"[)H7m

心理学空间~H$~)fh

Perls博士:现在这么做,再强壮一点...心理学空间7[u/_5Kq#l8TX

a^5\$J\?2z J3|-W0A.b.:[作为强者]在早晨八点,你应该到达打字机前!

%kWR8jS:RFH0心理学空间ytB!Py1G\

Perls博士:你意识到你距离她仍然保持五英寸吗?心理学空间 PXYA-H.{~NBj

5q6s;s9vuvtz0A.b.:[作为强者] 啊。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活着不能使你的生活的每个层次都有效率。 你太充满冲突; 你太充满马粪; 你没有对你的孩子作到一名好的母亲。

d+z.t9g6d%^4X^0心理学空间(^ m6o v+G?(OL

Perls博士:好吧,改变座位。 你是失败者。心理学空间MzX*Y~

+ZX8i#k8b o)o0A.b.:[作为弱者] 我是一个十分依赖性的人。 我不能靠自己做什么。我要有一个男人人照料我。 我不能自己独立。心理学空间,V{l$u%M3n^

心理学空间"QQ4A}5N3g4D

Perls博士:现在,写这个脚本。

G${3h$m5tIHxDxH't6@0

WUeR;Xq8n0A.b.:[作为弱者] 他不是完美的人。 (正好,我也不是),他就在这里,而我非常喜欢他。 但是,如果我结婚,我就不再自由。心理学空间4Q'g'Y-Ou6~8J d-o

心理学空间/W;oIX l!L{D

Perls博士:你意识到弱者在防御上吗?

6|7cU,]IK-B|H0心理学空间 j:{/\;A9k1V)\

A.b.:是的。心理学空间7|h3mZ"F2Q,cK

心理学空间#L6`&G$oEI

Perls博士:你已经注意到这个吗? 每次你改变座位,你就把两条腿重叠起来,并且挤压你的生殖器,甚至就在那一瞬间你把你自己完全关闭起来。

#R,Z0i,cF9x0do0

b/wE'q"J0A.b.:当我成为强者时?

z7X$~J @`(Sv0心理学空间7A{'i)g5M-S3k2yE-H

Perls博士:我不知道。 此刻仅仅意识到你被完全关闭的感觉。 现在再一次强者的谈话。

%bu aPYw;TWO V0

.[P*T)Z_,e0A.b.:[作为强者] 好吧。 你是一个甜甜的小女孩,但是你只是还没有开发出你的潜力,并且你的冲突是因为你害怕成为一独立的人。你已经看够了这里的胡说八道和谎言,你昨天晚上[在华盛顿中的心理的大会 ] 看到了小组对练;你感知到了每个人那对于他们的自我和社会的关系方面该死的害怕,而你没有那些关系 ...要是你知道如何表演,你昨天可能就会做好小组对练。在这里这些个人所有的惧怕你连一半也没有。你的水平已经是他们的大约二十倍,而你仍然害怕步入角色。 那些人们就象被威吓的小老鼠,而你一点也不是。

l&C:s:Z'c;S(WK0

]2U.p T:_r4M0Perls博士:你注意到强者正在变化成为恳求、劝说吗?

` x2D/]y$b0

:uO~0E:r q,mDA6m0A.b.:是的。 嗯,我知道与一些人相比,我可能有多得多的洞察力...心理学空间&R2[1]v'k6kk1{f

*P2O eyw!jeT0[作为弱者] 你不能使我做我不想要做的。 你不能。 你不能。心理学空间B:T5M7RG)a_^;Up e

心理学空间`;g+z/_w7kh

Perls博士:你已经变得怀有敌意,你在防御。心理学空间n_$}$}/FJY6Q/E J

心理学空间+xo0BS!]4M#p LT4E

A.b.:[作为强者] 很好,如果你不想要做,你就不要做。 你不必实现所有这一切该死的你认为你必须实现的马粪; 仅仅随波逐流和存在就行了。因此,你认为有一天你将是一位好的作家,可是你没有一点才能使你成为一个伟大作家,并且这需要每天八个小时独坐在你的屁股上的能力。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你就是没有它。见鬼去吧。 嗯,这是一种遗憾,但是我不再感到那么遗憾,你知道。到现在为止已经很有趣味。已经很有趣。不管这是什么...心理学空间d{ \ G t

心理学空间%A7j]a(OY?4}*yy

Perls博士:你的手在做什么?

9U-_8S"o7E#\E+P[0

Bqk$N B+U0A.b.:Hmmm? 支吾?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也许,噢 我认为我想要在打字机上使用它们。 我想要使用他们。

+R iO_4m9V.O0心理学空间6Ein }{.GM2C

Perls博士:为什么?心理学空间Y!m K*v{lYB|1e;b q

(hk3@Z-~A0A.b.:[作为弱者] 得到肯定,你知道。得到爱和肯定。 你是老爸,而我想要你说,“阿得雷德,你是伟大的。 你确实。 你确实伟大。 你是相当该死的好的。”心理学空间 sp)@;z$p"u

3h WO x wL K*X M0还有,噢…那是在这个地球上的人类所需要的。 仅仅需要合乎情理,有一些爱和相互关怀,并且经济上能维持生存。就这些就够了。

:}qr2O&l`-y.k$[:l0

,_,kHT xjO#]|;}#s0Perls博士:现在改变角色!

'Ur*Y!Pn7N0心理学空间Q/Nl k2Jw'e

A.b.:[作为强者] 但是,那不是全都所有,那只是你说的。 你现在要做点什么。 你不能再往后站,仅仅是坐着不动。 很好,你要自己参与--要做。 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有成千上万的事情在周围发生。 你有各种方式参与。 做,然后看看怎样。心理学空间#Z k9U^xo6L2m

心理学空间:r}'b@Z0qW hdb"^

Perls博士:你似乎开始经历某样东西。心理学空间CIf%}&~ lO

8yv&``f*i9O0A.b.:是的。我的体验是我正在制造一种冲突,而这个冲突在此刻对我来说并不是非有不可的。我正在制造冲突。心理学空间:{x2cgZ-]0O

WK4y0Ny`0Perls博士:我明白了。 嗯,让我们看看我们能如何解决这个,继续开始你的唠叨和碰撞吧,听听这个弱者是怎么说的...

;Q oPkQ r0

m'{S.Vkc0A.b.:[作为强者] 好吧。 做。 做。 做。 站起来做,倒霉的是最后一个。 你该把过去放到你的脑后面。 无论什么发生,就让它发生吧。并且,你该继续其它某些事情。 好了,该继续了。 该走出那该死的死胡同了。 你已经是四十次做到这样了。 你已经有百万种经验。冲破它。 你知道。你的知识超过昨天在小组里半数以上的那些人。 你能理解Fritz Perls。 很好。 很好。 你全部理解。五年以前你是不可能的。 好的。F你。 F你。 F你。心理学空间2jOY)[l7F S

/L|] f9@0Perls博士:[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心理学空间/H.L$n#M.]

.x6Ikc5q7E ^-~0A.b.:[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 我是你的主子。 我将要坐在这里三十年,我就是要对我自己说抱歉而不要做任何事情。 同时,你不要告诉我做什么。 不要告诉我。心理学空间c"C/_J F

心理学空间*Pl^2Ld9@|X

我把角色弄混了。 我弄混了。心理学空间|8J z,f.n;~H

心理学空间y%m#?1I^2@f

Perls博士:因为角色本来就是混合的。心理学空间2V!J[f0H

心理学空间-[!YN"tZ

A.b.:就是这样。 我不想要做任何事。这生命中曾有的美丽的热情,一部分已经离开我,而我一直尝试再一次发现它,但我不能找回它。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火花将使我再一次被激活过来。心理学空间1Q!x7NZJ Wc

心理学空间Zy*dC*P,dQz

Perls博士:好极了。心理学空间Io;x-F(E"ON ~1`

u nAJ+gn0A.b.:我不知道。对于”自我”我不肖一顾。 我不知道。

y|C9M Kz0心理学空间S%U],x4V

Perls博士:返回到座位。再多做一会儿。心理学空间~ w,W+E[:WL!D

a:pD}&Qce M-`%}B0A.b.:好吧。 F你。 F你。心理学空间8OWR8g-h)e|

心理学空间4l'fd!qZ&f/E

Perls博士:把你的声音放在椅子中。 你向你的声音谈话。心理学空间KN I*L!m:T6`K"F

心理学空间8f:k-otiJs

A.b.:把我的声音放在那把椅子中...? 我的声音是美丽的。 我一度做过无线电台的节目。 你是一种美丽的声音。你是活的,你是有趣味的,这是一种美丽的、低沉的、睿智的... 这是一种能反映背景的、和能抚育的声音。 这是一种极好的声音。并且,不仅如此,这种声音能把你传送到遥远的人间,它能立即命令某样东西。 人们听你,因为它有这种质量... [变化]心理学空间 x g ?(g)_Ug

心理学空间;Ue[zGA

声音被控制...

dm8j|'V(xF0心理学空间c#Yl/PD-z%MP

Perls博士:我被控制。

&z#|5J[w2r&T,@K0

!Q.wd*ah(?0A.b.:我被控制。 我是声音,这声音...心理学空间 i:K:RS/K bB u

心理学空间ON;V^ q_n@TT

Perls博士:我是声音。心理学空间w9k)NyRB'[5k

`A)e9r_!N Mm)qb+b0A.b.:啊,我是, 我是声音,对吧?心理学空间N V4~M`o2g9M

心理学空间,z y!fQq!Q K&Lu'^

Perls博士:你是你的声音。

i#bU;uX6E0心理学空间N @[ K$VYYSzK

A.b.:我被控制。 我知道我正在表演这个角色。 我知道我能够做好。 我喜爱它。 我知道我能与你一起做的,我的声音。 我只知道为了达到我的目的使用它,当我想要到时我就使用它。 不...?心理学空间o{Y\c'@

心理学空间e7\x0}g9^)Y ^sI

Perls博士:你还没有成为你的声音。 我正在控制你,讨好你...心理学空间V,q B5B^2}+Xx(z

'Y1{H5U'~G0A.b.:我正在控制你。心理学空间|PAW1x

1a$qNO9f0Perls博士:讨好你。

?/j|]f-xB/E @0心理学空间Q esx,r/O6vrf

A.b.:我正是在讨好你你。 我正在按照一种方式使你不真实。 我使你离开真实的我,因为我已经成为你的一生中一件如此良好的利器。我已经成为控制你的愤怒的一种方式,你知道。同时我也是帮助你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种方式。 我善于这样。 我善于这个。 我确实是这样。

P8O7Pi@0

h.N2_3R1Z0~ n(j0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这个。 我是最伟大操纵者...心理学空间GG%B+Xl#S!K

心理学空间k e1i@&T

A.b.:啊。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伟大操纵者。 但是,我必须在这里。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卑鄙的操纵者,因为每个人过了一段时间就能识破我的操纵。起初他们不能,但是马上就被他们看穿。 我认为我能玩一玩游戏,没有人能够识破,但是他们看穿了我。 他们看穿了我。 并且,我不认识到他们看穿了我。那是愚蠢的角色。心理学空间"Wv$^n GY

心理学空间.E&Y\Jn

Perls博士:不要改变你的声音。

]2]I:tod#iS}0心理学空间u(q,h,Y7CyR

A.b.: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 同时,剪掉我自我怜悯的愚蠢。苍天罪我。

V\#rSb0心理学空间-k"O4uU"M7Y0MG,le

Perls博士:更多怜悯,更多。

Damgy0心理学空间HLafi9j1c

A.b.:阿得雷德,我感到为你而抱歉,但是,umm ...

MX-fZ;}[|J0心理学空间S z yq2q5W"y#N

Perls博士:要非常抱歉。心理学空间H!EYu i6p*eZ yf}

心理学空间RZf A/K)o j,p |_

A.b.:我感到为你而抱歉,而我感到抱歉,因为上帝给你许多而你还是没有把它们整合在一起。 你仅仅确实没有。 你确确实实没有。 我感到为你而抱歉,因为你不能站起来。 啊,你已经站起来许多,但是你能做更多。心理学空间3bnEO?d!Ln]

n$D/cX3I-t0Ou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h5DHhXN

心理学空间pe| \#Y

A.b.:一个小女孩恳求。心理学空间2[2a;_!|AO/s"Zv

2m["v-F9K0^r"~b?0Perls博士:什么年龄?心理学空间"e%C[o w

心理学空间0Y]%r+P1tl"s|I

A.b.:我总是想到九岁,在九岁发生过某些事情。

jy0o }"i Z$g.Vlx5B0心理学空间X7V"[#B0HZ

Perls博士:再来一次...心理学空间;ha_ R1t,}%k&L$[/_F] ?

心理学空间'p)c8E^#f`j0i/gZe

A.b.:啊,我为你而抱歉,阿得雷德,因为你那个愚昧的家庭,那所有的声嘶力竭地尖叫声充满我的耳朵。 他们毁灭我的耳朵。 我不能听。因此,我关闭了我自己和我的耳朵。但是,现在该是打开你的耳朵的时候了。因为没有任何人再声嘶力竭地喊叫了。而再保留你的童年的记忆就太没有意思了。太没有意思了。并且,我对思考它感到那么厌倦。 它实在不再使我感兴趣。如果它确实不再使你感兴趣,那么所有你必须做的是开放的你的耳朵倾听。这就是所有一切。专心倾听。 听世界。 听音乐。继续倾听。也许这就是所有一切。心理学空间~5u2{%\X)QpE&t!x f AK

9G R)i#U7u3g0Perls博士:把对话改变成为对你的耳朵。心理学空间uq@Qb+j8D

'ZE)bnk:g2j @o tL%E0A.b.:我的耳朵。这两只耳朵...我的耳朵被关闭了。 我是我的耳朵,而我全都被关闭了,我不能听。 我全力关闭它。 我不想要听。 我仅仅听一件事情。我仅仅听可怕的尖叫声。 那么可怕的尖叫声... 所有那些在我的家庭中的可怕和丑恶的人除了那个美丽的父亲以外。 我可以听到他吗?不,我不能听到任何人。心理学空间n5k5O#dQW f

心理学空间\ uHC%fr}

Perls博士:你的父亲?心理学空间*x{r;B+_uq-U

U0HA*o l0A.b.:他是悲惨的,但是好人。

H#tM*~U|\0心理学空间?;L&\T1b g

Perls博士:向他谈话。

'U7S X,pK+x$pYl0心理学空间N:J(y5C5oJ

A.b.:我希望当你在世时,我对你有更多的爱。 你是十分聪明的人,一个可爱的人,一个爱学习的人--而我没有听你。 我根本没有听你。 我现在真想听你的。如果我的孩子能听你的。 他们就不需要再听任何父亲的。 他们就会处于完全不同的环境。

:D7U4X$e&lT"w"J/`C0心理学空间_&{e} r1K;e t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r}I.Mw/E

$CI0Rd.XK&TK0A.b.:一种混合物。 我听到他以及那尖叫声混合在一起。

+x7qt v:C PG'XS0心理学空间*e5kj,A&O6]h,w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tvp(qQ L{u R0

YC Wmu*{T"Mu7A0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继续运转。 那是我所听到的。我有了某些新的体验。 我听到了我从未听到的全新的东西。Fritz,这要归功于你和你的工作人员。 我得到了关于倾听的全部内涵,我以前从未得到过。一种关于打开我的耳朵的全部感觉。

LJS f0sfBb{0心理学空间 y(['q4f3r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C5|0

s^3b;T&]b0A.b.:我听到什么? 我听到我自己想要听。

C?noS1}0

K eAQ4@ B0Perls博士:你还没有耳朵?心理学空间 T"r{3X6Db!]/Q[4jk

心理学空间&xH2G6{!T

A.b.:我还没有耳朵? 我在道路上,尽管,我...,,并且人们总是向我说, “但是你不听我。 你没有听到我说的。”

0{rp0rm Ac|0心理学空间6]rH`9H$s

Perls博士:闭嘴。

#JBOJLC1N&@e0

RcO:cl ZF9Y'h0A.b.:闭嘴。 好吧。 我听到他恳求我,我的父亲,听我说...

cf A'}h0

|mvk @~0Perls博士:你现在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w$S7L8Sgy"i W1}6_;DeR

!C xRA0Hc2C_0A.b.:空。心理学空间4X:a7SP1x:V i+OO,K

心理学空间#fUlvM

Perls博士:现在...心理学空间3B(] c-k/V2^2w*}"X.AR

1k(M1{mqnW N9g3n0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你。 啊哈。 啊哈。 我明白了。 我听到这一刻。 我听到现在这一刻。心理学空间0I M[al'F3d7Oi1m

"yckL1zDkQ!|(C9c+^0Perls博士:接着说...心理学空间8T9iGu*h@E)n8M s)Y

K_JG-e8C0A.b.:我所听到的是厅中的人们的声音。 我听到你。 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空调器。心理学空间?m9E@~$h

%a!Q@1Ks'[@1D E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C6F5lQ T~6vsYF0心理学空间 H+pNo t/P _'H0F?c

A.b.:就是这个。 我听到是现在的一切。心理学空间j&R%V o2s+i5` V$|3I!y

,R ^+_`Y v-S_n R0Perls博士:你需要使用你的耳朵。心理学空间+Z:X@vb0^

心理学空间pU+d3VkU-z9M

A.b.:因为我获得了一种全新的听觉能力, 我听到我自己,而我的声音仍然还在那里。 我的声音... 我感到这是内心里真实的我,我长期都是这样感到的。 但是,我的声音不能传递...这声音不能传递我想要表达的。这就是两重性。

}#f6P1M3Q'O,OoS0心理学空间2HY2R|/k5t-K:@O\

Perls博士:听和说。

bj tO(BE0

2SE]4H{ D5X@0A.b.:现在我明白了,即...关于听的关键就是,我告诉你好吗? 我现在甚至不记得我作为机长时所说的。

#E.U]1aU$X0心理学空间0Z"PD(AW&L6tp l&B

Perls博士:因此,你需要磁带录音机。心理学空间8?p"` _O9}4{,G}._@%c

{'OWg8K%A3hAX0A.b.:正是这样。 我听不进去。 我听不进去。

$E\ [Sk)S;vs-N*c0

T4[!u:N Z,@%Je0Perls博士:不,是你不吸收。心理学空间%yfU }{%P

心理学空间:w0uI7quf:P&k

A.b.:但是,天使,我确实没有...你知道我该向你说这个... 我确实没有为了做这个这而来采访你的。

P7J dg"^ Q8S/|E0

#xa7L?2q e"a'Nl0Perls博士:啊... 哈... Aaaaah ...

Bss~p$['h0

7v2?*]x%tl+FC0A.b.:你知道吗? 我真的不是为做这个这而来的。心理学空间7a*w!G N0M IFaC._3O

心理学空间 W!f+}4{^N-D7E"l

Perls博士:这只是一个借口。心理学空间5k#l8Zf_fok

心理学空间}N-SeLn b

A.b.:这只是一个借口?

s H9V*[t n H4}O9N0心理学空间&Ya,~]c%F5t

Perls博士:这样的事我经历过一百次。

~dQ0Xq*E ejE0心理学空间 B3]W,W0K"S| I.V4k

A.b.:那不是我为什么来... 不。我们可以继续吗?求你了?求求你了? 啊,女人被允许得到她们想要的,是吗? 不?求求你了行吗? 我想要。 否则,我已经计划的采访,我将必须把它编造出来。心理学空间8_#aH8\ _#_

,mo Y M*H MX:O0Perls博士:不行。心理学空间hJ @1Zpa^ xW0MQ

心理学空间7P]&m{|n%vU

A.b.:我将把你在演讲所说的关于“擦干你自己的屁股是成熟的一个迹象。”的话放在采访录中。 我得到了一种全新的空间。 但是,没有我活到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我将不会得到它。 你是知道我意思的?

a,?PHK$w t5F2DR"D)`0

x%}.uKuI a&D0Perls博士:我确实是知道你意思的。

:m3RG9b8R#Y O!S2Y0心理学空间L~q5fP/H g7V7e

[完]

tk%U??F]o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格式塔疗法与空椅子技术 格式塔疗法
《格式塔疗法》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
Adelaide Bry 作者:Adelaide Bry / 233次阅读
时间:2017年11月13日

标签: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路径 > 心理咨询 > 人本存在 > 格式塔疗法
格式塔疗法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