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Gestalt疗法? 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
作者: Adelaide Bry / 1432次阅读 时间: 2017年11月13日
标签: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什么是Gestalt疗法?
%? C:Y V)mU,n:`0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
pW s l:Z!S [ \0作家Adelaide Bry 与Fritz Perls 的会面
心理学空间w}U0W]Xf CT6\

阿得雷德Bry:Perls博士,什么是Gestalt疗法?心理学空间b$q(Z.o$tg*d#n+n*w

心理学空间Iw1~v8\g

Perls博士:讨论,谈话,解释对我是不真实的。 我讨厌理性化,你不也是吗?心理学空间/U m&fpg9W(mW

1V MY$i4VO@4A#k0A.B.:有时是的,但是我想要采访你,需要了解Gestalt疗法。所以...心理学空间/S+Y7Kl!VDx

心理学空间0yu.b/cEw)X

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另外的方式。你当患者,要真实... 不要有理性化。心理学空间L:rL*Z(e?1@ A`2q'\

#LX!DSg#`+l0A.b.:嗯,如果你需要这样做,我将尝试它。 我将尝试是病人. ... 这是我将向你说的:“我是阿得雷德,而我对你来作为一个患者,Fritz Perls。 我很抑郁,我还有这种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我的手变得湿冷。我的心跳加速。” 现在该怎样?心理学空间jW-J l&iT

3Xl7D&v w8p0Perls博士:我将在五分钟内治好你的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

VIY-Fq&S"Y0心理学空间8dpb)t9q,}'X

A。 B.。 啊,你真能? 好吧。 你将如何治疗呢?心理学空间#FC,_&pR7]O

3]M#OQ#Z OH0Perls博士:闭上你的眼睛。 进入飞机。 认识到你就在在你的幻想中不是在一架真实的飞机中。 因此,幻想将去帮助你看到当你正在飞行时,你所经历的。

}`)xrR-}JP tY0

xV.H |;F!F-^(|0A.b.:我的心跳已经开始加速...

.F\m!`/JlL0

s\ {g-T5Fj!v8N0Perls博士:不要打开你的眼睛...

i%DBWp*pF8z~0

.}0N/cj;unN3wh0A.b.:好吧...

#hD T`nm.s:L"P*H&@1t0心理学空间Nbe9{}a

Perls博士:你的心跳开始加速... 继续。

*f!O P'o3S g0

pW'QK3h-w5i&j ?9~%^0A.b.:我看见飞行员的背面在那里上,并且你知道我不敢肯定是否他能驾驶好。心理学空间Z!K.C/D ]s-h

心理学空间.w u$B8@(Q+X

Perls博士:好极了。站起来,并且告诉给他你的想法。心理学空间z,m+uV|IV

%n)\ [2J_3`;P4eVP0A.b.:我轻敲他的肩,他四周看看,我说,“你是在集中精力开飞机吗?” 他驱使我离开,而我返回到我的座位。心理学空间dU$d(kA%Z y

心理学空间'~-z c"|4x.O

Perls博士:现在你不返回到你的座位。 改变座位。 你是飞行员 [ Perls博士要求我起来,坐在另一把面对我的那个椅子中。 每次我改变角色,我改变座位。]

B(AI-I3^+Oi*W0

$f*Fo%v ~;e,i4v`0A.b.:我是飞行员。 这个妇女是干什么干扰我?离开驾驶座舱,回到你的座位。 我知道如何驾驶飞机。心理学空间-h ^1Q-XW9xR(_

C?ac%F*l0Perls博士:我不相信你的声音。 听你的声音。

!B)`1^#D8S({0心理学空间!i om kF5z"\

A.b.:[作为飞机飞行员] 对不起,夫人,我十分抱歉,夫人,严重抱歉,但是我们确实知道如何运行这架飞机,并且请你返回到你的座位。 一切都正常, 一切都在我们掌控之中。心理学空间;L*u:T4{ D(Y x!_#i%r

心理学空间-l6K$^3d"z

Perls博士:现在很好。 你的名字是什么? 阿得雷德? 阿得雷德?

#z sP@a0心理学空间(G)VFD iN z!Kc

A.b.:[作为阿得雷德] 我想要返回到我的座位,但是我坐在这架飞机上还是不舒服,因为我不喜欢离开地面。 我不喜欢在空中五十千英尺。 它对我不是自然的。心理学空间 L yJ%P[:x9}'i"Q

Fg1YV&M0C]0Perls博士:好吧,现在你是一位作者--写这段脚本。

j&c3U4C-a-pg tvnB0

A-M2|_:ic'b0A.b.:[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我们能做我们所做最好的,我们也是人。你知道这架飞机被我泛美航空公司的人检查,一架这样飞机的花费五百万美元,相信我,如果有一件事情他们喜欢的话,那就是是钱。每次一架飞机掉下来我们就会失去钱,我们失去人们对我们的信任。 它十分有害于我们的公共关系,而我们尽一切可能使飞机不发生事故。现在,如果偶然...天哪...如果偶然我们滑一跤,那是偶然性是不可避免的,这就看你在这个地球上的运气了。迄今为止我们绝对没有在大西洋上空的事故。 你知道这个吗?

3i)D}7X&EK7}-?O0

.Wq"Zn1WR6wxP`0[作为阿得雷德] 但是,我,我,它将可能会决定我的去伦敦的命运,你知道,去伦敦,要是在大西洋的中间下来。 但是,你知道,那也没什么。我将错过老的年龄,那么也许,我将错过许多可怕的事情,因此,毕竟,它将不是那么坏。

,]h S YKrr-h k0心理学空间u4]tr`

[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女士,你在去度假时决不该这样想,你绝对的愚蠢。心理学空间/dt)u/_$]#qc

;D#pG u7b*e:|0Je0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心理学空间6jbH } b![wXp6]

N5r~8j|`0A.b.:[作为飞行员] 你绝对愚蠢、愚蠢、愚蠢、愚蠢、愚蠢。简直是撤旦。 我做这个是为了生活。 即使我正在每年挣五万。 我可以做其它事情。我做这个为活着。每天,不,并非每个天,是一个月十五天的日子我为生活做这个,而你是一个愚笨的妇女。心理学空间7YR~w @

Y Y#YGOzP0[作为阿得雷德] 我确实知道我是愚笨的。我在开玩笑,我知道我是愚笨的。 你知道,我必须告诉你... 我甚至已经上过飞行的课。为了对付恐惧感,我进行飞行训练课程,尝试在小狗熊上飞行(一种小型飞机)。

9x\VJ1\Q0

8Cx:gPBS ?mO0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心理学空间r-\~W&ixd

心理学空间]Gs1}^8j:Xk/Kfg_

A.b.:[作为飞行员] 小狗熊? 啊,小狗熊,对了。小狗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是在波音707中,小狗熊?  他们两个之间不是一个等级的。 我建议,夫人,你返回到你的座位,并且你让我...心理学空间!?d,I5mm~/q:T

(Go!Qp x F"Z1XPhe+t0Perls博士:我建议换一种方法。 你现在接管,飞机。 你去飞行员的座位。心理学空间9T7Xl$M\

心理学空间 @/QJSm3Z t

A.b.:[作为阿得雷德] Ooooooooo,我爱它。我所知道的是我爱控制。

{,D\sNh0心理学空间&Q(` f-C#h[YX

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 这是他。心理学空间ukLF hI6ei

心理学空间.uA w-Cqi6O7cP

A.b.:[作为阿得雷德] 听我说,我能把我的左手绑在后面飞行地比你好。 你知道在这附近有一些小面板和技术的事情,但是我能在大约几个月中学会。 你知道我是足够智慧把它搞定。 现在你在那里歇息,而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 ]X%g!QI&Z

心理学空间&M#o/@NKC%?+U

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U$r1b;XPW+f a

心理学空间 R)Y"bZwb i5R\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pg [ sF#H3H

|?B0AX3k+k)Gs0Perls博士:再一次。

t Ll}J0心理学空间}rhGr${g-J2t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sF;Q*c'S

心理学空间X [0M]?8`f

Perls博士:用你的全部身体说这个。心理学空间;{ uoK7V0bdu

心理学空间 |(M#Y'y.d/V:B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MV,eZH/kn

o-@SI9tj F0Perls博士:现在,向我说:“Fritz,我...

o ciI B~y"o-Qf0

@z&OQ L[jy+j9w0A.b.:Fritz,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w5pVl` Ua

NR RO\\Vk q.p0Perls博士:再一次。心理学空间a1aIrc4w5El

9L+_7E6{xz0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B*vEw-q6s`g

/W"x/z6}8U7Pag0Perls博士:你已经学习到某样东西了吗?心理学空间nu't8cLwI-w4J

uh;DHc+Q0A.b.:是的,这就是我--很遗憾。心理学空间b+q[~ Fq5d}\5I(x

心理学空间+C%Q5u5ie%a2E

Perls博士:在那里你得到一小点Gestalt疗法。

o*fM-Z'\CW0心理学空间w?V T,]8A4x

A.b.:美极了。

fyM"[je0心理学空间&a@&i;OX{ g

Perls博士:在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一个例子中我们没分析。 我们刚刚只是在整合。 你已经给出你的模式。 一点统治需要,并且我让你把这种感觉带回给自己使你感到一点坚强。心理学空间 w^#tDXn

心理学空间2z*D4]Tr3d B

A.b.:正确、正确。心理学空间`#i T[ `5q

心理学空间[~K_![8K/Q}

Perls博士:这就是Gestalt疗法。心理学空间%CTgzm$Z#{0U-`.\

8Bw BtAg7e-_0A.b.:我明白了。 所有Gestalt以这种方式工作吗? ... 我看见你昨天在一种显示中做。 你总是以这种技术做,使一个人改变角色和座位来强调一点吗?

Z^)E3e Nw)y.w/l,G0心理学空间Sqdx5W)|j8V:i ?

Perls 博士:只要我看见一种极性,是的。 当我们有相反的两极时。 你将注意到相反的两极正在战斗。飞行员是旅客的敌人。这些敌人的存在,是因为彼此听不到(看不到)对方。在这个对话中,通过认识这另外一面,这一面似乎是在你之外,困扰你,你现在看见它自己实际上是你。那么你把那些感觉带回自己的内心世界,你的一点统治需要重新得到同化。

D1V$~ ` b0心理学空间B+a![ |9ayT ?]a

A.b.:确实很好,但是,也许为了使我深深地理解这个,我们将必须通过二十次或者二十年。 或者我们将必须度过一年,或许进行这中治疗才能使那些感觉进入我吗?心理学空间#T"e#v QJzvr?;e

心理学空间xw'O `,r(Z

Perls 博士:不,不,不,不。现在我必须告诉你我昨天说的,我最终发现了一种解决方法。你不需要二十年在沙发上停留或者年复一年地进行治疗。只需要大约三个月,我们能做全部事情。 从神经症到真实自我。 解决方法就是治疗的团体:我们一起来,一起工作,并且一起做疗法。 疗法的核心是学习面对你的反面。一旦你知道以这种方式面对你自己的反面,下一次你可能能够做地更容易。例如,如果我给你一个例子什么是最频繁在人们内心里面相反的,然后,你将看到将从这里发生什么。 最频繁的相反的例子是强者和弱者。 我们将作一点推知而得到这个结论。心理学空间6m)]3kW?/^

心理学空间b'qpG#P8nx"V.X)GQ$_

A.b.:好吧。

OZK6jfph+QY0

&K0\5Wu$r"d/_5m|e0Perls博士:现在。强者在这里[在一把椅子中]坐。强者开始,“你,阿得雷德,应该...“[当我改变角色时,我再一次改变座位。]

/Q|8lHLff@0心理学空间:whn3g2Y&Cq;Fbp

A.b.:[作为强者] 阿得雷德,你应该, 你应该在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不要吃太多。锻炼。 对于你的写作要绝对有效率。 在早晨八点钟到达打字机前。心理学空间 r1P+t2@$N AF

心理学空间z,w5|@[(v+f*J

Perls博士:现在这么做,再强壮一点...心理学空间 ?aa)T-R[`

5r%Aw ox%m B|-I0A.b.:[作为强者]在早晨八点,你应该到达打字机前!

IMMOO x&H5vGR}%Ms0

]3H\s7x U0Perls博士:你意识到你距离她仍然保持五英寸吗?

;N5v9ul4}0

2X&G9yL F&a`6i0A.b.:[作为强者] 啊。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活着不能使你的生活的每个层次都有效率。 你太充满冲突; 你太充满马粪; 你没有对你的孩子作到一名好的母亲。心理学空间4Ieb[] `

B5k\X y0o0Perls博士:好吧,改变座位。 你是失败者。心理学空间!x0\"e7X3^6K2_

4hM _5o go0A.b.:[作为弱者] 我是一个十分依赖性的人。 我不能靠自己做什么。我要有一个男人人照料我。 我不能自己独立。心理学空间{_j/H eP9i

a'FX7Q-\X4f0Perls博士:现在,写这个脚本。

5R1LL^ F!_0

D3M)m;]d8F0A.b.:[作为弱者] 他不是完美的人。 (正好,我也不是),他就在这里,而我非常喜欢他。 但是,如果我结婚,我就不再自由。心理学空间P"J%m(Sn/kT+~

$L(JH h_ IqX r0Perls博士:你意识到弱者在防御上吗?

rbc:mOz4VK0心理学空间#A%u9[K C,T7VV

A.b.:是的。心理学空间eYR] ~ti

I@Gc b$kiT r0Perls博士:你已经注意到这个吗? 每次你改变座位,你就把两条腿重叠起来,并且挤压你的生殖器,甚至就在那一瞬间你把你自己完全关闭起来。心理学空间4`e {hN x @

y.g*r/W's~,X,fr0A.b.:当我成为强者时?

&uth.RC P#x@0

n+]4x,I q&H:b0Perls博士:我不知道。 此刻仅仅意识到你被完全关闭的感觉。 现在再一次强者的谈话。

kcv3Ewd K:[0

l)b"ze"N1p0A.b.:[作为强者] 好吧。 你是一个甜甜的小女孩,但是你只是还没有开发出你的潜力,并且你的冲突是因为你害怕成为一独立的人。你已经看够了这里的胡说八道和谎言,你昨天晚上[在华盛顿中的心理的大会 ] 看到了小组对练;你感知到了每个人那对于他们的自我和社会的关系方面该死的害怕,而你没有那些关系 ...要是你知道如何表演,你昨天可能就会做好小组对练。在这里这些个人所有的惧怕你连一半也没有。你的水平已经是他们的大约二十倍,而你仍然害怕步入角色。 那些人们就象被威吓的小老鼠,而你一点也不是。

i[L xS3w N?yJ3h0

n%]^.O$]3W!r;{6{ _/c0Perls博士:你注意到强者正在变化成为恳求、劝说吗?

qLx,WN0心理学空间`/LI7ly6Z!kI

A.b.:是的。 嗯,我知道与一些人相比,我可能有多得多的洞察力...心理学空间-{ N|p*|

!qZd%`&KS$\0[作为弱者] 你不能使我做我不想要做的。 你不能。 你不能。心理学空间 p }6Mc4N4w

心理学空间e1hi%~IE@"q

Perls博士:你已经变得怀有敌意,你在防御。

p9{h~/\D(^0

Yg"oCxv*o9Ms0A.b.:[作为强者] 很好,如果你不想要做,你就不要做。 你不必实现所有这一切该死的你认为你必须实现的马粪; 仅仅随波逐流和存在就行了。因此,你认为有一天你将是一位好的作家,可是你没有一点才能使你成为一个伟大作家,并且这需要每天八个小时独坐在你的屁股上的能力。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你就是没有它。见鬼去吧。 嗯,这是一种遗憾,但是我不再感到那么遗憾,你知道。到现在为止已经很有趣味。已经很有趣。不管这是什么...

K)XL*E+Xls&U@w0心理学空间.z*S+ub:r'GU&Y-c$Ly

Perls博士:你的手在做什么?心理学空间4N,Mv0_R3Y {!a"O

心理学空间ni2`,k'J!D,B

A.b.:Hmmm? 支吾?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也许,噢 我认为我想要在打字机上使用它们。 我想要使用他们。

9ph$pw9B0心理学空间%\3d+g&e6`Q

Perls博士:为什么?

ZOVi1BhVJ*G0心理学空间)P+]fv ySg

A.b.:[作为弱者] 得到肯定,你知道。得到爱和肯定。 你是老爸,而我想要你说,“阿得雷德,你是伟大的。 你确实。 你确实伟大。 你是相当该死的好的。”

O)K~*H$L0心理学空间 D7iQ.LHi

还有,噢…那是在这个地球上的人类所需要的。 仅仅需要合乎情理,有一些爱和相互关怀,并且经济上能维持生存。就这些就够了。心理学空间u)MF5oY4e]

w,@&P3V4EN0Perls博士:现在改变角色!

)|.}V.z3a3] Y0

*k YhmsN8B0A.b.:[作为强者] 但是,那不是全都所有,那只是你说的。 你现在要做点什么。 你不能再往后站,仅仅是坐着不动。 很好,你要自己参与--要做。 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有成千上万的事情在周围发生。 你有各种方式参与。 做,然后看看怎样。心理学空间l E_A,|V(h

心理学空间{0f jpt^9w [BgO l

Perls博士:你似乎开始经历某样东西。心理学空间hR1kC5_s:U6nb)YP

心理学空间 ~7A#p`1X3~D$R

A.b.:是的。我的体验是我正在制造一种冲突,而这个冲突在此刻对我来说并不是非有不可的。我正在制造冲突。心理学空间+syI BP d G{R6R

心理学空间R^4^R x$eRh{

Perls博士:我明白了。 嗯,让我们看看我们能如何解决这个,继续开始你的唠叨和碰撞吧,听听这个弱者是怎么说的...

:J |.l&Jqdi'b0心理学空间xt}*F)k+p r#e

A.b.:[作为强者] 好吧。 做。 做。 做。 站起来做,倒霉的是最后一个。 你该把过去放到你的脑后面。 无论什么发生,就让它发生吧。并且,你该继续其它某些事情。 好了,该继续了。 该走出那该死的死胡同了。 你已经是四十次做到这样了。 你已经有百万种经验。冲破它。 你知道。你的知识超过昨天在小组里半数以上的那些人。 你能理解Fritz Perls。 很好。 很好。 你全部理解。五年以前你是不可能的。 好的。F你。 F你。 F你。心理学空间5rE9SgR P

心理学空间9N\6nx.W

Perls博士:[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心理学空间 q7C#J|[ w/h

TE)N mGL&R0A.b.:[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 我是你的主子。 我将要坐在这里三十年,我就是要对我自己说抱歉而不要做任何事情。 同时,你不要告诉我做什么。 不要告诉我。心理学空间5g{kU0|7DX^n~#e

b6h |Nm0我把角色弄混了。 我弄混了。心理学空间6q;NOJy2k-VE s$H

心理学空间q9X_#Y1`;O

Perls博士:因为角色本来就是混合的。

-x+}BV_!V d0心理学空间,Q9V^j? g~

A.b.:就是这样。 我不想要做任何事。这生命中曾有的美丽的热情,一部分已经离开我,而我一直尝试再一次发现它,但我不能找回它。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火花将使我再一次被激活过来。心理学空间F&YM!M P;x,d

eD,m(x7Tg0Perls博士:好极了。

!T7Hq3x7d'c^ E8O!I(K0

m P-D1E:Y9Do G+X0A.b.:我不知道。对于”自我”我不肖一顾。 我不知道。

9AR6v)c h'i7C0

&VCc3wk QwQ4@0Perls博士:返回到座位。再多做一会儿。

!gEO.?}f'?{4D0

$Ea'j `Lfn^i3N0A.b.:好吧。 F你。 F你。

,I[6Zi&s3a `]0

f5x\AfI e0Perls博士:把你的声音放在椅子中。 你向你的声音谈话。心理学空间s Q(~zX*H

M9M!C Q8{4sV.S$\t0A.b.:把我的声音放在那把椅子中...? 我的声音是美丽的。 我一度做过无线电台的节目。 你是一种美丽的声音。你是活的,你是有趣味的,这是一种美丽的、低沉的、睿智的... 这是一种能反映背景的、和能抚育的声音。 这是一种极好的声音。并且,不仅如此,这种声音能把你传送到遥远的人间,它能立即命令某样东西。 人们听你,因为它有这种质量... [变化]

J}V)`2VB u0

p e e8r)q@0q0声音被控制...心理学空间y'I0w"F OG&l:e!]

心理学空间Z%b'q0C+Ar![

Perls博士:我被控制。心理学空间}'U#gZ&z5@H3UD_

a%jm1dIM]1s0A.b.:我被控制。 我是声音,这声音...心理学空间 VMfjb&`#Et J

心理学空间s!LN.z!E5Ge

Perls博士:我是声音。心理学空间d6i S E m4n

心理学空间$^'JS m ^%v^4L&];S ^

A.b.:啊,我是, 我是声音,对吧?

YZ(\p%?5z1MRG4IH0

U4KW^ |v0Perls博士:你是你的声音。心理学空间o7YN&Hn8R

2]hqsxO#W GK.L0A.b.:我被控制。 我知道我正在表演这个角色。 我知道我能够做好。 我喜爱它。 我知道我能与你一起做的,我的声音。 我只知道为了达到我的目的使用它,当我想要到时我就使用它。 不...?

!U9E8p5s gO6ZG8`0心理学空间 ^D"m8U7rsF:C

Perls博士:你还没有成为你的声音。 我正在控制你,讨好你...心理学空间 sk_vPU

+l Cv!F$p2T0A.b.:我正在控制你。

7A!id4H E0

ki3^ T1\(N3B0Perls博士:讨好你。

m%M3D5^U1sh6Z0

hvu!|p'K5Y*O0A.b.:我正是在讨好你你。 我正在按照一种方式使你不真实。 我使你离开真实的我,因为我已经成为你的一生中一件如此良好的利器。我已经成为控制你的愤怒的一种方式,你知道。同时我也是帮助你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种方式。 我善于这样。 我善于这个。 我确实是这样。心理学空间JiJ2|1v+F9wE

/?[v*V4U.j0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这个。 我是最伟大操纵者...

4Ioe6k-V C1R0心理学空间_Ep%w,otm0@5go

A.b.:啊。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伟大操纵者。 但是,我必须在这里。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卑鄙的操纵者,因为每个人过了一段时间就能识破我的操纵。起初他们不能,但是马上就被他们看穿。 我认为我能玩一玩游戏,没有人能够识破,但是他们看穿了我。 他们看穿了我。 并且,我不认识到他们看穿了我。那是愚蠢的角色。心理学空间%a*jW'Dl fc

心理学空间Q!X*ax;D};lk

Perls博士:不要改变你的声音。心理学空间7g(Qb/|Pv7x-x.x

心理学空间-a?Atu

A.b.: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 同时,剪掉我自我怜悯的愚蠢。苍天罪我。心理学空间7Mv!rz s\

k \4H8@D/SW9`0Perls博士:更多怜悯,更多。

"Z9y4CT^4Q ~,fGY|0心理学空间(R QQbBi_%Z[8o(^

A.b.:阿得雷德,我感到为你而抱歉,但是,umm ...

\*u0@K1U$T+W'wyo0

*p%C(_V"x^ ~ux0Perls博士:要非常抱歉。心理学空间\5i#}%\U

心理学空间3NRc0?r;`

A.b.:我感到为你而抱歉,而我感到抱歉,因为上帝给你许多而你还是没有把它们整合在一起。 你仅仅确实没有。 你确确实实没有。 我感到为你而抱歉,因为你不能站起来。 啊,你已经站起来许多,但是你能做更多。心理学空间I`B i:y1U#R

#q3]E9O RVg&g3gg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J.r_g0{4T0l0a

wp$R8[&OxZ,PZ;_0A.b.:一个小女孩恳求。心理学空间oo3klw3] oj-t3o@

心理学空间"nY-~i2j-k8k7R {

Perls博士:什么年龄?心理学空间6r6Z'Gyw^8Z?2b

心理学空间&n E-oKq

A.b.:我总是想到九岁,在九岁发生过某些事情。

&rnm l)V1j0心理学空间$K5zD ~ r4fe9f

Perls博士:再来一次...心理学空间:]Xx$bI/s.|q

C L,T!q(z|0A.b.:啊,我为你而抱歉,阿得雷德,因为你那个愚昧的家庭,那所有的声嘶力竭地尖叫声充满我的耳朵。 他们毁灭我的耳朵。 我不能听。因此,我关闭了我自己和我的耳朵。但是,现在该是打开你的耳朵的时候了。因为没有任何人再声嘶力竭地喊叫了。而再保留你的童年的记忆就太没有意思了。太没有意思了。并且,我对思考它感到那么厌倦。 它实在不再使我感兴趣。如果它确实不再使你感兴趣,那么所有你必须做的是开放的你的耳朵倾听。这就是所有一切。专心倾听。 听世界。 听音乐。继续倾听。也许这就是所有一切。

?"x:g qG`\0

@ l2PG?.h]%]w$s0Perls博士:把对话改变成为对你的耳朵。心理学空间DNf e1JIg

}%K(S&aq\!ZI$E-@0A.b.:我的耳朵。这两只耳朵...我的耳朵被关闭了。 我是我的耳朵,而我全都被关闭了,我不能听。 我全力关闭它。 我不想要听。 我仅仅听一件事情。我仅仅听可怕的尖叫声。 那么可怕的尖叫声... 所有那些在我的家庭中的可怕和丑恶的人除了那个美丽的父亲以外。 我可以听到他吗?不,我不能听到任何人。

ym!Y6q D;Ln)w0

c2W#LV _-qv%p0Perls博士:你的父亲?

3uRK+Dvk;u/k.uH0心理学空间m)d$AY^V

A.b.:他是悲惨的,但是好人。

T O yQq(K0心理学空间Q?jKQqG$R

Perls博士:向他谈话。

LSdy8QK0心理学空间h/O*}j_2D:y r/ln

A.b.:我希望当你在世时,我对你有更多的爱。 你是十分聪明的人,一个可爱的人,一个爱学习的人--而我没有听你。 我根本没有听你。 我现在真想听你的。如果我的孩子能听你的。 他们就不需要再听任何父亲的。 他们就会处于完全不同的环境。心理学空间2Yic!Pl3J

*zS \Bx&gk}+d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 V"[H Fu*F$W

心理学空间bc,qR%X(KO/J V}~

A.b.:一种混合物。 我听到他以及那尖叫声混合在一起。

5K2n+X!V.sge0

)[$l*l W"A#L7~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K4qz1}/J t}?0心理学空间,B0V[P;i/L2R_

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继续运转。 那是我所听到的。我有了某些新的体验。 我听到了我从未听到的全新的东西。Fritz,这要归功于你和你的工作人员。 我得到了关于倾听的全部内涵,我以前从未得到过。一种关于打开我的耳朵的全部感觉。

![hXk*EH(O+}0心理学空间o'^0boo8B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g"i!_ N v2{#zk*C s8n0心理学空间4L PB&ep

A.b.:我听到什么? 我听到我自己想要听。

}!|uHw*r0Hm0心理学空间8Xm&z0i7cQV V ^

Perls博士:你还没有耳朵?心理学空间&O&O$~r MM0ab

W"UfLy$\_s0A.b.:我还没有耳朵? 我在道路上,尽管,我...,,并且人们总是向我说, “但是你不听我。 你没有听到我说的。”心理学空间4i4f2fE t

心理学空间QaMgv2f3j o

Perls博士:闭嘴。

#r_ |,@Q9q7g8j/n0

hd v~AnS0A.b.:闭嘴。 好吧。 我听到他恳求我,我的父亲,听我说...心理学空间5|Za7s8R CK-]o

心理学空间:e#f| QV^ ys&q[

Perls博士:你现在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 Fm,F:eV

心理学空间*v|o,]SeZ

A.b.:空。心理学空间(``5M'up T E |7i4G

心理学空间t"t%U9mS&n?-j}P/F

Perls博士:现在...心理学空间\+V"~ J*RmF*S p

心理学空间.l4[3M"nKw1v

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你。 啊哈。 啊哈。 我明白了。 我听到这一刻。 我听到现在这一刻。

hs+Q }Sv%F0心理学空间%r.@;O4V R:Uk

Perls博士:接着说...

@A!]W!w9K tU0心理学空间7O[oO6Ds$y`)n;M

A.b.:我所听到的是厅中的人们的声音。 我听到你。 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空调器。心理学空间 x8usoC)?I4xZ

e5{ t+t%A*Q/FS&U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Wp4_Odm([

心理学空间gP-xaU"A4im

A.b.:就是这个。 我听到是现在的一切。

YERD!{q0心理学空间-AqA)A"hk/dw P

Perls博士:你需要使用你的耳朵。心理学空间\*Hv qp+j

心理学空间 l/r6k6a5}$J'^9[

A.b.:因为我获得了一种全新的听觉能力, 我听到我自己,而我的声音仍然还在那里。 我的声音... 我感到这是内心里真实的我,我长期都是这样感到的。 但是,我的声音不能传递...这声音不能传递我想要表达的。这就是两重性。

,Q&_e*F kuv0

R+w;vkC0Perls博士:听和说。

7k F(B&k/N [0

^W8R Lq6wC0A.b.:现在我明白了,即...关于听的关键就是,我告诉你好吗? 我现在甚至不记得我作为机长时所说的。心理学空间*F}9\"s\h N

M8Zr R5w0Perls博士:因此,你需要磁带录音机。心理学空间QYc \6` P} }

^N}3|}6l3u%ms(OU0A.b.:正是这样。 我听不进去。 我听不进去。

9K3JO(dQ^$_0

3Nn"y9`hou0Perls博士:不,是你不吸收。

/[y~P8[(ta@0

)zVUkQ0@A],aV0A.b.:但是,天使,我确实没有...你知道我该向你说这个... 我确实没有为了做这个这而来采访你的。

pT y0E6d-~0心理学空间 U,Y8E$Lb5Kr}

Perls博士:啊... 哈... Aaaaah ...

;[hR%|x-W0心理学空间Q-Fh,IC3K1l-I

A.b.:你知道吗? 我真的不是为做这个这而来的。心理学空间6m%t||V3z

bR*TP2f/aH0Perls博士:这只是一个借口。心理学空间#n1?1H2e*g9o

心理学空间zM4w6yK&^$yF_"\

A.b.:这只是一个借口?

5O.bR En i8~0心理学空间"{mesL

Perls博士:这样的事我经历过一百次。

8ZG6h;H9RC_/u-b0

5\5itC2O5FU0A.b.:那不是我为什么来... 不。我们可以继续吗?求你了?求求你了? 啊,女人被允许得到她们想要的,是吗? 不?求求你了行吗? 我想要。 否则,我已经计划的采访,我将必须把它编造出来。

`^PM Q P~;R0心理学空间%`$J uXe `

Perls博士:不行。心理学空间b$l+Sr'_1Z:O;FL!Cj

心理学空间@Is*Jti X1@N[

A.b.:我将把你在演讲所说的关于“擦干你自己的屁股是成熟的一个迹象。”的话放在采访录中。 我得到了一种全新的空间。 但是,没有我活到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我将不会得到它。 你是知道我意思的?

-N#| ci^+g+}Ik3X0心理学空间 PuY;B6S!vU@|B

Perls博士:我确实是知道你意思的。

y$gM8BU$K)c;zj@z0

$}'d`*D9d-B%A0[完]心理学空间|LQLm~Jn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格式塔疗法与空椅子技术 格式塔疗法
《格式塔疗法》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