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陈明 常熟心理咨询师 > 精神分析翻译 >

PDM2:精神动力学诊断手册:自恋人格障碍

陈明编译 2017-10-14
《PDM2》

(N)LpLs!i|in0心理学空间zXaj1w'Y-`c

PDM2:Narcissistic Personalities心理学空间\N-_Y7v3y
精神动力学诊断手册-2:自恋人格
陈明译心理学空间R K\#Lk4{#iDw
(注:灰色部分为第一版的部分)
心理学空间NQX }&I"`.{p0^

心理学空间]i1K mZCm

nHH Q9b b[6|0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严重程度是一个连续性的存在,从神经症到更严重的紊乱水平。光谱神经症端的自恋者适应社会,个人成功,迷人,并且(尽管亲密能力有些不足)能够很好的适应家庭环境,工作和兴趣。相反,更具病理层次组织的自恋型人格者,无论其个人是否成功,明显遭受同一性扩散的困扰(常常被沾沾自喜的自我介绍所掩盖),缺乏有主见的道德,并且对他人可能具有高度的破坏性。 Kernberg(1984)描述了最具问题的自恋性人格,他们充斥着“恶性自恋”(即与自发性攻击相结合的自恋),他将其放置在与精神病性人格障碍的连续谱系中。(Meltzer, 1973; Rosenfeld, 1987).心理学空间(\ VUnet0`

D!E y,gqc+n!Le0自恋者的主观体验特征是内在空虚感和无意义感,需要反复通过外部的肯定来注入其重要性和价值。(Deutsch,1942)对“仿佛人格”的经典描述可能属于病理性自恋的大致领域。当自恋者以身份,羡慕,财富和成功的形式成功地获得这种确认时,他或她感到内在的欣快,它们往往举止浮夸,并且鄙视他人(特别是那些被认为处于较低地位的人)。当环境未能提供这样的证据时,自恋者通常会感到沮丧,羞耻并羡慕那些成功地获得他们所缺之物的人。他们常常幻想无限的成功、美丽、荣耀和权力,而他们在工作或爱情方面缺乏乐趣是痛苦的见证。鉴于这些考虑,他们属于Blatt's(2008)连续体的内摄端,因为他们的模式反映了建立和维护自我感的模式,同时也反映了他们执着于自治、控制、自我价值与认同的问题。

.{hO:xu"o;O9Bc@[JD0

9`:o|2ii*o0DSM对自恋人格障碍的叙述描述了这种精神病理学更傲慢的版本(由Reich率先提出,1933/1972,称为“阴茎自恋性格”)。它遗漏了许多治疗师的体会,觉得他们害羞和难为情,回避关系,缺乏自信。虽然有着傲慢的心理却又往往不成功,内心充满了宏大的幻想。心理学空间1V"C4w @#b

心理学空间.\nt!JC X

Rosenfeld (1987)区分了“厚脸皮的”和“博脸皮的”自恋;Akhtar (1989)区分了“显性的”和“隐性的”自恋;Gabbard(1989)区分了“健忘的”和“草率的”自恋;Masterson (1993)区分了“暴露的”和“隐秘的”自恋;Pincus及其同事(Pincus,Cain, & Wright, 2014; Pincus & Roche, 2011)区分了“浮夸的”和“脆弱的”自恋;Russ, Shedler, Bradley, and Westen (2008)确定了自恋的三个亚型:标记为“浮夸的/恶性的”、“脆弱的”和“高功能的/暴露的”;他们将最后的亚型描述为明显的夸张、寻求注意、态度诱人或挑衅,但是也有巨大的心理优势。不可能那么公然傲慢的病人可能会要求治疗师教他们如何变得“正常”或受欢迎,或者抱怨他们想要更幸运之人所具有的。自恋的人经常对自己的身体健康过度的怀疑和对躯体的主诉。这些亚型大致对应于内摄性和更多的粘附性自恋的版本。心理学空间#})f*Fjf``1Yz4u3Q

A|W*{M;@0Diamond及其同事(2013, 2014)最近关于合并自恋和边缘人格障碍患者的依恋与心理化被广泛的讨论了。文献表明自恋的人们有着不安全的依恋(焦虑型和回避性依恋),这些可能来自于早期与他人的关系充满了混乱、不可预测、和隐秘议程(cf.Diamond et al., 2014; Fossati, Feeney, Pincus, Borroni, & Maffei, 2015; Kealy, Ogrodniczuk, Joyce, Steinberg, & Piper, 2013; Miller, 1979/1981).在这种情况下孩子可能会通过剥夺自己对他人有意义的情感投资来作出回应,同时变得全关注于他们身体的完整。

5{1Mo{$Wd"n7RC0心理学空间K!rR5@E"V9\.x#? V]

具有自恋人格障碍的个体投入相当大的精力来评估他们与其他人的地位。他们倾向于通过理想化和贬低他人的组合来维护他们受伤的自尊心。当他们理想化某人时,他们凭借与他或她交往的力量而觉得自己很特别或很重要。当他们贬低某人时,他们感到优越。与这些人一起工作的治疗师往往会感到毫无缘由的理想化,不合常理的贬低或被忽视。对治疗师的影响可能包括无聊,轻度的恼怒,不耐烦,以及一种隐形的感觉(Colli et al., 2014)。他们也可能,尤其是如果对这些患者自尊的伤害变得明显时,有父母的情绪感受(Colli et al., 2014)。Gabbard (2009b) 指出,尤其是浮夸和显性类型的自恋病人,都会被体验为“似乎正在‘以’治疗师讲话,而不是对治疗师讲话,留下他/她无法在感情上投资于治疗关系,也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观察参与者’”(p.528)。心理学空间I;oM }!ex

%C8zo8RSx6^0关于自恋人格障碍的临床文献包括对病因的不同推断以及不同的治疗建议,Kohut (1971, 1977)强调了共情协调以及治疗师不可避免的共情失败,同时描述了病人在治疗期间对治疗师的理想化,把他/她当作一个完美的全能父母的形象(“理想化移情”)。他认为,在此期间,治疗师的主要挑战是抵制过快的面质这种模式的诱惑。另一方面,Kernberg(1975, 1984)建议委婉而系统地暴露羞愧、嫉妒和正常依赖的防御。当代的医生更倾向于采取整合的方法与自恋者工作——当他们露头时面质防御,当潜在伤害与脆弱可以接近时,共情协调这些。

%i;h2a*B.W%E f2g0

*o*De0b7d0自恋嫉妒可以产生对治疗进展的微妙恐惧(因为改善会揭露这里有原本据需要改善的东西),而理想化则给治疗师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但是通过比较来威胁病人的智力之时就不是那么聪明了)。因此,进展可能是缓慢的,但对自恋心理病人的任何改善对病人和与他或她有关系的人都是有价值的。就像人更结构更精神病性的人一样,自恋患者如果到了中年或年纪更大一些,当他们对美貌、名誉、财富和权力的自恋投资感到失望,并且当他们的雄心受到现实的限制时,就更容易在治疗中得到帮助。心理学空间$_Io7v X:J

d h4t"Q}0

+t:E2Q{6M'o0

v1i,A~?`MP0心理学空间)Z~+n{9rzsA R2y'T


新一篇:精神分析技术的十项原则
旧一篇:IPA精神分析词汇:AMAE 娇宠


标签: PDM 精神动力学诊断 自恋人格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