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心理学人 > 許丹 >

精神分析治疗如何帮到来访者?

霍夫曼著 2017-10-08
许丹 译

精神分析治疗如何帮到来访者?
霍夫曼著 许丹 译

第一部分:拉康中国文化

我们首先谈谈中国,因为拉康在大部分时间都对中国文化很有兴趣,和程抱一一起工作的了很多年。 程抱一是中国人,在1948年到巴黎求学,翻译了很多中国的诗歌。在1977用法语写了中国的山水画和诗歌和他自己的书法,出版后在法国非常出名并成为法兰西学员院士。他的女儿叫安娜程,也是和他一样都是很有名的汉学家。在法国人对中国文化很有兴趣的,首先就是阅读他女儿安娜程和程抱一的书籍。程抱一作为拉康的中国老师,拉康和他一起阅读了很多中国著作,其中第一本是《道德经》。

程抱一说:中国的道德经中“道”一是指道路,二是说“道”是指言说方式,这个思想同时隐含了两个意思。不谋而合的是,在法语“道”也是道路和言说的声音的意思。就是说,程抱一的意思是说,“道”是生活方式,也是言说的方式。这个“道”是阴阳下的“气”的过程,是连续变化的过程。而不变的是“空”,也就是从“空”而来的气,这个空是来自于主体自身的,由主体而来并推向主体之外的。

我们可以用精神分析的视角解读中国的“道”,它是生活的方式,是言说的的方式,然后引回主体自身。我们可以在道之间是主体和语言的关系,这个让拉康很感兴趣。也就是道和言说之间是精神分析家如何听到来访者言说,也就是这个痛苦的东西让他们来言说。

这个点非常重要,是一个起点,并理解这个起点和拉康如何来理解弗洛伊德的,

也就是在这个道如何从主体出发并引回到主体的运作。如果有从主体出发并推回主体的气,中间的间隔就是主体和他人的关系。比如说在婴儿身上,婴儿是怎么样在自己身体之外发出一个声音,在他和声音之间有个他人,而这个之间是孤独症没有办法做到的。

从主体自身推出自身之外的运作,我们称为生命的跳板,欲望的指示。

拉康从这个角度出发,引出在人的欲望身上的维度,也就是欲望是来自于缺失的。也就是在道的里面,气是来自于空的。我想强调在这两个方面有类似性,拉康在建立起理论框架下的类似性。这个思路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都是可以被理解的。

与拉康常用的欲望的例子衔接,“芥末酱罐子”,这个瓶子围绕空的东西,围绕着整个空,给了一个包裹的边界。这样简单的观点是在整个人类建筑世上都有这个观点。就像我们常说宗教性的教堂,都是围绕着空建立的皮肤。

拉康用这个例子解释什么是符号性的创造。怎么在人类历史中怎么产生符号象征一样的东西。

然后我们还可以很容易看到在人类过去文明中,在考古中看到那些陶瓷瓶子样的东西,然后通常在这样的瓶子上找到人类的文字。我们可以看到类似性,人类的语言文字是怎么样在皮肤的包裹下产生的。拉康就是从这样语言文字瓶子包裹下出发,人类是从语言来构造的。也就是说语言的诞生从人类他自己走出了,有了一个语言和现实之间的区别。

比如说,树木是指的所有的树,不是树木的树。这个意义上,人不限制在具体的树上,而是语言的自主性。既是我们可以用树这个词出发发出诗歌的语句,这样的语言的创造性相对事物的东西,实在物体的自由释放出来,而有了创造性。这是人类生命的跳板,也就是欲望的东西。

举例:比如我很爱,很倾慕一个女人,我会比喻说这个人是我生命中的阳光。我们可以看到我的欲望通过隐喻得到一个指示。我们可以看到语言表达的这个欲望是从一个空释放出来的东西,而不是附着在事物上面。

第二部分:空的想法和中国的思想关系

我们需要仔细阅读拉康,因为他带给精神分析理论和临床有个绝对性的东西,对于精神分析的关键作用是给了精神分析一个重新的定义,说:精神分析是个语言定义的临床。也是在这个意义上精神分析不是简单的药物治疗的东西。要理解这一点就要学习拉康从欲望学习的角度,既人和语言话语之间的关系。

要理解拉康的语言的作用,可以通过拉康文集褚孝泉版的中1953年发表的《精神分析学中的言语和语言的作用和领域》,又称为《罗马报告》。这个报告开始拉康开始宣传对弗洛伊德的返回。这篇文章里拉康定义精神分析是个语言经验,也就是在经验中主体听到他自己的言说,他通过他的语言让他自己被听到。我经常对我的学生说,一个人要想成人的话那他就要在童年或者青少年被一个成人听到,这个在我们的临床都遇到了。

也就是这样的经验对儿童或者孩子感受到他们所说的话被父母听到了,并采纳他的经验然后有交流。既孩子也是父母的对话者,孩子有这个位置的时候,他会感受到自己的重要性,这个感觉是为他的父母或者成人存在,“为了他人存在感”,也就是在和他人的关系中,不是完全在自己身上。这也是可以解释的当代很大一部分的儿童临床现象。

我不知道中国的临床情况,但是在法国有很多的多动症,也就是说这些孩子没有办法做好,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无法继续学业。通常成人的干预没有任何作用。就像成人的话语没有在孩子身上的流动,没有任何效益。因为恰恰因为孩子没有感受到为了别人而存在的存在感,就像他是个很自由的附属物,和什么都没有关系。这也是我们在青少年中观察到的,他们有很强的空虚感,没有存在感,也是我们定位为边缘的存在感。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精神分析的重要性,精神分析所强调的主体自身在话语中的重要性。

也就是说,精神分析的优势是在问题的核心出发的:话语的作用。我们不仅仅是倾听,更重要的是给予主体的存在感的授予的重要性,这个是在精神分析最重要的。弗洛伊德是用这样的方式定义的:人在童年和青少年没有被给予存在感的东西,这样的经验的缺失可以在精神分析或者精神分析治疗的框架下实现的。既是,主体可以在样话语的精神分析治疗框架下找到他曾经经验中缺失的存在感。

我们就讲一下临床中这个经验的结构。既对于拉康和弗洛伊德我们可以穿过主体的话语听到主体灵魂深处痛苦的节点。再精确一些,精神分析的作用在于让听到我们真正要说的东西。我是和拉康的第一批学生之一学到这些东西的。既精神分析允许主体从他自己的真理出发有个释怀,这也是精神分析在社会的颠覆性作用。也既精神分析通过主体的话语找到他自己真理的存在。而不是说,精神分析的治疗让他自己勉强适应社会的标准模式。

首先对于精神分析家、临床分析家或者治疗师意味着旨在分析者自己的话语里面寻找他痛苦的意思,而不是别的。既我们不要在我们感受到的他的存在里面寻找,而是他们自己在自己的话语里面寻找。就像我们日常生活中听他人说话时只是听一个大致的主线,在临床工作中要限制在这样的话语里面,在话语里面寻找话语的意思。临床分析家或者治疗师,不是从其他的地方,而是从分析者口中寻找他的存在。精神分析是从分析者口中说出的话语出发的成立的设置。

对于话语的经验来说,我们不知道什么会从口中说出。我们经常会被我们的话惊到,我们的话是完全没有预期的并带到我们经验之外的领域。就像法语诗歌:我们话语所知道的远远比我们自己知道的多,就像我说的远远多于我想说的东西。

拉康曾经和大学里的教授交流过这些观点,教授说我知道我说东西。拉康说,你肯定不知道!而拉康的回答真是精神分析的回答,是说话语把我们带到里我们理论之外,既“主体被话语切分”。

拉康说,他没有办法同时在说话,同时听到自己说什么。也就是说,中间有个时间差。既是,我说的东西,和我不知道我说的东西之间有个切分。这里我们可以说语言是我们居住的有血有肉的地点。海德格尔说过人居住在语言里。而我可以在临床的精神病神经症里找到验证。从精神分析定义出发,精神分析是个语言的经验。从这个定义出发从而对精神病和神经症的临床做研究。拉康通过主体和语言之间关系定义神经症和精神病。

1、精神病

拉康在1955年讨论班说,他定义神经症人居住语言里,精神病是人呗语言居住。精神病主体是被语言居住的。我在精神病医院多年的工作中,我的问题是到底什么在他们脑子里使他们那么有自主性?他们到底受制于什么。这个叫精神自主,也就是语言在脑子里自主的说话。这是很有名的精神病医生所定义的现象。比如说,可以在精神病的幻觉中看到。

我有个青少年患者16-17岁会自己的性身份认同很疑惑,他完全被自己的怀疑所侵犯了,他完全没有办法知道自己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这个问题在青春期很正常,之所以说这个问题经典,是因为青春期都会提出关于性别的问题,当青春期到来了会成为可能,不是简单的幻想,而是条件成熟的基础上。

青少年患者找不到答案他最后只能通过经验来验证。于是他先找了一个年轻的女孩来得到这个经验。忧郁这个经验进行的还是比较顺利,于是他就定义自己是异性恋。也就是说,他就是以自己生活实践的经验来定义自己的性取向,但是这样的经验决定后他却听到了外部的声音:“你是同性恋”!这个时候他的精神病爆发了。结论是如果主体他自己不能在他外部的皮肤包裹的语言经验下,答案就会从外部用幻觉的方式而来,这个就是精神病的主要机制,拉康称为脱落。就是他没有办法从外部找他经验的东西,符号化的东西,就会从外部一一直精神病的方式从外部而来。我们简洁概括了精神病。

我个人的授课方法:在每个课程中间,我都会既讲理论又讲临床。

2、神经症

就像我们说的,神经症是主体居住在语言中。既神经症可以使用语言表达自己的要求和请求。但是在他讲的话和听到的声音之间有个间隔让他没有办法满足,其次有时讲述的话语的也没有办法满足(不能用语言表达清楚),这个比较常见。比如很焦虑或者抑郁的患者,通常会问他,什么让你焦虑或者抑郁,他说不知道,没有办法说。

在这样的经验出发我们中缺少一个东西完全表达我们说体会到的,我们不能说出来的是无意识所压抑东西。主体在无意识中压抑了他所焦虑的东西。就是在无意识中我们寻找焦虑的经验和压抑的,就像弗洛伊德说的症状的意义要在患者过去的历史中寻找。

拉康说我们在话语中寻找病人的意义。有人讲病人讲述给我他的历史,我应该怎么办呢?我们看到患者讲这么多东西我们不仅仅看到他要找一个经历还有一个认证。既在神经症想要在话语中找到自己性化的证明,是所有的神经症我自己是什么是谁的答案。这样我们可以从孩子的例子,他想要一个礼物,但是当他打开礼物时会比较失望,问他为什么哭?他说:你给的礼物不是我想要的,说明你完全不了解我!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病人他们自己认证的重要性——我们的结论,以便更好地应用到临床中间。

在精神分析治疗中倾听的是他所说的话意味着什么?患者是希望通过症状来认同自己。比如一个孩子发现父母对他照顾的不周全,孩子会产生各种症状来让人照顾他们,吸引被照顾,寻求被照顾是为了确认他们的存在。

在当代社会中精神分析是个主体、是个人、是他自己,被听到、被认识为一个性化的存在,他的寻找是穿越了症状存在,症状是没有被听到的部分。

案例:有个青少年,患有病理性的厌食症。很快他就完全无法吞咽,两周后就瘦弱的像个厌食症患者。在他的治疗中他开始把自己的症状和生活的经历联系在一起。他有个要离开家的职业的计划,但是在要出发时却不能去了。当时他就完全崩溃了,他被自己本人没有被合作伙伴接受给压碎了,以至于他没有办法吞下任何东西。在法语语言中:“我们吞吃一个东西”“我们吞吃一个坏消息”。他没有办法吞吃一个坏消息变成了他没有办法吞下食物。

这里我们可以在分析中联系这两个东西,坏消息和食物,这样的链接就有在精神分析下的治疗效果。

案例:一个突然没有办法吃东西的女患者。她本来有几个孩子,但是她还想再要个孩子,却被丈夫拒绝了。她说:丈夫的拒绝就像她没有办法吞下的药丸。在法语里面是:没有办法吞下避孕药,也就是说她的欲望没有被听到。这个引起的痛苦变成了没有办法吃东西,也就是没有办法吞下避孕药。

第三部分:课程提问

1、如何更好的尊重来访者?

非常好的问题。这个是对治疗师本身的训练的要求。我们可以更好地听到来访者对本身确认的要求和症状,我们本身自己要和他确认自己有个距离。

我们和来访者之间的区别我们可以更好地听到,比他们好,比他们更好地听到他们所要说的东西。就像我们的病人经常提问,你们怎么做到的,抱怨这么多东西。我们会说这个是工作,

我们要有个自身职业的训练,这个训练不在自己身上有操心然后可以听到别人。因此这个有个传统,弗洛伊德那里要想成为精神分析家 就要对自身有个训练。心理咨询师有理论、督导、同行讨论这个背景才能同时走到职业的路上。

2、一个来访者18岁的儿子精神分裂,语言混乱,短信中英文混杂,母亲该怎么做?

从治疗师的角度来说要很敏感的留意患者和母亲之间的关系。通常精神分裂症和母亲之间的关系处于混淆的状态,他们的关系很糟糕,但是非常相互需要。我们不可能把他们两个人分开,我们临床要做的是对患者和母亲来说他们所说的东西有个距离这里才能更好的相处。

这个有个距离是说什么?

首先治疗师要抱持自己安静稳定的状态。然后可以安静地听他讲话,和他讨论他说的有道理,要注意他的话和他所说的东西之间有个距离。

比如:在精神病院,一天有个先生迎面而来,我说你好!他说我没有信仰!他们都有个被迫害的幻想。我们怎么做才能让他没有这个感觉?

比如在医院里采用的措施是借助中药方法,运动康复,包裹方式,框架感,不会完全被外界所其他他听到的观点所侵犯。

--------掉线

当我们的话没有被尊重 的时候 他本人会被感受到本人没有被尊重!如果他说的话没有被尊重会感受到自己被蔑视了,没有被看到。所以看到对这个主体说的的话自己本身被再认识有个链接。

3、互联网时代,人对自身的存在的看法?

这个没有觉得的回答。比如青少年的网瘾,我们可以处理具体的青少年和虚拟的东西。

网络的链接方式,这个可以成为一个和外界和他人沟通非常好的东西,如果一个青少年自己表害羞,这个是个非常好的时刻。我对于主体和网络之间的关系这个是个很好的方式,和是个坏的方式是一样的。比如SKYPE的流行,这个是补充现场治疗的补充一样。

4、拉康对语言的强调和叙事疗法的区别?

区别在与精神分析和心理治疗的区别。这就是一个过渡上的区别,这个过渡就是语言经验和故事的区别。当来访者来治疗时会有一个总结性的经验的总结。而精神分析是过渡到另外的阶段把话语内容变成主体对其自身治疗的话语,他自己要在其讲述之间寻找一个方式治疗方式。这就允许居住在语言中的人以他自己居住在语言里面。

翻译:許丹

精神分析家

法国心理学博士

法国注册心理医生

注册号: 79848083600013

巴黎第七大学精神分析博士生院讲师

临床经验:

具有多年在国内高校和精神病院,法国医院和机构的临床实践经验,包括巴黎圣安娜医院(Hôpital Saint-Anne),私立精神病医院拉博德(Clinique de la Borde),巴黎和外省的医学-儿科-心理学中心(Centre Médio-psycho-pédagogique),母婴保护机构(Protection Maternelle et Infantile )下设的各种社区心理服务和治疗部门等。

在巴黎市中心拉丁区Saint-Michel设有私人诊所,接待成人,青少年和儿童。同时也面向远程网络分析,治疗和督导。


新一篇:没有了。
旧一篇:许丹女士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