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乐观的偏见 by Tali Sharot 简版

Tali Sharot: 乐观的偏见
Chinese, Simplified translation by Yi Shao. Reviewed by Yu-Jia Wang.
 

00:11

今天我讲演的主题是乐观—— 准确的说,乐观的偏见。 过去的几年中 我们都在实验室中研究这种认知错觉, 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有这种乐观偏见。

00:23

我们倾向于高估 生活中发生好事的几率 低估坏事发生的几率。 所以我们会低估我们患上癌症, 遭遇车祸的几率。 在寿命和事业前景上,我们则会过于乐观。 简而言之,我们过于乐观,不够现实 而且还浑然不觉。

00:47

婚姻为例。 在西方世界,离婚率大约是百分之四十。 也就是说每五对夫妇中, 有两对最终要闹到分割财产。 但是如果你问新婚夫妇他们离婚的几率是多少的话, 他们的估计是百分之零。 而且就连应该对这个问题有清醒认识的离婚律师 也会严重低估他们自己离婚的几率。 实际上乐观主义者离婚的几率并不低, 但再婚的几率比较高。 用Samuel Johnson(英国作家)的话来说, “再婚是希望战胜了经验。”

01:25

(笑声)

01:27

结婚之后很可能会生孩子。 我们都认为自己的孩子会才华横溢。 顺便一提,这是我两岁的侄子Guy。 我必须强调 用他来证明乐观偏见是一个非常糟糕的选择, 因为事实上他确实拥有与众不同的才华。

01:45

(笑声)

01:47

我不是唯一一个这样想的人。 四个英国人中有三个表示 他们对自己家庭的未来感到乐观。 也就是百分之七十五。 不过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人表示 他们认为现在的家庭 比几十年前的家庭过的更好。

02:03

这一点非常重要, 因为我们对自己, 自己的孩子 和自己的家庭都很乐观, 然而对于坐在我们旁边的人,我们就没有那么乐观了, 而且我们对他人和国家的命运 甚至有些悲观。 然而这种针对我们个人未来的个人化乐观 相当顽固。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认为事情会变魔术一样莫名奇妙的顺利解决。 我们相信自己拥有取得成功的独特能力。

02:34

我是科学家,我做实验。 所以为了说明我的观点, 我马上就和你们一起做一个实验。 我会列出一些能力和性格特点, 我希望你们对照这个清单思考一下 自己的每一项能力处于人群中的什么位置。

02:53

第一个是和他人和睦相处。 认为自己处于最差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请举手。 好的,一千五百个人里面大概有十个人举手。 认为自己处于最好的百分之二十五的呢? 大多数人都举手了。 好的,那再考量一下你的驾驶技术。 你有趣吗? 你迷人吗? 你诚实吗? 最后一个问题,你谦虚吗?

03:32

所以多数人都认为自己的大部分能力 高于平均水平。 但从统计学的角度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所有人都比其他人优秀。 (笑声) 但是如果我们相信自己比别人更优秀, 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认为自己更应该得到升职,婚姻美满, 因为我们性格更有趣,更善于与人交往。

03:53

这是一个国际性的现象。 我们可以在来自很多不同国家的人身上 找到乐观偏见—— 无论他来自西方文化还是非西方文化, 是男是女, 是孩子还是老人。 这种现象相当普遍。

04:07

然而问题是,乐观偏见对我们有益吗? 有人认为没有好处。 有人认为快乐的秘密就是 不要期望太高。 他们的逻辑大概是这样的: 如果我们不期待成就什么伟业, 不期待找到爱人,身体健康,取得成功, 我们得不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也不会特别失望。 如果好事没有到来我们却不失望 那么好事发生的时候我们就得到了一个惊喜, 应该很开心。

04:37

这个理论听起来很有道理, 但其实是错误的,原因有以下三点。 第一:无论成功还是失败, 期望高的人都更加快乐。 因为无论是失恋还是当选每月员工 我们感觉如何取决于我们如何解读这一事件。

04:58

心理学家Margaret Marshall和John Brown 完成了一项以期望值各异的学生为对象的研究。 他们发现,当拥有高期望值的人成功的时候, 他们认为是自己的能力造就了这样的结果。 “我是天才,所以我得到了A, 因此我以后也会一直得A。“ 失败了也不代表他们愚蠢, 不过是考试恰巧不公平而已。 下一次他们一定会考好。 期望值低的人的思维正好相反。 失败是因为他们笨, 成功则是 因为考试恰巧特别简单。 下次他们就没这么幸运了。 所以他们的感觉更糟糕。

05:40

第二:无论结果如何, 心怀期待的感觉就让我们感到快乐。 行为经济学家George Lowenstein 请他的学生 想象和一位名人激情接吻,任何名人都可以。 然后他问,”如果立刻就得到 和名人接吻的机会 你愿意付多少钱? 三小时后呢?二十四小时后呢?三天后呢? 一年后呢?十年后呢?“ 他发现,三天后接吻, 而非立刻接吻, 价码最高。 他们愿意为等待承担额外的费用。 他们不愿意等一年或者十年; 没人希望亲吻一个人老珠黄的名人。 不过三天似乎就是最合适的等待时间。

06:33

为什么呢? 如果立刻就得到这个吻,美妙的时刻马上就结束了。 如果你三天后才会得到这个吻, 这三天你都会因为期待而惴惴不安,因为等待而激动不已。 学生们希望能有时间 想象接吻的方式 和发生的场景。 期待让他们感到快乐。

06:53

顺便一提,相较于周日人们更喜欢周五也是同样的道理。 这个现象非常有趣, 因为周五是工作日,周日是休息日, 所以人们似乎应该更喜欢周日, 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 这并不是因为大家都喜欢呆在办公室里, 不能忍受在公园散步 或者享受一顿慵懒的早午餐。 这一点我们都明白,因为如果你问普通人 最喜欢一周之中的哪一天, 不出所料,星期六最受欢迎, 其次是周五,再其次才是周日。 人们喜欢周五是因为 周五会让你对眼前的周末 以及你的周末计划充满期待。 而周日你所能期待的只有 新一周的工作。

07:37

所以乐观主义者认为未来还有更多的亲吻的机会 更多在公园里散步的时间。 这种期待会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 事实上,如果没有乐观偏见, 我们都处于轻度抑郁的状态。 轻度抑郁的人 展望未来的时候没有偏见。 事实上,他们比健康的人更加现实。 但是严重抑郁的人 有悲观偏见。 所以他们眼中的未来 比实际更糟糕。

08:11

因此乐观可能改变主观现实。 我们对世界的期待改变我们对世界的看法。 但它也会改变客观现实。 是一种可能因为人们的主观想法而客观实现的预言。 这也就是降低期待不会让你快乐的 第三个原因。 对照试验表明 乐观不仅与成功有关, 更是成功的诱因。 在学术界、体坛和政坛,乐观能都带来成功。 也许乐观带来的最出人意料的好处就是健康。 对美好未来的期待 可以舒缓压力、缓解焦虑

08:52

因此,乐观益处多多。 然而对我来说最令人困惑的问题是 我们如何在现实面前保持乐观的心态? 作为一位神经学家这个问题尤其难以理解, 因为根据现有的理论 如果期望没有成真的话,人会做出相应的调整。 然而我们的发现却不是这样。 为了了解这一切的原理 我们请普通人走进实验室参与实验。

09:21

我们请他们估计自己 在生活中经历各种不幸的几率。 比如,你得癌症的几率是多大? 然后我们告诉他,和他各方面条件相似的人 经历这种不幸事件的平均几率。 比如说,得癌症的几率是百分之三十。 然后我们请他们再次估计自己患病的几率, “你得癌症的几率是多少?”

09:46

我们希望了解的是 人们是否接受我们给他们的数据 并调整他们的想法。 他们确实这样做了—— 但主要是在我们给他们的数据优于 他们自己的估计的情况下。 因此,比如 如果人一个人说,“我得癌症的几率 大约是百分之五十,” 然而我们告诉他,“嗨,好消息。 平均几率只有百分之三十,” 下一次再问他的时候他会说, “那么我患病的几率大约是百分之三十五。” 所以他们快速高效的接受了信息。 但是如果有人开始说, “我患癌症的几率大约是百分之十,” 然而我们告诉他,“嗨,坏消息。 平均患病几率是百分之三十,“ 第二次被问到的时候他会说, “好。我还是觉得在百分之十一左右。”

10:36

(笑声)

10:38

因此他们并不是完全不接受新信息—— 他们只是更愿意接受 有关未来的积极乐观的信息。 他们没有忘掉我们提供的数据; 每个人都记得患癌症的平均几率是 百分之三十左右 离婚率是百分之四十左右。 但他们不认为这些数据与自己有关。

11:01

这意味着,此类预警信号的 功效有限。 是的,香烟是一大杀手,但只有其他人会因抽烟丧命。

11:12

我想了解的是 人脑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以至于我们无法把预警信号与自身联系起来。 但是 如果我们听说房地产市场很火爆, 我们就会认为:“哦,我房子的价值肯定会翻番。” 为了了解其中的原理 我请实验参与者 躺在脑部成像扫描仪中。 看起来就像这样。 通过功能性核磁成像, 我们可以而找到大脑中 对积极信息作出反应的区域。

11:47

左额下回就是这种区域之一。 因此如果有人说,“我患癌症的几率是百分之五十,” 而我们告诉他,“嗨,好消息。 平均几率是百分之三会,“ 左额下回就会有明显的反应。 无论你是极端乐观、一般乐观 还是轻度悲观, 无论是你是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还是伍迪·艾伦(Woody Allen), 每个人的左额下回 都运转正常。

12:16

在大脑的另外一侧, 右额下回负责对坏消息做出反应。 问题就是处在这里:右额下回没能尽忠职守。 你越乐观, 这一区域 对意外的消极信息的反应就越迟钝。 如果你的大脑 无法接受有关未来的坏消息, 你对世界的看法一直都会比实际美好。

12:44

因此,我们希望进一步了解,我们可以改变这种现象吗? 我们时候可以通过干涉这些区域的脑部活动 来改变人们的乐观偏见呢? 我们确实有办法做到。

12:59

这是我的合作伙伴Ryota Kanai。 他正在将微小的磁脉冲 通过研究参与者的头骨 传达到他们的额下回。 这样做 他可以影响该区域的脑活动 大约半个小时。 此后一切恢复正常,我保证。

13:19

(笑声)

13:21

现在我们来看看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首先,这是 一般的偏见水平。 如果我现场测试你们, 你们接受的好消息 就比坏消息多这么多。 现在我们干扰 接受消极信息的区域 乐观偏见就变得更加严重。 我们加重了人们处理信息时的偏见。 然后我们干扰 接受好消息的区域, 随后乐观偏见就消失了。 这样的结果让我们十分震惊 因为我们可以去除 一种根深蒂固的人类偏见。

14:11

至此我们停下了脚步并扪心自问, 将乐观偏见彻底摧毁是一件好事吗? 如果可以实现,我们要夺走人们的乐观偏见吗? 我已经向你们介绍了乐观偏见的种种好处, 你们可能觉得它不可或缺。 当然,乐观偏见也有它的缺陷, 而且忽略这些缺陷是十分不明智的。

14:40

比如,一位来自加州的消防员 给我发来这样一封电子邮件。 他说,”针对消防员的死伤调查 常有这样的记述‘我们没有想到火灾中会出现这种情况,’ 然而事实上根据当时已有的信息 已经可以做出安全的决定了。“ 这位队长希望用我们有关乐观偏见的研究结果 向消防员们解释 他们思考模式背后的原理, 让他们意识到人类的这种乐观偏见。

15:13

因此不现实的乐观可能导致高风险行为、 经济崩溃、计划缺陷。 例如,英国政府 承认乐观偏见 会让人 低估各种项目所需耗费的金钱和时间。 他们考虑乐观偏见以后 调整了2012年奥运会的预算。

15:41

我的一位朋友几周以后就要结婚了 他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调整了婚礼的预算。 顺便一提,当我问他,他离婚的几率大概是多少时, 他说他坚定的相信是百分之零。

15:52

所以我们所真正需要的 是在不成为乐观偏见的受害者的同时, 保持内心充满希望的状态, 享受乐观带来的种种益处。 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 知识是这个问题的关键。 我们不是生来就对人类的种种偏见有深入的认识, 科学研究可以帮助我们识别这些偏见。 不过好消息是,认识乐观偏见 并不会破坏这种错觉。 就像视觉错觉一样, 明白原理并不会消除错觉。 值得欣慰的是, 我们可以找到平衡 制定计划和规则 不让自己成为不切实际的乐观的受害者, 但同时保持内心充满希望的状态。

16:41

我认为这幅卡通画很好的展示了这种观点。 如果你是上面那些悲观的企鹅 根本不相信自己可以飞翔, 那你肯定永远也飞不起来。 我们必须有能力想象与现实不同的未来, 相信我们的构想能够实现, 才能真正取得进展。 但是,如果你是一只极为乐观的企鹅 听天由命的直接跳下悬崖, 落地的时候场面恐怕不大好看。 然而如果你是一只相信自己能飞 的乐观企鹅 又背上了一个降落伞 以防事情的发展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顺利, 你就会如雄鹰一般遨游天际, 尽管你不过是只企鹅。

17:25

谢谢。

17:27

(掌声)

www.psychspace.com
TAG: TED 偏见
«TED 建筑:为治愈而建造 MICHAEL MURPHY 心理学视频
《心理学视频》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
Tali Sharot 作者:Tali Sharot / 696次阅读
时间:2017年9月18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偏见
路径 > 心理学 > 心理学视频
心理学视频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