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探索生本能与死本能之冲突的精神分析学家一一汉娜·西格尔 简版

一位探索生本能与死本能之冲突的精神分析学家一一-汉娜·西格尔

作者/左亚洲 《大众心理学》 - 2015

汉娜·西格尔(Hanna Segal,1918-2011)是英籍波兰裔的著名精神分析学家,也是克莱因学派的代表人物之—。在长达60余年的职业生涯中,她为精神分析的理论和实践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她创造性地提出了“象征性等式”的概念,用以描述象征的最初形式,她还是用精神分析的方法治疗精神病和老年患者的先驱之—,她验证了弗洛伊德的死本能假设的临床实用性,并认为生本能与死本能之间冲突的平衡决定了个体对现实的态度。另外,西格尔还将精神分析的思想广泛应用于艺术、文学和社会政治等领域,这使得她的思想广为人所知。

一、痛苦的童年

1918年8月20日,西格尔出生于波兰的罗兹,她的父亲曾为新生的波兰共和国执行一项任务而被派往那里。当她三个月大的时候,全家又回到了家乡一一华沙。西格尔回忆自己的童年时说."我有一个非常痛苦的童年。如果我最后得了精神分裂症,人们会说'也难怪,她有着那样的一个童年!'"3个月大时,由千母亲在西班牙流感大流行的期间受到了感染,西格尔突然被迫断奶并与母亲分离,因此她不得不在奶瓶的喂养下长大。尽管母亲在流感中得以生还,但是西格尔在整个童年中都很少见到父母,大部分时间由女仆照看。

2岁时,西格尔4岁的姐姐旺达患猩红热去世。这对她来说,是一次严重的创伤性事件。姐姐非常爱她,她对姐姐也有着清晰的记忆。对千姐姐的死,西格尔经常听到的女仆们的说法是很可惜——死去的是姐姐而不是她,因为姐姐比她更可爱、更聪明。她还记得姐姐刚去世后不久她做的一个梦窗户突然打开,天使“小偷"(在梦中她就这么称呼它们)冲进了房间。她被吓醒了。女仆告诉她这些天使把姐姐带七天堂了`但她认为这不是件好年,因为这些天使是"小偷",她不知道它们要带走的是姐姐还是她自己。

西格尔感觉她在早年生活里是被父母抛弃的,她对这个时期的父母有着糟糕的记忆'"直到被分析,我才意识到我是多么地憎恨父母在我早年对我的忽视。父亲很少陪我玩,母亲则几乎从来没陪我玩过。也没有其他的孩子陪我,我整天和女仆呆在一起。“西格尔的这种孤独感直到6岁时的一个假期才有所缓解。当时她得了—场病,而父母却不在身边。然而就是在那时,她开始向父母抗议,让他们不要再丢下她。父母从此意识到了对女儿的忽视,开始给她更多的关注。她的父亲人文素养深厚,鼓励她阅读,并把她带入文学和艺术的殿堂。直到10岁她才去上学,学校对她来说是天堂,因为在那里,她可以结交同龄的朋友,不再感到孤独。

二、颠沛流离的青少年

1931年,赌博的父亲输掉了客户的钱后自杀未遂,这对曾十分钦佩他的西格尔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打击。父亲彻底破产后,举家离开波兰并定居在瑞士的日内瓦。在这段非常困难的时期,曾被西格尔认为娇惯了的母亲展现出了巨大的才智与勇气——她帮助全家度过了难关。后来,父亲找到了一份报社编辑的工作西格尔也进入一家先进的国际学校学习。

13-16岁的西格尔就培养起了对精神分析的兴趣。她父母的一个朋友索科尼卡是一名波兰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的学生,她是一位非常自负的女人,而且非常迷恋男人。她曾拜访过西格尔家,其身边总跟着一位男患者,很明显他非常爱索科尼卡。西格尔问她的父亲“她这么迷恋男人,那么她为什么不与这位追求她的男士结婚呢?”学识广博的父亲给她解释了精神分析中的移情,并告诉她医生不被允许和患者结婚。这是她第一次听说精神分析。她开始阅读弗洛伊德的著作,并被他的《超越快乐原则》和《文明与其不满》这两本书所深深吸引。精神分析对她来说是“一件天赐之物”,因为在其中,她发现了一条将她所深爱的艺术、文学以及帮助他人的愿望相结合的途径。

16岁时,西格尔心系故乡波兰,征得父母的同意后,她从日内瓦回到华沙,并在那里完成学业。在华沙,她目睹了那里的贫穷与政治自由的缺失。她加入了波兰社会党,井接受了托洛斯基主义的学习。

面对未来的职业选择,她最初想从事心理学和法律工作并进入监狱服务系统。为此,她询问了波兰当时唯一的精神分析师伯科夫斯基博士该怎样成为一名精神分析师,但是他完全不愿帮助她,只建议她去维也纳,但是这个建议丝毫没有引起她的兴趣。她的父亲则给了她一个好的建议不要依赖任何一种机构给的薪水,必须要有一个独立的职业,才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她最终决定去学习医学,并将其作为成为一名精神分析师的第一步。后来,她成功地进入波兰医学院,并在那里学习了三年直到战争的爆发。

1938年,由于政治原因,波兰当局撤销了西格尔父亲的护照,他没有了国籍也丢掉了工作。因此,他和妻子被迫离开瑞士,前往法国巴黎。1939年的暑假,西格尔来到父母的身边度假。当年的9月,希特勒的军队入侵了波兰,西格尔被迫留在巴黎避难。不能回到华沙,她只好在巴黎继续学医。1940年的春天,德军开始进军巴黎,西格尔全家又要逃亡。他们成功地登上了去英国的最后一艘波兰船。后来,全家定居在伦敦。来到英国后,西格尔继续学医,并在曼彻斯特和爱丁堡完成她的学业。

三、精神分析生涯的开始

在爱丁堡,西格尔遇到了费尔贝恩,这是她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正是费尔贝恩把她第一次真正引进作了精神分析的殿堂。费尔贝恩告诉她位如何才能成为一名精神分析师,井向主她讲述了当时正在伦敦上演着的一的场重要论战。费尔贝恩对她选择跟随德论战的哪一方持中立态度,他给了她两本书以便她能自己做出决定:一本书是克莱因的《儿童精神分析》,另一本起则是安娜·弗洛伊德的《自我防御机制》。她读了这两本书,井立即被克她莱因所吸引。对她触动最大的是克莱茵生动地描述了儿童内部世界,以及她成功地把握了在内部世界与外部世界之间进行的活动。她决定去伦敦接受克莱因的分析并训练成为一名学精神分析师。

1943年,西格尔离开爱丁堡来到了伦敦,并见到了克莱因。克莱因最初想把她交给一位年轻的训练分析师,但是,她坚持要跟着克莱因,井表示她面会一直等到克莱因能接收她为止。由于她的坚持,她最终得到了一个与克莱因共事的职位。与此同时,她也在一家新成立的波兰康复中心谋得了一份职位。在那里,西格尔学到了大量关于严重精神病的知识,这也影响了她对年精神分析的兴趣方向。

1945年,27岁的西格尔完成了精神分析的训练。1946-1947年是非比寻常的一年,因为这期间她与保罗·西格尔结婚,并怀上了第一个孩子;还向英国精神分析学会呈交了《美学的精神分析方法研究》—文,这是她写作的第一篇论文。1949年,她的论文《对一例精神分裂症分析的一些方面》让她成为英国精神分析学会最年轻的成员,那年她才29岁。1950年,她被任命为训练分析师,之后又被训练成了一名儿童分析师。

四、60余年的职业生活

自从西格尔被认证为精神分析师时起,她就将整个职业生活奉献给了精神分析的实践、教学和工作。同时她还担任过很多重要的职位,其中包括英国精神分析学会的主席以及两届国际精神分析协会的副主席。她与赫伯特·罗森菲尔德、威尔弗雷德·拜昂以及贝蒂·约瑟夫共同成立了一个主要思想家小组,这个小组对精神分析的发展起着重要的影响。然而,在这个小组中,西格尔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她的工作范围非常广泛——除了立足于精神分析领域外,她还积极活跃于精神分析之外的艺术、文学和社会政治等领域。西格尔1952年发表的论文《美学的精神分析研究方法》首次试图用精神分析理解艺术创造力的问题,在分析一些创造力受阻的艺术家时,她发现他们不能自由地使用象征与他们不能体验到哀悼有关。在文学方面,西格尔对《失乐园》中的伊甸园神话以及英国作家约瑟夫·康拉德进行了研究。

除此之外,西格尔还注意到了全球范围内的核武器竞赛所带来的日益升级的危险,因此从20世纪80年代起,她就在英国及其他国家积极参加反核运动。1983年,西格尔与摩西·劳弗儿共同建立了一个名为“阻止核战争的精神分析师”的学会,旨在增强他们同事的意识并打开公众对威胁全人类的疯狂事件的讨论。她作为—位精神分析师的名声也因为在这个主题上的工作而获得了巨大的提升。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西格尔在众多的场合中以督导、研讨会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她还是很多圆桌会议以及各种研讨会的主题报告人。2006年,88岁高龄的西格尔非常荣幸地受邀做客英国广播公司(BBC)第四电台的荒岛唱片节目,以庆祝弗洛伊德150周年华诞。2011年7月5日,93岁的西格尔与世长辞,离开了她—生所热爱的精神分析事业。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www.psychspace.com
«《俄狄浦斯情结新解》导读 汉娜·西格尔 | Hanna Segal
《汉娜·西格尔 | Hanna Segal》
没有了»
左亚洲 作者:左亚洲 / 549次阅读
时间:2017年8月13日
来源: 《大众心理学》 - 2015
路径 > 心理咨询 > 客体关系治疗理论 > 汉娜·西格尔 | Hanna Segal
汉娜·西格尔 | Hanna Segal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