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李孟潮 > 专业文章 >

《受伤研究者》第十六讲:李孟潮书评

李孟潮 2017-8-01

受伤研究者》第十六讲:李孟潮书评
讲师:李孟潮
时间:2016年?  月 ? 日
形式:Q课
整理:??(这位整理者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自己)
二次整理:龚曦
审校 : 170730
《受伤研究者》第16讲   李孟潮书评

我们评价一本书或者阅读一本书,要看这本书结束后是否有人给它写书评,写得怎么样。这本书有5个人给他写书评,其中有几篇还可以。
总体上来说,同行对这本书的评价比较好,但是在书评中没有看到特别令人惊艳的,值得长期阅读的评论,大部分都是在总结这本书的内容及好处。
奥格登写文评、书评特别厉害,经过他评论的人,大概都会重获新生,这叫做创造性阅读。
温尼科特的评论里特别有意义的是对荣格传记的评论,还引发了后面一系列的回评。
在专业杂志上,有对同行的论文的评议以及回评,这本身就是行业风气逐渐专业化的一个标志,而我们现在是没有这个专业化的标志的。
我们以前的BBS时代,论坛还稍微有点专业功能,现在连专业功能都没有了;只剩下QQ群,还有少数的几本杂志,但是杂志上的文章质量大都不太行。
上次说了,大卫•萨夫主办的《中国心理治疗和精神分析杂志》,是一本双语的周刊,中英文都要的。英文优先,中文我们中文的编辑看过后,觉得可以试试投稿,你就可以翻译成英文。
我也是这本杂志的编委之一,如果大家有文章的话可以投稿。
不过我们首先说好,这本期刊是比较严格遵守学术规范的,同行评议,匿名评审的。没有人情稿可言。
现在说整体,之前谈到我将对这本书提出自己的评论,以及我认为有中国特色的受伤研究者应该怎么发展。
我们中国人要做研究的话,首先要对研究提出自己的定义,正如《受伤研究者》作者Romanyshyn对研究提出自己的定义,“research”加一个连字号“re-search”,这赋予了研究一种既古老又新颖的意义。
他把研究赋予重新寻找丧失的灵魂这个意义的时候,就和西方当代心理学研究的定义有点出入了,因为当代心理学在实际操作层面有很大一部分是把心理学当科学来对待的,虽然在文字上不是这么表述的。
比如美国心理学会网站上说明心理学是以科学为基础的多种方式并存的一门学科,并不是完全的科学。准确来说,心理学是起源于科学扎根于科学,但并不仅仅只是科学。
但实际状况是绝大部分心理学系,一路朝着认知科学奔去,甚至要改名为认知科学学院,不想再把心理学这个词套在自己头上。国内这个风气更加强烈。有“拼命装科学综合征”。
Romanyshyn重新定义什么叫研究,以及心理学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对心理学研究的定义实际上回到了古希腊最基本的特色上,他重新定义了这个学科的性质,他也使用了构词法,字源法,寻求这个字的字源来进行工作,这一点对我们来说,是有启发的。
比如说我对研究有新的看法,从汉字的“研究”两个字来考虑,汉字“研”字的左边是个“石”字右边是个“开”,意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就有基本的态度,“精石”就是研究对象,它是石头,里面有金,石中熔金,西藏佛教中有部密续就叫做《石中熔金》,“研”字本身有炼金术的意蕴在里面。
“究”天人之际,对心理咨询来说,研究总体对象是天和人的关系,有一种天道指引着病人如何得病,如何康复;指引着治疗师如何协助来访者康复。
在这种天道的笼罩下,人有时候要顺天之命,有时候要人定胜天,有时候要乐天无忧。至于什么时候知其不可为也要为之,这里面有一种道义在,明明知道这是个无用的治疗仍然要进行下去。愚公移山也有这种精神在里面。
“究”字“穴”字头,洞穴,下面一个“九”字,“九”字包含了易经的象数学和数理在里面。九九归一,儒家经常说的惟精惟一,也是儒家的一种态度。
惟精惟一作为中国的受伤研究者所要有的态度,一辈子只研究一个主题一直精深地研究到这个主题穷尽。
“穴”字象征一个洞穴,说明我们的心要收敛,要进入洞穴的状态中,就像柏拉图说的心要像洞穴的比喻一样,看到灵魂的影子。
我觉得还有另外一个概念,用心找到自己能寄存和收藏的洞穴,以及找到心的家,定下来而不浮躁。心理学这个行业,以前是太穷了,大家不能定下心来做事情。
现在至少对很多大咖来说不存在太穷的问题,现在的问题在于过于物质主义,太过于享乐而忘掉了从业的初衷,任性而不是率性、尽性。这是从字形上来说。
从研究的字义上来说,“研究”最早是两种工具,一种叫“研”一种叫“臼”,是能让食品破碎研磨的两种工具。
对咨询师来说,要了解研究的意义和过程,必须把自己的心灵以及要研究的材料不断地研磨破碎。

最近跟申荷永老师讨论说,我们是不是要把心易八法取名为《理心研究法》。
申老师经常说,心理的“理”字有整理心情,有些程朱理学的意义。
他最近一段的原文是这样的,
“《说文解字》中将“理”注解为:“治玉也。从玉、里声。”同时,《说文》中称“玉”为石之美,赋予其“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鳃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桡而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技,洁之方也。”于是,“理”中含“玉”,也就包含了特有的玉之心性。同时,“理”为“治玉者”,已是包含了心理分析的寓意,尤其是治愈与转化的意象。古人曰:医之上者,理於未然。便是这种心理分析之理的发挥。王国维先生在其“释理”篇中,称“然则所谓‘理’者,不过谓吾心分析之作用,及物之可分析者而已矣。”[ 王国维:《王国维文集》第三卷,中国文史出版社1997年版,253页。] 实乃洞见呈现了其中的心理分析寓意。”
Romanyshyn在定义研究之后,找到一个西方的故事原型,欧律狄克和俄耳甫斯的故事。中国有没有这样的神话故事原型呢?
这个在中国是非常难以寻找到的。
朱大可专门研究中国文化的神话,在中国历史上发生过好多次文化大革命,中国文化中的神话故事已经丧失了,所以用神话故事来寻找一个原型是找不到的。
但如果要寻找一个研究之神的话,易经的创始者周文王,比较适合成为研究之神的代表;还有一个就是神农氏尝百草,也比较符合研究的原型。如果在易经中要找一个卦象来代表研究的意义,“恒卦”相对符合,如果要找受伤的卦象“明夷卦”比较符合。
从易经的角度来看,整个中国文化从一开始就是一种道德哲学人生哲学,而不是一种故事开始,所以在这里我们寻找的大概是一种卦象,或者是一个神圣先哲的片段的故事,而不神话的内容。
后羿和嫦娥的故事,也有可能用来形容研究者和研究对象的过程类似于欧律狄克和俄耳甫斯的故事。
后羿射日,类似研究者意图把握研究的本体,他一想要把握,那就出现了九个太阳,头脑发热了。
然后阿尼玛嫦娥奔月,告诉我们,日神,理性的太阳过度了,研究的阴魂就跑了。
日月分开了,那就是否卦,后羿如果不能哀悼,躁狂发作,偏偏要日月同辉,又跑去射月亮,那就是人间惨剧万民涂炭。
那西游记最后,有个孙悟空和月兔对战转化的故事,那才是真正的整合转化。有人看出来,这个月兔,实际上是八戒代表的坎卦的本体吗,就是太极图中,阴的那条鱼的眼睛。纯阴之中一点阳精。
作者还谈到研究过程中的诗意以及研究语言上的隐喻的敏感性,这个对中国文化来说没有太大问题,因为整个古代中国几乎所有文本包括书信,文言文都是一种诗性散文的文体,非常注重韵律。
现代人由于接受现代教育几乎所有人都不会写古诗,学校语文教育中基本已经没有这种声韵启蒙的教育。
反而在一些双语学校会被要求学中国文化,比如《弟子规》,《三字经》这些都是学习的课程,这预示着一种文化的趋势。我看到有几个双语学校,校长英国人的,相反他们要求中国学生要学习好中文。我们中国的鸡血学校呢,中国校长,老上海,相反要求中国学生要学好英文,英文还要求纯正,力求达到母语水平,外籍老师要求必须是母语是英语国家来的。有个英语老师白人,父亲是英国人,他是印度尼西亚出生的,国籍印度尼西亚,为了应对国内的要求,赶快去申请了英国国籍的。

受伤研究者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研究方法——移情对话,实际上也就是积极想象,邀请历代的祖先进行对话,这个可以全盘移植到我们的文化背景中来。
有一点不足的是在移情对话中,没有特别提出和专业祖先对话。
这里强调一点,如果我们要发展或做专业研究的话,首先要跟我们行业祖先对话,比如弗洛伊德、荣格、贝克、罗杰斯等等。
中国的文化中血脉关系是很重要的,谈到祖先对话首先想到爷爷奶奶或者爷爷的爷爷,和他们对话实际上更多的是处理我们的代际创伤或代际情结,但是我们还要处理专业情结。
心理咨询或者心理治疗总体上来说是一种西学,不是一种国学,不是由传统文化传承的,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其他国家,我们必须承认这一点。
我们国家还没有走到这一个阶段,就是建立起一种以中国传统心性学说为基础的心理治疗哲学观,心理病理学观以及治疗学观,其他国家也没有走到这个阶段,目前我们国家连专业化职业化体系都还没有建立起来。
在移情对话中我们可以加入一种方法——心易八法,在我们研究的过程中可以通过易经来引导我们的研究和反思,“心易八法”更多接近于《受研究者》中说的炼金诠释术,或者叫炼金诠释学。
诠释学的整个过程跟西方文化一脉相承,但是它的技术操作不那么有效。我认为在中国,操作起来更有效的是运用易经——心易八法,一个卦出来后从八个方面去反思它,带着卦象,就像禅宗的和尚去领悟公案一样。
我们心中不断地记挂着这个卦象,慢慢地出现很多东西,比如,共时性事件,梦境,身体反应都会出现。
前面说研究之神,佛教中的研究之神就是文殊菩萨,智慧之神。
在研究的过程中,如果是佛教徒,可以做些文殊菩萨的修行。《心经》是比较适合在研究过程中诵读的一个经典,《道德经》、《庄子》也是比较符合的经典。
《受伤研究者》作者在书中写了一个有趣的寓言,虽然有点生硬,但是和当代心理治疗研究方法的同类文本相比是很超越的,但是和《庄子》比较起来相去甚远。
庄子写一个预言之后,会进行去架构并转向哲学理念。
《庄子》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文本,这就是为什么它会被列入哲学史同时也列入文学史当中。
在炼金诠释术中还提到了一点,在工作中,四种功能都要运用,思维(理性)、情感、感觉和直觉。换句话说,在一个研究工作中,大概会有四种文体,最能体现理性的文体就是议论文、常规的科研论文;最能体现感觉的、感性或情感的问文体就是诗歌;最能体现直觉的是诗歌和梦境。
因此在文章中既要有科研论文的文体,也要插入一些自己创作的诗歌,或梦境,甚至可以插入一些摄影和绘画作品,这些需要有非常高的感觉和知觉功能,或者把自己的摄影或绘画作品作为封面,这些也最能体现知觉功能。
在文体上最能体现知觉功能的是小说性的文字描述,比如外貌描写,周围情景的描写。如果你想写一个著作,比如叫“比昂的临床思想及受伤研究者”,把这四种文体往里面一堆,每种各占25%,估计这个作品是看不了。
本书虽然里面穿插了很多诗歌,很多梦境,穿插一些类似于文学写作的诗性散文,但整体文风80%以上还是理性的。
他预告说写了整整一本诗,但没有把那本诗的所有内容都写进来。可见,在完成《受伤研究者》时创造了两本书。
另外一个更著名的受伤研究者——荣格,他把自己所有的作品看成是他整个一生的研究,这个研究就叫“荣格心理学”。他一生的作品中有几种文体,几种创作方法。
大概有20卷左右是比较理性的文本,就是目前已经看到的荣格作品的主体,文集第二卷中甚至用到了数理统计。
荣格的传记《回忆•梦•思考》,相当于是半文学性质的作品,《红书》显然是一本文学性质的作品,可以把它看作是他的传记,也可以看作是他的小说。
更有意思的是,在《红书》之中他的绘画也有了,传记是以感觉和知觉为主的。
《对死者的七次布道》实际上是诗歌的主体,典型的诗性散文,语言风格和古代的佛经很类似,尤其类似于藏传佛教里面莲花生大师的作品。
还有一种文体是——研讨会,研讨会这种文体有点接近于戏剧,是对研讨活动的记录。荣格在整个文体的运用中,包括书信,大概有三到四种文体,并且有好多册。
对我们研究的文体选择策略来说,可以把四种文体融合到一个著作中,也可以分开用三到四种文体,分别对应三到四本书:一本是理性研究的论文,一本是文艺性比较强的,如诗歌或小说,一本是研讨会。
弗洛伊德至少也运用了两种文体,绝大部分著作是科研论文体,以《释梦》为代表,《精神分析引论》、《引论新讲》都是以研讨会文体进行。
我个人比较赞成两到三本书的写作方法。
另外一个作者亚龙,有非常专业的理性写作文体,比如他的《团体心理治疗》、《存在心理治疗》;也有小说,小说中还会穿插诗意的散文在里面,这些都是对我们有明确启示的文体安排。
好的,那么我们整个微课就到此了。
感谢我们各位学员参加,感谢整理者,还有翻译了几个章节的几位译者。尤其感谢福州的岳宁,做了很多组织工作。

 

【完】


新一篇:没有了。
旧一篇:《受伤研究者》 第十五讲: 尾声《放手工作》


标签: 受伤研究者

延伸阅读
  • 《受伤研究者》 第十五讲: 尾声《放手工作》
  • 《受伤研究者》 第十三章《带有伦理的认识论 Towards an Ethical Epistemology》
  • 《受伤研究者》 第十二章 《写下灵魂》 Writing down the soul
  • 《受伤研究者》 第十一章 炼金诠释学(第二部分)
  • 《受伤研究者》 第十章 炼金诠释术 第一部分 Alchemical Hermeneutics: Part One
  • 《受伤研究者》第九章迈向深层主体的诠释(Toward s a Hermeneutics of Deep Subject
  • 《受伤研究者》第八章诠释学和理解的循环(Hermeneutics and the Circle of Underst…
  • 《受伤研究者》第七章恢复研究方法的灵魂
  • 《受伤研究者》第六章 移情场域:学生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