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李孟潮 > 专业文章 >

《受伤研究者》 第十五讲: 尾声《放手工作》

李孟潮 2017-8-01


受伤研究者 第15讲: 尾声《放手工作》
讲师:李孟潮
时间:2016年3月14日
形式:Q课
整理:余辉
二次整理:龚曦
审校:170730

大家好,今天是倒数第二次微课,我们来讲讲尾声。
大多数作者结尾都会写一首诗,或者引用一首诗,我们的作者是为诗专门立一个章节,叫做尾声,并为之取名“放手工作”。
他引了里尔克的一首诗“The Way In”,这首诗有中文译本,我可以发给大家。
中文译本名字叫做“入口”,也可以叫做“进入之路”,中译本有好多版本,我选的是绿原翻译的,这是一首很短的诗。
入 口   绿原译
不论你是谁:入晚请跨出你的斗室,
其间一切你无不领会;
你的房屋位于远方的起讫处:
Whoever you are: some evening take a step
out of your house, which you know so well.
Enormous space is near, your house lies where it begins,

不论你是谁。
你的眼睛困倦得几乎
摆不脱那破损的门槛,
你却用它们慢慢抬起一株黑树①
把它朝天摆着,瘦削而孤单。
whoever you are.
Your eyes find it hard to tear themselves
from the sloping threshold, but with your eyes,
slowly, slowly, lift one black tree
up, so it stands against the sky: skinny, alone.
好像音律都差不多,我没找到德文的,应该把德文拿出来看一看。

而且造出了世界。世界何其壮丽,
像恰巧成熟于沉默的一句话。
With that you have made the world. The world is immense
and like a word that is still growing in the silence.

而且一当你想去抓住它的意义,
你的眼睛便温柔地离开了它……
① “树”是诗歌独创性的象征。参阅
<献给奥尔弗斯的十四行诗》第一首。
In the same moment that your will grasps it,
your eyes, feeling its subtlety, will leave it.... 1

总体上来说,这首诗的确是讲工作的结束.但是非常有意思,它又是讲开始的,它一开始的意象是叫人走出自己熟悉的地带和领域,就像浮士德当年走出他的小房子一样。
而且出现了一棵黑树,眼睛里面撑起一棵瘦削孤单的 skinny, alone的黑树的意象,这是孤独的写作者的意象。而且他接着说到了哀悼,当你想要抓住沉默的世界,想要抓住这个世界的意义的时候,你的眼睛便温柔的离开了它。
应该是“ your eyes will leave it”,没有温柔这个词,翻译把它加上了,好像也还蛮对头的,符合这个意境。
作者说:在你读到尾声的时候,你最好再读一遍序幕。我们落入工作的灵魂之中,有些时候能找到自己的出路。It is finished,but it is not done,工作结束了,但是它没有完成。作者叫人回头去再看看序幕的诗,我来读一遍,这个中文是我翻译的。
easy is the descent to Avernus
沉入地狱是容易的。
night and day the door of gloomy stands open
那阴郁之门矗立,日夜敞开
but to recall one’s steps and pass out to the upper air,
但回望来路
this is the task, this is the toil.〈1〉
沿它步入云端,才是使命,才是苦工。

这大概就是引导整本书的两种诗情,诗魂,两种诗意过程。
一种是勇气,沉入地狱,探索无意识的勇气,不管这个无意识的情结是来自自己的还是来自祖先的。尤其是分清楚自己投射到工作中的无意识,以及工作本身的无意识是什么内容。
另外一种是能够哀悼,哀悼什么呢?
绿原的翻译虽然有点偏离本意,但是意境还是不错的:“世界何其壮丽,像恰巧成熟于沉默的一句话。 而且一当你想去抓住它的意义,你的眼睛便温柔地离开了它……”这就是我们要哀悼的,世界是美丽的,言词也是美丽的,但我们一旦想要用言词去抓住世界的意义,我们的眼睛就离开了它。
就像你去美丽的香格里拉避暑,你晴空万里,心旷神怡,你想起禅诗,夏有空调冬有雪,便是四季好时节。这时候你开始执着,你拿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你离开超越位了,进入偏执-分裂位。
这是受伤研究者受伤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能指和所指的分裂。
就像书的封面一样,这个绘画者正在不断地作画,但是他看到他的作品终将离开他,每一只鸟都将离开他,展翅而飞,他是抓不住的。
在这个过程中,他自己也变成了一只鸟。
或者我们也可以说,他自己本来也有鸟的一部分,他把它投射到了工作中。

还有一个部分是附录,这是Romanyshyn做的一个调查。
他调查表里有好多问题,其他问题我们都讲了,第5,6没讲,现在来讲一下。

第五部分,炼金诠释方法,他分两个部分。这是他的调查表,调查他的博士生的。同时这个调查表也是我们工作的纲领,也就是说它让我们说的这些研究方法可操作了。简单的描述就是,虽然天职观和移情对话可以应用到所有的研究方法,但总的来说,有一种方法和他们的联系是最紧密的,这就叫做想象性途径。
这是一种诠释学的变种,叫做炼金诠释学。诠释学总体上来说承认研究者和文本之间是相互创造了意义的,而这意义与诠释学循环是密切联系的。
炼金术诠释学,深化了这种诠释学的循环,让它变成了一种螺旋的形状,所以炼金术诠释学不仅仅是为研究者的理性和意识假设留出了空间,更重要的是它也为研究者的梦,症状,感受,直觉和共时性留下了空间。
正如古代的炼金术士被他们的工作所改变一样,使用这种方法的研究者们也知道不是站在远方来了解他们的工作,而是化身为工作。在研究炼金诠释学中,一个人成为了工作本身,他了解工作的程度达到了工作能够来了解他的程度。

炼金诠释学怎么操作呢,怎么了解工作呢?三个问题。
1. How did dreams, symptoms, etc. fit into your study? Can you give a specific example?
第一,梦,症状,直觉,共时性,感受等等是如何被你匹配到你的研究中的,你能给出一个具体的例子吗?以后如果我们有博士生,或者同行写一个著作,在研究方法这个部分,我们就看他有没有写我的梦,我的症状,我的共时性以及在研究设计中是怎么把它设计进来的,看他能否给出一个例子。
2. How would you justify the inclusion of the non-rational elements in the research process?
3. How were you as the researcher changed by the inclusion of these elements?

第二个问题是:在你的研究过程中,是如何把非理性因素包含进来,并给予它们应有的位置?

比如说昨天,我在讲比昂,我把自己写的比昂的那段拿出来看了一下,觉得写得不对,不能以这种方式来理解他,应该换一种方式。
比昂的文本中有很多非理性的成分,如果你以理性的眼光来看,这个文本就很糟糕,很多概念不清晰。
但是,他本身是以非理性的态度来写作的,所以你不能以这种方式来看他。
再比如
<头脑特工队>
这个动画片,你不能以科普纪录片的形式来看它,它的确讲到了脑科学,但是你不能把它看作一个科学著作,它总的来说还是一个文艺著作。你如果带着科学的态度说,你说的好些不对啊,我们的大脑不是这样工作的,即使你说的有一部分是对的,也不能以这种态度来对待它。
包括我们看的
<扪心问诊>
,已经很逼真,很接近临床过程了,它只不过把临床过程浓缩了,放到几个例子里面,它作为教学片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当成一个真实的治疗录像来对待,因为治疗不会有那么多的戏剧性。

第三个问题,“How were you as the researcher changed by the inclusion of these elements?”
作为研究者,你是怎么被纳入的这些非理性因素改变的?这是很重要的,也是我们研究的意义。如果研究是为了诸如SCI,学校的奖金,为了升副教授教授,这些研究统统都叫功利性研究。
实际上把它们称为功利性研究已经是客气的,准确地说,这些动机都称不上研究动机。
真正的研究动机就是要改变自己,认识灵魂,换句话说,就是悟道,和古代中国人的动机是一致的。

最后还有写下灵魂的三个问题。
1. Did this imaginal approach to research change the way you felt you had to write down your work? Can you say how? Was there, for example, a felt need to be more expansive and perhaps passionate, and less controlled?
2. How would you describe your writing style within an imaginal approach that keeps soul in mind? What adjectives might best describe it? Can you give some examples? Was there, for example, a pull towards the way in which metaphor leaves things elusive rather than defined?
3. Did this challenge impact the way you think about the issue of language and the soul? If so, how?
作者首先进行了简要描述。他说,进入到工作的深层次,同时又保持带心带灵魂的话,就会面临一个挑战,就是在你写作的时候如何能够书写你的灵魂呢?
接下来三个问题是帮助你的。
第一个是:这种对研究进行想象的方法(他指的是移情对话和炼金诠释学),是否改变了你感受,当你觉得不得不写作的时候。你能说说怎么改变的吗?比如说你是否有感受到需要变得更加expansive ,更加地扩展,或者更加地有激情,或者更少的控制?
我个人感觉expansive是更加广阔更加豪爽,更加接纳。
每个研究者个人的风格不一样,这种工作方式更加能接纳不同风格的创造者。
“更少的控制”,我也有这种感受。
“更有激情”,不是太有感受,本来是太有激情的,用这种方法之后,相反更加沉静了。

第二个问题是:当你在带心带灵魂的想象的研究方法中写作的时候,你会如何来描述你的写作风格呢?什么样的形容词可以最好地描述这种风格?你能举出几个例子吗?比如说在你的写作中是不是有这样的情况,当你运用比喻的时候,文风变得更加飘忽不定,而不是更加明确有定义。这是当你使用比喻的时候,会造成的文风的变化。
我个人觉得这大概是西方的作者遇到的一个共同的问题。他们没有使用图画或者易经类的象征系统来描述自己的研究过程。
在这个象征系统中,各种元素是可以彼此转化的。因为没有这个系统,他们就遇到了麻烦。
其实据我所知,在西方科学中是有这么一套系统的,好像叫做模糊数学。
按照西方科学的研究方式,我们最终是要找到这么一种系统,在这种系统中,各种元素可以相互转化。
这种系统又有一定的抽象性,它肯定不能是语言,那剩下就是图画和数学两种方式。图画实际上已经找到了一部分,比如荣格就找到了炼金术,我觉得这是很好的方式。其实西方系统中还可以找到比如说塔罗牌,星象学,也各是一套体系。
这是为什么塔罗星象现在那么受咨询师欢迎的原因,因为它里面有这套体系,而且西方人已经把这套体系用来描述心理过程了,比如说荣格塔罗,荣格星象术。
东方的语言显然就是易经了。这是挺好的系统,既可以清晰地定义事物,又不会太过飘忽,所以比较理想。这是我们应该使用的符号系统,来描述治疗过程的符号系统。

这种挑战,是否深刻地影响到你对于语言和灵魂的思考,如果是,是怎么影响到的?这就是写下灵魂要考虑的三个问题。

到此为止,整本书就讲完了。一般来说,读完一本学术著作,我们还要了解一下别人对它的评价是什么,以及我自己对它的评价是什么,换句话说你要写个书评。
书评本身是一种专业论文。在我国学术界有个不好的地方,认为书评是不太专业的专业论文。
但是在专业杂志上,比如国际分析心理学期刊,JAP,书评一般来说是大佬级的人物才有资格写的,有些期刊甚至要求一般读者不要写书评,只允许编辑部约稿,所以书评也是蛮重要的学术论文的体裁。
像我现在给Psychoanalysis and psychotherapy in China , 这本期刊义务打工,负责书评栏目的约稿征稿审稿。我一开始蛮犹豫的,这活计,比翻译还亏本,我要不要干呢。
我们徐勇老师和舒尔茨老师鼓励我干,但是对于老师们殷切地目光,我已经不过敏了。
最后我还是决定干,连算卦都没有算。有些事情根本不用算卦的。
大家可以写一些对这本书的评论,也可以看看学术界,或其他人对这本书的评价是什么。
我已经把这些评论上传到群文件里了,大家可以了解一下。
所以一本书从开始看,到不断地了解做笔记,最后写书评看别人的书评,到此为止。换句话说,你对这本书的书评就来自于你的笔记。这才结束这么一本书的精读。这是正规的学术训练的步骤,比如你去做一个硕士或博士,你的导师可能布置两百本参考书目给你,并要求你每周交出三到五本书的书评,读书报告。
我们说你交出了百十篇吧,第一个学期就过去了,或者第一年就过去了。
有本研究方法的书,叫做《会读才会写》,就是专门教硕士博士怎么阅读期刊文献。
不会读不会写,会不会做咨询了,当然也会做了。但是会读会写又会做,岂不锦上添花。

第二年开始写综述,第三年就开始做研究,等等。大概是这么一个过程。大家也可以自我训练一下,完成这个过程。

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周三的时候我们再来进行最后一次讨论。看完这本书后我认为,我们应该创造一种以中国文化特色为基础的受伤研究者模型。这本书启发了我在研究工作中该如何创造,如何进行工作,我们周三再来讨论。

谢谢大家!


个人笔记余辉:
整理的时候,关于调查表的问题,是否纳入自己的症状,梦,直觉,共时性,这也让我想到了这段时间的梦境,许多都和阅读以及翻译有关。在整理的时候纳入这一部分,也算是一种现学现用吧。
比如昨天居然彻头彻尾地忘记了整理录音,这和当初接下整理任务的激情满满真是全然不同。
同样的是翻译的过程,从一开始的激情,到后来着急,因为梦见而认领了翻译十一章,也因为梦境发现了自己在翻译过程中和听课过程的心态;以及随着十一章微课课程的临近,心态的不断变化,十一章微课时的变化,以及十一章微课后心态的变化。
梦境似乎创造了一种想象途径来将自己和翻译连接起来,甚至变得享受翻译起来,就仿佛翻译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不去做,总会心痒痒。而与此同时却忘记了整理微课。
这有点像从工作中离开去娱乐,然后又重新回到工作中。也就是今天的整理中,忽然又有不同的感觉。读绿原译诗的时候,想到了创造性。语言既然是不能作为想象途径的,那么绿原的翻译也看做一个创作的过程,这其中“温柔”的味道就像是带心带灵魂的工作了。
当写下“周三的时候我们再来进行最后一次讨论”,忽然也有一种哀悼的感觉,微课就要结束了,也许在绿原写下“而且一当你想去抓住它的意义,你的眼睛便温柔地离开了它……”,他也在离开这首诗,就像我们此刻的期待和准备写下“温柔的离开……”。

—The End—


新一篇:《受伤研究者》第十六讲:李孟潮书评
旧一篇:《受伤研究者》 第十三章《带有伦理的认识论 Towards an Ethical Epistemology》


标签: 受伤研究者

延伸阅读
  • 《受伤研究者》第十六讲:李孟潮书评
  • 《受伤研究者》 第十三章《带有伦理的认识论 Towards an Ethical Epistemology》
  • 《受伤研究者》 第十二章 《写下灵魂》 Writing down the soul
  • 《受伤研究者》 第十一章 炼金诠释学(第二部分)
  • 《受伤研究者》 第十章 炼金诠释术 第一部分 Alchemical Hermeneutics: Part One
  • 《受伤研究者》第九章迈向深层主体的诠释(Toward s a Hermeneutics of Deep Subject
  • 《受伤研究者》第八章诠释学和理解的循环(Hermeneutics and the Circle of Underst…
  • 《受伤研究者》第七章恢复研究方法的灵魂
  • 《受伤研究者》第六章 移情场域:学生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