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盘游戏的历史 简版

沙盘游戏的历史

不谈沙盘游戏技术的分析心理学史是不完整的。沙盘游戏治疗是非语言疗法的一种特殊形式,需要用到特定尺寸的沙盘(长宽约72X50 公分和8 公分的深度,距离地面约76 公分高),沙盘内部被涂成蓝色,给人水或天空的印象。一般来说,分析师都会提供两种沙盘,分别装有干沙和湿沙。正如沙盘游戏治疗的创始人朵拉·玛丽亚·卡尔夫所说的,沙盘建立了一个“自由和受保护的空间”,不会对沙画的品质作任何评判。不管是儿童还是成年的案主,都可以从敞开的架子上选择一些沙具,把它们置于沙中来创造一幅沙画。这个方法也是符积极想像的一种特殊形式,受到了荣格的鼓励。荣格在他自己“面对无意识”(1913) 的过程中,曾经有一段时间在苏黎世湖的岸边玩沙。在沙游的过程中,分析师的角色是一个参与性的观察者,不过,诠释并不是这个方法的核心;反而是对象征物的直接体验才是这种治疗方法最重要的地方。对于某些病人而言,沙游是一种唤起原型素材的方法,使病人免于进行言语的分析工作。对于另一些容易陷于言语内容的病人,它又是一种更直接地进入内在想像的辅助方式。其中涉及的问题是分析师是否也应该是沙游治疗师。然而,不管一个人想选择何种混合的治疗方法或者是治疗师,沙游的体验都显示出对于灵性的治愈效果。现在沙游已用于学校系统、家庭治疗、以及除了治疗之外的实验情境,不过这超出了本书的讨论范围。这种方法已经在荣格分析师社群的内外迅速地蓬勃发展起来了。1985 年,朵拉· 卡尔夫创建了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师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Sandplay Therapists, ISST)提供沙游技术的培训和资格认证,学会成员包括许多荣格分析师,也有很多没有受过分析师培训的人士。人们可以在瑞士佐黎孔(Zollikon)和旧金山荣格研究院的图书馆中找到一些个案史的文件纪录。

沙游的历史还可见于R• 米契尔和哈瑞特· 弗利曼(R.Mitchell & Harriet Friedman) 的著作《沙游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Sandplay,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英国伦敦的玛格丽特· 洛温菲尔德(Margaret Lowenfeld) 从H•G• 威尔斯(H. G. Wells)的书受到启发,创立了一种在沙盘上进行的治疗方法,并称之为“世界技术”(World Technique) 。威尔斯1912 年出版的《地板游戏) (Floor Games) 描写了一对父子在沙上进行游戏,玛格丽特·洛温菲尔德把这种创意和技术运用到她与儿童的工作中,并发现此一技术似乎对各种有心理困扰的儿童都有帮助。在二十世纪的三O年代,她的工作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因为梅兰妮·克莱恩与安娜·佛洛伊德之间的冲突遮蔽了英国治疗界发生的一切事情。不过她的工作还是逐渐引起了注意,而且她与一位著名的荣格派儿童分析师迈克·福德罕取得了联系。

接下来,故事要转到瑞士了,朵拉·卡尔夫了在那儿开始了对「世界技术」的运用。她是瑞士人,嫁给了一个荷兰人,在战争期间,她和儿子彼得被引荐给荣格的女儿格蕾特·葆曼-荣格(Gret Baumann-Jung)格蕾特非常赏识卡尔夫与儿童一起工作时展现的天赋。格蕾特·葆曼·荣格让卡尔夫会见了荣格,荣格对她与儿童的工作表示支持。因此在1949 年,卡尔夫开始在苏黎世的荣格研究院研习,在那儿读了六年。1954 年她见到了来荣格研究院开讲座的玛格丽特·洛温菲尔德,并决定去伦敦跟她学习。

这一决定得到了艾玛·荣格的支持和迈克·福德罕的协助。通过学习获得的体验,朵拉·卡尔夫将洛温菲尔德的“世界技术”改造为荣格式分析取向的治疗技术,将无意识的象征作为工作的重点。朵拉·卡尔夫因为没有大学学历,无法从苏黎世荣格研究院正式毕业。这迫使她只能在研究机构之外开展工作,她的大部分教学和讲座都只能在正式的荣格派机构之外进行。后来她在适当的时机被选为瑞士学会的成员,也成了国际分析心理学协会的成员。

朵拉· 卡尔夫虽然没有正式的资格认证,但这从未使她洩气,也从未成为她的障碍。她就是大母砷的体现,尽力去实现她想做的一切。她的工作很快在日本、印度及美国展开。而她对佛教的兴趣,使她与达赖喇嘛成为朋友,她的工作也成为东西方沟通的桥梁。日本著名的荣格分析师河合教授是她有力的支持者,使沙游在日本治疗师中很受欢迎。

朵拉·卡尔夫与希尔德·克许有密切的私人关系,克许鼓励她到旧金山开设关于沙游工作的研讨会。在二十世纪整个六O年代中,她每年都会作为克许的客人,在旧金山逗留几个星期,为培训候选员开展教学和咨询,并为一些人做短期的沙游治疗。哈瑞特·弗利曼从卡尔夫频繁的造访中受益,成为沙游技术的杰出代表。在加卅的时候,朵拉·卡尔夫经常访问旧金山市,因而使这个地区对沙游的兴趣日益浓厚。旧金山市的大多数资深女治疗师们,包括勒妮· 布兰德(Renee Brand) 、凯· 布莱德威(KayBradway) 、贝莎· 梅森(Bertha Mason) 和伊莉莎白· 奥斯特曼(Elizabeth Osterman) 都发现沙游在她们的分析实践中非常有帮助。而在纽约,埃斯特尔·魏因瑞伯(Estelle Weinrib) 也跟随朵拉·卡尔夫学习。到二十世纪六O年代末,运用沙游技术的治疗师与分析师已经遍及整个美国的荣格分析师社群。朵拉·卡尔夫持续每年几次到美国举行培训研讨会与工作坊。这时候,既不是治疗师、也不是荣格分析师的非专业人士也开始对沙游技术产生了兴趣,因而很有必要建立一个标准以进行认证,于是,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师学会(ISST) 成立了,并为认证提供了一种方式。

沙游技术是为了与儿童工作而发展起来的方法,其模式运用了荣格经典的原型理论。像人们常谈到的,这种所谓的“在沙上的工作”与福德罕对儿童进行分析的发展模型是相对的。虽然福德罕在五〇年代曾帮助过朵拉·卡尔夫到伦敦向洛温菲尔德学习,但是他并不热衷支持沙游疗法与儿童合作。他认为这助长了儿童治疗的非个人化面向,而他始终认为儿童需要与治疗师有更多的互动。因此,他个人在与儿童的工作中放弃使用沙游。由此可见,分析师们在成人分析中发生过的冲突,也在对儿童的工作中发生了。这是我们所熟悉的原型派与发展派之间的思想冲突。朵拉·卡尔夫于1990 年去世。那时她的研究成果已经在世界上的许多地方很好地开展起来了。目前沙游既用于儿童,也用于成人。大多数从事沙游治疗的资深人士都是荣格分析师,不过大多数ISST 的成员并不是荣格分析师。此一技术广受欢迎,而且继续吸引着愈来愈多的人使用它。

www.psychspace.com
TAG: 沙盘
«懷念台灣沙遊之父Dr.Kazuhiko Higuchi 樋口和彥 沙盘 Sandplay Therapy
《沙盘 Sandplay Therapy》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
《荣格学派的历史》 作者:《荣格学派的历史》 / 481次阅读
时间:2017年7月24日

标签: 沙盘
路径 > 心理咨询 > 心理分析模型 > 沙盘 Sandplay Therapy
沙盘 Sandplay Therapy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