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李孟潮 > 专业文章 >

《受伤研究者》第六章 移情场域:学生的例子

李孟潮 著 2017-7-12

受伤研究者》第六章 移情场域:学生的例子CHAPTER SIX:The Transference Field: Student Example

李孟潮
时间:2016-02-26
讲课形式:微课
整理人:汪可友
二次整理:龚曦
审校:李孟潮 170712

大家好,今天我们开始第六章的分享。这章的内容比较多。作者首先引用了里尔克的一首诗,然后讲到了六个问题,在第五章的移情性对话后要反思的六个问题。
  标题写的是学生的移情对话的例子,实际上主要的内容不是写学生的例子,而是写他们的反应,通过六个问题调查了学生的反应。
  这六个问题在附录的移情对话表里面也有。

第一个问题是,描述一下你是怎么进行对话的,这些对话是怎么样改变你的工作的它们改变了你么如果改变了,它们是如何改变的在研究过程结束时,你的工作和开始想要做的工作有什么不同么你是如何变不同的
  然后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Kerry Ragain,一个是Jo Todd,他们对这一大堆问题的回答。他文中提到的博士论文,有一部分都可以在Pro-quest的硕博士数据库中查到。

第二个问题,在这些对话中你看到了什么价值吗?在这些不同层面的价值中,有哪些价值是超过其他价值的吗?
  作者举了几个例子,一个例子是Killinger,另外一个例子是Debbie Greenwood,也是他的一个博士生,我们前面也讲到过。Greenwood的这个例子比较有意思,她的博士生论文的题目是《在十字路口安住》,副标题是《女性的叙述和女性的艺术工作》。
  在这里引用她的例子回答了前面的问题,她觉得这个对话非常有意思,能帮助自己超越文本。
  这样的移情对话让她本来卡住的东西得到释放,也能够继续工作了!而她同时作为艺术家和学者的冲突也得到一定的缓解。这种冲突本身就是博士论文题目的主题啊!
  在她进行对话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意象。她先是睡眠不足,陷入了无能为力的状态,然后进行了意像的移情对话。
  她问:有没有谁可以帮助我理解现在疲惫不堪的状况?
  过了一会,有个坐在轮椅里的老女人出现了。这个女人曾经在她的梦里出现过。
  她想起来这个老女人的名字是Helga,但她纠正他说应该是Hilda。然后她们就进行了对话。
  Hilda:“你看见什么啦?”
  Debbie Greenwood:“我看到了一个轮椅里的老女人。”
  Hilda:“不对,你看到什么了?”
  Debbie Greenwood:“我看到了一个无能的人,一个残废的人了”。
  Hilda:“这对于你有什么意义呢?”
  Debbie:“你这表明你是能力不足的,是受到限制了的。”
  然后Hilda继续问:“你说的是限制是什么意思?”
  Debbie Greenwood :“限制的意思是说有些事情你是不能做的,比如说玩足球。”
  Hilda笑起来了,说:“有些人是这样的,但这种情况不是残废。这只是一种观点,它给我了一种视角——这个轮椅,它给我一种以不同的视角看待事物的视角。”
  这段对话很多,在后面Hilda还告诉Debbie博士说:“你很担心,因为你把你所看到的当做自己的局限与灾难来对待。”
  这让Debbie觉得有所领悟。后来Debbie还查了下Hilda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Hilda的意思是保护者和女战士。
  这是很吊诡的一件事情,一个保护者和一个女战士怎么会由坐在轮椅里的老女人来代表呢?
  老女人说:“我坐在轮椅里是因为我要从一个另外的一种角度来看待这个世界”。
  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原型意象。
  这是我们为什么要做梦日记的原因。
  首先梦日记本身应该作为一种研究方法教给我们的这些学生或者博士生。
  因为你做梦日记之后才能够了解到,哪些意象是反复出现的。比如这个梦中的Hilda,你要她在意象对话中,肯定要对她比较了解,对梦比较清楚。因为她首先出现在梦中!
  这个人物听起来接近于荣格所说的智慧老人的原型。
  她很有智慧,与之对话可以帮助研究者完成她的论文,这是是非常有意义的一点。

 

第三个问题是:当你和这些对话进行工作的时候,看到了什么不足和限制之处
  作者针对这个问题总结了好多经验,在我看来是这一章最有价值和意义的部分。
  第一方面的副作用是,这对话不但没有帮助研究者——移情对话是要把情结投放到研究工作中,把它拿出来,但是移情对话有时候不但没有帮助研究者,相反还会让研究者被淹没了。这是第一个不足;
  第二个不足是这种对话挑战了自我的控制欲,会激发起研究者对这个对话的阻抗。这里举了一个Ellen Macfarland 的例子,她是从研究受虐开始的。
  在这个对话的过程中的。她就开始不断的进行受虐的对话,和几个国家对话,比如说有一个马组成的国家,有树组成的国家,还有海豚组成的国家。
  然后她注意到,这些动物不断地受到人类的虐待。她是研究受虐儿童的,自己也是受虐儿童,同时又是受虐儿童的治疗师。然后她发觉大自然也受虐了,进一步,她又反思整个文化都具有受虐性。
  在这个过程中,她不断地克服她的阻抗。
  因为她不断告诉自己说,这些对话都是不是真的。她也会不不断告诉自己说:“这些对话该往哪个方面进行。”  
  所以,必须要指出的是,从自我的观点出发看来是有限的东西,往往从灵魂的角度看是非常有价值的。 P175
  然而,作者又通过另一名学生的经验补充道,在带心带灵魂的研究中,等待灵光乍现的时刻固然重要,理性的批判性参与也是必须的。它可以帮助我们评估移情性对话中所得到的启示,在灵魂中的未完成事件与学术要求中找到平衡。P177。

第四个问题是:在你对话的过程中,你感受到了什么样的阻抗,这些阻抗的来源是什么?你如何和这些阻抗进行工作。
  他举了几个例子。在讨论Jo Todd的例子时,作者总结了一些防御机制,第一个叫做“逃入方法”。
  逃入方法就是拼命找方法,不断让方法做的更好一点,在量化研究中,更容易逃入方法。不断的追求数据和设计,这样就不用触碰你的灵魂的伤口和伤疤。一个个伤疤变成了一个个数字,一个个数字又变成一个个软件的运算!这就是逃入方法。
  还有一种阻抗的方式叫做否认身体。就是在研究的过程中否认自己是有血有肉的一个肉体的存在。这是第二种方法。Todd也出现了类似的阻抗。她的阻抗是如何修通的,说起来好可怕。
  两个月之后在她办公的地方,突然一场大火差点把她烧死!这场大火让她产生了领悟,她觉得这是共时性事件。
  有关共时性事件,我们在前面看到,有很多种定义。一种定义是指物理事件,心里在想什么事情,外面在发生另外的事情,就是把各种偶然发生的事件,用意义把他们联系起来。
  Todd通过这场大火,想起了荣格说过的一段话,荣格说我们在内心拒绝拥抱的东西,必然会从内在跑出来拥抱我们,变成我们的命运。
  比如说你内心拼命地拒绝被人抛弃,那么你在生活中最有可能遇到的就是被人抛弃。比如被你爱人,你的同事,或者你的分析师抛弃。
  这个原理总结起来就是——你最怕的事情,正因为你不断地害怕和拒绝,而被你提前召唤到生命里!就是越怕越召唤,越怕越勾引。
  然后Todd说:在后来我做博士的五年里面,不时地都会感觉到工作中会有出其不意的大火将我吞灭。然后我从中醒来了。这场大火非常有威胁性,有可能彻底地把我打垮。

接着作者又引用荣格对人生的反思。荣格在《人格的发展》里面谈到——我们想要在生命中找到自己的方向,有三个要素。
  第一个是选择,第二个是勇气,第三个是天职。
  昨天我看到一个微信,谈到德国的产品。德国产品很厉害,有些厨具,可以用几十年。
  记者采访厨具的制造商:“你们的厨具,可以用上几十年,上百年,可是如果我买了您家的产品,就再不会再买了,因为可以用一辈子。”
  对方回答说:''有些国家公司的厨具,比如日本的,能够用20年就差不多了,产品寿命设计就这么多,这样就可以从一个客户身上赚很多钱。我们不是这么考虑,我们的价值观不是这样的。”
  记者接着说:“企业存在的任务不是应该创造最大的利润吗?你的产品制造成这样,岂不是没有追求最大的利润?”
   企业的负责人说:“这种企业价值观是某些国家的价值观,不是我们的。我们认为企业存在的价值不是为了创造最大利润,而是完成自己的天职,这是神交于你的工作。”
  这就是典型的天职观的代表。
  所以荣格的人生观,职业观比较类似于存在人本主义,谈到人生的选择。第一,人天生是自由选择的;第二选择是要有勇气的。无论你选择了什么,也就同时选择了它带来的苦难。
  在你的人生中,无论是什么选择,都必须要承受由此而来的苦难和快乐。
  比如我们有来访者说,我离婚还是不离婚,他说我不选择,选择太痛苦了!实际上呢他选择了第三点——保持现状。他仍然有痛苦,这就是选择勇气和这个天职的关系。

接下来作者以博士生Tomlinson为例,总结了三种移情对话中的常见阻抗。
  第一是表现焦虑,就是很担心我的表现如何,能不能够按时完成呢?我是不是在浪费时间?移情对话的确是浪费时间啊。
  所以后面也会提到,移情对话-受伤研究者这种方法会有副作用——就是让时间延长。
  第二种常见阻抗就是“没有他人”。
  就像我们前面说的那个博士生,他会怀疑说——这些对话都是假的吧。没有他人在那里吧,这都是我想出来的。这样的移情对话对你就不是太有作用。
  第三种阻抗是真的有他人怎么办呢。就是我只想出来的这个神仙鬼怪啊,或者我轮椅上的老太太,他是真的存在怎么办啊?它不受我的意志影响而真正的存在,怎么办?
  这就是三大阻抗。Tomlinson还发现,随着的工作的进展,阻抗是不会消失的。
 第五个问题反思的问题:这些对话如何帮助你,和你自己在工作中呈现出来的情相联系
  我不讲他的例子的具体内容,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我发觉这些例子的内容和他提的这个问题不是非常相关。没有这些对话的话,也许这些情节会无意识的影响或者塑造你的工作的念头。
  另外的原因的是因为我们时间有限,所以就没有继续讲。
  第三个原因——他的文笔发生了变化。如果你看这本书,会发现后面部分诗意的文笔越来越少,不像前面那么美好。
  这是我们的写作到最后要非常要注意的一点。其实照我来看,如果你的写作从散文风格转向实证风格或理性风格的时候,最好使用逻辑非常清晰的笔调,要使用图表,典型代表就是《移情焦点治疗》,逻辑非常清晰。
  更好的代表作就是《认知疗法》。
  实际上本书中作者是把他的问题做成表格,给他的博士生探讨。这些问题,我个人认为在这里就没必要讲故事,可以做成一级编码,二级编码,扎根理论,提出一些点做量化研究更好一些。
  所以这是为什么在这一点,没有详细讲述例子的原因——时间的原因和文本的原因。
  我注意到有个地方蛮有意思——189页提到,Ragain这个人甚至提出来,投射性认同是一种研究方法,这是非常有新意的。诸位有没有在读的硕士博士,可以试着和导师讨论:“我的研究方法叫投射性认同你同不同意啊?”
  你可以告诉导师有个美国的博士就是这么写的。

第六个问题:这些对话是如何帮助你和你工作的灵魂建立起了超越自身情结的连接
  其中有个例子谈到,重读《圣经》帮助他联结到工作的灵魂。做研究计划时这些阅读经典的时间也可以计划一下,每天读几页易经,道德经,南华经。

最后,作者提出在移情对话的过程中有几种危险。
  第一种危险是研究者忽略了情结对研究的影响。他容易把自己的情结投射到工作中。这样的话,研究就会变成一种完全理念上的,意识形态的讨论,研究者离自己的情结太远了。
  Ideology有很多意思,有意识形态的意思,有思想体系的意思,有空想,空论的意思;我想这里的意思是空想,空论的意思吧。意思是如果研究者完全忽略克制了自己的情结,研究会变成一堆空论,没有什么意义,打动不了人。

第二种危险是指研究者过度认同工作中的任务,过度地认同工作中的灵魂的召唤,这个结果就是工作变成了理念,而且还变成了非常糟糕的个人忏悔。
  如果研究者过度认同研究中的灵魂,更糟糕,还不如前一种呢,第一种危险是变成空论,没有什么意义,第二种情况的研究既变成一种空论,又变成一种个人忏悔。

第三种危险:我们在前面也描述过——召唤原型的力量,你不召唤他还好,召唤来了还把你给吞没了,就像荣格所经历的。
  对有些人来说还会造成精神病的发作。好像我们这个行业的研究中也有人出现过这种情况吧。
  作者举个了例子,集体无意识就像X光。居里夫人研究礌,研究放射性元素,就遭受放射性元素的辐射,她就是死于放射性元素辐射过量。居里夫人作为受伤研究者,非常典型,命都被伤掉了。

作者在后面还谈了好多,时间原因,包括个人爱好的原因,就不详细谈了。
  有一点,在200页,他提出移情对话的使用要配合其他的方式一起进行,比如实证的方式,现象学方式和诠释学方式。他再次引用了梅洛·庞蒂Merleau-Ponty 的论述——哲学家及其阴影——来论证自己的观点。我不太喜欢西方哲学家,尤其是Merleau-Ponty这个人,因为我觉得他们不潇洒。所以呢我就没和大家讲。
  但是大家注意这是作者非常比较看重的一个论据。

 

本章结束在我们开头所引用的维吉尔的诗。这大概说明研究者到这里的时候,诗性又开始恢复了。
  我们看到前几章,一开始是很文艺的,后面比较理性,接近于常规的学术论文。到这里诗意又恢复一点点。我再给大家读一遍:
  深入地狱是容易的,那阴郁之门矗立  日夜敞开,当回望自己的路途,沿着它走入云端,这才是使命,这才是苦命,或者说这才是我们的苦干。

好,第六章的分享就到这里。接下来我们将进入作者讲的方法部分,第七和第八章。

最后补充一点——作者讲的这些问题在350页,列出来的是八个。
  但是他只讲了六个问题,第七第八个问题就没举例子了。不知道是为什么,我想这是他写作不足的部分。
 第七个问题是:在对话中有没有某一个特殊的或者印象非常深刻的片段能够来说明这个过程,向你表明这个对话对工作的影响
 第八个问题是:有没有一些反思,能让你对移情对话过程的精细化提出一些建议么?
  这两个问题,我没有看到他的回答。
  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祝大家有一个愉快的周末。


新一篇:《受伤研究者》第七章恢复研究方法的灵魂
旧一篇:《受伤研究者》第五章 研究者与工作之间的移情场域


标签: 受伤研究者

延伸阅读
  • 《受伤研究者》第五章 研究者与工作之间的移情场域
  • 《受伤研究者》第四章 作为一种天职(vocation)的研究重寻
  • 《受伤研究者》第三章研究重寻的意象式途
  • 《受伤研究者》第二章 Research as Vocation 作为天职的研究
  • 《受伤研究者》 第一章 soul and the complex of psychology心理学的灵魂与情结
  • 《受伤研究者》The wounded Researcher 引论
  • 李孟潮 受伤研究者:一种精神分析研究方法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