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程治疗(Brief Therapy)——不一样的思考方式 简版

短程治疗(Brief Therapy)——不一样的思考方式
时间:2017年6月23日14:00-16:00
地点: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2号楼5楼1号会议室
讲者:Carmina Gillmore V(Palo Alto MRI机构)
主办方: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临床心理
邀请人:陈珏
翻译:冯强
整理:金毅
编辑:高睿

讲者介绍:Carmina Gillmore V

一、非常厉害的起源

一堆牛人的集合,而且比别人还努力

1942年美国婚姻咨询协会成立,是由一系列非常著名的心理学家贡献的,都是当时非常著名的家庭治疗师。

Bateson:人类学家,也是项目发起人、负责人。

John Weakland:比较传奇,他是工程师,是Bateson在一项工程力学大会上认识的和说服加入MRI的,家庭治疗中他是第一个带入控制论思想,输入输出、内稳态等的概念。

Don Jackson:第一个MRI研究中心的主任,奠定了MRI研究基础。1961年他创办了第一本家庭治疗杂志《家庭过程》,是在这领域非常重要的杂志。

Nathan Ackerman:也是精神分析学家,并且创建了家庭治疗研究所,影响了一个重要人物Minuchin,最终创立了结构式家庭治疗,非常强调功能性和逻辑性的概念。

Jay Hayley:知名家庭治疗师,关键在于他是艾瑞克森博士的重要伙伴!

二、有哪些不一样的思考方式?

与结构式家庭治疗的异同,受到大师和流派的主要影响,好奇的隐喻,谁是来访者

除了图中内容,我们强调两点:

1. 谁是来访者。短程家庭治疗比较在意动机性最强的来访者,而且强调是来访者而不是病人。

2. 治疗外的改变。短程家庭治疗强调个人发生工作,由他变化带入到家庭中去,所以跟某人工作,变化会进入到家庭中去。(而不像米纽庆希望的治疗中就发生改变)

短程心理治疗的模式受到了一系列的人物、流派的影响。我们来看看:

1. 首先是人类学家的影响,当然是Bateson了;

2. 米尔顿·艾瑞克森,嗯~激动啊!米尔顿博士喜欢旅游,而且会写书,治疗有自己的风格,具有不可复制性,他会用奇怪的方法,隐喻、故事甚至行为,对来访者进行直接/间接的干预。米尔顿对短程治疗的贡献,主要是催眠技术、语言的使用、语义学的贡献。编者特意去美国学习了艾瑞克森催眠,通过现场与讲者的对话,对此疗法更感兴趣了。

3. 建构主义,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桌子”(这也是一种巧妙的隐喻)。

4. 工程学家冯先生(Von,咳咳),系统理论,图上都是他引入的概念。

我们的工作更像是一个侦探或国际象棋的工作(又是隐喻吧):一步一步观察入微的,系统的情境,对来访者的语言,因为我们对系统一无所知,所以我们要保持一个系统的好奇的状态,因为每个系统都会发生变化。

关于电话预约,谁是来访者?

我们在意的是谁先打电话来预约。是来访者,还是最希望这个系统发生改变的家庭成员?这些细节非常重要。举个栗子,我们系主任在一个十几岁的来访者和她的母亲,系主任先问女孩,如果你妈妈不打电话来预约这次咨询的话,你会来吗?女孩说我当然会来了。于是系主任确认说,这个女孩就是来访者。

三、 短程治疗的具体过程

1. The problem 问题

“如何”比“为什么”更重要。

基本假设就是对于问题的看法。这是短程心理治疗的模式与其他不同的,问题以什么样的呈现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不太关注它为什么会产生,而是关注它在最近或现在是如何困扰来访者的;我们不太关注它几个月几年前是如何形成的,而是关注这个来访者如何被困扰而找到我们的。

双重束缚:无论你做A还是做B,都是不对的,都是受到束缚的。所以一个病人,如果在医疗环境中被医护人员看待为病人的话,无论怎么做都会被看待为病态的行为。他们发现,当这个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妈妈离开医院后,这个病人表现得和正常人一样,和其他人互动,但当每周末他妈妈来看他,又成为精神分裂症病人。所以在家庭里扮演一个有精神分裂症行为的人,他就被认为是病人。

“非病理学”模式:所以这在当时1959年是一个非常大的认识上的进步,诊断只是一个标签,而发生行为的背景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更多关注来访者的主诉、抱怨,体现了时间、背景和一些十分重要的信息。

If you can’t explain it simply, youdon’t understand it well enough.

如果你不能简单地解释它,是因为你还不够理解它。

——爱因斯坦

所以这里关于问题,就给大家引用了爱因斯坦的一句话。所以对于来访者、病人来说,呈现给我们是一种主诉和困扰,他处于困难当中,我们就要一步一步帮助他,什么困难正在发生,就像看电影,一步一步随着情节展开,我们会看到更多的背景信息、更多的内容。

如何聚焦问题

一个来访者带着主诉和困扰来,我们就关注一种互动,在家庭当中是谁对谁做了什么?通过提问,让他对他的问题成为一个背景性的信息,这样他也清楚自己的问题在系统中的位置,就会让来访者跳出被害者的框架,以一种更客观的第三人称的视角来看自己的问题,就会产生新的感受、新的希望。

相互作用:短程治疗的关键

强调相互作用,也是让来访者通过进入到那个情境中去,知道元素之间的相互作用,就像看电影一样,更清楚相互之间发生的细节,比如什么时候发生的,用第三人称视角抽离出来的时候,他就有更多的希望,也许就没有灾难性的一直发生,可能只是某些情境、和谁一起,问题就变得不那么难以解决。

You can’t look at one end of arelationship and make any sense of it.  

你不能只看到一段关系的一端,那样并没有意义。

——格雷戈里·贝特森

我们非常希望能够对来访者带来的问题进行干预或提供帮助,但这也是我们基于他们对问题的观点,如果我们完全地接受了他对问题的观点的话,也许我们能做的事情不多。所以记住,他们对问题的观点只是一个线索。所以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后面的、整体的背景。通过线索,我们一步一步地要了解问题的整个背景。

Why Now?为何是现在?

帮助找出这个特定的时间触发来访的原因和背景信息:什么事情促使你上周来访,而不是2个月或3个星期前?所以我们不关注他的历史,更关注他的现在。

2. The attempted solution尝试的解决方案

对于每个人来说,他都有一些尝试解决问题的,自然地选择的方法,但为什么无效或效果差?

治疗过程的目标是让来访者将“尝试的解决方案”变为更有效的行动。一种新的交互作用模式会使不受欢迎的问题消失。

我们在用语上强调一个变化:把困难变成问题。当困难逐渐积累,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时,就变成问题,需要来咨询的时候,就是因为一些小的问题,被不当地对待,用无效的方式来对待,问题越来越大,滚雪球一样。

      the definition of insanity is doing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

精神错乱的定义是一遍又一遍地做同一件事情,并期待不一样的结果。

                                                                                         ——爱因斯坦

3. The minimal goal 最小目标

最小的目标是什么意思呢,是指比较具体的、简单易行的、来访者能够做得到的目标,这样我们就会给来访者更多的信心和希望,因为如果目标太大的话,来访者就会感到非常的挫败,下次就不会再来,所以我们会帮来访者细化他的需要,像个梯子一样,从最小的改变开始,一步一步地帮他达到想要的目标。

4. Implementing through Client's Position 站在来访者的角度实施

在短程治疗模式中,我们强调来访者的位置,就是指在系统当中,最想改变的那个人就是来访者,因为我们不和疾病的诊断工作,我们和来访者工作,来访者是最想改变的人。就像刚才的栗子,主任对研究所里坐的母女,问了青少年说如果你妈妈不打电话来预约的话,你想不想来?青少年说我想来。那她就是想改变,是来访者。如果她不想来,就是妈妈想改变,妈妈想来,妈妈是来访者。

位置的概念可能在短程心理治疗中是个常用的术语,来访者的位置,可能是他站在那个位置上观察的世界、理解问题的位置。作为治疗师,我们也希望来访者变化,也希望来访者通过变化,达到我们认为对他好的位置,但实际上这是我们认为对他好,他自己也许有自己认为对他好的位置,所以我们要在现状上一步一步地改变,推动他的变化。就像前面说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桌子,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位置。

5. The Plan 计划

所以在制定计划,让来访者发生变化的过程中,我们会考虑到来访者曾经尝试的那些方法,以及我们治疗的主题,甚至有些时候,我们会发生180度的转变,就是让来访者尝试那些他们从未尝试过的方法,来促进他们的改变。所以这也是一个病人和来访者的差异,来访者意味着他要去做一些事情,而病人,他不需要做一些事情。

所以在我们短程心理治疗当中,基本上一个疗程最多4-10次,我们希望治疗中发生的事情,就是让变化实实在在地发生。

这是早期第一代治疗师,把自己当作无知的人,来研究精神病人与家人的互动,这些是早期的专家。

Karin Schlanger 短期治疗中心主任,她住在加州。她是现在唯一一个还在世的、曾经和前面著名学者一起工作过的人,所以她感觉有责任向世界传播。

四、问答互动

问:我们会让病人的问题变成一个关系中的问题……?

答:我们不是把他变成病人,而是关注问题的背景信息,关注其他的家庭成员,问他们对所谓的病人的看法。所以短程治疗看重的就是对互动进行干预,我们不太强调这个病人,因为这个病人是一个结果,而互动进行干预就更简洁一些,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会发生系统的变化。我们也会邀请家庭成员进来,目标只是为了更清楚他们的互动形式特点以及发生的背景。这就是与结构家庭治疗的区别。非常好的问题。所以这就是效果发生在咨询外的特点,这是短程心理治疗的特点。

问:中文里有个词叫“饮鸩止渴”长期会有不好的结果,怎么办?

答:在短程心理治疗当中,我们让他的变化是一步一步进行的,这样的变化他自己能感受到,而且这个变化是积极的,往好的方向发展,内隐的乐观主义——让来访者对自己的问题有个重构,以让问题得以解决。所以短程心理治疗之所以不会让来访者饮鸩止渴,因为我们会提供背景信息,而不至于让他有宿命论的感觉:我就完蛋了。而是问题发生在某个特定时间、特定空间,可控性就强些,给来访者以内在的某些希望。这些问题就给来访者提供一些情境性的认识:这个问题一直发生吗?

问:刚才听说来访者需要改变,而病人不需要改变,这话怎么理解?

答:就像有句话,一个开心的妈妈,全家都开心。家庭整个日常变化,一系列的变化就会接踵而至。如果病人在家庭之外发生变化,如果积极的话,就会坚持,比如父母发现某些时刻发生变化,身边的青少年说话了,父母就会强化,继续寻找让他说话的情境,家庭良性的发展就会导致积极的结果的不断出现。

问:今天的体会,家庭治疗中最主要的一点是找到这个家庭中真正的来访者,是这样吗?

答:是的,非常重要。最想来咨询的那个人,他是最有可能带给他们家庭系统改变的人,所以改变他全新背景信息和故事的人,就有能力带给家庭系统发生变化。谢谢。

问:这是个体治疗还是家庭治疗?

答:如果策略性家庭治疗是和家庭工作。短程心理治疗还是以个人为单位,如果需要家庭为单位,也可以邀请家庭成员来。

古希腊哲人赫拉克利特说过,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会得到一些不断得到进步的东西。

欢迎大家来MRI参观!感谢陈珏博士!大家来合影,一起美美哒!

邀请人:陈珏,医学博士,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临床心理科副主任,中国心理学会注册心理督导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治疗与心理咨询专委会家庭治疗学组委员、上海区域组长,亚洲家庭治疗学院理事,德中心理研究院家庭治疗组理事。 

翻译:冯强,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医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国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注册工作委员会注册心理师;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会员;中国心理学会会员;上海市心理学会精神分析分会会员;上海市医师协会精神科医师分会会员。 

整理:金毅,中德精神分析连续培训项目治疗师,为学习催眠专程赴美深入沙漠中的凤凰城,接受美国艾瑞克森基金会总部的三阶段完整培训,并获美国催眠师协会讲师资格,由此对基于艾瑞克森催眠等理论的短程治疗产生浓厚兴趣。

www.psychspace.com
«人类不能不传播 策略模型
《策略模型》
没有了»
Carmina Gillmore 作者:Carmina Gillmore / 745次阅读
时间:2017年6月28日
来源: 上海市精卫
路径 > 心理咨询 > 家庭治疗 > 策略模型
策略模型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