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李孟潮 > 专业文章 >

《受伤研究者》第五章 研究者与工作之间的移情场域

李孟潮 著 2017-6-15

受伤研究者》第五章研究者与工作之间的移情场域 
讲者:李孟潮 
讲课形式:qq语音 
初次整理:未署名 
二次整理:龚曦 
时间:2016-02-24
审校:170615

第五章——在研究者与工作之间的移情场域。这是全书最重要的一章。
     
  作者一开始再次回顾和总结前面几章的内容,他经常这么做。
  然后他讲到打开一个空间,Open a space,make a place制造一个场所。
  在第136页他再次讲到了,在打开空间制造场所的时候,要放弃自己,通过放弃自己而放手工作。然后,你能打开一个空间,形成一个场所。

在136页,他再次讲到了研究和治疗的区别。研究和治疗肯定不是一回事情。但是,研究的确是一种教育领域的工作。教育经常会有治疗效果,虽然它不是治疗。
  那么治疗有时候也可以看成是另外一种教育。所以他说道:我们也可以把教育看作另外一种治疗。反过来他又说,这时候我们也可以把治疗看作是一种形式的研究。他又谈到,我们一定要注意,带情结的研究者和带心带灵魂的研究者是不一样的。
  这就像带情结的治疗师和带心带灵魂的治疗师是不一样的。那么治疗师必须分清楚,在治疗中哪些东西是情结带来的,哪些东西是病人本人的。做研究也是一样,研究者也必须分清这两者。

然后作者又引用了荣格温尼科特。荣格有一句话“既然我一无所知,我应该做的只是处理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然后荣格做了一件事,就是游戏,做他小时候做的游戏。
  什么游戏啊?用小砖头搭房子的游戏。
  荣格在他的自传中写道,和弗洛伊德分道扬镳后他开始做这件事情:游戏。    
  作者接着提出,打开的空间和创造的场所,是通过游戏完成的。它不是一个现实性的场所,而是温尼科特说的过渡空间或者想象空间,是通过放弃,创造出来的。
  这个场所有游戏的性质。作者在第138页第1、2、3段专门说了这点,他说研究是一桩严肃的事情。但是,如果你带心带灵魂研究的时候,不能过度严肃,严肃到死气沉沉的程度;你必须带着这种游戏的精神进入工作。
  只有在这个时候,工作中的未完成事件才可能显现出来。
  而这种游戏精神、游戏的能力,和自我放弃工作有关系,letting  go  of  the  work和自我放弃了对工作的控制幻想有关系。
  但是很多人的自我是阻抗游戏的,不希望在游戏中丧失自我,或者带着自暴自弃的心态玩游戏。这在博士生、研究生中很常见。
  如果他带着这些心态玩游戏,甚至在研究的过程中不玩游戏的话,那就很容易让身体受伤。所以很多研究生做着研究,就跑去旅游啊,打电子游戏啊,或者做很多愚蠢的事情,或者变得麻木。这是为什么呢?
  作者谈到了,灵魂是需要一点点愚蠢和麻木的。
  所以下次大家再觉得自己愚蠢、麻木,或者我说你愚蠢、麻木的时候你就不要生气了。这只不过是在告诉你这是灵魂的需要啊!
  有些人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游戏之外会有很多梦,也有很多人在研究的过程中坠入爱河,这也很常见。

作者在第139页还谈到:积极想象是很重要的。积极想象就是他后面说的移情场的对话。所以他所说的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积极想象本来作为治疗技术,现在变成了研究技术,在研究中要进行积极想象。
  作者也提到这个大概是有争议的,但是他认为这是一种合理的延伸。
  这也是这本书吸引我的一点,因为当年我在读博士生的时候,就提出过这个问题: 积极想象是不是一个研究技术呢?我们在写研究方法的时候能不能把积极想象也写进去?

第140页很重要,我个人认为这是全书最有价值的部分。
  (附录《THE WOUNDED RESEARCHER》P140-141相关部分:
  Letting Go of the Work
  In this section, I want to describe two procedures for working in the ritual space of play. These procedures are two phases in the process of letting go of the work. This phrase—letting go of the work—refers to the researcher's conscious relation to the work, to the ways he or she has claimed it and has been shaping it according to his or her intentions for, and ideas about, the work. In this process of "letting go," the researcher surrenders his or her outlines so that he or she can be addressed by the threads that tie him or her more subtly to the work. Before I describe these phases and their subdivisions, I want to outline them in a schematic form. This outline might help the reader/ researcher by offering a map of the terrain to be explored.
  Phase One: The Ritual Space of Reverie
  Phase Two: Transference Dialogues
  Step 1: Setting the Stage
  Step 2: Invitations
  Step 3: Waiting with Hospitality
  Step 4: Engaging the "Others" in the Work
  First Moment: Giving Form and Being a Witness Second Moment: Critical Regard

     
  1. The Way of Aesthetics

iv

     
  1. The Way of Understanding

Step 5: Scholarly Amplification
  他提出了移情对话放手工作的两阶段六步骤的过程。

好多研究方法,尤其是质性研究这类,没有可操作性,这是挺麻烦的一件事情。
  比如以前我们经常写:“我这个方法是现象学方法,……”,这么一句就完了。
  那这其中现象学是怎么操作的呢?就语焉不详了。或者有些人说我用的研究方法是诠释学,那诠释是怎么产生的呢?后人能不能从你这里寻找到呢?—— 找不到的。这就是为什么扎根理论这种方法特别受欢迎的原因,因为它有可操作性。
  所以我在读《受伤研究者》这本书的时候也在看它有没有可操作性。它还是有一定的可操作性的。
  第一个阶段“The Ritual Space of Reverie”,遐想(或者说恍惚,类似道德经说的那种恍惚,其中有道,其精甚真,有点类似入浅定,昏沉与清明之间的摆动状态,也有可能是大圆满、禅宗的禅观。)的仪式性空间。
  第二阶段叫做“Transference Dialogues”,移情性对话。第二阶段又分5个步骤。
  第一个步骤叫“Setting the Stage”,设定舞台。
  第二个步骤“Invitations”,邀请。
  第三个步骤“Waiting with Hospitality”,带着殷勤与好客地等待。
  第四个步骤“Engaging the "Others" in the Work”,安置工作中的他人或者他者。很多拉康学派的,喜欢把这个“others”翻译成他者,也有人翻译成他人。
  “Engaging the "Others" in the Work”又细分为两种时刻,很像心理治疗中的改变谈到的这种时刻那种时刻。
  “First Moment: Giving Form and Being a Witness”:赋予研究形式,并且成为一个见证者。
  第二个时刻,“Critical Regard”,批判性关注,或者评论性关注,或者翻译成“批评性凝视、注视、注重”都可以。因为“Regard”这个词意义很多,有注意的意思、有尊重的意思、有凝视的意思,有注重、注视的意思都有。
  “Critical”一般是批评、评论的意思。 “Critical Regard”有两种途径,一种是“美学的途径”,一种“理解的途径”。
  最后第五个步骤,叫“学术性扩充”。到这里就和我们常规学的研究方法是类似的了,就是回到写论文的轨道上。

第一个阶段“Phase One: The Process of Reverie”——遐想的过程,或者叫做遐想的仪式性空间。
  作者首先举的例子是以前举过的,凯瑞·瑞根带着风笛的例子,然后又举了荣格玩游戏的例子。遐想不一定是要专门到一个地方,做很多仪式才会出现的。
  有些时候遐想会自动出现,比如在你读一本书的时候,这种遐想体验就经常自动地浮现。
  接着他又举了学生Kellen的例子。Kellen的遐想是怎样浮现出来的呢?
  她每次听课的时候就拿一支笔,在她的教科书上写写画画。然后她逐渐发现自己写写画画的内容正在不断地改变,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在这些内容中,第二年浮现很多童年场景,第三年有很多容器的出现。
  如果学过荣格心理学,我们就会知道这显然是一个类似于沙盘或绘画治疗中经常见的,一个自性化的过程。
  这是他讲的仪式性空间,仪式性空间带来遐想或者激活遐想。
  我个人觉得如果是我们中国人来做,显然《易经》是创造遐想的仪式性空间的很好方式。
  所以在我的书《感应转化》里面提到了“心易八法”。也就是说,易经也可以作为一种研究方法来使用。现在我更加确定了,在原版的书里没写,到下一步修改的时候我肯定要把这个写进去。

遐想之后就要进行移情性对话。对话的目的是能够产生扩展,心灵、意识和工作的扩展。在扩展的过程中,是要让祖先未完成的任务浮现出来。
  这里的祖先并不一定是治疗师或者研究者个人的祖先,也是我们全人类的祖先。包括我们在做治疗的时候,要面对的也有病人的祖先。
  病人的祖先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是我们个人的祖先,不是说我们所有人的祖先都是由一个非洲的妇女生出来的吗?大概是这样的意思。这样我们就会和病人有连接感。
                                                                                                                     
  然后作者提供了论据,论据之一是Angle Samuel。
  Angle Samuel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是有关于反移情对话的。另外一个是Cobin,他是专门研究伊斯兰教的学者。在第十一章提到的“想象界”在这里就提到了。
  除了拉康派,荣格心理学也讲“想象界”,不过他们更多讲的是炼金术中、伊斯兰哲学中的 “想象界”。
  (据说Lacan专门去荣格家拜访过荣格几天,有人还怀疑荣格给拉康看过《红书》。)

移情对话分5个步骤。
  第一个步骤是“Setting the Stage”,设定一个舞台。
  主要通过遐想来创造这个舞台。
  作者提出了这种遐想和负性能力的关系。
  “Setting the Stage”作者引用了好几个理论性阐述,他没有写清楚怎么个“Setting”法。这是他不足的一点,是需要我们补充的——如何设定一个舞台?设定一个舞台是不是要有专门的场所呢?
  比如像《易经》中的筮室,就是在你起卦的时候要有一个专门的房间、专门的仪式,才设定好这个舞台。
  在步骤二他讲到了邀请。邀请是讲得比较详细的。当你设定好舞台之后你要邀请4个方面的人物或者意象和你进行对话。
  第一个对话是个人层面的。问的问题是:在我的家庭中、在我的生命中,有谁想对我的工作进行一些评论吗?我的父母对我的研究工作有什么见解吗?我的兄弟姐妹们对我的研究工作有什么见解吗?
  第二个是文化历史的层面。在另一个文化,或另一个历史时期,有谁想对我的研究工作进行一些评论吗?或,有什么见解吗?有谁是从另一个种族、另一种性别、另一种社会阶层来的,对这个工作有何见解吗?
  第三个对话是在集体原型层面的。这份工作是为谁而做的?在引导这份工作的祖先或者向导是谁?这份工作是服务于谁的?
  接下来第四个是生态与宇宙层面。有其他的生命想对这份工作说什么话吗?有什么动物想对这份工作说什么话吗?有什么植物想对这份工作说什么话吗?
  当你邀请的时候,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问。问完之后就要等待,带着好客的态度等待。然后这里又引用了艾略特的诗,是在《4个四重奏》里面的诗句,"wait  without  hope / For  hope  would  be  hope  for  the  wrong  thing." 这也是经常被治疗师引用的一句话。这个和易经中无妄卦有点类似。

作者提出来,在等待的时候特别需要的是修通内在批判者。他专门举了个名叫Paul的学生的例子。
  很多人在研究的过程中都会出现内在批判者,不断地告诉你,你的研究做得多差、多不如博士生同学某某某,或者不如历史上某某某,或者不如别的学校的某某某,不如你参考文献中的某某某。当出现这样的内在批判者的时候,非常重要的是不要反击它。
  比如不要说我的工作是有什么好的地方等等。
  修通的方法,首先是要承认批判者的合理之处。然后开始自我分析,读读道德经等等,比如道家是很以失败为荣的。  

然后他举了博士生Todd的例子。她开始准备研究死亡,去了很多地方玩,拍了很多有关死亡的图像,并且展示给全班,但是她觉得和这些图像并没有连接。
  这个研究生自我反思道,她对死亡的研究可能和自己的一个伤口有关系:她的爸爸在她10岁生日后不久死掉了,但实际上她觉得仍然不是非常有研究的动力。
  她的脑海里面经常会有一个声音批判他,她和这个声音进行了对话,发觉这是她妈妈的声音。批判的声音告诉她:你已经看到了自己爸爸妈妈、你的祖父母的死亡、你的朋友的死亡,但是你根本没有看到自己曾经流产过两次,杀死了两个孩子。
  她开始意识到这是她一直压抑没有处理的,于是她的研究主题就变成了对流产的哀悼,最后完成了她的工作。

我觉得这个研究方法也是需要深入的。如果你们听过《心理治疗中智慧与慈悲》的微课就会知道,对批判的声音,我们是有具体的技术对它进行工作的——慈悲喜舍四无量心。
  四无量心在四方发送的时候,对你所爱的所恨的对象、对你批判的对象,进行慈心发送。
  但是我觉得这两个可以合作起来。首先呢,你继续和批判的声音进行对话,对话完之后进行慈悲喜舍,最终感恩这个批判的声音教会了你很多新的东西。
  这就像西游记里面的打魔怪,魔怪都是成佛道上必不可少的帮助者。

第四个步骤是“Engaging the "Others" in the Work”,荣格也曾经提出来过。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他也引用了另外一位荣格分析师希威克的观点。
  总的来说,他们认为在这个步骤中有两种时刻,一种时刻是理解的态度,一种时刻是诗意的态度。这两种时刻要整合起来。
  在160页,他特别引用了荣格讲的话----如果太过于偏重诗意和美学,你的工作就会变得过于幻想;太偏重于理解,又失去了美的色彩,所以要两者平衡。

第五个步骤就是“学术性扩充”了。这时候你就走上传统的研究路径了,搜集资料并写作。

   总的来说这就是第五章讲的内容。第六章专门就“Transference field”举了两个学生的例子。到此第二个部分,叫做“研究过程”,就讲完了。

第一部分123章叫做“研究的理论”,受伤研究者的理论。第一、二个部分都讲完,就到第三个部分,是一些具体的研究方法。但实际上第二部分讲的是研究方法。研究过程中这些对话才是研究方法中的内容。或者说他的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应该合在一起才对。第三部分主要是讲了炼金诠释学。


新一篇:《受伤研究者》第六章 移情场域:学生的例子
旧一篇:《受伤研究者》第四章 作为一种天职(vocation)的研究重寻


标签: 受伤研究者

延伸阅读
  • 《受伤研究者》第四章 作为一种天职(vocation)的研究重寻
  • 《受伤研究者》第三章研究重寻的意象式途
  • 《受伤研究者》第二章 Research as Vocation 作为天职的研究
  • 《受伤研究者》 第一章 soul and the complex of psychology心理学的灵魂与情结
  • 《受伤研究者》The wounded Researcher 引论
  • 李孟潮 受伤研究者:一种精神分析研究方法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