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怪怖者(The Uncanny-Das Unheimliche)

弗洛伊德-怪怖者(The Uncanny-Das Unheimliche)

Acephale

来自: Acephale(psyche-anal-iste) 2014-10-21 16:22:54

“也许事实是这样的:怪怖者是 “隐秘的-家庭内部的”、经历了压抑并从中返回的某物。任何令人怪怖的东西都具备这个条件。”

——Freud,《怪怖者》the Uncanny,1919年秋

“Unheimlich”是“Heimisch”和“Heimlich”的反义词,即“熟悉的”的反义词,而且人们倾向于认为“怪怖者”是令人恐惧的,恰恰是因为它不是已知的和熟悉的。在弗洛伊的之前的学者,比如Jentsch认为一方面“怪怖者”与未知、异常和不熟悉相关,另一方面理智上的不确定性在“怪怖”情绪的产生中起着关键因素。

词源学,这是弗洛伊德探索“怪怖者”现象所使用的方法。首先他在其他语言中去找寻“Unheimlich”的意义,发现它们与德语中的解释并无多少差异。然后,弗洛伊德转入德语,查询“Heimlich”的意义。这个词的意义被分为两组:

Ⅰ、仍然是“与家相关的”,“不陌生的”、“熟悉的”、“驯服的”、“亲密的”、“有好的”等等。

(a)(旧时的用法),“属于住宅的或家庭的”,比如Die Heimlichen,家庭成员。

(b)(与动物相关),“驯服的”、“对人友善的”,与“野生的”相反,比如这小羊羔是如此野蛮,咬了我的手。

(c)“亲密的”、“舒服的”,比如破坏家庭中的亲密氛围。

(d)(在西里西亚地区的用法),“快乐的”、“令人愉快的”,还有天气“不错”。

Ⅱ、“被隐藏的”,“不让他人知道它”、“私密的”等。比如,“the heimlich chamber,”“厕所”;“do something heimlich”“在某人的背后做某事”。

回到“Unheimlich”,它是由“Un”和“heimlich”组成的合成词。这个表示否定意味的“un”包含如下的含义:怪异的、离奇的、唤起恐惧感的。而Schelling将“Unheimlich”定义为:一切应当被保持为秘密状态的或被隐藏的、却暴露出来的东西。由此,我们可以看出,“Unheimlich”的意思与 “Heimlich”的第二组意思并不是相反的。

在上述的词源探索中,我们惊奇地发现“heimlich”这个词具有两个相反的意义,而“unheimlich”似乎是来自“heimlich”,也就是说原来是“熟悉的、与家相关的、亲密的”某物变成了“怪怖者”。这样的结果令人疑惑,而当人们回到格林姆的词典 中时,才发现真相已经在那里。

在格林姆的词典中,“heimlich”具有如下的意义:

(a) 安全的,比如我感到安全,不在恐惧;

(b) “一个不受鬼魂影响的地点”,“亲切的”、“熟悉的’、“友好的”;

(c) “属于家庭内部的”、“不应该为外人所知的”;

(d) 与机密相关的;

(e) “神秘的”的知识;

(f) 未知的、无意识的;

(g) 隐秘的、危险的。

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Heimlich”是一个具有双重意义的词,并且其中一种意义与“Unheimlich”相重合,后者是“Heimlich”的亚种。

在结束了词源学的考证之后,弗洛伊德开始从一些“怪怖”的现象出发,进一步探索“怪怖者”的根源。

他为我们概述了E.T.A.Hoffmann的小说《沙人》 ,得出“怪怖者”是与孩童的俄狄浦斯情结紧密相连的,小说的主人公害怕自己的眼睛被沙人夺去,类似于知道真相的俄狄浦斯挖去自己的双眼,实现对抱有乱伦欲望的自身的惩罚。

进一步的,他讨论了“复本 ”现象。幼儿有将自身与他人认同的现象,以至于他无法确定自身是什么,或者用这个外部的自身来替代自己。这是一种自身的双倍化、分裂化、互换化的现象。于是,同样的事情会在连续的多代人中发生,比如同样的性格特征、同样的名字、甚至同样的罪行的重复。Otto Rank对复本现象进行了细致的研究。他认为复本与镜子中的映像、影子、守护神、和精神信念以及对死亡的恐惧相关,并且还阐明了观念的演化。复本最初是作为抵御自我的破坏的保护措施,是对死亡的力量的否认,很有可能“不朽”的灵魂石是身体的第一个复本。由此,复本被看成是抵御灭绝的保存措施,这点体现在梦的语言中——通过一个生殖符号的复本,来代表阉割。这种欲望使得古埃及人在耐久性的材料上塑造死亡的形象。这些观念来自于无限制的自身-爱的土壤,起源于统治孩童心灵和原始人的原初自恋。但是当这个阶段被克服之后,复本颠覆了自身的外表——从作为不朽性的保证转变为死亡的怪怖的先驱。

复本并不会因为原初自恋的克服而消失,因为它可以从自我发展的不同阶段获得新的意义。比如,在接下来的阶段中,一种特殊的精神动因形成了,它监督着自我的其他部分,具有观察和评价自身以及实施检查机制的功能 。在具有被监视妄想的病人中,此种起着监视功能的动因是从自我中分离出来的,并且将自我当成是一个客体。我们可以这么说:人之所以能够实现自我观察,是因为复本被投注了新的意义或事物,尤其那些属于古老的被克服的原初自恋的自我批判的事物。归根结底,怪怖者的性质仅能够来自于这样的事实:复本是一个可追溯到已被克服的阶段的产物,之后,它变成令人恐惧的东西。

同样事情的重复也被弗洛伊德视为怪怖情感的来源之一。当人们陷入同样的事情的重复中时,怪怖的情感出现了,并唤起了一些类似于梦样状态的无助感。让我们来看看弗洛伊德的一段亲身经历。一个夏天的午后,弗洛伊德走在意大利的一个的偏僻小镇上,这个小镇对他来说是陌生的。他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区域——只能看到一些浓妆艳抹的妓女坐在窗口,于是他在下一个转口处匆忙地离去。在漫步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自己又出现在那个区域。这时,他的再次出现引起了注意,他又急忙地走开。在经历了一些迂回之路后,他竟然再次地出现在这个区域。一种怪怖感涌上了心头。我们可以发现,正是这种不自觉地重复,将一些令人怪怖的、似乎在劫难逃的东西刻入了我们的信念中 。

最后,弗洛伊德认为怪怖者还与“思想的全能”相关。对怪怖者的分析会把我们引入到古老的、泛灵论的世界观中。泛灵论可以被这些观念所定义:世界充满着人的精神;主体对精神过程估计过高;持有思想全能的信念且相信巫术;赋予外部的人或物以神秘的力量;认为存在一些创造物,可以帮助处于原初自恋阶段的人挡开现实的禁律。由于没有任何人能够完全克服这个原初自恋阶段,总是存在着残余,所以当某物触及到这些早期泛灵性的精神活动的残余物时,怪怖感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

精神分析的理论告诉我们:任何情感都与冲动相连,一旦冲动被压抑,情感就转变成了焦虑,而在这些令人怪怖的事物中,某些被压抑的元素重现了。正如对“怪怖者”的词源学考证所说明的那样,怪怖者并非某些奇异的或陌生的东西,而是一些熟悉的、在精神中早已被建立的事物,只是由于经历了压抑机制的作用,它们才显得陌生和怪怖。因此,我们可以将“Un-hemilich”中的“Un”视为压抑的标志。

怪怖者,与思想的全能、欲望即时的满足、死亡的回归等相关。怪怖的地点,正是所有人的旧时之家的入口,有了这个入口,便可以进入我们生命早期生活的地点。

注释;Standard Ed,volume17,219页。弗洛伊德的这篇发表于1919年秋天的文章的标题是“Das Unheimliche”,英文版的翻译是“The Uncanny”,在翻阅了诸多汉语词典之后,我将此词翻译为“怪怖者”,含义为“令人惊异恐惧的人、物、时等”。


The “Uncanny” 令人害怕的东西 http://www.psychspace.com/psych/viewnews-13263

www.psychspace.com
«Freud 1931b 论女性性特质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没有了»
简版
Acephale 作者:Acephale / 538次阅读
时间:2017年4月25日
来源: 西方文论
路径 > 心理咨询 > 经典精神分析 >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