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你身边?

爱在你身边?
撰文|陈莹
来源:台大科学教育发展中心

想知道自己在男朋友女朋友或动物朋友心目中的地位是否和亲生妈妈一样无可取代,看看他们是不 是在有意无意间喜欢把你放在自己身边的某个位置就知道。

长鼻猴妈妈和宝宝相拥而眠。
图片来源:Joan Campderrós-i-Canas @flickr.com (CC BY-SA 2.0)
  

相信很多读者都听说过,包括人类在内的灵长类动物,普遍有着惯用左手怀抱婴儿的习性。虽然在直觉上,这样的习性偏好似乎和「人类普遍惯用右手处理工作、用左手抱婴儿的话就可以把惯用的右手空下来做其他事」的经验法则可以完美链接,然而70年代美国心理学家沙克 (L. Salk) 的实验观察中发现,不管是惯用右手还是左手的人类母亲,大多数都习惯使用左手抱婴儿。沙克认为,人类母亲之所以惯用左手抱婴儿,是因为是抱左边能使宝宝更接近母亲心跳,让宝宝觉得有安全感。然而后续学者的研究结果发现,真正能够稳定婴儿情绪的并不是妈妈的心跳,而是妈妈说话的声音——所以沙克的假说并没有得到充分的科学证据支持。

1996年,英国小儿科医师西罗茨基 (J. S. Sieratzki) 和神经科学家沃尔 (B. Woll),在权威生物医学期刊刺胳针 (Lancet) 上发表假说,他们认为这样的习性,主要和人类大脑左右半球之间对外来刺激信号判读能力差异所致。由于人类左方视野 (受大脑右半球主控) 对于判读情绪性动作和颜面表情的精准度较高,所以以左手怀抱婴儿的母亲,能够比较精准直觉地掌握宝宝的情绪反应,而宝宝也因为主要以左方视野和左耳听觉侦察母亲动作、表情讯号或说话语调,而比较能正确掌握母亲表现的情绪讯息。这个想法,在后续多项以灵长类动物为观察对象的研究中获得验证。

然而,似乎并非只有灵长类动物有着母婴互动时的具有左右位置偏好。最新的研究显示,这样的特征可能普遍存在于多种哺乳类动物类群当中。知名科学期刊集团 Nature  旗下的子期刊 Nature Ecology and Evoulation,于今年一月刊出了一篇由俄国、澳洲、美国科学家所组成的研究团队的相关研究成果。该团队分析了包括野马、一角鲸、驯鹿、羚羊、麝牛、灰袋鼠、红袋鼠、羱羊及露脊鲸等九种哺乳动物,175组母婴配队,总计10,905次妈妈和宝宝彼此靠近时选择靠近对方左侧还是右侧的资料。他们发现,所有物种的宝宝在接近妈妈时,总是有把妈妈放在自己的左侧的倾向——显示动物婴儿普遍喜欢以自己左方的视野观察母亲的一举一动,而不是偏好靠近母亲的左侧或右侧身体。进一步的分析结果显示,这样的习性并不会因为宝宝的性别和年龄有所不同,而且当宝宝以左侧视野看着妈妈的时候,会做出比较多讨好撒娇的行为,也比较追得上妈妈移动的步调。有趣的是,婴儿和婴儿之间的互动似乎也是同一套模式,也就是不同物种的婴儿,大多有「将自己熟悉的同侪个体放在自己左方的视野观察」的倾向。反而是母亲并没有无时无刻都以某侧视野关照自家小孩的情况,只有在紧急需要逃跑的时候下,会出现把小孩带在自己左侧的倾向。研究人员认为这和右脑比较能够快速又准确辨识社交风向,在危急情况下能够使妈妈比较容易掌握宝宝的情绪和行为动向。

各种动物中母婴侧位偏好示意图。a: 西伯利亚驯鹿, b: 野马, c: 赛加羚羊, d: 东方灰袋鼠, e: 太平洋海象, f: 南露脊鲸。图片来源:Karenina et al. 2017. 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1: 30. (Supplementary Figure 1).


  过去以灵长类动物为观察对象的诸多研究指出,灵长类动物的大脑右半球有着堪称「社交脑」的功能。研究人员认为,他们的发现支持这个看法,并且暗示这样的特征应该不仅限于灵长类,而是普遍适用于不同类群的哺乳动物。如果将前人研究中发现黑背钟鹊亚成鸟倾向从左方向成鸟乞食的结果一并考量,则右脑半球的社会性功能在母婴互动中的重要性,也许广及于其他脊椎动物也说不定。

所以各位猫奴才狗爸妈宠物家长男女朋友夫妇们,想知道自己在挚爱的眼中到底是衣食父母、柔弱婴孩还是不熟的陌生人吗?不妨从今天开始观察统计看看自已平时对上对方左眼的频率和场合吧。

参考文献:

Karenina K, Giljov A, Ingram J, Rowntree VJ, Malashichev Y. 2017. Lateralization of Mother–infant Interactions in a Diverse Range of Mammal Species. 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1: 30. doi:10.1038/s41559-016-0030.
  Sieratzki JS, Woll B. 1996. Why do mothers cradle babies on their left? Lancet 347: 1746-48.
  --
  作者:陈莹 台湾大学生态与演化生物学硕士、英国德伦大学生命科学博士。现为成功大学生命科学系专案博士后助理研究员。过去主要以海洋哺乳动物族群遗传学为研究主题,现在转向研究蝙蝠与其寄生虫之间的爱恨情仇。

www.psychspace.com
«TED Eve Ensler身体和灵魂的幸福 自我
《自我》
没有了»
简版
陈莹 作者:陈莹 / 848次阅读
时间:2017年4月08日
来源: 台大科学教育发展中心
路径 > 心理学与生活 > 生活中的心理学 > 自我
自我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