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是我们所等待的那个人——写在Frank的追思会后 简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周一我去参加了Frank Cardelle追思会,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追思会。Frank是一位来自美国而环游世界的心理治疗师,我在05年末到07年初一共参加过三次他所主持的“人本与格式塔(完形)”工作坊并为他担任过翻译。我曾经在他的工作坊中得到很大的收获,尤其是他所讲的“人本”的理念深深地感染了我,让我对于“尊重”和“接纳”这样一些很基本却常常只停留在头脑层面的要素开始有了真正的认识。然而,在07年初我参加的最后一次工作坊中,他和我有了冲突,也和学员有了冲突。当时他因为持续没有好的休息等原因,个人状态不是特别好,在带领工作坊的时候有些急躁。虽然他很快有了反思并与我和学员沟通,然而当时的我对于一个“导师”和长辈有这样的“瑕疵”仍然不太能接受。因此课后他邀请我见面时我犹豫了一下没有去,后来也就没有再见过他。心理学空间gEoUYl ~_C^

心理学空间)J\ D Z"b {U#n;b}

心理学空间pU iS\+} fT\

听到他因癌症再度复发而离世的消息时,我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怅惘:人总是要去的,并且我也一早知道他得癌症的消息,然而一个人就这样地去了,我没有来得及和他再见一面,也没有来得及道别,总是有一些莫名的遗憾。于是我决定去参加周一的追思会,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完形”。心理学空间 f)~F!hmC6FF @,~2C

Z-o1L*{ yq zMi0走进青年宫压力管理中心的那个培训室,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一如从前。重回故地总是给我一种奇异而惘然的悲伤:还是同一个空间,可它所承纳的那些时光——美好的、欢笑的或哪怕是有矛盾冲突也仍然是共同度过的时光,流逝到哪里去了呢?……我再找不回来那些日子,可它们分明都如此鲜活地存在于我的心里,并仿佛尤其因为重回了故地而复苏,于是从前的点点滴滴都浮现起来:心理学空间9x1d-y0v*x

LQ t/X5k.Ci^+H;|0是在他第一次的工作坊里,我听他讲到大自然的韵律,才想到或许星座等等神秘主义的东西恐怕也不无道理。当时我请他给我一点建议,他问明我的生日(我这次才知道原来他的生日只比我早两天),说“或许你该了解一下冥想(Meditation,我更喜欢译为‘静心’)”。那时我才刚刚对冥想发生兴趣,惊异于他的回答,当然更没想到后来我会翻译了《萨提亚冥想》,并且会在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中都大大地因之而受益,以至于如今静心成为我生活中头等重要的事……心理学空间_/y ?ve {:C'\j

FL:["g?-m b#o0是在房间的那个角落里,我和H在Frank的工作坊上第一次相识、做拍档,并共同在练习中感受到原来人和人无须做什么或说什么就可以感觉到如此的亲密——那是一种我们所陌生的亲密。它既让我们感到激动、甚至流出了眼泪,同时又吓怕了我们,因此当活动结束H表示希望以后仍和我保持联系时,我已经开始想逃:因为恐怕自己并没有他所期待的那样好,练习只是练习罢了,亲密不过是一瞬间,而且他还是个异性……

0l*Xh(z.j2O[l0心理学空间/j\~ o,C1u9?

是在房间靠中央的这个位置,我曾穿着短裙与靴子,在围成一圈的朋友们中间起舞——那是因为头天Frank看看当时状态低落有些自闭的我说:“你离你的激情有点远。”他当场决定:“明天你打扮得性感狂野地过来。”:)并让所有参加课程的学员第二天也都装扮出他们平常未向人展示的一面,因此有了我第二天的这一个舞蹈。我依然记得当我转圈的时候,周围每一个朋友给我鼓励的笑脸,在记忆里是亮晶晶的……心理学空间Af+jDO&Vmy3E

心理学空间 h:j!CH e H$t|2T

是在房间的另一头,Frank有些焦急地催促我,希望我能够与一个我所讨厌的人和解,而我感觉到他误解了我本有的善意,因此与他顶撞起来。后来我们谈过了,他甚至告诉我说:“当你答应中午与我一同吃饭却又临时说不了的时候,我感觉到被拒绝和孤单……”心理学空间^.y#zK'A$?

心理学空间~l4ZkGS

坐在房间里回想起这些,我的悲伤渐渐地沉重起来。屏幕上正放着Frank自己制作的关于他的“环球之旅”的影片。看到他在其中的影像,一些细小的表情与神态仍是如此熟悉,我才知道他仍是如此活生生地在我心中。三年来,我跟过很多位世界级的大师学习并为他们做翻译,Frank并不是对我影响最大或最亲近的那一位,而因为最后那次培训所留下的一点阴影(然而后来我发现,因为作为翻译近距离的接触,其实几乎每一位大师都有着“瑕疵”与软弱之处),我和他疏远了,也不再去多想。然而现在我才知道,我当然是爱他的——这个扎着长长的马尾发、居无定所、在世界各国讲学做治疗的年近七十而仍然帅气与活力十足的男人,在我的心目中有如一个不羁的骑士,与堂诘诃德一样充满浪漫的理想主义,然而比他更勇猛、更有力量,却又不乏孩童般的顽皮天真……心理学空间'w&Z T(B |&_iqP$N

reI6j D1qQ0看着他在片中讲述自己是如何受到呼召要踏上这样的旅程(去宣扬“全球公民”的精神),在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到哪里又是为何要去,以及他在哥伦比亚、中东、非洲等等国家所经历的挑战与学习,我有越来越多的感触:啊,之前我也有所耳闻这一切,然而今日我才能更好地看到他,看到Frank Cardelle作为人所走过的这一生。看到他并不仅仅是一个导师、长辈、智者、战士和英勇的行路人,更看到他在给予许多人爱和帮助的同时也在不断地经历挑战、学习、成长……心理学空间0j"V9M4C"w(C}#_

心理学空间v ~9vsK nH1m/t/u!W

影片放完后朋友们对Frank的追忆更加深我的这一印象。最记得有几位跟他亲近的朋友说“Frank是我所认识的最唠叨的老师”,“他真是爱说脏话”,“他会有好多的情绪,经常抱怨,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在他身边还是觉得很安全”……追思的过程里有人哭,也有时候我们一起笑,有人怀念他给自己生命带来的不同,也有人说他一定更愿意我们在他的葬礼上起舞。还有一位朋友为他念了一首写给他的诗,那起始是这样说的:We are the ones we are waiting for (我们就是我们所等待的那个人)”……心理学空间RlaG4J)lruE

心理学空间8Q'GX"v T2EgC

而我把他最爱用为道具的那颗红红的心抱在怀里,缓缓说道:心理学空间J!aQq2o!T

jI\Be"@-r+F0“有人曾经说过:师傅就是那个走在同一条路上、只是比学生早行了几步的人心理学空间p&_VZ?(sfl

心理学空间jf,}Z:wcWo

“今天我更看到了Frank作为一个人,他的挣扎与困惑,他的努力与成长。

-o3D `I2[$fPl0

o|@4Q y2B q0“并且也更加清楚地知道,是的,我和他是走在同一条道路上。

;? Th oY s~0心理学空间&pT4OS N&}"r

 “Frank爱在工作坊上讲到那个比喻,说有一只被鸡群养大的鹰,终其一生,以为自己只不过是一只母鸡。它看见鹰在高天上飞翔,竟不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那样。Frank提醒我们:要让自己如同鹰一样地生活。他把他自己比作一只鹰,而现在我知道我也是的。

g!An#K6x.F+\w4C X0心理学空间:P.g:S Z+P S }5S c,[

“今天的我,已经有了对生命的激情。今天的我,也像他一样在做个坚定的理想主义实干者。正像他片中所说的那样:去成为你想要在这世界上所看到的改变。去示范它。我也正在这样地做着。

!EZ C4Y @,Wpx,f4M_0

JSGFi.i0“与此同时,我也感到:今天来到这里的所有人,也都是走在同一条道路上。我们都正在改变着我们自己,并试图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心理学空间:V']RuAK"Z

心理学空间4Db}U_L*}A

“今天,我又见到在Frank工作坊上初次认识的朋友。我在送给他的书上写道:我们可以一同哭,一同笑,是多么地好。是的,今天我们可以在这里一起悲伤,或许一会儿也可以一起欢笑,我们都共同地走在这条路上,是多么地好。”心理学空间e/[sU6@'M)g`

\;B5|j2vY IV+W0我感到:一些以往的对于他人尤其是师长们的怨尤,在轻轻地从我心中卸下。因为我终于能看到他/她们,不管是比我年长也好还是怎样也好,都不过是在同一条生命的旅程上行路的人,都只是在不断的困惑与学习中,那么,我可以没那么计较他/她们的“瑕疵”与“弱点”了吧,我可以原宥他们所犯的“错误”了吧。因为早几步或晚几步,我们不过是在路上。心理学空间*Y1h D9RZ#w:F"l%Y

)@[_%Gp+E`0在那天结束的时候,大家相互地拥抱。我靠在H的肩头,终于让自己痛快地哭了一场。我并非为Frank感到悲伤,不,如果是为他,那么的确是值得像我一个好朋友在设想自己的葬礼时所说的那样:“为一个人那么好地活过了,大家可以跳舞庆祝。”——他已经走过了他所选择的路(足迹遍及全世界71个国家),做了他所想做的事,尝试了各种不同的食物(并且经常因此而拉肚子),结交了很多的朋友也跟他们发生冲突,爱也被爱,喋喋抱怨然而还是快活……死亡于他而言只是另一种生命形式的开始,并且我们也都相信这一点,也都感到他还在那里并且栩栩如生地活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心理学空间n-ia"SNfo

心理学空间[.w.S4oO:Xf8o

我感到悲伤是为了我自己和这个世界——因为回到这个房间,回想Frank,我才更好地看到了我过去几年来所走过的路:我和H,要在初次相识的一年以后,才终于能够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要在三年以后的今天,才能够坦然地拥抱……人和人,要跨越差异、恐惧、社会习俗的制约……是那么地不容易。我呜咽着对H说:“要走过了那么长的路……”——那么曲折、幽暗、充满了惊恐与伤痛的疗愈之路、自我成长之路,才能达到今天的坦诚和亲密。这是不容易的路,然而它是值得的,并充满了希望。心理学空间8n.@e7sYD.G

;f2{ @%} g"qF0我们就是我们所等待的那个人。不是治疗师,也不是专家,不是白马王子,也不是魔法仙女,不是上帝,也不是领袖——不,这个世界的改变要从我们自己开始。去成为它,去示范它,去在活生生的生命里创造它,并与众人分享它——我想这就是Frank Cardelle在我生命里以他的死亡所加持的印记。他那昂扬的、不羁的、如同浪漫主义骑士的精神,如同烈烈的旗帜,在我的心中飘扬。心理学空间vXP4P Qe$~

!@e:{`'z'L0另,Frank的著作已有两本译成了中文:心理学空间} np1}W
《鹰之飞翔》http://www.amazon.cn/gp/product/B0036MEN70/心理学空间4Y6o-@;k2W&| S&y

心理学空间7^rew u


!R!T$Bi)R%M I"P0还有一本《重建生命》。出版的时间较早,在网上没有找到了。

C-s gI/y?%y D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Cardelle Frank 格式塔 钟谷兰 追思会
«心灵羊皮卷 格式塔疗法
《格式塔疗法》
Frank Cardelle弗兰克·卡德勒»
作者:钟谷兰 / 3749次阅读
时间:2010年5月05日
来源: 心理月刊
标签: Cardelle Frank 格式塔 钟谷兰 追思会
路径 > 心理咨询 > 人本存在 > 格式塔疗法
格式塔疗法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