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心理学人 > 王浩威 >

撒谎 是孩子成长的过程

王浩威 2011-6-06

撒谎 是孩子成长的过程

文/王浩威(精神科医师)


打电话给刘瑜时,听声音就知道他还在睡觉。他知道我是要问他何时可以安排见面,所以急忙的说他已经感冒好些天了,暂时没办法碰面。我虽然知道这是谎言,但还是回答:「等过两天好一点了,再找时间碰个面吧。」

刘瑜是我以前的个案,当时就读某知名的私立初中,因为欺负同学而差一点被学校要求转学,后来才由父母带来看诊。只是他的父母都太忙了,经常临时取消家庭联合会谈,他们宁可爽约,白白的付就诊费,也不愿挪出时间来。

美国心理治疗大师肯柏格(Otto Kernberg)说:「治疗师在诊疗室感受到的情绪和反应,就是个案生活周遭的人会有的经验。」肯柏格讲的是个人治疗,不过在我的经验裡,家庭的互动也是这样。

于是,在一次三人都难得出席的家庭会谈中,我对父母提出:「我知道你们都很忙碌,但是宁可付费也不及时取消的作法,让我很困惑。是你们不容易有机会相互沟通,知道彼此的行程,还是你们的时间和钱相比,钱比较不重要?如果是这样,是不是表示你们跟刘瑜的相处也是钱比时间容易呢?」

我不是一口气提出以上的问题,而是一个一个分开问的。每提出一个问题,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了;待他们稍作思考后,我才接续下一个问题。

从那一次会面后,刘瑜才和我建立真正的会谈关系,不再像一开始保持远距离观望的态度。

家庭会谈依然取消,我和刘瑜父母的关系没有进展;和刘瑜的个别治疗则继续,我们的会谈因此越来越深入。有一次我问刘瑜,为什麽妈妈指责他经常撒谎。他立刻愤怒的说:「我哪裡有?」

刘瑜举了几个例子,说明他不过是希望能躲过妈妈这一关,不要再被念了,而不是存心想撒谎。

我回应说,其实每个人都一样,不仅希望不再被念,甚至希望自己在父母眼中是完美的、很棒的人。我说,也许撒谎就是还在乎父母的看法吧!他似乎有点懂,只是不知道如何接话。我又说:「谎话要说到没人看穿,恐怕不可能。如果希望自己在别人眼中很完美,就要努力。这虽然不容易,但你慢慢的就可以体会怎麽去做了。」

小孩撒谎其实是很正常的过程。当小孩慢慢成长,越认识外在的世界,就越有无法维持自己完美的不安,就会不自觉的用一点手段,也许是撒谎或偷窃,来达到目的。

这样的行为通常在小学四五年级出现。当孩子的能力越好,自信越强,同时具备更多能力时,他们会慢慢发现,透过偷窃或撒谎来拥有这个世界,很快就会付出代价,而且是很大的代价。于是,他们开始发展其他能力,进而放弃偷窃或撒谎。

当年我遇到刘瑜时,他已经是国二的学生了。撒谎也好,欺负同学也好,都是早该放弃的行为;如果这些行为还持续存在,可能是他还没有对自己的其他能力产生信心,也可能是这些不当的行为给了他满意的回馈。

可惜,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解决刘瑜的这些问题。当刘瑜和我的关系越来越稳定时,刘瑜对我的依赖引起父母不自觉的失落感,于是在刘瑜升上国三的那年暑假,父母就结束了我们的会谈。

这一次,刘瑜的父母又来找我。因为已经升上高中的刘瑜似乎更会撒谎,而且也不去学校了;他甚至拒绝父母要求他来找我的建议。我决定打电话给他。他的回应,很明显的是撒谎而不是拒绝。我知道,他只是没有充足的准备,暂时迴避我而已;过两天再通一次电话,他就会勉强的答应了。


新一篇:尋找真正的新世界
旧一篇:刘若英 王浩威:完美的相处是窝在爱人怀里孤独


标签: 撒谎

延伸阅读
  • 孩子撒谎无需大刑伺候
  • 极端说谎者
  • 匹诺曹效应成真 科学家称人类撒谎时鼻子会升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