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家约翰·瑞迪:孩子宅在家里对大脑没有好处

心理学家约翰·瑞迪:孩子宅在家里对大脑没有好处

约翰·瑞迪( John Ratey),哈佛大学医学院临床副教授,临床精神病医生、跨学科研究专家、畅销书作者,国际公认的神经精神医学领域专家。1 997年荣获美国最佳医生。发表了超过60篇学术文章,出版了8本书,已被翻译成14种语言。

众所周知,运动让我们更健康,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其中的原委。我们仅仅认为运动释放了压力、减轻了肌肉张力,其实令我们心情愉快的真正原因是:运动使我们的大脑处于最佳状态。运动不仅对身体有益,更对大脑、心理有益。

当内珀维尔中央高中开始进行“零点体育课”项目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学生提高的不仅仅是体育成绩,还有学习成绩。现在是时候告诉大家“四肢很发达,头脑不简单”了。对身体好的,对大脑也好

对话约翰·瑞迪

孙云晓:中国的孩子学业负担普遍较为沉重,除了学校里的竞争,70%以上的中小学生被父母送进各种各样的技能培训班。其实在我看来,中国孩子最需要增加的就是体育运动,这也是我特别推崇您的研究成果的重要原因。运动的主要价值是否可以概括为体质健康、大脑发育和人格培养三个方面?

瑞迪:我赞同。人生的发展是多重角度的。更长的寿命、更充实的生活、巅峰的表现……无论人们追求的是什么,内在的自立程度、自我效能感以及幸福感都会随着每一个体能目标的实现而有所提升。训练你的大脑应对较大的压力,当面临更具威胁性的事件时,你的身体和大脑便会作出应激反应,帮助你在生活和工作中找到更平衡的方式。同时,体育运动和锻炼还能培养良好的社交技能和团队精种。

孙云晓:您以美国伊利诺伊州内珀维尔中央高中(Naperville Central HighSchool)为例,说该校的体育课令校内19000名学生几乎成为全美国体质最强健的孩子,并且以他们在国际标准化测试中的优异成绩证明,该校学生同时成为美国最聪明的孩子。这是否可以证明,学生群体的体质强健与学习成绩优异之间存在必然的联系?

瑞迪:为了发挥出最大潜能,一个人既需要强健的体魄,也需要强大的大脑。现在有很多研究都可以支持内珀维尔中央高中的经验。来自瑞典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大型研究特别引人注目,这些研究证明,越健壮的人在学校的表现会越好。

孙云晓:您认为“独处对大脑是很不好的”,并说,“研究证实,生活中多进行体育活动,在社交方面我们就会变得更活跃”。可以相信,您的这个结论对独生子女众多的中国具有特别意义。我也赞成北京师范大学体育与运动学院院长毛振明教授的一个观点:运动是儿童社会化最有效的途径。以足球运动为例,运动给人特别深刻的启示,比如团队合作、遵守规则、顽强拼搏、崇尚荣誉等。您是否认同我们的看法?

瑞迪:我完全赞同这个观点。因为有了体育运动,个人以及国家之间的合作才变得更好了。正如我在前面说过的,运动中社交能力会得到培养,而这并非有意为之,通常是自然而然产生的结果。 人类是社会化的动物,所以一旦你感到情绪低落,那么选择一种运动是最理想的情绪调节方式,宦能激励你建立新的神经连接。在运动过程中邀请别人加入,并把自己置于一种全新的背景下,这给那些刚诞生的神经元提供了一个生存的强大动力,而组成新神经连接的需要是感觉刺激的结果。打破那种一直禁锢大脑的空虚,会让人有目标感和自尊感,从而能产生积极的效果。一旦你有了积极感,你就会把这份热情投入到某些事情中。当你把这种自下而上的动机和充沛精力与自上而下的重新自我评价结合在一起时,激励身体运动的同时,你也在激发自身对生活的热爱。

孙云晓: 我非常关注您关于“运动缓解焦虑”的观点,我在长年的儿童研究中发现,在学业压力巨大的中国,出现了“童年恐慌”的现象,即某些儿童因为难以承受也难以理解压力而产生的一种较强烈、较持久的焦虑心态。的确,运动增加了人体内的多巴胺水平,而多巴胺能提升情绪和幸福感。那么,焦虑或抑郁能通过运动舒缓吗?

瑞迪:我认为如果运动成为每个孩子每天生活的一部分,那么孩子的发展过程中就会更少出现焦虑或抑郁。普林斯顿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锻炼能够促使海马体中生成新的神经细胞。研究还显示,锻炼能够促使生成新的兴奋性细胞。因此,锻炼者更容易被唤起(更活跃、更积极、精神更饱满),也更容易平静下来,因此较少体验到焦虑、压力和恐惧。

孙云晓: 您在研究中强调:“我不得不承认运动和注意力之间这种强大的关联。它们共用着一部分重叠的神经传导路径,这可能是患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的孩子擅长格斗术这类运动的原因。”这让我想起中国人非常熟悉的美国游泳明星迈克尔·菲尔普斯,他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获得8枚金牌。据悉,菲尔普斯小时候就是ADHD和自闭症患者,他妈妈是为了给他治病才送他去学习游泳的。您是否认为,运动也是治疗ADHD的最好选择?对于好动的孩子是否应该更多地满足他们运动的需要?

瑞迪:是的,完全正确,美国和加拿大的一些学校正是这样做的。一些学校为患有ADHD的孩子每天开设了两节体育课。越来越多的学校会在课堂中穿插3—5分钟的“大脑休息”时间,让孩子们在课桌旁进行一些锻炼,从而重新产生注意力’这有助于缓和冲动,改善行为和学习成绩。这一观点非常重要。

孙云晓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首席专家·研究员

www.psychspace.com
TAG: 孙云晓
«别再用这种方式跟孩子说话 育儿
《育儿》
担忧孩子的心理健康?»
简版
约翰·瑞迪 作者:约翰·瑞迪 / 635次阅读
时间:2017年2月26日

标签: 孙云晓
路径 > 心理学与生活 > 育儿
育儿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