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陈明 常熟心理咨询师 > 科普 >

BPS精选:最长的人格研究发现14岁和77岁所做的测量没有相关性

Christian Jarrett 文 2017-2-17
陈明 译

8u6@\9^.j3FK'f4[0

BsECbbw`0
最长的人格研究发现14岁和77岁所做的测量没有相关性
Christian Jarrett 文
陈明 译心理学空间/h4LB#P H
心理学空间6N]Lhy'{S

心理学空间"I-Kh[H.qo

心理学空间6i;U3vm%g

想象一下你已经到了77岁,你听到了学校聚会的消息。你将有机会和你以前的几个同学见面,因为在你14岁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了。当然,他们看起来会有很大的不同,但他们的人格呢?他们的人格大致会和他们当时的人格相同么?

_m^|V0心理学空间#D+a;xd J

过去的研究所着眼的从青春期到中年的特质变化,显示了人格趋于稳定的趋势,从中年到老年的变化也如此。把这两组数据放在一起,你可能会期待到在整个生命周期中至少看到部分的人格稳定性。你的同学可能不会完全的改变。

Un!JxF:VU0心理学空间iw D6z3N;PB6u

然而,最近在心理学与年龄的开放交叉性研究中所发现并不是这样:作者的第一个想法是测量同一个人在青春期和晚年的人格。通过涵盖63年的时间,这在一定意义上是有史以来最长的人格研究。但是,与我们根据之前的发现所做的期待相反,我们可能会想到以前的研究结果的基础上,Matthew Harris和他在爱丁堡大学的同事未能在参与者77岁的人格与14岁的人格在同一项目的成绩找到任何的相关性。他们说:“老年人的性格可能与童年的性格完全不同。”

H W}d"w0

%l ^@tA[Cc0故事开始于1950,当时一组研究人员要求教师对苏格兰的1208名14岁儿童的进行人格评估(实际上是来自于一项更大规模研究的子样本,该研究几乎对该国每一个在1936年出生的孩子进行了调查)。教师评定了青少年的6个问卷项目,每个项目分别对于他们的自信、坚韧性、情绪稳定性、尽责性、独特性和学习的欲望。这六项评级密切相关,事实上,虽然这不是一个完美的相配,教师对青少年进行的评级非常接近于今天被称为独特性(Harris和他的团队认为,问卷的这些项目共同的测量另一个相似的特质,他们称之为“可靠性”)。孩子们也参加了智商测试。心理学空间 ^c;q8JV1G

心理学空间0a!Uo.a{se7G7V V

很快到了2012,Harris和他的团队找到了635人,在他们青春期的195接受过评估。其中174人现年77岁,同意参加新一轮的测试。在这个小组中包括92名妇女,在相同的6个问卷项目中对自己的评价,这些项目就是他们老师在当年用以评估他们的项目,而且,他们挑选了一个亲密的朋友或亲戚也用这些项目来评价他们。老年参与者也完成了一些智力测试并测量了他们的总体幸福感。

*RFu ZnoG0

H9z5fGb+C%iH0研究者们惊奇地发现,参加者14岁时获得评分和在他们在77岁时给自己的评价之间没有相关性,同样,也和他们在77岁时从朋友或亲戚所获得的评价不相关。这是真的,无论是单独的看个体人格的每个项目,例如情绪稳定性,还是在来自于六项合并后的单一的“可靠性”测试上。心理学空间 |Xx4[:q+c3K

6ZDR aMO&h0此外,虽然可靠性在77岁时与幸福相关,参与者在14岁的可靠性与他们在晚年生活的幸福没有链接,与过去的研究相抵触的发现是,尽责性的相关特质的高分与几十年后胜人一筹的幸福相关。心理学空间 ? [5J?4mre

心理学空间c _U)u zy5{'^

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在老年时期的人格与青少年时期的人格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样的想法并非是完全牵强的。青春期后期和成年早期是人格发展和改变的重要时期,老年也是我们人格发展的时期。由于本研究所涉及时间跨度令人印象深刻,参与者会经历这两个时期的重大变化,更不用说在他们的整个生活中累积的微妙的人格调整了。心理学空间dD j&u@{

3[dVk)T|/U0“两个性评估之间时间间隔的越长,两者之间的关系往往越弱,”Harris和他的团队得出结论。“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当间隔增加到63年,就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了。”心理学空间L~bF/n4z9e b

[$O^N"qRpu H8`&Yn0这是一个主要的结果,但是一个涵盖了这么长时间的心理学研究面临着许多障碍,其中一个事实是人格理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今天,有一个差不多的共识,人格是最好的定义是由五个主要特质构成(包括外向性、神经质等)但这并不是1950年的情况,这是人格评估相当肤浅和不完全的原因之一。如果参与者在14岁和再次在77岁时进行一个全面的、现代的人格测量,那么至少我们在分数上就有可能有一定的相关性。

'T }.~Ul0心理学空间"U(_%S8zt$|d^j

其他的方法论问题包括这样一个事实,教师对青少年的评估可能是通过青少年的学术能力之知识所偏离(事实上,他们给孩子评的人格分数与青少年的智商相关;虽然在一些复杂的分析中尝试纠正这个“正确的”之后,几十年来,还是有一些人格稳定性的证据)。然而,另一个问题是,研究人员在2012能够触及的样本是原始样本中的一个高度选定的子群,在可靠性和智力的得分,更高于平均水平:这也可能影响了人格稳定性检测信号的能力。所有这些都很难解释这些新发现,虽然它们很有趣。

%\~x1_!X']] s0————————————

原文:https://digest.bps.org.uk/2017/02/07/
w3p#Xu])a0论文: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144810/

8SjLcD0J{8X0

新一篇:BPS精选:心理学家说,我们分享好消息的方式让我们暴露无遗
旧一篇:BPS精选:对内疚感的恐惧可能是某种形式强迫症的关键所在


标签: 人格

延伸阅读
  • TED你是谁,人格谜题 by Brian Little
  • 奥托·克恩伯格:人格是什么?
  • 人格结构与测评
  • 克恩伯格Kernberg论人格
  • Freud 1908b 人格与肛门性欲
  • 你的性格可以引起孤独和寂寞,并塑造你的人格
  • 人格养成:教师与同伴
  • 依恋关系与气质:理论概念的整合
  • 五大性格因素量表(NEO P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