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精神分析学视域中的潜意识
作者: 吕英军 / 1880次阅读 时间: 2017年2月11日
来源: 南京晓庄学院学报 2014.1 标签: 吕英军 潜意识 神经精神分析学 压抑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A Qy*|K0

*w^A9w+G`3?`Ik0
神经精神分析学视域中的潜意识
吕英军
南京晓庄学院学报 2014.1

ca mYzi u)bk C0心理学空间(h2eo l Bq

心理学空间$ImnH0Fr"? Y

摘要:神经精神分析学对潜意识的研究和理解主要集中于与记忆有关的问题。神经精神分析学家根据双重记忆系统理论将潜意识划分为两种:一种是压抑的潜意识,与外显记忆相对应;另一种是非压抑的潜意识,与内隐记忆相对应。压抑的潜意识即为弗洛伊德理论中的潜意识,由最原始的本能和欲望以及各种被个体压抑了的经验构成。非压抑的潜意识则是前言语阶段的经验、幻想和防御等在内隐记忆中存储的结果。关注非压抑的潜意识扩展了精神分析对话的范围,进一步深化了当代精神分析学家对潜意识及其在分析情境中如何加以呈现的思考。心理学空间MCP9J v(\

L-` D,a)kq0关键词:神经精神分析;压抑的潜意识;非压抑的潜意识

)D.d]S&ed0

oY J0G,V0~0中图分类号:B8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7902(2014)0l一0056—05潜意识概念是精神分析学的重要理论基石之一,也是精神分析理论有别于其他理论之处。关于潜意识的讨论必定要涉及到记忆,其原因在于潜意识是一种情感表征在记忆系统中的存储,这些情感表征与个体自生命一开始就有的经验、幻想和防御有关。因此,潜意识机能和记忆机能不能在离开彼此的情况下单独存在,它们是发展过程中平行地组织起来的两种功能。这符合弗洛伊德1912年在《精神分析中潜意识的注解》中指出的:“至于潜伏的观念,如果我们有理由假设它们确实存在于心理之中——就像存在于记忆中一样——那我们就称之为‘潜意识’。”(Freud,1912)神经精神分析学正是从这一角度出发来研究潜意识与记忆问题。它吸收了近十几年来神经科学认知科学关于记忆类型、生理基础等的研究成果,进一步细化了弗洛伊德提出的潜意识概念,将其分为压抑的潜意识(弗洛伊德的)和非压抑的潜意识,分别对应于外显记忆(ex—plicit memory)和内隐记忆(implicit memory)。神经精神分析学家还从记忆的生理机制方面证明了这两种潜意识存在的合理性,并在理论和临床证据的基础上阐述了在分析工作中提取非压抑潜意识的途径。心理学空间Y/qS k[*b

9zv(HtH.A"M r0一、弗洛伊德的潜意识学说及其记忆观心理学空间-eF{z#MY

0^];q8E^b0从1895年的《科学心理学方案》开始,记忆概念就贯穿于弗洛伊德的整个研究工作之中。在《科学心理学方案》一文中,弗洛伊德阐述了一种新的心脑关系模式,提出了与当时时代精神相一致的神经科学模式的新心理学。弗洛伊德认为,记忆是神经系统的基本特征之一,它是由于事件的重复而产生的永久变化的能力。他提出,一方面神经元会保持流经它们的能量所留下的痕迹,另一方面它们原来的接受条件并没有改变。因此,每一次神经元都能与现实搭起一条新的通路。弗洛伊德还认为存在两种不同的神经元,可渗透的 神经元发挥知觉功能的作用,不可渗透的ll,神经元发挥记忆的功能。在弗洛伊德的神经生理学的“液压模式”(hydraulic mode1)中,他把“精神装置视作能量得以像液体一样流进流出的一系列管道和通路。”(Solo.mon,1987)当能量从具有一定程度阻力的精神装置中流过的时候会开辟一条通路,因而下一次流经的液体就倾向于采用同一条路径,而神经元则会因兴奋的流过而发生永久的变化。弗洛伊德认为,记忆是由Φ神经元和Ψ神经元之间的易化(facilitations),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这两种神经元之间易化上的差异构成的,因为记忆本身需要在一条神经传导通路和另一条通路之间做出选择和区别。神经元渗透性变化的不同程度形成了这种选择的基础。在《科学心理学方案》的液压隐喻中,弗洛伊德将记忆比喻成河流,当流经它的水越多越频繁的时候,河床就会变得越宽越深,也就是说记忆依赖于印象的实体及其重复的频率。因此,易化取决于兴奋过程中通过神经元的能量和该过程被重复的次数。心理学空间R8wrV8^:M)`.g q8J'H

心理学空间:lM@-b^ ED2|+n

在《梦的解析》中,弗洛伊德对于记忆概念的理解与之前相比并未发生大的变化。他设想精神装置是由按照不变的空间次序排列在一起的系统构成的,“当知觉与精神机构发生密切接触后便留下一些痕迹,我们称之为‘记忆痕迹’,而把与之有关的功能叫做‘记忆’。”(弗洛伊德,1996)他认为:“假设同一系统既能正确地保持本身各元素的变化又能永远地接受新的变化,这显然是非常困难的。因此,根据支配我们尝试的假设原则,我们将把这两种功能分属于两个不同的系统。我们可以假定,处于机构最顶端的系统接受知觉刺激但是不保存它的痕迹,因而无所谓记忆;而在第一个系统之后有第二个系统,可以把第一个系统的短暂兴奋转变为永久的痕迹。”(弗洛伊德,1996)从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出,弗洛伊德的这种观点仍然包括Φ神经元系统和Ψ神经元系统。然而,与《科学心理学方案》中的记忆观点不同的是,他在《梦的解析》中提出了一个更新式的记忆概念,根据这个概念,记忆的任务是收集并联接所有的经验和知觉。与此同时,弗洛伊德在构建其梦理论的时候,他还对童年期遗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的直觉几乎将他带人了今天认知神经科学家所提出的内隐记忆领域,不过他却提出了另外一个概念,即掩蔽性记忆(screen memory)。掩蔽性记忆指的是成人对幼儿早期比较重要的事实虽然缺乏记忆,但却残留某些鲜明的记忆片段,它们是被压抑的性经验与幻想的产物。弗洛伊德认为,掩蔽性记忆是记忆的倾向性歪曲,旨在压抑或替代令人困扰的经验,如同显梦与隐梦的关系一样。

'U)gwP&lt8I%r0心理学空间@1z:| q5PnJ:C$EP2l(F

弗洛伊德在其后期的著作《文明及其缺憾》中,在记忆问题上使用了一个历史一考古学的隐喻,他认为,个体所经历的都不会被遗忘,分析工作就是回到在当下继续存在的过去,通过移情将过去的感情状态带人现在。他实际上谈到了过去“继续存在于”(surviving)现在,但是继续存在并不必然意味着能够回忆。过去的经验可以以一种可回忆的或不可回忆的形式继续存在,而这正是神经精神分析学所提出的非压抑潜意识概念的一个关键之处。

)E,f2O%~ N%AM Z0心理学空间C(I,Gjw

二、压抑的潜意识心理学空间]}x] g2V Y,v0N

\z@*F"w0神经科学研究已经证明,大脑拥有两种长时记忆系统,即外显记忆/陈述性记忆和内隐记忆/非陈述性记忆。20世纪8O年代,斯夸尔(Squire,L.R.)将程序性记忆与陈述性记忆区分开来,从而第一次对非意识加工的记忆系统(nonconsciously processedmemory system)进行了正式描述。为了避免命名的混淆,1984年格拉夫(Grap,P.)和沙克特(Schacter,D.)提出以“外显记忆”(explicit memory)表示意识加工的陈述性记忆(implicit memory),以“内隐记忆”表示所有的非意识加工的记忆形式。神经精神分析学家指出,双重记忆系统的发现使我们可以更好地修正、补充和理解弗洛伊德的潜意识学说,因为弗洛伊德主要集中于研究俄狄浦斯情结,而忽视了贮存在内隐记忆中的前俄狄浦斯期、前言语和前符号的经验,这些经验不是通过压抑形成的。因此,神经精神分析学家将潜意识划分为两种:一种是非压抑的潜意识(unrepressed unconscious),与内隐记忆相对应,它是源于前言语阶段的经验、幻想和防御等在内隐记忆中存储的结果;另一种是压抑的潜意识(repressed unconscious),与外显记忆相对应,它的形成比较缓慢,因为外显记忆的结构,尤其是脑区的海马在生命的头两年里还不够成熟。

*J%f$z w:e8`6w!]0心理学空间3q%A}P;@MY8m

在神经精神分析学家看来,弗洛伊德所说的潜意识实际上是一种压抑的潜意识,由最原始的本能和欲望以及各种被个体压抑了的经验构成。压抑成为精神分析最为核心的概念,弗洛伊德曾指出:“压抑理论是整个精神分析结构所依赖的基石。它是精神分析最实质的部分。”(Freud,1914)压抑理论当然也就意指潜意识心理过程的存在,对此,弗洛伊德有过明确的论述,他说:“这样,我们从压抑的理论中获得了潜意识概念,被压抑的东西是潜意识的原型。”(弗洛伊德,2005)压抑作为一种防御机制是指将危险的或是可唤起焦虑的想法、记忆、观念、情感、欲望和冲动等驱逐出意识世界,压迫至潜意识领域,因而潜意识心理的大部分内容都是被压抑的材料。在弗洛伊德看来,压抑是一种主动性遗忘,是个体有选择地把某些能导致个体痛苦或紧张的思想观念从意识中删除,是一种积极主动的心理过程,不同于一般性遗忘。它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原始的压抑,即防止那些从未进入过意识的本能冲动进入意识,其作用是将伊底中的大部分内容永久地封闭在潜意识中;另一种是真正的压抑,即把外显记忆中某些引起焦虑的知觉、记忆驱逐回潜意识系统之中。可以说,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中,潜意识的存在就是依靠压抑来维持的。与之不同,神经精神分析学家认为,非意识的内隐记忆没有被压抑,它不属于潜意识本能系统,因而与弗洛伊德的压抑的动力潜意识没有什么类似之处。诺贝尔奖获得者坎德尔(EricKandel)指出,内隐记忆的发现“与弗洛伊德的潜意识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它与本能驱力或性冲动没有关系,而且信息从来没有进入意识。”(Kandel,1998)这里需要着重指出的是,在弗洛伊德的思想中并非一开始就排除了非压抑潜意识(内隐记忆)的内容。实际上,弗洛伊德似乎已经直觉地意识到在人的心理结构中可能存在着今天所称的内隐记忆。从其早期著作开始,弗洛伊德就特别关注儿童早期遗忘症,以及婴儿在成长过程中将要面对的创伤。他指出:“没有人对这一事实表示怀疑,即儿童最早期的经验在其心理的深处留下了难以消除的痕迹。然而,如果我们试图在自己的记忆中探知一定会影响我们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些印象是什么,那么结果或者是根本什么都没有,或者是相对少量的孤立的回忆,其重要性往往不确定或高深莫测。”(Freud,1899)在《回忆、重复和修通》中,弗洛伊德再一次接近了这一概念,当时他写道:“在这些过程中,常常发生的是,有些被‘回忆起’的东西其实从来没有被‘遗忘过’,因为⋯ ⋯ 它从来就不是意识的”;“对于某种特殊的重要情境而言,即在婴儿早期⋯ ⋯一般来说不可能去回忆,一个人可以通过梦意识到它。”(Freud,1914)从中可以看出,弗洛伊德在这里试图去理解现在被称作陈述性事件的遗忘和非陈述性事件的遗忘之间的区别。他关于那些从来没有进入意识的东西的描述,实际上就是一种非压抑记忆。可惜的是,弗洛伊德并未在这种直觉性观念的方向上再向前迈进一步,而是停留在压抑的概念上,错误地认为内隐记忆就是原始压抑的表达。他说:“当我们发现我们面对着假设第三个不是被压抑的潜意识的必要性时,我们必须承认‘处于潜意识中’这个特征对于我们开始丧失了意义。”(弗洛伊德,2005)因此,弗洛伊德把这种儿童遗忘症视作原始压抑的结果,原始压抑造成了掩蔽性记忆,所以弗洛伊德理论的重点仍然是“动力潜意识”的组织。

3if6Ci5z0心理学空间N5{+?%}"\\vV"o

三、非压抑的潜意识

9{Ain&z$f5L*~[0

lHk-]2Gx)gp0神经精神分析学家认为,由于外显记忆及压抑所必须的组织结构,主要是海马,至少要在两岁以后一58 一才可能完全发展成熟,因此,儿童最初两年的情绪、情感等经验必然是“装在”内隐记忆之中。这些储存在内隐记忆中的前符号和前言语的经验即使不能被回忆起来也不会丢失,它们是早期非压抑的潜意识的“建筑材料”。然而,随着个体的成长,强烈的应激性或创伤性经验造成海马神经元的破坏,从而改变了外显记忆的回路,这样它们也不得不存储在内隐记忆之中,在那里它们构成了后来的非压抑潜意识的材料。所有这些非压抑的潜意识决定着成年时个体的情感、情绪和认知生活,实际上他的整个一生都受其制约。非压抑潜意识在传统的精神分析会谈中常常被忽视,但是它可以为分析师进行理论和实践工作提供一个新的视角,使分析师直抵来访者人格中先前未曾揭开且隐藏最深的、最原始的区域,即被遗忘的非压抑潜意识区域。

y6o$P] ohZ2oO0

%m uDIM H0(一)非压抑潜意识的基本内容

w}uf9h TMC0心理学空间+uxAq4Dq

神经精神分析学家认为,母亲与婴儿之间在情绪和情感水平上的早期关系构成了非压抑潜意识的基础,参与建立这种早期关系的重要元素主要是母亲声音的语调,以及她如何组织自己的语言。实际上,这种关系在怀孕末期就已经开始了,并持续到出生后的头两年。母紊 孕5个月后,胎儿就对来自母亲的听觉刺激非常敏感,如母亲的心跳、呼吸频率、肠内噪音等,它们构成一个具有连续性和节律性的容器。出生后,母亲的语言对于婴儿来说似乎是其外部第一个令人惊奇的工具,它可以产生声音,并赋予他之前的节律和乐感体验以连贯性。胎儿能够记忆母亲的声音及其节奏和韵律,这种声音形成了一种“标记”(mark)或“印记”(imprinting),记录下了与母亲的关系,并创造了一个情感交互作用的区域,婴儿和母亲之间的早期内投和投射可以在这里发生。因此,母亲语言的韵律特征,尤其是语调被认为提供了一条进入情感的优势途径。在整个语言发展过程中,儿童都会受到这种原始语言的声调及其所传递的情感的影响。神经科学和发展心理学关于语言发展的研究已经证明,在子宫中听到和记住的母亲的声音要比其他声音对婴儿的吮吸频率(suction rate)影响更大。在生命的最初时期,新生儿对母亲语言的韵律,主要是对语调和节奏尤其敏感。六个月大的婴儿随着对韵律结构的了解,表现出一种加工与母亲语言相同的元音和辅音连续声调的能力。早期以声音和其他非语言交流手段为特征的交流在最初的主体间关系中具有基础作用。总之,语言的乐感维度(musicaldimension)深植于婴儿和情感环境的原始关系之中,它与最原始的情绪存在着紧密的联系,它在交流的“表述方面”具有重要作用,而所有这些在对患者的移情分析中都是非常重要和有意义的部分。心理学空间+I mu%c"O

心理学空间 Ull4gT]t!M];q_

除语言之外,身体是母亲和婴儿进行内投和投射的感情交流的另一个重要客体。母亲对待婴儿身体的方式,如除了满足婴儿需要和愿望的特殊能力之外,她如何怀抱、抚摸、凝视婴儿、对婴儿说话等都可以传递出情感和情绪,并对婴儿的人格发展产生重要的影响。从整个人生的发展来看,这是一个比较脆弱的关系时期,在这期间婴儿可能会体验到各种强度和性质的创伤。这些创伤,特别是当它们被多次重复的时候,可以引起各种情绪、幻想和防御,并被存储到婴儿的内隐记忆中,以后可能会干扰其非压抑的早期潜意识的组织,影响婴儿的依恋系统、反应能力及早期主体间的关系,而这些又都是建立一个稳定的自体的基础。心理学空间.a1bWN`9Q3Ygn%AP

7c?nJ-Q5vdZ0(二)非压抑潜意识的恢复心理学空间9W+T8J;|p(^

心理学空间0ZQ#@OKp~{B

神经精神分析学家认为,进入压抑潜意识和非压抑潜意识的某些方面均是一种迂回行进的过程,实际上直接接近这两者是不可能的。然而,由于两者涉及不同的通路和系统,因此需要不同的技术来进行阐述。古典精神分析在临床上强调利用以语言为工具的自由联想来报告患者想到的一切,然后再对病人所报告的材料加以分析和解释。这种方法并不适合存储在内隐记忆中的非压抑潜意识,因为内隐记忆是非概念和非语言的,难以通过语言表达。西格尔(Siegel,D.J.)指出:“必须谨记,只有一部分记忆能够被转变为基于信息包的语言,人们用这些信息包向别人讲述自己的故事。学会开放许多层次的交流是了解另一个人生活的基本部分。”(Siegel,1999)在打开这些不同层次的交流和理解的过程中,分析师就可以潜在地延伸和扩展我们的临床理解和干预。对神经精神分析学家来说,分析师可以通过当移情的“乐感维度”出现在会话交流时对其特别加以注意,来全面地调查和优化我们与患者交流的方式,以便提取非压抑的潜意识。移情的这个维度将治疗任务中被体验到的情绪与婴儿期的早期情绪联系起来,对于那些仅仅用叙述不能进行交流的感受起到了媒介作用。此外,分析师也可以更多地对梦的重构能力予以特别关注,通过对梦的符号分析工作来I炙复前符号和前言语经验,使它们可以用言语表达出来,成为可思考的东西。通过呈现那些在其非压抑的潜意识中不能描述的东西,分析师可以帮助患者修复被否认、分裂、投射的自体部分。心理学空间Cr1]!u:P g

心理学空间-|'r|.s!R%V

神经精神分析学家指出,今天精神分析进行临床分析的一个关键部分即是将患者头脑中内隐的早期潜意识结构进行符号转化,以语言的形式呈现出来。这种经验负载着情绪并植根于原始关系的情感性之中,与前语言阶段之后出现的对事件的自传性回忆相比,它更多地被浓缩在语言、声音的音调和重音之中。因而,分析师首先必须考察移情的超语言(extra-verba1)和外语言(infra—verba1)成分。超语言成分指的是患者在会谈中表现出来的一般行为、面部表情和姿势,甚至是他的某个特殊动作,这些都会反映出内隐记忆对早期非压抑的潜意识所产生的影响。外语言成分关注的是声音的音调和语言的韵律的“意义化”(signifying)功能,因为它们可以回溯患者小时候与母亲的关系,这样患者就在与分析师的移情中重新体验了这种关系。我们知道,语言在分析中是一种必不可少的工具,它通过声音和词汇来传达感情。从这种意义上讲,当一个人讲话的时候,声音也是在讲话活动中产生的自体的“经验”,同时也是在与另一个人的关系中的自体“表达”。声音建立了一种“移情流”,令患者回忆起与母亲的声音相联系的感觉(Mancia,2006)。在分析中,交流所涉及的一些元素包括声音的节奏、音调和音质、语言的语法和语速等,它们合在一起构成了移情的“乐感维度”。分析的乐感维度意味着乐感观念作为一种独特的语言,其象征结构与我们的情绪与感情世界相近。它比叙述内容更能表达出移情中情绪、情感和认知经验的隐义。婴儿在理解语言的实际意义之前很早就了解到这些音调的意义。因此,母亲的声音和语言优先进入婴儿的情感中,创造了早期投射和内投过程交流的一种隐喻性的空间。心理学空间pY'Uj+N

心理学空间b)[;d?s

与此类似,患者和分析师在分析情境中也会用他们语言的音调来表达情绪,交流感情,并用其来促进或阻止彼此的情感投入。患者或治疗师语言的语义成分受到源于其早期潜意识的情绪意义的极大影响,并且以能够理解实际意义之前就已经听到的音调和韵律作为基础。语言的这种节奏和乐感维度由于起源于个人最早的情绪经验,因而只属于非压抑的潜意识。专注倾听的分析师会在会谈的当时当地理解这种特殊移情模式的非压抑潜意识的意义,并把它们转译成语词,赋予它们象征意义,再将它们与过去相连进行重构。在这个时候,分析师需要特别注意的一点就是,他要如何对患者说,也就是注意自己声音的乐感及语言的结构和语速。分析师通过声音和语言,可以将自己的理解和自己的情感传递给患者,这有助于创造相互交流的区域,分析师及其患者的投射和内投可以在那里发生。这使得患者在情绪上再次体验到了早期的创伤经验,这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甚至是回忆起来的。患者在重新体验这些情绪的过程中,可以重建自己早期的情感史。心理学空间:v2e2K'~8xY R

心理学空间|i6fh4iv

总之,神经精神分析学把外显记忆和内隐记忆分别看成是压抑的潜意识和非压抑的潜意识,为整合神经科学和精神分析提供了令人振奋的前景,这一前景的一个潜在的假设是:个体的潜意识心理现实是围绕着经验、生活事件、情绪等组织起来的,它们从出生开始贯穿一生。实际上,它们被储存在内隐记忆和外显记忆所使用的神经结构中。沿着这些路线,我们可以将压抑的潜意识定位于与自传性的外显记忆相同的结构之中,而非压抑潜意识的组织则与内隐记忆一样都是由杏仁核的活动来推动的。

c2QG)?vUC0心理学空间o4A-g(r1e7AK

参考文献:心理学空间 C{,J B7T~znvF

心理学空间)m0AL@&~0Cn[3a

弗洛伊德.(2005).弗洛伊德后期著作选.林尘等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心理学空间3Y*e8w.j#U*p r Cu

4wA:eB8Ba5i8s]0弗洛伊德.(1996).释梦.孙名之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x`#e8xVh.S B p0心理学空间5uq%ETBn

Freud,S.(1899).Screen Memories.In Strachey, (ed.)(1966).The Standard Edition ofthe Complete esychologi—cal Works ofSigmund Freud,London Hogarth.心理学空间v?PA*VN?

心理学空间/jv/M%G1L

Freud,S.(1912).A note on the u, ∞瑚c inpsycho—analysis.In Strachey, (ed.)(1966).The Standard Edition oftheComplete Psychological Works of Sigmuud Freud,12.LOn—don Hogarth.心理学空间3w$kHj\pXe7[

心理学空间6e o/\%p4Tvi

Freud,S.(1914).On the History ofthe Psycho-Analytic Move—ment.In Strachey, (Ed.)(1966).The Standard Editionofthe CompletePsychological WorksofSigmundFreud ,14.London Hogarth.

f3G'fM\c;oGn0心理学空间D.J6I e.L.~#B-E6?

Freud,S.(1914). Remembering,Repeating and Working-Through.In Strachey, (Ed.)(1966).The Standard Edi—tionofthe CompletePsychological WorksofSigmundFreud,12.London Hogarth.

3M:Fr1?t0G$?0

/tdfv;m/A3y0Kandel,E.R.(1998).A new intellectual framework for psychiatry.American Journal ofPsychiatry,155,457.

v6^ Ja*B$V0心理学空间.K1N)C-dnd X z

Mancia,M.(2006).Psychoanalysis and Neuroscience,Milan:Springer.心理学空间"[6X AlF,}

心理学空间 A&F.wB@ |Hki(j

Siegel,D.J.(1999).The developing mind:Toward a neurobiol—ogy ofinterpersonal experience,New York:Guilford Press.Solomon,R.C.(1987).From Hehel to existentialism,New Yorkand 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8`"Lm!s*e(~#i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吕英军 潜意识 神经精神分析学 压抑
«当神经科学遭遇精神分析 神经精神分析学 neuropsychoanalysis
《神经精神分析学 neuropsychoanalysis》
神经精神分析学:精神分析发展的新取向»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