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过年过年都爱送礼? 简版

今天是大年三十儿了,看似很多昔日繁华喧嚣的城市已沦为“空城”,人和车都不见了踪影......但如果你去各大超市看看,嚯家伙!真是人山人海啊!收银柜台前如长龙般的队伍一眼望不到队尾。原来大家都在为自己过年走亲戚回娘家抢购礼物。

“每逢过节必送礼,没礼可送也得发个红包”好像成为了约定俗成的习惯。这是为什么呢?最近有两个神经科学方面的研究给了我们启示:原来人类生性慷慨,也就是说我们的大脑更倾向于让我们做个“土豪”,尽管鸡年的脚步临近,也不愿当“鸡贼”。

在一项实验中,研究人员扫描了受测者的大脑以确定人类慷慨行为与特定脑区活动的关系。在另一项实验中,研究人员抑制了控制冲动的脑区活动以观察这种处理是否会改变一个人的移情能力(移情能力是设身处地理解他人感受的一种能力)。

研究人员从上述两个实验结果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即人类的行为更大程度上受慷慨和共情引导,而非自私自利。

此外,这些研究为治疗在“理解他人”方面有障碍的患者带来了新思路:上述研究的共同作者之一,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大卫格芬医学院的精神病学教授Marco Iacoboni表示,我们可以通过调节患者的相关神经通路,来增强或者抑制他们的移情能力,以治疗患有社会认知障碍的病人。

在第一项实验中,研究人员在测试受测者慷慨程度的同时,通过成像的方式观察他们的脑部活动。具体来讲,研究人员让受测者观看别人的手被针刺的视频,再给他们看一些照片,让他们对照照片中的人模仿其面部表情,在以上两个过程中都记录下他们的脑部活动。这个实验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找出哪些受测者脑部中负责识别他人痛苦的区域更为活跃。

接下来,研究人员分发给受测者一些钱,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愿从提供的名单中选出接受捐助的人,并将一定数额的钱捐给他。

研究人员预测,受测者愿意捐出钱的数额与他们在观看他人痛苦时相关的脑区活动的强烈程度之间存在相关性。事实上,Iacoboni表示,他们确实得到了这样的实验结果。

他们还发现,最吝啬的受测者负责控制情绪的前额皮质在测试中活动最为强烈。

与此同时,最慷慨的受测者负责感知他人情绪与痛苦以及负责换位思考的脑区在测试中也显得更为活跃。

这项研究的另外一位共同作者,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神经学家Leonardo Christov-Moore表示:“这些脑区的运行方式似乎遵循着一个‘神经黄金准则’:我们越设身处地考虑他人的境遇,就越可能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他人。”

Iacobon说,电刺激可以抑制或者增强特定脑区的活动,因此在第二个实验中,他们用电刺激特定脑区的方式探究人类是否天性慷慨,为他人着想,而自私仅仅是人类文明发展中恶习的产物。小编注: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明明是指人如果不先自己修身,那么就会为天地所不容。结果,却被一些人当成自私自利的招牌!噗!

  
Iacoboni表示:“我们可以通过暂时抑制某个脑区的活动来观察该区域不工作时会发生什么,或者暂时提高某个脑区的兴奋性来观察这样的操作会带来什么变化。”

在这项实验中,研究人员暂时抑制了前额皮质部分区域的活动,他们怀疑这些区域通常抑制人类的移情能力。Iacoboni说道,换言之,他们希望证实抑制前额皮质的这部分区域的活动可以使受测者捐出更多的钱。

根据他们的实验设计,受测者经历了40秒的θ波经颅磁刺激(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即将一个电磁线圈放在其头部附近,为特定脑区输送电流。

实验中,研究人员抑制了前额皮质两个特定区域的活动,暂时性地移除了其调控冲动的功能。之后,像第一个实验一样,受测者被给予一定数额的钱,要求他们根据自己的意愿进行金额分配。

研究结果表明,暂时抑制前额皮质确实可以奇迹般地使人变慷慨——实验组的受测者比对照组的更为慷慨,多捐出了50%的钱。

Christov-Moore在一份报告中说道:“抑制前额皮质这些区域的活动似乎可以释放人类感同身受的天性。” Iacoboni也表示:“移情能力是社会认知的基石,所以理论上,提高移情能力可以提升人的社会认知。我们可以通过调节控制社会行为的脑区来改变移情能力,这将非常有意义。”

最后,祝大家吉祥安康,阖家幸福!吃好年夜饭!!

转自:

www.psychspace.com
«Google效应:对记忆的影响 社会心理评论
《社会心理评论》
普伦克斯:文革给中国人留下的心理创伤»
转载 作者:转载 / 715次阅读
时间:2017年1月27日
来源: 中国生物技术网
路径 > 心理学与生活 > 社会心理评论
社会心理评论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