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探索及疗愈——创造性舞蹈
作者: 姜爱玲 / 3992次阅读 时间: 2017年1月16日
标签: 舞动治疗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身心探索及疗愈——创造性舞蹈
台湾舞蹈治疗研究协会
文化大学推广教育部讲师
姜爱玲

玲珑细致、飘逸优雅的布兰琪‧艾文(Blanche Evan,1909-1982)早年担任舞者,是极富魅力且直言无讳的女性,拥有坚忍的毅力、高昂的斗志及复杂、爱憎分明的性格。艾文乐于分享本身所学但要求很高,勇于突破传统且永不安于现状,面对未来则满怀希望。她在 1940 及 1950 年代大多带领儿童创造性舞蹈,之后就以神经敏感的都会成人(neurotic urban adult)为舞蹈治疗的主要对象。

身心是密不可分的一体两面

艾文早年跟随拉森女士(Bird Larson)学习「自然舞蹈」(natural dance)与即兴表达之舞(expressive improvisational dance),亦涉猎西班牙和其它民族的舞蹈。拉森、薇奥拉(Viola)及拉梅芮(La Meri)是艾文的舞蹈启蒙老师,而她亦深受瑞士音乐教育家达克罗士(Emile Jaques-Dalcroze,1865-1950)及「方法演技」(Method Acting)创始者,俄国戏剧大师史坦尼斯拉夫斯基(Constantin Stanislavsky,1863-1938)的创意启发。

另一方面,精神分析(Psychoanalysis)始祖弗罗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39)、创立个体心理学(Individual Psychology)人格发展理论的阿德勒(Alfred Adler,1870-1937)与弗罗伊德的门生,奥地利精神分析家奥图‧峦克(Otto Rank,1884-1939)对艾文的影响最为深远。她对于舞蹈治疗的贡献,就是结合创造性舞蹈、即兴创作与这三位心理学家的理论,并整合口语及舞蹈,构成她最主要的整体身心治疗模式:舞蹈/动作/话语(word)/治疗。

对于身体的观点

艾文对于舞蹈/动作及身体的看法如下:

  1. 舞蹈是重建身心灵的自然媒介;
  2. 深信人类基本的整体性与个人追求健康生活的潜能;
  3. 舞蹈治疗是极佳的都会成人再教育,能够帮助他们发展与生俱来的肢体韵律,增强对于外在环境的抗压性;
  4. 当儿童学会以正确的方式移动、感觉自己的身体,他们就能够以更好的方式建构与探索一系列动作表达。

艾文认为舞蹈治疗的最终目的,是在身心之间搭起沟通的桥梁,透过动作释放人类心灵遭受压抑及麻木的部分,引导个案重新认识及认同自身的身体反应与需要,以促进最原本的身心一致。

进行方式

艾文的舞蹈治疗可分为四个阶段:

一、暖身(Warm Up):

艾文会请团体成员围成圆圈或各自进行肢体暖身,由她本人或让团体成员轮流带领,有时会放音乐,有时则无。进行暖身的顺序为全身动作、身体部位个别动作、身体各部位与全身关节的调动(mobilization)。

身体部位的调动即透过如节奏、空间、动作质感、肢体动作及其内涵等舞蹈元素,增进身体觉知和拓展动作语汇,而治疗的目的是帮助个案打开自己的身体,却不降低其肢体既有的防御能力。

二、功能性技巧(Functional Technique):

此即艾文的「动作教育」,着重身体机能、身体界线(body boundaries)与特定的动作练习,以强化及调正脊椎,为身体教育及功能回复的方式。功能性技巧包含系统化的演练程序及一系列的动作,后者涵盖身体姿势的活动、动作协调、身体部位于动作过程中的调度,以及脊椎的调准(alignment)。

功能性技巧的目标是增强耐力、柔软度与弹性,并调整惯性动作、重建身体与生俱来的能力、帮助个案掌握意识对于身体的觉察、增进自我表达能力、建立表达性的身体语汇、整合功能性的收缩及释放,以协助个案进行积极且具意义的动作表达。

三、即兴创作(Improvisation):

艾文将此视为「自发的形式创造」(spontaneous creation of form)。理想中,动作的形式与内涵是一体的,而创造性舞蹈就是让自己的身心成为全然的整体,在当下以舞蹈动作表达自身的主题。

艾文的即兴创作是以觉察为导向的舞蹈,运用心理、肢体或身心等主题引导个案自由地产生对于动作的联想,将内在感受以外在的肢体舞动表现出来,同时支持个案在舞蹈中重现生命中的重大事件,并且在动作中注入想法、过往事件或深藏于认知层的感觉,其技法如下:

  • 外化(Externalization):舞出自己的梦、幻想或身体记忆
  • (角色)扮演(Enacting):让个案重新创造过往生命的重大经验或未表达出的感受;
  • 身体化(Physicalizing):将先前储存在认知范围的思想、记忆和/或感受带入动作中;
  • 排练(Rehearsing):是一种创造出来的即兴练习,让个案准备好在疗程之外做出行为上的改变。

四、口语化(Verbalization):

艾文不仅直接强调身体结构与拓展舞蹈元素的运用,更善用口语指令鼓励个案尝试崭新的动作动力(movement dynamic),协助他们拓展身心经验。

即兴创作的途径

一、投射技巧(Projective Technique):

此为艾文的舞蹈治疗基础,透过简单的即兴创作架构进行情绪暖身及自我表达,让潜意识于动作中浮现。她经常运用如大自然等主题作为即兴创作的发想,让个案在动作中显现自身的幻想,如理想中的自己、偏好的地方等等,并且使用字、词和句子陈述治疗师之所见。

二、灵敏地感受到及调动潜在的身体动作(sensitization to and mobilization of potential body action):

让潜在的动作成为实际的动作,同时探索动作的多种可能性。艾文会用话语促使个案以动作表现出舞蹈/动作元素,如速度、空间、重量、强度及动作的方向,以达到其自身极限与阶段性的变化,也大量使用如纱巾、球及呼拉圈等箍状物道具,以及如聚集/分散、开展/闭合、强烈/柔弱、圆的/有角的、阳光/下雨、清朗/有雾、早晨/夜晚及波浪起伏/平顺等具体言词引导个案,鼓励他们运用肌肉拓展表达的范畴。

艾文也时常让团体成员两两一组(dyad),用肢体动作表现出相对的动力,例如一人扮演「流动的」风,另一人则是「固定的」树等等。此外,她也会以具体及简要的指令,例如推墙、踢球及拧毛巾等,激发他们以身体创造形象。

上述两点在功能上相互呼应,在实务上也经常交替进行,以促进个案或团体成员进行情绪暖身及发展多元动作语汇。接下来,艾文会与大家一起讨论刚才的情绪暖身过程中发生了些什么。

三、深入、繁复的即兴创作:

艾文会视情况让个案或团体成员以情绪暖身过程中所浮现的主题,进行更密集与多重层面的探索。他们本身的喜好、恐惧、幻想、幻觉和/或与他人形成对自己 身体的认同等,皆可能成为深度探索的议题。

儿童创造性舞蹈

艾文在《我是太阳—儿童的世界及其与舞蹈教学法之关系》(I am the Sun - The Child’s World; Its Relation to Dance Pedagogy)一文中,与读者分享运用创意启发儿童肢体动能的实例。她将这段精彩的过程取名为「栩栩如生的布」(The Animated Cloth):

艾文有一次带领一个儿童舞蹈团体,当她让团体成员舞动身体时,大部分的小朋友都很兴奋地手舞足蹈,但是她发现有少数的小朋友却默默地站在墙边不敢舞动。她于是灵机一动拿出几块布,让这几位害羞的小朋友手里各持一块布,引导他们借着手的抖动让布「跳舞」,然后邀请小朋友们跟着布一起跳舞,最后把布丢开来让自己尽情舞动。这招果然奏效,原本羞怯的小朋友们透过她的诱导,也慢慢地和其它人一样高兴地舞动着。这就是发挥创意、善用道具的极佳实例。

我们可由这个实例中发现,在教学活动中也可运用舞蹈治疗的技巧,以创意及辅助工具激发学员的肢体创意,用引导取代「我教,你学」的刻板方式,透过动作开发出身体的无限可能性。以上述情境为例,在带领时也可交替使用不同质料、厚度与触感的布或手帕、纱巾、披肩等物品,除了可促进儿童对于触觉的感知能力,更能让他们发挥无限创意,运用肢体表现不同的质地、重量与摆动方式,在无形中活化身心。

协助受虐妇女步出阴霾

性虐待受害者亲身经历真实的暴力伤害,而且这样的伤害大多会威胁生命。乱伦受害者的附加负面经验包括心理虐待及操控,使他们在极度痛苦的经验中失去对于家庭的爱及信任。所有受害者的自我概念皆严重受损,伴随着罪恶、羞耻感和意志消沉的负向情绪。许多受害者会遭遇人际关系及性功能的障碍,与自己身体的关系,如身体形象、动作风格、肢体表达、感觉和日常生活的互动等,亦蒙受严重损害。

针对这样的族群,艾文的舞蹈治疗技法强调重建个案对于表达性动作的天赋潜能,以及身心两者之间的正向连结。她经常运用多元民族的音乐及舞蹈,以各民族特殊的动作或具治疗性的舞蹈仪式启发特定的情绪内涵,而她发现非洲鼓舞(drum dance)能让个案获得充分的肢体解放及心理抒发。

艾文在带领成人的治疗团体时,非常擅长以暴风雨、野生动物的侵略性与波涛汹涌等主题,激发个案原本受限及压抑的想象力,引导她们将深藏内心的情感藉由舞蹈动作外化,而非直捣过往的痛苦事件。另外,艾文也运用家庭作业(homework)让个案将疗程所学运用在实际生活中,以促成转化的契机。

治疗过程及功效

艾文带领受虐妇女团体时,通常会在一旁观查成员们舞动,仅于适当时机下达口语指令,引导个案进行动作探索和实验。比方说,艾文曾引导一个成人团体以不同的方向和空间元素放松手脚关节,让成员们以程度各异的动作质量探索新的走路方式,如不规律的动作及变换方向等,接着问她们将如何展开新的生活。许多个案及团体成员在幼时受虐,无缘亲身经历正常的童年,她就运用游戏让个案重返幼时,藉由治疗场域及情境补足曾经失落的人生经历。

值得注意的是,性虐待受害者经常出现身心分裂的状况,以「与自己的身体分离」摆脱或遗忘受虐的事实,导致身体感觉或性功能出现障碍。针对此种状况,治疗师的介入程序为:

  1. 协助个案降低罪恶感;
  2. 让个案以即兴创作的方式探索心中的映像和象征性事物,以深入体认过往经验对于身心的影响。

成功的舞蹈治疗可协助个案重建对自我身体的正向感,在其思想、感受与行动间建立桥梁,激发重拾身体自主权的动机,开发与提升表达能力、创造力、身体自主和肢体力量,使个案有能力改善与自己身体的关系,展开更健康愉悦的人生。

参考书目

Benov, R. G. (1991). The collected works by and about Blanche Evan. San Francisco: Blanche Evan Foundation.

Bernstein, B. (1995). Dancing beyond trauma: Women survivors of sexual abuse (pp. 41-58) in Levy, F. J. (ed.) Dance the other expressive art therapies: When words are not enough. London: Routledge.

Draper, C. & Molinares, J. V. (2004). Blanche Evan: Therapy for the neurotic urban adult. Presentation outlines.

Evan, B. (1950). I am the sun – the child’s world: Its relation to dance pedagogy (pp. 79-83) in Benov, R. G. (compiled) Collected works by and about Blanche Evan – unedited (1991). San Francisco: Blanche Evan Dance Foundation.

Levy, F. J. (1988). Blanche Evan (pp. 33-50) in Dance movement therapy: A healing art. Reston, Virginia: American Alliance for Health, Physical Education, Recreation and Dance.

Rifkin-Gainer, I. (1984). Dance movement word therapy: The methods of Blanche Evan in Bernstein, P. L. (ed.) Theoretical approaches in dance movement therapy vol. 2 (p. 3). Iowa: Kendall/Hunt.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舞动治疗
«舞动中的灵性 舞动治疗
《舞动治疗》
打开心窗说亮话──漫谈舞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