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纵览:无所不在的刻板印象威胁
5 优秀的诅咒:平庸者对身份压力熟视无睹

这些早期的研究提供了清晰而充分的证据,这些证据证明,在学术方面存在不足并不是受到污名效应压力影响的前提条件。事实上,这些研究结果清晰地指出了一种非常具有讽刺性的可能性:学术能力强的人会比学术能力弱的人更容易受到污名效应压力的影响。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么我们非常有必要让大家都了解这一真相,它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污名效应压力的本质,让我们清楚它对哪些人的影响更大。到当时那个阶段为止,我们的研究还不能回答上述问题,因为我们的研究被试仅限于学术能力很强的人群,我们不知道如果在学术能力较弱的人群中进行这些实验,结果会是怎样。污名效应压力是否也会对学术能力弱的人产生影响呢?——如果有影响,就说明与能力有关的污名效应压力会在能力情景中影响每一个个体;如果没有影响,则说明在某一群体中能力出众的人会格外容易受到污名效应压力的影响。为了解答这一问题,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在我们研究过的群体中找一些学术能力较弱的被试来参与同样的实验,然后观察他们的表现是否会和学术能力强的被试一样受到污名效应压力的影响。我们所面临的唯一的问题就是,在这样顶尖的高等学府里,去哪找能力差的学生样本呢?

要不怎么说机缘巧合呢——虽然不是总有这种好运气,但是有时的确会撞上好运。在我们发表了早期研究结果之后不久,一位名叫约瑟夫•布朗(Joseph Brown)的研究生和他在工作中结识的本科生助教米可•朱烈特(Mikel Jollet)想要约见我。他们俩是一对非常有意思的搭档:约瑟夫是那种苗条干练、颇具学者风范的非洲裔美国人,他戴着金丝边眼镜,读过几乎所有你想要阅读的书籍;而米可是那种活力四射的嘻哈范儿大学生,他整个人都充盈着一种自信的企业家风度(实际上,不久以后,米可就成为了一个非常有成就的摇滚乐队“Airborne Toxic Event”的主唱)。他们两个人对我和约书亚所进行的关于“种族刻板印象如何影响斯坦福大学黑人学生的测验表现”的研究非常感兴趣。他们有一个疑问:如果我们在洛杉矶内城中学(米可三年前从这所高中毕业)进行同样的研究,实验结果会是一样的吗?而且他们确实有机会来实现这个研究。米可仍然和他的高中老师保持着联系,他认为老师会允许他在学校中进行这个研究。机会来敲门了!

事不宜迟,米可马上就带着实验用具乘上了去往洛杉矶的飞机,他将在自己的母校复原我和约书亚在斯坦福大学进行的实验研究。他准备以这个研究作为他的本科毕业论文。他从SAT词汇测验中挑选了一部分试题做成了30分钟的测验题目,对于高中生来说SAT测验是很有难度的。他将所有黑人学生和白人学生分置于两个单独的教室中进行施测。对于他希望能够感受到刻板印象压力的组,像我和约书亚在实验中所做的那样,他只是简单地介绍说这个测验是用于评估语言能力的。请注意就是这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就能暗示黑人学生在这个测验中,他们有可能会印证一种关乎黑人能力的、社会上普遍存在的刻板印象。对于他不希望感受到刻板印象压力的组,他同样仿照我和约书亚的做法介绍这个测验,告诉被试这个测验是关于问题解决的测试,对个体能力差异不具有诊断性的评判作用。这样的指导语切断了“关于黑人能力的刻板印象”与“黑人在测验中的表现”之间的关系,因为这个测验要考察的侧重点显然与黑人群体的刻板印象无关。

接下来,他做了一项我和约书亚没有做的工作。他测评了这些高中生被试对学业的重视程度,以及被试们在多大程度上认为自己是一个好学生。他的发现很有意思,而且他的发现恰恰生动地印证了我们的假设——我们所预测的那种颇具讽刺性的假设。在比较看重学业的这一半学生中,米可发现的研究结论与我和约书亚的研究结论一致,那就是当黑人学生得知这是一个能力测验时,他们要承担一些额外的风险,即有可能会印证有关黑人能力的负面刻板印象的风险,他们的表现会比具有同等能力的白人学生明显更差。但是,当他们认为测验并不会对个人能力进行评判时,由于在这种情境下没有印证刻板印象的额外风险,他们的表现和具有同等能力的白人学生一样好。在这所高中的“好学生”群体中,黑人学生的表现和斯坦福大学里的黑人学生的表现并无两样——只要有印证负面刻板印象的风险就会扰乱他们整个群体的测验表现。

但是米可高中里的“后进生”群体,却不存在这种规律。那些对学业不太重视的学生反倒不会受到刻板印象的干扰。无论他们认为这个测验是一个能力测验,还是认为这个测验是一个不具诊断功能的实验任务,他们在测验中的表现都没有差别——他们和那些同样不在乎学业成就,也同样缺乏学习技巧的白人学生的表现没有区别。

根据米可的研究结果,我们很容易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忽视学业的重要性能够弥补有关能力的负面刻板印象压力对测验表现所造成的不良影响”。不过为了避免草率,我们需要注意到,在后进生组里,学生们在测验中的表现都不理想。的确,黑人后进生在有刻板印象压力的情境中也没有比无刻板印象压力的情况下表现更差。但是跟白人后进生一样,他们在两种情况下的表现都很糟糕。我们认为就是由于缺乏技巧和动机才导致他们无法在测验中取得好成绩。他们对实验的配合度很高,他们也没有表现出不耐烦。但是当他们遇到比较困难的题目时,由于他们不太在乎,所以他们会选择轻易放弃,他们会眼睁睁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只等着交考卷的那一刻的到来。

一提到少数族裔学生在学业方面表现不佳的情况,大多数人都会想到米克实验中后进生组的情况,认为这些学生欠缺学习技能和动机,而且他们是学校里受到排挤的边缘人。如果一个人想尽可能地解释这种测验表现欠佳的现象(就像西雅图的体育记者努力解释超音速队在当年赛季初期的欠佳表现一样),那么他总能在这些学生身上发现很多问题,比如:糟糕的早期教育、贫困的社区生活、缺乏自信和期望过低及其带来的心理层面伤害,上述这些问题会让他们在学校中受到的孤立,导致他们在学术技能方面有所欠缺,而学术技能的欠缺又会让他们进一步受到孤立。此外,他们还有可能缺乏来自家庭方面的支持,他们会与同龄人的主流文化越来越疏离,等等。上述所有原因或者其中的任意一条原因都可以导致他们在米可的实验中放弃测验或者导致测验表现不尽如人意。对于这些学生来说,社会中存在的普遍看法似乎是对的。

但是那些比较优秀的学生不知道通过何种方式而避开了上述这些问题的干扰,他们最终对学校和学业都产生了认同感,对于这些学生来说,这种看法(由于缺乏学习技能和动机导致学业表现欠佳的看法)并不正确。在米可的实验中,这些学生所承受的刻板印象压力是唯一有可能会抑制他们在测验中的表现的因素,他们担心自己的表现会印证这种刻板印象,他们也担心别人会戴着这种有色眼镜来看待自己。正是同样的原因使得斯坦福大学的黑人学生也无法在测验中发挥正常水平,也是同样的原因使得那些原本具有很强的数学能力的密歇根大学的女性学生在数学测验中表现欠佳。一旦通过实验指导语的变化消除了这种压力,他们就会在同等能力的群体中表现得出类拔萃。

这就是我们觉得具有讽刺性的地方。在米可的研究中,让学生更容易受刻板印象影响的因素不是缺乏学术自信或缺乏学术技巧,而恰恰是充足的学术自信和学习技巧。这些优势使得学生更重视学业、更关心学业、更关注自己的学业表现。但是,当他们在学校中面对一些复杂的问题,并且知道这些复杂问题对他们的能力具有评判和甄别作用时,他们就会遭遇刻板印象压力的威胁。不是对自我的期望过低使他们成为刻板印象压力的易感人群,反倒是较高的自我期望把他们置于危险境地。

米可的研究还说明了一些其他的问题。它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很少在日常教学中发现这种额外的刻板印象压力的影响:因为那些重视学业的黑人学生由于刻板印象压力的原因与那些不重视学业的、缺乏学术能力的黑人学生表现得一样差。这两类黑人学生在测验中的表现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人们很容忽略掉其间存在的差异。如果让老师或者(往远了说)管理委员会来理解和解释测验结果,他们不会注意到即使这两组黑人学生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但是导致他们表现欠佳的原因却是截然不同的。这两组黑人学生中,其中一组很类似于当年的超音速队(他们并不完美,但是他们具有夺冠队伍所应具备的技能和动机),回到这一案例来说,他们具备在学业方面取得优异表现所应具备的能力和动机。他们需要的只是把自己从刻板印象压力中解放出来。

www.psychspace.com

«《刻板印象》第2章 发现:为失败寻找原因 Claude M. Steele 斯蒂勒
《Claude M. Steele 斯蒂勒》
第4章生活:从社会的角度看待身份认同»
简版
克劳德 M.斯蒂尔 作者:克劳德 M.斯蒂尔 / 616次阅读
时间:2017年1月11日
来源: 刻板印象
路径 > 心理学 > > Claude M. Steele 斯蒂勒
Claude M. Steele 斯蒂勒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