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板印象让人承受更多的压力而失败

刻板印象让人承受更多的压力而失败

假设有人邀请你参加一个心理学实验,实验要求你在一个小型的室内高尔夫球场里完成一次10洞测验。假设你是一个运动能力正常的白人大学生,假设就在你努力地适应这个新落成的高尔夫球场的时候,你得知这个高尔夫球实验是一个名叫“密歇根运动能力倾向测验”(Michigan Athletic Aptitude Test, MAAT)的标准化运动心理学测试的一部分,你觉得自己会取得怎样的成绩?获悉这个实验测试的是先天运动能力,是否会对你的表现产生些许影响?

几年前,以杰夫•斯通(Jeff Stone)为首的一群来自普林斯顿大学的心理学家完全按照上述范式进行了一个心理学研究Stereotype Threat Effects on Black and White Athletic Performance。他们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结论:得知该实验能够测评先天运动能力的白人大学生在实验中的表现远远不及那些不知道该信息的白人大学生。两组大学生都同样努力,但是知道该信息的大学生要比不知道该信息的大学生平均多打出3杆才能完成10洞测验。

“该实验能够测评先天运动能力”这一信息究竟有何独特之处,以至于它能够如此显著地降低得知这一信息的学生的高尔夫球表现?

杰夫和他的同事认为这样的结果与被试是白种人有关。如果用我的说法来表述,那就是:这样的结果可以归因于与白种人身份认同有关的权变事件。我来具体分析一下:美国白人非常看重先天运动能力,在与运动相关的情境中,这种价值观会为白人带来压力。这个权变事件的根源在于美国社会中广为流传的一种刻板印象,“白人缺乏运动天赋,至少与黑人相比是这样的”。杰夫实验中的被试都是这个社会中的一员,他们必然会知晓这种刻板印象。尽管他们不一定认同这种刻板印象,但是当他们参与一个测试,并且得知这个测试将要评估的核心指标正是社会公认他们缺乏的一种能力时,他们在测验开始前就已经把自己推到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在这个测评中,他们的任何不尽如人意的表现都会再次印证关于白人缺乏运动能力的刻板印象,而且这种欠佳的表现会被视为他个人,以及他们白人群体的一种特征。不要小看这个心理窘境,它足以让人沮丧、让人分神,以至于在实验中比对照组被试的成绩足足多出3杆!

与之前提到的游泳池限制不同,上述刻板印象并没有直接影响个体的外在行为,而是通过将某种预期强加于人的方式发生作用。这种刻板印象并没有对被试打高尔夫球的行为和过程造成任何限制,也没有制造任何实质的阻碍。尽管如此,它仍然构成了一种基于身份认同的权变事件。如果,他们在高尔夫球测验中表现得不好,那么,他们就印证了这个令人不悦的刻板印象。如果,他们没有在高尔夫球测验中受挫,那么,他们就不符合这个基于种族的刻板印象。仅仅因为是白种人,他们就需要在高尔夫球测验中承受比别人更多的压力。这种压力就像空气中弥漫着的危险信号一样时刻包围着当事人,不断向当事人发出信息,暗示他:只要做错一步,别人就会以“白人缺乏先天运动能力”这样的方式去评价他、去对待他。(你继续往下看,就会明白我和我的同事们为何逐渐开始将这种“空气中弥漫的危险信号”称为“刻板印象威胁”。)

沿着上述分析思路,杰夫和他的同事们继续提出了更多的问题。

如果,单单是告知普林斯顿大学的白人学生,高尔夫球测验能够评估先天运动能力,就能让他们为遭遇刻板印象偏见而感到担忧,从而乱了他们的阵脚,最终导致他们在测验中的表现明显较差。那么,如果将同样的信息告知普林斯顿大学的黑人学生应该对他们的表现毫无影响,因为黑人不会受到这种刻板印象偏见的影响。实际情况是否符合这个假设呢?结果果然如此!杰夫和他的同事们以普林斯顿大学的黑人学生为被试,完全按照前面描述的实验范式重复了一遍。结果,无论是否知道该测验会评估先天运动能力这一信息,黑人学生的表现都没有明显差异,这一结果说明黑人学生是否了解测验目的对他们的测验表现没有任何影响。

现在,我们有了更多的证据能够证明:影响白人学生高尔夫球表现的“元凶”就是“测验能够评估先天运动能力”这一信息。一旦得知该信息后,白人学生就会因为担心受到刻板印象的影响而感觉受到威胁,由此分散注意力,进而影响实际的测验表现。

但是杰夫和他的研究团队仍然不满足于目前的结论。他们设计了一个非常巧妙的研究范式来验证他们的观点。

他们作出如下推理:既然,关于白人群体的刻板印象能够在无形中对每个白人个体产生威胁感,而且这种威胁感足以让整组白人被试在高尔夫球这类精细运动中出现表现较差的情况;那么,一定也能够找到一种适用于黑人的刻板印象,它能够让黑人学生在高尔夫球测验中表现得不如以往。研究人员需要做的无非就是把高尔夫球任务与一种有关于黑人群体的不良刻板印象进行联系。如此一来,黑人被试在了解实验目的后,就会在完成高尔夫球任务的整个过程中有意识地与这种刻板印象进行抗争,这与前面提到的白人学生的情况非常相似。而这种附加的压力就可能对他们的高尔夫球成绩起到破坏性的作用。

他们的实验方案非常简单。他们重新选取了一组黑人学生和一组白人学生,告诉他们高尔夫球任务是用来评估“运动策略智力”的。别看只是简单地调整了一句指导语,但是它的作用却是巨大的。现在,这个指导语把黑人学生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在完成这个高尔夫球测验的过程中,他们有可能会印证一个源远流长且对黑人非常不利的刻板印象——黑人缺乏智慧。接下来,只要他们的每一次挥杆出现一点纰漏,他们的头上就会被扣上一顶帽子,上面写着“缺乏智慧的黑人小孩”。在这种情景中,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承受的身份认同权变事件,它足以令被试分心,最终影响他们的高尔夫球成绩。

实验结果非常具有戏剧性。实验中,黑人学生在打高尔夫球的过程中始终都要忍受刻板印象威胁的煎熬,而在这种情景中白人学生的刻板印象却对他们的表现起到了提升的作用,因此实验结果是黑人学生完成10洞测验时比白人学生平均多了4杆,这个成绩远不如白人学生!

看来,无论是白人学生在面对“实验将测评您的先天运动能力”这样的指导语时,还是黑人学生在面对“实验将测评您的体育策略智力”这样的指导语时,他们都要直面身份认同权变事件对他们的干扰。不过,这种干扰并不像“游泳池限制”那样明显而直接地对行为产生影响。他们这次面对的权变事件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威胁感,具体说来这种威胁感就是他们担心自己的高尔夫球表现会验证或者被别人看作验证了一个刻板印象,而且这是一个关于他们族群以及他们个人的不良刻板印象。尽管这种威胁感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它的影响却不容忽视。在一个通常用22~24杆即可完成的迷你高尔夫球局中,这种威胁感能够导致学生多花几杆才能完成赛程。

起初,人们很容易忽视刻板印象威胁的“无形力量”。但是只要仔细想一想,你就会确信这种威胁感会在你的生命中以一种顽固的方式对你产生持续性的影响。每当斯台普斯走在社区街道上,他都要与这种威胁感进行抗争。白人运动员在每一场比赛中都要与这种威胁感搏斗,在与黑人运动员同场竞技的时候尤为明显。请设想在一个充斥着黑人运动员的赛场上,特别是在被黑人运动员统治的赛场上(比如NBA),白人运动员想要取得好成绩,就必须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面对和承受这种额外的、与种族相关的威胁感。他们会受到这种威胁感的鞭挞,但是仍然要努力在夹缝中求生存,不断努力去战胜这种威胁感。每一个好的运动员、每一次好的竞技表现都不可能撇开这种刻板印象的影响。拒绝承认这种影响的意图注定是徒劳的,这种影响会在每个重要的场合“卷土重来”。

本书的目的并不是讲述刻板印象威胁的影响是多么强大、多么持久以至于无法逾越。恰恰相反,本书的第一个目的是让大家认识到在此之前被我们忽视了很久的因素,并且意识到它的重要性。对我们个人以及在整个社会的众多恼人的问题中,刻板印象威胁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本书更重要的目的是要告诉大家,通过一些切实可行的改变,我们就能有效地削弱刻板印象威胁的影响,进而显著改善我们所遇到的困境。

www.psychspace.com
«刻板印象:我们为什么那样看别人,这样看自己? Claude M. Steele 斯蒂勒
《Claude M. Steele 斯蒂勒》
《刻板印象》第2章 发现:为失败寻找原因»
简版
心理空间 作者:心理空间 / 508次阅读
时间:2017年1月11日

路径 > 心理学 > > Claude M. Steele 斯蒂勒
Claude M. Steele 斯蒂勒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