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抗 Resistance
阻抗(Resistance)

我之所以选择阻抗这个题目作为本书的第一个技术章节,是因为正是弗洛伊德对分析阻抗的重要性的发现,宣告了精神分析和精神分析技术的开始。处理阻抗仍然是精神分析技术的两大基石之一。

精神分析能有别于所有其它形式的心理治疗,在于它处理阻抗的方式。一些治疗方法的目标是强化阻抗;它们被冠之以“掩盖”或“支持”性治疗的称谓。其它形式的心理治疗也许试图以不同的方式克服或消除阻抗;例如,通过暗示或劝说,或利用移情关系,或使用药物。只有在精神分析治疗中,我们才通过分析阻抗,揭示和解释阻抗的起因、目的、方式和历史来克服阻抗。

2.1 定义

阻抗意味着对抗。阻抗是病人拥有的对分析性方法及过程起反作用的反向力量,即阻碍病人的自由联想、妨碍病人试图回忆和达到对顿悟的理解领会、针对病人的合理化自我及想改变的愿望起反作用的力量;所有这些力量都可以称之为阻抗。阻抗可以是意识的,前意识的或潜意识的,可以通过情感、态度、观念、冲动、思维、幻想和行动表达。阻抗本质上是病人对分析的进展、分析师和分析性方法及过程起反作用的反向力量。弗洛伊德在1912年就已经意识到阻抗的重要性,当时他宣称:“阻抗伴随着治疗的每一步。治疗之中的人的每一个联想,每一个行为必须考虑到阻抗,它代表了力争痊愈与反对力量之间的妥协”。

就病人的神经症而言,阻抗具有防御的功能。阻抗反对分析性方法的作用,维护病人的现状。阻抗保护神经症,反对病人合理化的自我和分析性情景。既然精神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具有防御的功能,那么它们都会满足阻抗的需要。

2.2 阻抗的临床表现

我们在能够分析阻抗之前必须能识别阻抗。因此,我打算在此简单描述一下分析过程中出现的阻抗的一些最典型的特征。为了给初学者提供清晰的指导性的信息,我将要引用的例子是简单而明了的。应该记住的是阻抗常以微妙而复杂的形式出现,复合或混合的形式,单一的,独立的例子不是常规。同时要强调的是所有的行为都能具有阻抗的功能。实际上,病人的素材也许清楚地揭示了潜意识的内容,本能的冲动,或被压抑的记忆,但这并不能排除可能同时有重要的阻抗在起作用。例如,在某个分析时段,病人为了避开讲述显示其正面对性诱惑的经历时,可以生动地描述某些攻击行为。没有哪个行为不被阻抗所滥用。而且,所有的行为都具有冲动和防御两个方面。不过,以下的临床例子将限于阻抗的简单的,典型的,最明显的特征。

2.2.1病人沉默

这是精神分析实践中碰到的最明显,最常见的阻抗。一般来说,这意味着病人有意或无意不愿向分析师交流他的思维和情感。病人也许知道他的不情愿,或者他只是感觉到头脑中好像没有任何想法。在这两种情况下,我们的任务是分析沉默的原因。我们想揭示反对自由联想的动机,我们可以这样说:“此时可能是什么使你逃离了分析?”或者我们可以追寻“头脑中没有任何想法”的感觉。“可能是什么造成了你头脑中没有想法?”或者:“你好像把某些东西变成了一无所有,会是什么呢?”我们的方法建立在这样一个假设之上,即头脑中一片空白只会在深度睡眠中出现,否则“没有任何想法”就是阻抗造成的。

有时尽管沉默,病人的姿势、运动或面部表情可以不经意地披露他沉默的动机,甚至内容。把头从分析师的视野中转开,用手遮住眼睛,在沙发上扭动,脸红可能是尴尬的表示。如果同时病人又心不在焉,把结婚戒指从手指取下,然后不断地把小指伸到里面,尽管她沉默,她似乎在向我披露她想到了性或对婚姻的不忠而尴尬。她的沉默表明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些冲动,一场斗争存在于披露的渴望与埋藏这些情感的对立冲动之间。

不过,沉默也可能有其它的含义。例如,沉默也许是过去事件的重复,沉默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病人的沉默也许描绘了的原始场景的反应。在这样一个情景中,沉默不仅是阻抗,而且是缓解痛苦的一部分内容。对于阻抗,有许多复杂的问题,将在2.217、3.9411节和第二卷讨论。总而言之,在大多数的临床情况下,沉默是对分析的阻抗,必须进行如此处理。

2.2.2 不愿谈

这是前面那种情形的变异。在这种情况下,病人不是完全沉默,但是知道自己不愿谈,或者他没有什么可谈的。极为常见的是,这种状态接下来是沉默。我们的任务也一样:探索为什么或病人不愿谈什么。“不愿谈”的情况有一种或几种原因,我们要做的是使病人就原因进行工作。我们的任务基本上一样,探索造成沉默病人意识中头脑里“没什么”的潜意识的“东西”。

2.2.3 表现阻抗的情感

从病人情感的角度观察,阻抗最典型的指征是在病人进行言语的交流时,缺乏情感的表现。他的评论是乏味的,平淡的,单调的,缺乏情感。你会有这样的印象,即病人没有卷入其中,和他报告的事情是隔离的。在涉及到应该有高度的情感投注的事件时,病人缺乏情感,这一点特别重要。一般来说,情感的不适切是阻抗非常显著的指标。当思维与情感不一致时,病人的言论中有一种古怪的特性。

最近,一个病人在治疗时段开始时宣称在前天晚上他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性兴奋---实际上,”是他有生以来与他的新娘之间的“最大的性的快感”。他继续描述这个经历,但是他缓慢而迟疑的言语和不断的叹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感到困惑。尽管言语的内容有明显的重要性,我能感觉到言语与情感是不相符的;某个阻抗在起作用。我最终打断病人,问道:“那是一种巨大的兴奋,但是也令人感到悲伤。”他开始是否认,但接着他在联想中漂浮,告诉我这个奇妙的性经历象征着某个东西的结束;那是一种告别。情况慢慢明朗了,他曾经推开了这样一个认识,即与妻子良好的性生活意味着告别他潜意识中存在的一直没有改变和满足的原始的幼年的性幻想。

2.2.4 肢体语言

病人在躺椅上呈现的姿势经常会揭示阻抗的存在。僵化、坚硬或卷曲的保护性姿势表示防御。除此以外,在整个治疗时段或连续几个治疗时段内,任何没有变化的姿势总是阻抗的一个指征。如果你相对独立于阻抗,你在治疗时段内的姿势会有所变化。过度的活动也表明某种东西正在以动作而言语进行释放。姿势与言语内容之间的矛盾也是阻抗的一个指征。病人平淡地谈论某个事件,但是不停地扭动身体,局促不安,只是在谈论故事的一个片断。他身体的运动似乎要讲述故事的另外一部分。握紧的双拳,双臂交叉的紧抱在胸前,脚踝交织在一起,都是犹豫的表现。而且,病人在治疗时段内坐起来,或者把一只脚放在躺椅外,表明他有逃离分析情景的愿望。在治疗时段内打哈欠是阻抗的表示。病人进入诊室的方式,回避与分析师眼神的接触,或者做一些简单的谈论而躺在躺椅却不说话,或者治疗结束离开时不看分析师---所有这一切都是阻抗的表现。

2.2.5 谈话固着于某一时段

通常,病人在相对自由地谈论时,他言语性的素材中会有过去与现在之间的摆动。当病人始终如一地,没有变化地谈论过去,丝毫不提及现在,或者相反,不停地谈论现在,没有偶尔涉猎过去,某种阻抗在起作用。坚持谈论某个特定的时间段的事是一种回避,类似于情感、姿势等的僵化和固着。

2.2.6 琐事或治疗以外的事件

当病人在较长的时段内谈论肤浅的,不重要的,相对无意义的事件时,他是在回避具有主观意义的事情。当谈话内容在重复没有任何扩展或情感,或者没有内省力的深化,我们不得不推测一定有阻抗在发挥作用。如果谈论琐事出乎意料地没有打动病人自己,我们正在处理某种逃避的行为。缺乏内省和思考是阻抗的指征。一般情况下,言语可以极其丰富,但不会导致新的记忆,新的内省力或更大的情感觉察,这是防御的指征。

这同样适用于谈论治疗以外的事---甚至是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事件。如果外部情况没有通向个人的,内部的情况,阻抗在起作用。(令人惊讶的是很少有病人谈论政治事件。在我的记忆中,印象深刻的是,我的病人中不止一人在甘地被暗杀后提到此事。附带说一句,每个病人都谈过肯尼迪总统之死。)

2.2.7 话题的回避

很典型的是病人会回避痛苦的经验。病人可以有意或无意这样做。涉及到有关性、攻击和移情方面的事尤其如此。令人吃惊的是,有许多病人能毫无节制的大谈特谈,却仍然小心翼翼地成功地避开某些方面的事,尤其是他们的性或攻击的冲动,或者他们针对分析师的情感。至于涉及到性欲,这些痛苦的方面似乎一定与躯体的感觉和某些身体的部位有关。病人可以用平常的方式谈论性的愿望和兴奋,但不愿提及某种特定的躯体感觉或使他们兴奋的冲动。病人可以叙述性生活,但不愿简单、直接地提及身体的某个或某些部位。“昨晚我们有过口头的爱”或“我的丈夫很性感地吻了我”,诸如此类的话就是这种阻抗的典型例子。

同样,病人会用普通的词汇谈论烦恼或恼怒的感觉,实际上他们是指狂怒,想杀死某个人的感觉。

在分析的早期,针对分析师本人的性的或敌对的幻想也是病人极力回避的话题之一。病人可以表现出对分析师的极大好奇,但会用最普通的词来谈论,不愿面对他们性欲的或攻击性的感觉。“我想知道你是否结婚了”或“你今天好像面色苍白,很疲惫”是此类幻想的含糊表达。任何重要的主题偶然没有进入分析时间是阻抗的指征,必须进行这样的追踪。www.psychspace.com

TAG: 阻抗 Resistance
«辨认和处理反移情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张海音精神分析客体关系理论与临床技能长程课堂笔记»
延伸阅读· · · · · ·
简版
《技术与实践》 作者:《技术与实践》 / 894次阅读
时间:2016年11月24日
来源: 无限笔迹
标签: 阻抗 Resistance
路径 > 心理咨询 > 精神分析 >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