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在学校被欺负了,家长该怎么办?


在学校带给孩子和他们家长的所有难题中,最令人头疼的莫过于霸凌

霸凌问题在小学一年级时就可能出现,到中学时期最为常见。在美国,每年大约有五分之一的学生称曾遭遇过欺负,并苦于不知该如何应对。家长们遇到此事的第一反应,无论是意气用事地给对方家长打电话,还是只把这当做“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而不予关注,都不是正确的做法。

对于霸凌现象,最新的观点认为这是一个错综复杂的问题,找不到一种能用在所用场合的万全应对之策。如今,教育学者和心理学家已将问题重心移到了教导孩子应对的技巧,鼓励他们及时告知家长,以及引导家长和校方共同处理这一问题上来。

雅基"迪马科(Jacqui DiMarco)是《当你的孩子遭遇霸凌》一书的合着者之一,几年前,她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在操场上遭到了欺负,当时她和丈夫让儿子不要放在心上。结果这种处理方式助长了对方的嚣张气焰,到四年级时,她儿子已经开始害怕去学校了。后来她还发现,那个欺负她儿子的孩子还在YouTube上创建了一个频道,专门用来恶搞她儿子。

为此,迪马科先是给霸凌者的父母发了两条手机短信,很礼貌地要求把这个页面拿掉,但没有得到回应。她还打电话给校长,对方则称爱莫能助,因为网络霸凌不在学校的管理范围内。后来她找到学校的老师,老师将双方孩子叫到一起当面对质,这场霸凌才得以解决。到五年级时,她儿子已经能自己应付霸凌了。

当孩子被欺负时,家长们应该保持冷静,同时鼓励孩子说出事情的原委,并耐心倾听、做好记录。你可以通过和孩子沟通,来了解他们对如何来处理这件事的期望。如果霸凌情节较为严重或频率较高或长期发生,那么最好跟校方一起来解决,当然,这并不是任何情形下都适用的方式。

研究表明,许多孩子之所以在被欺负后不愿意告诉父母,是因为他们害怕父母去联系霸凌者或其家长,从而招致更难堪的局面以及报复行为。据5月份发表在《国家科学院学报》上的一份关于反霸凌的报告称,大多数被欺负者也不愿意告知老师。

孩子自己一般不敢喝命霸凌者收手,因为害怕会遭到变本加厉的欺负。但是,在霸凌情节尚不严重时,一些孩子在正确的引导和鼓励下,能够做到自己来应付。而且,孩子自己解决问题,还可以提升自信。

请适当鼓励孩子在设想如何应对霸凌行为时脑筋多转几道弯。比如,如果孩子觉得,在受欺负时应该骂几句“离我远点,烂货!”,那么请你让孩子设想一下,霸凌者在听到这个骂声后会作何反应。

你可以来扮演霸凌者,或者让孩子在镜子前排练如何应对这一局面。告诉孩子,挺直腰板,大胆地看对方的眼睛,声音要有自信。你可以了解一下,孩子在学校是否有要好的朋友或者信得过的高年级伙伴,能在此时陪他一起回应。

教育家罗萨琳德"怀斯曼是《女王蜂与跟屁虫》(Queen Bees and Wannabes) (电影《贱女孩》正是改编自该书)一书的作者,她说,不要对霸凌者寄望过高,别以为他们会对你说“你说得太对了,我马上改”。而那些敢于自己应付霸凌者的孩子,即使没能达到让霸凌者收手的目的,他们通常也会为自己感到自豪。

维多利亚"约瑟夫(Victoria Joseph)的儿子在中学时期曾因为比同龄人个子矮而被取笑。约瑟夫的做法是,通过点出孩子跑得快、成绩好的优点,来帮孩子树立信心。约瑟夫是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一位临床咨询师,是人际关系学方面的专家。她让孩子去想,这个霸凌者竟然能做出如此不堪的举动,他平常的日子过得该有多糟糕啊!她让孩子用这种思路,来准备可能的反击语言。

她儿子选择了几句他喜欢的还击话,比如“我就是矮,你觉得我不知道吗?”霸凌者很快就没再继续了。

如果霸凌行为继续存在,那就确实需要大人帮忙了,比如学校老师和管理人员。

苏珊"斯维勒(Susan Swearer )是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大学的心理学家,也是反欺凌问题的专家,她说,一些孩子会哀求父母不要告诉老师,否则就“不再向其吐露心事”。如果你的孩子也如此,那么请向他们问清情由,并尽可能地缓解其担忧。要是他们担心的是老师会反应过度或者置之不理,你可以建议他跟学校里信得过的其他成年人倾诉。

请确保你孩子遇到的情况与学校对霸凌的定义相符。几乎每个州都会要求学校出台一个反欺凌相关规定,不过每个学校的情况不一样。一般意义上的霸凌,是指一种不应有的攻击性行为,而且这些行为是多次发生的,会给受害者造成伤害,通常表现为以大欺小、恃强凌弱等。

在小学阶段,孩子很难区分霸凌和一般的讨厌行为。这一阶段,家长最重要的是尽量倾听,并教孩子应对的方法。中学阶段,一些更微妙的霸凌行为更加常见了,包括孤立、排斥,还有网络霸凌等。中学生对父母隐瞒霸凌现象的可能也更大。

《当你的孩子遭遇霸凌》一书的另一位合着者玛丽"纽曼(Marie Newman)经常就霸凌问题向学生家长和校方提供咨询,她说,家长应当将孩子的遭遇,以及这种遭遇对孩子在家行为的影响记录下来。研究表明,如果受到霸凌的孩子在学校里表现出情绪低落,那么老师更有可能出面干预霸凌行为,但很多学生在学校会掩饰他们的情绪。玛丽说,校方一旦知晓学生间的霸凌行为,通常而言就有责任和义务展开调查,这时家长应该向校方要一份调查进度表,以便随时了解调查动态。

全美小学校长协会的主席史提芬"盖斯(Steven Geis)称,孩子遭到霸凌的事也应该告知校长,以便校长能跟踪观察学生的行为变化。

若家长们在得知孩子被欺负后,能够保持冷静并且展现出处事的实力和技巧,则更能给孩子带来信心和希望。

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市一名全职奶爸马里奥"冈博亚(Mario Gamboa)总是教育两个女儿(一个10岁,一个14岁)要自己去应对遭遇的霸凌。然而,去年春季学期,他的大女儿拒绝了同学索要她手中零食的要求,因而被同学一阵巨晃,并且抢走了她的零食。这个同学的同伴还把这一幕拍了下来,发到了Snapchat上,并在同龄人中传播。

马里奥在电话里听到女儿述说被欺负的事,随即决定把这事告诉校长。校方看了视频之后,那个同学因违反学校行为准则而受到了处罚。

www.psychspace.com
TAG: 霸凌
«如何和孩子讲数学? 育儿
《育儿》
步入青春期的孩子最需要从父母那里得到什么?»
简版
转载 作者:转载 / 973次阅读
时间:2016年10月24日
来源: 华尔街日报
标签: 霸凌
路径 > 心理学与生活 > 育儿
育儿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