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大鱼海棠」讲的是性压抑 简版

大家好,我是机叔。

最近几天,我被毒Sir和云舅吵得午觉都睡不好。

他们俩看完《大鱼海棠》,就开始了无休止的辩论。

两人都觉得动画技术可圈可点,但是剧情匪夷所思

一种是烂的匪夷所思。

毒Sir觉得原因就是导演功力欠佳,要是来让他编剧,口碑没准逆天。

一种是好的匪夷所思。

云舅抱着“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的态度,为该片剧情正名。

因为在他看来,这个故事本来就是给小孩看的纯爱系。

没必要用大人的理性思维去批判。

俩人各执一辞,但其实你们发现没——

他们纠结的点,是同一个。

那就是——

《大鱼海棠》的剧情,有点违背常人逻辑

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我也去看了《大鱼海棠》。

看完后,机叔我却得到了……


第三种理解!

(对,我从来不按套路出牌,科科)

那两位,太专注于表面,完全没get到故事的深意。

而机叔觉得,故事只是皮表,深处隐藏的某种东西,才值得探讨。

这种东西我们称为,焦虑


整部影片,通过一个外来者在内部势力的帮助下、抵抗强势女性主导的母系神话社会的故事,表达了作者内心的彷徨和挣扎。

那些看似前后不搭的支线,在这种逻辑下,变得无懈可击。

首先,整个神话世界,其实是个母系社会。

里面最主要的建筑,福建土楼,也是一个女性生殖器的符号。

许多神话故事里的宫殿,都是高耸如云的男性生殖器象征,而这里却是女性的。

再看人物。

无论是打开海天之门的湫奶奶。

还是化身凤凰的椿奶奶。

以及掌管灵魂的两个婆婆,清一色都是女性。

 

其他许多拥有超强法力的人,也都是女性。

即便是男性如赤松子、句芒、鹿神等人,也都有着去男性化的特征。

 

你肯定说,这哪算!现在二次元抖寨样!

别急,听机叔往下说。

接着剖析人物关系

这个世界里,唯一有直接性关系的角色,只有两对。

那就是椿的父母和椿的祖父母。

而且,椿的父亲只在开始时露了一面。

之后的剧情里,这个父亲就缺失了。

 

完全是母亲凤在主导椿的命运。

而我们知道,凤凰里的凤,其实是雄性。

因为名字中蕴含着超越性别的力量。

也暗示出母亲强势的形象。

再来看祖父母。

祖母在片中,就是一只凤凰。

--

她巨大的身形盘踞在院落的树上,树显然处于弱势地位。

而祖父去世后,也化身为一棵树。

从这两对人的关系不难发现,女性是绝对的主导者

男性要么是缺失了,要么就是某种依附者。

在这样的家庭和社会环境下,椿的性意识,其实是被压抑着的。

直到她,在人间遇见了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椿在性意识方面的首次觉醒。

因为整部影片,只有鹏,才会赤裸上身到水中和海豚嬉戏。


椿眨眼间就爱上他,并不是毫无理由的中二表现。

当一个少女,首次被一种雄性的魅力所吸引时,她很难戒掉。

所以当鹏为了救她而死。

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把他救活。

与其说她要救活一个人,不如说她要复活一种雄性的魅力。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神话世界里的其他海豚都没有角。


而鹏化身而成的鲲,头上却有角。

 

这个角,就是男性性征的残留。

因为你会看到,它随着鲲年龄的增大而增大(是的,他在发育……)

椿对鲲的爱慕,也日渐加深。


雄起,本来没啥。


但在这个女性主导的世界里,就不一样了。

雄性力量的觉醒,代表了冲突与危机。

整个母系世界,因为鲲的到来,开始崩塌。

这里的人,视鲲为不祥之物。

因为椿内心被唤醒的性意识,让全族人意识到——

这个鲲,给女性主导权带来了毁灭性的威胁。

再看看其他人物。

在这个世界里,性是被压抑的对象。

找男声配音的女性灵婆,是极度压抑的代表。

 

她从不表现自己的欲望。

 

导致自己看上去毫无性征。

 

而另一个灵魂掌管者鼠婆,却是这个世界里,第二个拥有性意识的人。


她看到异性后,会失态。(看到湫,就邀请他共舞。)

而且她对男性生殖器,也存在恋物情结。

正是这个人,最终用手段拿到了鹏的号角。

而这个号角,就是鹏在这个世界的另一种男性性征残留。

鼠婆拿到这个信物后,说——

只有拿到这个,才能穿越海天之门

言下之意就是:只有真正性觉醒的人,才能摆脱这个母系社会的束缚。

所以,在她最后逃脱时,她完成了变身。

她变成了理想中的自己,一个妖娆的女人。

一个在男性世界看来,拥有十足性魅力的女人。


然而这个“女人”,在神界却是看管“污秽之所”的。

可想而知,这个母系社会对待性的态度,和对待男性的态度差不多。

通过对男性和性的极度压制,来完成强势女性的统治目的

不过,椿却成了例外。

在性懵懂的转型阶段,她被人间的男性魅力俘获了。


(这里也暗合了为什么椿的母亲凤,会对“7日人间考察”的椿那么再三叮嘱、忧心忡忡。因为从电影里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安全无比的包团旅游项目。)

并决定为此付出一切。

影片用了一处细节来暗示她的转型。

在前往灵婆住处的夜晚,椿拿了盆开放的花。

然后把它放在廊桥上。

这个动作,代表了花季少女,告别了过去的自己。

正式进入了成人阶段。

如果说去人间游历的仪式,是这个社会施加给她的成人礼。

那么这个放花盆的行为,更像是她给自己的成人礼。

春华秋实。

告别了花,就会迎来果实。

而后,我们就看到了影片的真正主角。

主创内心深处的化身——湫,正在采摘果实。


为何说湫是主创化身呢?

因为这个人物内心深处,渴望别人肯定自己的男性魅力。

但在这样的世界里,他是一个被半阉割的男性。

于是整部电影里,他都希望自己成为鲲/鹏。

因为鲲/鹏,拥有他被压抑的那种东西。

首先,鲲这个名字,是由湫起的。

其次,鲲能回到人间,也是湫完成的。

湫是一个渴望权力的人。

他希望一个男性,也能主导这个神话世界的秩序。

所以他会拿起奶奶的那根权杖,打开海天之门。

 

他更期望,椿这样的少女能够喜欢上她,被他的男性魅力所征服。

他同时也嫉妒,来自人间的鲲/鹏,拥有这种魅力。

于是他试图通过将自己融入鲲的体内,完成男性意识的觉醒。

之前我们说过,要回到人间,需要一个信物。

某种男性的性征物。

湫把自己全部的男性魅力,注入了鲲体内。

正是借着湫的男性“信物”,鲲和椿回到了人间。

回到人间就ok了吗?

不!之后的鲲/鹏,在男性性征方面……

也!是!缺!失!的!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湫身上缺失的那部分,无法在鹏的化身上再现。

所以,整部电影的真正主角,其实是湫。

最后被复活的,也是湫。

这个在母系社会里,受到强势女性压抑的男性,长期得不到认可。

试图通过这样一次引入男性力量代表物的反抗行为,来完成性觉醒。

可这种反抗,他内心又是犹豫的。

一个细节,暗示了湫藏在勇气外表下的胆怯——

在放生鲲的时候,湫打死了一条咬他的两头蛇。

 

而两头蛇的典故,出自汉代贾谊的《新书·春秋》。

楚国丞相孙叔敖,小时候打死了一条两头蛇,非常害怕自己的母亲会死,于是半夜向母亲哭诉的故事。

湫杀两头蛇的行为,就是主创通过隐喻的方式,表达了人物对失去母亲、离开母系社会的担忧。

(这个比喻太隐晦,但机叔是什么人!什么看不出来!)

反抗,最终只是把他变成一个去势的男性

如果说弗洛伊德心理学的神话原型俄狄浦斯,是通过弑父恋母来完成男性人格完型的话。

那么《大鱼海棠》,更像是一个反俄狄浦斯的人物,他通过弑母恋父,来完成性别压抑的解放。

所以,别再说《大鱼海棠》幼稚了,那只是因为你,太阳光、太阳刚了。

以后,思考问题不要停在表面。

只要想不通,就多往下想想,一定对。

你也别说,好好的一部国产动画,干嘛搞得那么暗喻、那么累。

要知道,徒有其表的电影,从来很难成为佳片。

中国的传统视觉艺术,无论是绘画、园林设计,都喜欢讲求“曲径通幽”。

因为我们相信,真正的美,在于发现。

真正有内涵的国片,也不仅仅只带来简单的思考,反而会像覆盖了一层看不穿的膜,等你去发现。

揭下外面那层精心设计的膜,美,才会蜕变新生,露出那张……


如椿一般,青春美丽的脸。




在这个夏天,你想不想和椿一样,重拾中国之美?

www.psychspace.com

p1084230521p1084230521

心理学空间网_20160715_094012 (1)心理学空间网_20160715_094012 (1)

TAG: 大鱼海棠
«电影类型及其变迁:以“心理惊悚片”为例 心理电影评论
《心理电影评论》
《马贩子科尔哈斯》愤怒及其所创造的结局»
机叔 作者:机叔 / 2905次阅读
时间:2016年7月15日
来源: 毒蛇电影
标签: 大鱼海棠
路径 > 心理学与生活 > 心理电影评论
心理电影评论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