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结的攻击
作者: 李孟潮 / 5759次阅读 时间: 2015年12月25日
来源: 心盟 标签: Bion BION bion 对联结的攻击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7y(| At6~)s

心理学空间eG_{QQL6V

对联结的攻击心理学空间;_2yP'sG:A']Z"p-S

/Di z'p @K7C0
讲解/李孟潮
主办 / 心盟
时间/2015.12.24

1I v@[rL0心理学空间1z aBo YT ] i/f

心理学空间/@qU$I l%E/a[

李孟潮:大家好!我们现在就开始讲今天这篇文章——《Attacks on Linking》,1959年比昂的一篇名篇。心理学空间Nx2V+P'ce h[&l:^*V-_e

ir,E7H} Db.^%x0投射性认同的研究历史里,《Attacks on Linking》被认为是让投射性认同由一种单元的投射性认同变成双元的投射性认同,以及出现了“正常性投射认同”这种说法一个很重要的代表作,所以比昂这篇文章很多人都在看,今天我们就讲讲这篇文章。心理学空间,P$GZ#~6^!`$q

心理学空间W8I]q2}j

在这篇文章一开始比昂讲了,“在我以前的文章里我谈到精神人格精神病部分,谈到了病人的攻击性冲动:病人会攻击能够把客体联结起来的功能的冲动。”

O`U K?oL.P h0心理学空间;FI8{(Qji@U7p

“以前的文章”是指什么呢?实际上是指他以前的一篇《区分人格的精神病成分和非精神病成分》,那篇我们以后也会讲一下,他说这篇文章里我主要讲一下“边缘性精神病”,我们在他后面讲的这个案例中可以看到他举了六个这方面片断,两个边缘性精神病的例子。

/H$j0V~5vI*jI}0心理学空间} Ib:M P+k&T|*?i

比昂说,我讲的文章如果你想看,首先你要了解一下克莱因的几个理论,比如克莱因有关婴儿幻想对乳房的施虐性攻击这一点,克莱因谈到婴儿对客体分裂这一点,还有投射性认同,但比昂这段话是非常有意思的,比昂说“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 which is the name she gives to the mechanism by which parts ofthe personality are split off and projected into external objects……”心理学空间4Ft(Er|U {/t|Y

c'ks_4Dt K0也就是说,他最终引用克莱因投射性认同的时候,是说外在客体的投射,但在克莱因的本来理论中,实际上投射性认同认同大部分是发生在内在的,所以这是比昂的不同,比昂还谈到了要了解克莱因的早年俄狄浦斯情结这一点。

0C0{8ac5A qKV0心理学空间;bG,O_1I3N_^Ui%P

这段话特别重要,比昂说“我会认为对乳房的幻想性攻击是所有对起到联结功能的客体的攻击的一种原型”,婴儿最早会攻击乳房,这种对乳房的幻想性攻击是以后我们对所有具有联结功能的客体的攻击的原型。心理学空间$}4x E/S u1CJ.I1xU

K+M7t e DcZ0什么叫“具有联结功能的客体”?我们来谈一下,实际上比昂在后面的例子讲得非常明确了,“具有联结功能的客体”就是指治疗师,尤其是指治疗师的共情、诠释这些功能,比昂在后面的例子已经谈到,每当他一解释,或者每当他一共情的时候,来访者都会攻击这些解释,或者攻击治疗师本身。

GeK|-Q:Cp0心理学空间k:GT+q4W"}|-{

这种攻击之后会造成自我的碎片化,比昂接着说,这种自我的碎片化是由投射性认同来得以处置的,也就是“投射性认同”是用来处理这种自我碎片化的。接着比昂说,我要举几个例子来说明我要讲的问题,接着他就举了临床的案例,总共有六个案例片断,他主要讨论的是两个案例,这两个案例中他找到了六个片断,比昂先把六个片断做了描述,又对这六个片断进行点评,我们也先来讲这六个片断,然后再进行点评。

`xgKR1ybi!D0

f&\M%q#]Xr0【第一个片断】叫做“结巴的片断”,比昂首先在一次咨询中对来访者的情感进行了工作,他是一个倔强的孩子,他妈妈和他相处时有困难,病人听了之后想表达对比昂的赞同,但病人开始出现了结巴,结巴得很厉害,甚至有一分半钟左右,声音像咕噜咕噜在水里的声音。

]?:f_,\(J}#s4d @8c0心理学空间!W:I:l&S*l7yz

【第二个片断】,一个病人不断抱怨他不能睡觉,有很多恐惧的症状,他担心(这样一直)不睡觉下去,会有巨大的灾难发生,比如他可能会发疯。比昂对此提出评论说,你害怕睡觉,是因为你害怕睡着之后会做梦是吗?病人否认了这一点,说“我不能思考,因为我现在是湿的”。这个病人是一个精神病人,他说自己是“湿的”,肯定是他的一个症状,这后面究竟有什么意义呢?比昂接着对病人说,你注意到你用“湿”这个词了吗?你用“湿”这个词是不是想表达你觉得自己是多愁善感的,或者自己是虚弱的?病人再次不同意这一点,他说他的状态与此完全相反。心理学空间1D%ty'f!|}Q

*s7w,O"Fb7?py0比昂同意了病人的这种想法,认为自己这两个诠释是错的,比昂认为“湿漉漉”的感受可能是一种仇恨和嫉妒的表现,和对客体的尿道攻击性有关系,然后比昂对病人说,你之所以害怕睡觉,是因为睡觉对你来说是和你自己的心、头脑会胜出一样,是这样吗?

H8~A,F&[ ai,F&O0心理学空间6mk$e Rw3\

在之后的联想表明,对病人来说,来自于治疗师好的解释马上就会被分裂掉,它们就变成了一种“心灵的尿液”、“精神的尿液”,会不可控制地漏出。

&Q#e m$f0p hEwc9x0心理学空间#f7?/[ CbhBN/`"H

睡眠无意识也是不可分离的,睡眠也代表着一种完全无法修复、没有精神、没有心灵的状态,经过这番诠释,病人说“我现在干了”,比昂说,你现在感觉你能够醒过来了,能够思考了,但病人这种状态只维持了很短一段时间,我们看到在当年他们对精神病人的工作至少是有一部分成效的,但效果不是太持久。

R0jN8M-_H2m3W6q0心理学空间BwkD { W,SZw/^

这里我插一点,比昂很有意思,在比昂的传记里,比昂和另外两个人都是克莱因的弟子,他们都曾经有过这样的宣称,“经典精神分析的技术不需要进行任何改变就可以用到精神病人身上。”克莱因也是这么说的,他说“经典精神分析的技术不需要进行任何改变就可以用到儿童身上。”但事实我们看一下,在后面的情况中,尤其在这篇文章中,其实还是有一些改变的。心理学空间v)G)B+pg9`Z_

5z+{ArQ9qba0【第三个片断】,病人说,前一周大家没见面,让他有很多想法,病人注意到,治疗师的离开现在已经成为治疗中主要的材料了,病人能够看到现实,比昂认为以前治疗周末的中断对病人来说是一种接触现实的方式,但在治疗现场中比昂并没有觉得这一点,然后比昂主要解释的一点是,这个病人应该是有一种幻觉,他一直会看到两个人在做爱,他看到这两个人在做爱的时候就会感觉自己被殴打,被侵犯了。

,cY(n7q:C!I v0心理学空间(?P$fc/y)Rd

虽然从比昂的视角来看,被殴打、被侵犯的暴力来自于外在,但病人的感受却感觉这种殴打和侵犯是来自于内界,病人经常说他体验到从内部像有一把刀子在戳穿他,一种攻击他的力量。正当他们谈到这里的时候,病人站了起来,呆呆地看着空中,比昂接着对这个病人,“你好象看到了什么东西?”病人说,“我看不到我现在正在看的东西是什么。”因为这是常常出现的幻觉,比昂说“你正在看一个看不到的东西,是吧?”比昂后来说到,这种“看到看不到的东西”的幻觉,就是“不可见的视觉幻觉”,和睡眠是有关系的。

)H)b ~ iN`0

$SU+@6e M1[qK0接下来是【第四个案例片断】,这个病人来了之后在头20分钟分别说了三件事,接着这个病人说,有一个他认识的女孩看起来是理解他的,然后马上病人就出现了一种强烈的抽搐,看起来病人还想忽略到这个抽搐,比昂谈到,这种强烈的抽搐非常像前面那个片断中说到的“从内而来的刺穿感”、“刺人的攻击性”。比昂告诉病人,你注意到你正在抽搐吗?但病人忽略了治疗师的联系,病人说“哎?我好象觉得这房间里有一种蓝色的烟雾”,一会儿之后病人又说“烟雾散掉了”,然后病人变得非常忧郁。

:l$f+G2H5q#^:k0心理学空间)VMIr\:]1}x

比昂这时候进行了诠释,比昂说,“你感受到被我所理解了,这是一种非常舒服,非常不错的感受,但这种被人理解的快乐的感受,很快就会摧毁和被排除了。”心理学空间u ?e,k`W4?

心理学空间|}E/ml9m\\

然后比昂提醒病人注意一点,他用了“Blue”这个词,也是最近用来描述性欲讨论的,然后比昂接着说,如果我的解释是正确的,看起来被理解的体验被分裂开了,转换为各式各样性虐待冲动的片断被排除了。心理学空间(u"Z ]*S:X

1tN2R6G"s!A x z3f0比昂接着解释“蓝色烟雾的消失”,因为出现了再次内射和攻击性转化成的忧郁,换句话说,当被理解之后,这个来访者的自体消失了,就像那个烟雾一样马上消失,抽搐,来访者在PS位->D位的时候出现了负性幻觉。心理学空间 Gy X&i5A/n9q*a

心理学空间 T-Txz#?8e

下面是【案例片断五】,这个片断开始时也进行了三到四个闲聊,比如天气热啊、列车很拥挤啊、今天是星期三啊等等,这样一直闲聊了30分钟,比昂的印象是,病人之所以要不断闲聊这些事,是因为他要努力保持和现实的联结,的确,后面病人就开始说了,他非常害怕自己崩溃掉,一会儿之后病人说比昂不能理解他,比昂接着解释,“你感觉到我是坏的,而且我不能吸收你希望放到我心里面的东西。”比昂说,我之所以进行这样的解释是因为他在以前这个会面中,他说我的解释是用来抛弃他希望放到我心里面的情感的。

yt']Q*n0

rtzY[*J+C;uB0这次病人对比昂解释的反应也很好玩,病人的反应是“我突然看到这个房间里有两团模糊不清的云团”。然后比昂接着对病人说,“你正试图去掉我的坏这种感受”,我的“坏”是一种事实,被你体验到了,但你正试图通过云团的这种幻觉来去除对于我的“坏”的感觉。比昂接着说,你需要知道的是是否我真的那么坏,或者我只是来自于你内心的某种坏的东西。

F ND)][os0心理学空间+r@r cqmnQ

比昂接着解释了两句,他说这种在他分析中的长期焦虑来源于病人会嫉妒和仇恨一种理解能力,所以病人会攻击、摧毁这种理解能力以及和这种能力相连的客体。

^l,kvE d eZ0

^1h7Y.` OD@K0最后就是【案例片段六】,来访者大约有一半时间都是沉默的,然后病人突然说,“有一个电熨斗落到了地上”,沉默中他出现了长时间的抽搐运动,就像他身体里出现了一个什么东西正在打他一样的。比昂对这个病人继续解释,他说“你不能建立起和我的联结,因为你害怕你心里面正在发生的东西。”然后病人说,“我感受到我自己正在被人谋杀。”病人接着说,“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如果没有我们的分析的话。”比昂说,“你感觉到如此嫉妒你自己和嫉妒我,因为我们两个在一起很好地工作,让你变得更好一点。”所以你只有把“我们俩”这种配对放到你心里面变成一片死气沉沉、没有生命的熨斗和地板,熨斗和地板不会给你生命,只是用来谋杀你。

`;FF7X%u L5QC0心理学空间pW/A$v/E.Y

比昂说完之后病人变得非常焦虑,说“我不能继续下去了”,比昂接着说,“你感到非常焦虑,不能继续,因为你要么觉得自己是活的,要么就觉得自己是死的,而且你非常嫉妒自己,所以必须停止这种让你感觉好的分析。”病人的焦虑有所缓解,接下来的治疗中,病人又开始讲了一大堆现实生活中的事情,比昂认为这是和他的现实保持联结以及否认他幻想的一种方式。心理学空间d[){ ig tDg

K{`8e]5c:l CM6I Z `0好,比昂首先在论文前半部分谈了六个片断,上面这六个片断到底有什么特质呢?接下去就是比昂所要谈的内容。

+m| }2d"pE ?'C Hq#J"\0心理学空间-DTTf ^e3Vy @

比昂说,这六个片断都有的特质就是对于联结的一种摧毁性攻击:

U@F,^|o0心理学空间e x]P*b8[#_,o H9_

在第一个片断中这种攻击是以结巴的方式表达出来的,让病人不能使用语言;

{&T9~ty4o;n6SG0

+F|DggA0第二个片断中,这种攻击是以攻击睡眠的方式表达出来,因为睡眠和投射性认同有同等的意义,睡眠对病人来说意味着他的心灵很快就变得碎片化了,他的心灵会完全被冲走,进入到一条攻击的碎片的河流中。心理学空间&v P)Y(h0b3rg

(C@A/\f}r0比昂在这里插入了一段话,“我对精神病人这些研究,也对精神病人的梦有所了解,精神病人一般都是没有梦的,至少他们不会报到梦,直到分析后期他们才会报到梦”,比昂认为,这种无梦的状态不就是病人看不见的东西吗?负性视性幻觉,无梦状态和负性视性幻觉是一样的。

.z i-s Ml0

9wG!VL#iU0比昂后面还写了一大段有关这个病人的,无梦状态和负性视性幻觉,但总的来说他的意思是,睡眠相当于不可控制的投射性认同,所以睡眠会被病人看成为是对“联结在一起的相爱父母的心灵状态”的一种攻击。心理学空间2Pw'Qk0X6EH ^

心理学空间4F/aL2p|G*Es

比昂接着说第三个片断,负性视觉幻觉这个病人的片断,他说在这种情况我们看到,对性欲连接配对的一种现实性攻击,病人不是以前经常看到两个人做爱吗,比昂解释,对病人的感觉,就像他看到了一对父母正在做爱的视觉现象一样,这种视觉印象马上就要被碎片化,并且马上被排出,马上他们就不要再被看见。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整个过程的目的都是要先发制人地来处理嫉妒,Envy的情绪,Envy的目标是什么呢?对父母心灵状态的一种嫉妒。

BAq1Q+ooL Uu s n]0心理学空间!D7cmMwt

第四个片断,就是那个“有个理解的姑娘”,还有“蓝色烟雾”的片断,之前就说了,比昂的理解和病人这种感觉到被赞同的状态,他们俩形成了联结,让他们俩之间有创造性,但这种联结马上就被认为是带着仇恨的,马上就会变成各式各样的幻觉被排除。

x#`|Olv e$GP0

h%c}P:~`Yl;k G0第五个片断,理解能力也是一种联结能力,也同样是被攻击的,第五个片断是“突然出现两朵模糊不清的云”的片断。比昂特别提出来,问题是在这个阶段中,投射性认同对病人来说是一种沟通的方式,但投射性认同同样也是受到攻击的。

7[ pR$^;bTi0

H3jM S:}!W0第六个片断,“熨斗落在地上”的片断,为什么会有死气沉沉的熨斗落在地上的片断呢?因为病人体验到了自己和治疗师之间的连接,和治疗的共情理解,所以比昂的话题是很明确的,我们一直以为对病人来说,共情理解是非常有效的,对有些病人来说的确如此,但在精神病人这里我们却会受到挫折,他们可能会攻击这种连接,尤其是攻击共情理解。

8A3waH9AJhQJx0Z Y1X0

iM6z/|:n;a)Z0比昂对这个案例进行评点之后就谈到了“好奇、自负和愚蠢”。

4Tp#P|B^+F0心理学空间)oA*{L7PvXKC R

首先说对于联结的攻击起源于PS阶段偏执分裂位,偏执分裂位的主要特征是部分客体关系,比昂认为他遇到的病人好多都是这样的,因为病人喜欢用的词“It seems(看起来是什么)”,很少用这个词说“Ithink”或者“I Belive”,如果大家想要了解这点,可以去了解一下奥格登对这段的理解,奥格登对这段也有好多说法,换句话说,PS阶段他是没有主体性的。心理学空间8m(e8R UO&X!gM6k}Z Q

心理学空间n.nO P7L

大部分处于PS阶段的人只会考虑这“是什么”,而不会考虑这“为什么”,所以在PS阶段的人是没有好奇心的,“为什么”必须到后面才会有,所以在这种阶段也无从解决问题,因为问题的解决需要进行因果推断,不然问题无法很好的陈述,更不要说解决了。这就是比昂说的精神病人的特征,无好奇心。所以在治疗中也会出现病人好象对治疗没有任何问题,病人在治疗中从来不会问为什么,我和你为什么要见面,我们为什么要说这句话,为什么要说那句话。

MC"IJSY4J0心理学空间Q-X x!FpJ[T,tZM

比昂接下来还说,对投射性认同正常级别的否认,他认为,有一部分的投射性认同是有一种正常功能的,但这些病人他们可能会否认这种正常的投射性认同,这些病人通过分析可以练习投射性认同,换句话说,这些病人在进行分析的过程中会不断使用投射性认同,但他使用投射性认同的方式却可能是健康的,就是对他来说有利的。心理学空间ekH-djMQ8g

w?8|'^ltG#k?eH0后面还有一些内容,我总结一下,说快一点,讲完之后进行答疑。

4v^M L(d`D!B9k0心理学空间 E^A|)c3w

总得来说比昂在后面的内容中谈到,这些病人为什么会攻击投射性认同呢?比昂举了一个例子,他推测是因为在病人童年的时候母亲是攻击婴儿的投射性认同的,所以他们长大之后也会攻击投射性认同,以及攻击和别人的联结。

PF X_2Ab9d{4A)g0心理学空间1EZV{!U\x @,w.U

母亲为什么要攻击婴儿的投射性认同呢?他谈到,婴儿的哭泣不仅仅是要求母亲的陪伴,而且是要求母亲来代谢婴儿的死亡焦虑,所以母亲这时候如果能够代谢死亡焦虑,这样就不错,但有些母亲会否认婴儿的死亡焦虑,而且感觉自己被婴儿捉住了,所以她会攻击这种联结,或者否认这种联结。心理学空间}'L8v,g-K'x

k9O8U K(q0这样的病人进入治疗中,他既会感恩治疗师提供了一个恨的机会,但他又恨治疗师不理解自己,恨治疗师拒绝投射性认同,在治疗师和这种病人的工作中,治疗师也会反认同攻击性的母亲,尤其是治疗师心态的平静会引发起病人的攻击,因为治疗师心情平静会被病人体察为敌意和冷漠。

ae\2I(_AKD(_&Z0

e'r7@)qM B^ T'O0当然了,在病因学,比昂并不是完全强调母亲的不好,所以他提到了两方面,在,一方面婴儿天生就有过多的攻击性,嫉妒感和仇恨感,另一方面,环境会否认病人使用分裂和投射性认同这种机制,从而激发起更多对联结的攻击。心理学空间xhe&SRtV

ndP8` x0主要讲的内容就是这些,我再总结一下,总体上来讲,第一,我们大家要注意到的是,对有些病人,尤其是对精神病人来说,共情联结、共情理解是会引发起攻击的;第二,治疗师在对这些病人工作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到投射性认同是他们主要的联结方式,它会引发起我们治疗师的情感反应,所以这时候治疗师要能够回应来访者的情感。心理学空间:sto _CG4?6~

心理学空间u-a^Tv!Mnx

先谈到这里,看看大家有什么问题,还有几分钟,我们来回答一两个问题。

sZ4K$[9h`6Y0

.A ~S"`EC(^$G0【答疑环节】

]4l(x|-jo]a0

a-Y7bYF&_0提问:投射新认同与联结有关,能否再具体点。

2C;m#|,c\tP0
心理学空间x rF&o0TG

李孟潮:我先回答向玉明的问题,投射性认同与链接有关,能否再具体点。心理学空间9N |r-U CvNx

*|kLV!k4Nu,kc_@0简单来说,比昂讲的Linking实际上就是就是指投射性认同,投射性认同本来最早就是一种沟通功能,婴儿和母亲之间产生链接的一种功能,所以对链接的攻击实际上就是指对投射性认同的攻击。心理学空间[tv"[dn/C;{:`

2[ e u,V'e-s E0提问:比昂的结论以及中间的解释都是推测的,没有得到证实,那我们怎么能确认这些解释和结论是正确的?或者说是被大多数精神分析师所认可的呢?心理学空间!j-y5h6p#Z

%m~/l!neS2?;d0李孟潮:“紫蝴蝶”好厉害呀,她说比昂的结论以及中间的解释都是推测的,没有得到证实的,我们如何确认这些解释和结论是正确的,或者大部分精神分析师所认可的呢?对,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不论是英国还是其它国家的精神分析师都对精神病人做了很多工作,但这些工作究竟有没有意义呢?究竟是不是治好了精神分裂症呢?这是大家质疑的,至少我看到行政医学数据库上在谈到精神分析对精神分裂症的治疗时,他们得出的结论,精神分析师治疗精神分析症,既没有可以确认它的证据,也没有可以推翻它的证据。从比昂谈到的案例来看,好象是有一点点证据,至少有一个案例,他在诠释之后是有一点效果的,但效果并不是太突出,所以有关这样的情况我们是无法确定的。心理学空间"Z2y+c.`WO M1?

心理学空间dP5F9y(k1_I(Ma

提问:对投射性认同的攻击与死本能相关吗?

nJM6eW L0
心理学空间m(l p} X2c3\!}+fP

李孟潮:对,对投射性认同的攻击就是和死本能有关系的,最早就是和婴儿有死本能(的关系),克莱因讲的死本能和弗洛伊德讲的死本能还有点不一样,他们讲的死本能是指婴儿感觉到有死神正在不断袭击自己,他感到害怕,会不断哭泣,要求母亲来抚慰这种死亡的恐惧,而不是母亲仅仅只是陪伴他,仅仅只是在场。心理学空间W!@5Nqo"Jo

心理学空间&U(Z {!fX,] J fg

所以对于这样的来访者究竟要不要继续共情,你一共情就会受到攻击,相反会引发他们的幻觉,大家看到这个案例中,你一共情,他的幻觉就出来了,所以这时候是要继续共情还是停止共情,这是大家要考虑的问题,就我自己的观点来说,我认为对这样的来访者应该首选使用认知疗法,而不是使用精神分析性诠释。心理学空间&v \E3t1h

f7UbK9TY[0提问:希望再详细分析一下第三个睡眠案例是怎样来攻击联结的。心理学空间"x;L{|v7H I.}q

*gO cm*Jv5xM3l [v0李孟潮:刚才有人说到希望能谈一下第三个案例是怎么攻击联结的,实际上第三个案例我的确觉得他说得不是太好,他说来访者怕睡着,治疗师进行了几番解释,来访者说“我湿了”,治疗师觉得“湿”说明他担心进入睡眠状态之后,他的思想就会像撒尿一样全部撒走,这个解释还不错,也得到了来访者的反应,但这如何能够说明他是对联结的攻击呢?我觉得不太能够说明这个状态。当然了,一块铁掉到地上的例子是很能够说明对联结的攻击的,还有出现两团模糊不清的云、出现蓝色烟雾,也能说明对链接的攻击。心理学空间e+|?@3X @2XL

J:h ss5ii;{'K zv3h$dy0提问:对精神病人的分析会对治疗师的共情攻击,那对于一般来访者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吗?心理学空间:b0t1i/la

Cd\#Y do%N0李孟潮:对于一般来访者当然不会了,这是对精神病人的分析,对于治疗师的共情,一般来访者大多不会这样,换句话说,如果你对神经症性的来访者,正常人格的来访者,共情好象是蛮好的,但是对边缘人格障碍来访者,共情就有点危险,但也是有必要的,对精神病人的来访者就不好说了。心理学空间 @F*|``.o"gL8_

心理学空间 W+Hr5?j k^

提问:在跟来访者工作中,会常常触及死本能,怎么就这部分工作?心理学空间?vj[~8Q%Lhg,r

心理学空间]'Yq5_8q!q

李孟潮:每个来访者的死本能是不一样的,要看具体指哪一类来访者,比如比昂说这类来访者死本能的工作,主要是靠治疗师消化内心死本能激活起的各种反攻击和反认同来进行工作的,比如说对神经症者的来访者,可能你可以直接和他就死本能、攻击性以及自毁性进行讨论,直接进行诠释。

4Z5b!x}X)x*cz0
心理学空间-k:[1w4\vSY

提问:母亲对婴儿投射性认同的攻击有部分是婴儿激发出来的吗?母亲如何处理这种攻击的冲动?心理学空间-E:vR%F8iNY

CF'f0Q"G8}0李孟潮:我被问这个问题已经被问好多年了,首先的答案,说明母亲一个人带孩子是不太好的事情,所以我们经常说需要一村子的人来养育一个孩子,当(母亲对)婴儿(的攻击被)激发起来的时候,我想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孩子交给孩子他爸,他奶奶、他爷爷抱一下,母亲去休息一下,等自己能力恢复了,再来带孩子。心理学空间SmY5[4`Lp8L g

iX@ x;TQ&w{p0提问:李老师说到对于来访者的攻击是继续共情?你推荐认知治疗,这是不是意味着咨询师的容器不够大,无法处理这类的来访者?或者是精神分析不适合这类来访者?心理学空间b*c8j;a p @

心理学空间6C y1|:u&ED d

李孟潮:对,至少现在根据我的了解,精神病人的治疗的确是以认知疗法为主,这和容器大小无关系,因为认知疗法主要能够保持来访者的现实功能,而不是进行深层动力学治疗,因为动力学治疗很有可能会让来访者更加恐惧,因为他更把他无意识的内容挖出来了。心理学空间Hk;q%wN](\

,C7r^H$E0但实际上我们也没有动力学治疗对这类来访者更加有害的证据,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行政医学数据库中没有查到动力学治疗对这类来访者有害的证据,也没查到有效的证据,只有一些案例和案例片断。

h R&]kk v _F([Z0

$i1sy4?9f ~#o0提问:治疗师执着于一种理论,会不会出现精神障碍?会不会造成和病人之间的投射认同?心理学空间 [ V sm,q s

2c%ddhW`~"?0李孟潮:的确如此,治疗师执着于某种理论,就容易把病人制造成符合这种理论的病人,比如说你执着于认知治疗法的理论,认知治疗法最符合抑郁障碍者,就会制造成抑郁障碍的病人出来。精神分析每一派也符合不同的人,不同种群的病人群体,所以这叫做“理论反移情”,一般来说我们都是不太赞同治疗师有理论反移情的。

G[+j s+B0

EO)DW5B g2D0心理学空间V EJ8q3i"_

心盟旗下公众号:奋斗吧咨询狗
专注于咨询师的真实需求
心理学空间9b0@'R"{O5s

心理学空间!^|$Q)sE6JDxR3j#U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Bion BION bion 对联结的攻击
«母爱缺失与慈悲认同 专业文章
《专业文章》
李孟潮 受伤研究者:一种精神分析研究方法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