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婴儿情绪性的分化实验研究
作者: 孟昭兰 / 4984次阅读 时间: 2014年1月03日
来源: 人教网心理研究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关于婴儿情绪性的分化实验研究

――旗帜的情绪性特征在不同情绪中的表现是一致的吗?

  在气质研究中,情绪性是许多研究派别都涉及的主要内容,也是少数几个得到大家一致承认的气质维度之一。在这里,情绪性是指在情绪反应中表现出来的气质特征,是用反应的时间和强度特点来衡量的,如潜伏期、持续时间、反应阈限和反应强度等。

情绪研究在近几十年来得到了较大的发展,出现了一些比较系统、比较完整的情绪理论,丰富了人们对情绪的认识(Compos,1983)。而对情绪性的研究是必然会受到研究者对情绪的理解和认识的影响和限制的。早期的一些气质理论在涉及情绪性时,没有把情绪当做一个由各种具体情绪组成的系统来看待,只是笼统地讲“情绪”,而不管是哪种情绪,似乎情绪性特征在各种具体情绪中的表现是一致的,如愤怒情绪反应强度高的人,其愉快、恐惧等情绪的反应强度也高。然而,这种一致性还只是暗含在这些早期的气质理论中的一个有待于证明的假设。新近的一些气质研究则吸收了现代情绪研究的新成果,系统地研究每种具体情绪的反应特征,对暗含在以往气质研究中的这一假设提出了怀疑。

情绪性在不同的具体情绪中的表现是否存在一致性或一定的相关关系呢?对于这一问题,无论持肯定态度还是持否定态度的研究者们都只停留在理论推理上,而缺乏系统的实验研究。本实验是用实验方法检验情绪性在不同具体情绪中的一致性的一个初步尝试。实验设想是,情绪既然是一个由各种具体情绪组成的系统,情绪性就应该可以用各种具体情绪的情绪性来共同描述,每种情绪的情绪性又可以用潜伏期、持续时间等多种指标来描述,那么,分析这些指标之间的关系,即可说明情绪性在各种情绪之间是否具有一致性或一定的相关关系。

本实验采用被试组内设计。以情绪反应(根据面部表情判断)的潜伏期和持续时间为指标,测量每名被试在实验室中人为引发的四种基本情绪(兴趣、愉快、愤怒、惧怕)的情绪性特征,用因素分析方法处理测量结果,从而检验上述的“一致性”假设。因为婴儿的情绪表现和气质表现都较少受社会化的影响,便于研究,故以婴儿为被试。所选取的四种基本情绪,12个月的婴儿已具备产生其面部表情的能力。其中,兴趣和愉快是比较典型的正情绪,愤怒和惧怕是比较典型的负情绪(Izard,1977)。在记录表情指标的同时,本实验还记录了被试在情绪引发过程中的心率。由于生理反应缺乏特异性,生理指标不能用来标定特定的情绪。但是,近一二十年来,一些研究者已经把注意力从生理反应和情绪性质的关系转向生理反应的特点和情绪反应的气质特点,即情绪性的关系上。在婴儿研究中较为常用的反映生理反应特点的指标是心率变化性(heart rate variability,HRV)。已有研究表明,在HRV和某些情绪性特征之间存在某种相关(Fox,1985;Kagan,1982)。据此,我们可以期望,虽然没有可以标定特定情绪的生理指标,却有可能找到标定情绪性特征的生理指标,从而为情绪研究和气质研究找到一条新的途径。

一、实验方法

(一)被试

30名通过正常妊娠和正常生产的婴儿,发育正常,身体健康,年龄为12±0.5个月,男14名,女16名。

(二)实验情境和设备

情绪引发实验在按家庭环境布置的实验室内进行,生理记录和表情记录均用布帘隔开,摄像镜头通过布帘上的控孔摄取实验全过程。

表情记录,采用SONY成套录像设备。生理记录,采用多导记录系统(POLYGRAPH SYSTEM),包括主机(RM―6000)、记录仪(WB―601V)、心电遥测发射器(BIOELEMETRYECG)和接收器(TELEMETRY RECEIVER ZB―141G)。

(三)实验程序

每名被试的四种基本情绪均在相同的实验室条件下由四种引发方法引发。为了避免两种负情绪的剧烈反应(如大哭)对其他引发实验产生影响,将四项引发实验分为两次进行。第一次引发兴趣和愤怒,第二次引发愉快和惧怕,间隔为一个星期。整个实验过程均由被试母亲在一旁陪同。

(四)引发方法和记录指标

愉快情绪:主试与母亲一起和婴儿玩“藏猫儿”游戏。记录被试愉快表情的潜伏期JL和在3分钟内的持续时间JD(累加计算,下同)。若被试表现出兴趣表情,则同时记录愉快引发背景下兴趣表情的持续时间JID。

兴趣情绪:主试呈现若干色彩鲜艳、有悦耳乐音或能自行走动的塑料玩具。记录兴趣表情在3分钟内的持续时间ID。因被试兴趣表情的潜伏期基本上均为零,故此项略去不记。同时记录兴趣引发背景下愉快表情的持续时间IJD。

愤怒情绪:主试将被试双臂上端用带子宽松地束缚在椅子扶手上,并在被试面前放一件他想拿却够不到的玩具。记录愤怒表情的潜伏期AL和持续时间AD,以及急躁状态的潜伏期AfL和持续时间AfD。

惧怕情绪:主试穿白大衣戴米老鼠面具,从距被试3米远处进入被试视野并逐渐向被试靠近,直至距被试0.5米远时为止。记录惧怕表情的潜伏期FL和持续时间FD。

以上四种引发方法都是经前人的研究证明比较有效的婴儿情绪的引发方法(孟昭兰,1987;孟昭兰等,1987),有些已成为在婴儿情绪研究中固定下来的情绪引发模式。表情指标的记录,采用伊扎德的Max和孟昭兰(1985)的标准。四种引发状态下的心率变化性采用心率的方差为衡量指标,分别记为IHRV、JHRV、AHRV和FHRV。

二、实验结果

(一)情绪性的表情指标的因素分析

在惧怕情绪引发实验中,只有11名被试表现出惧怕情绪。作者认为,这表明本实验所采用的惧怕情绪引发刺激对另外19名被试来说是非适当的惧怕情绪引发刺激。因此在进行统计分析时,只计算引发出惧怕情绪的11名被试的结果。为避免样本过小给统计结果带来影响,先将惧怕情绪的情绪性指标排除在外,只作另外三种情绪的情绪性指标的因素分析。

分析结果显示,三种情绪的九项情绪性指标得出了三个因素(见表1)。以0.4(p<0.01)为因素负荷显著的标准,将显著的负荷加重线标出,便可清楚地看出这三个因素的因素结构。因素Ⅰ由和愤怒情绪有关的四个情绪性指标构成,可称为“愤怒情绪的情绪性特征”。在组成因素Ⅱ的四个变量中,有三个都是愉快的情绪性指标,因此可称因素Ⅱ为“愉快情绪的情绪性特征”。同理,因素Ⅲ可视为“兴趣情绪的情绪性特征”。这一结果表明,三种情绪的情绪性特征是三个相互独立的因素,在它们之间没有发现一致性或某种相关关系。另外,无论是在因素I中还是在因素Ⅱ中,潜伏期和持续时间这两个情绪性指标之间都有负的相关,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如果这种关系确实存在且具有普遍性的话,则在气质测量的研究中具有重要意义。

表1 三种情绪的情绪性指标的因素分析 N=30

注:0.4以上的因素负荷加下划线标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幼儿不同情绪状态对其智力操作的影响(三) 孟昭兰
《孟昭兰》
关于先发情绪体验对后发情绪过程的影响的一项实验»

 孟昭兰


  孟昭兰先生是我国情绪心理学研究的开创者。情绪研究的重要性可以从两个方面见证。其一,理智与情感是公认的(无论是学术性的还是通俗性的)人类两大心理领域。有时甚至有“情大于理”的情况。有理智而无情感,那是冷血的。正是理智与情感的相互联系,构成了人类精神世界的丰富内涵,在一定意义上说,这才使人之所以为人。孟先生在情绪心理领域的研究重点之一正是情绪与理智的相互关系。其二,我曾接待来自斯坦福大学的一位著名的从事认知心理学的教授。我告诉他,我研究的领域包括情绪。他很感慨地说,这是最后剩下的心理学家还没有很好地研究,也是很难研究但十分重要的领域。听到这话,我心里更感觉到孟先生在国内开创这一领域的研究工作的重要性。

Array
(
    [catid] => 867
    [upid] => 336
    [name] => 孟昭兰
    [note] => 
  孟昭兰先生是我国情绪心理学研究的开创者。情绪研究的重要性可以从两个方面见证。其一,理智与情感是公认的(无论是学术性的还是通俗性的)人类两大心理领域。有时甚至有“情大于理”的情况。有理智而无情感,那是冷血的。正是理智与情感的相互联系,构成了人类精神世界的丰富内涵,在一定意义上说,这才使人之所以为人。孟先生在情绪心理领域的研究重点之一正是情绪与理智的相互关系。其二,我曾接待来自斯坦福大学的一位著名的从事认知心理学的教授。我告诉他,我研究的领域包括情绪。他很感慨地说,这是最后剩下的心理学家还没有很好地研究,也是很难研究但十分重要的领域。听到这话,我心里更感觉到孟先生在国内开创这一领域的研究工作的重要性。 [type] => expert [ischannel] => 0 [displayorder] => 109 [tpl] => exp_list [viewtpl] => [thumb] => 2014/01/17_201401041034441Jfmj.thumb.jpg [image] => 2014/01/17_201401041034441Jfmj.jpg [haveattach] => 0 [bbsmodel] => 0 [bbsurltype] => [blockmodel] => 1 [blockparameter] => [blocktext] => [url] => [subcatid] => 867 [htmlpath] => [domain] => [perpage] => 20 [prehtml] => [homeid] => 0 [upname] => 心理学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