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证心理治疗的原理和方法
作者: 当代心理学体系 / 6442次阅读 时间: 2013年12月09日
标签: Linehan Omer 心理治疗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pqw9Q$l(eU0辩证心理学:冲突和矛盾作为变化的基础

&?L1W'Mxpqb0

&zq%P;C3qtm2},Z&HW0主要原则:个体与世界处于永不停息的发展过程中。每一变化都给个体和世界带来进一步的变化。这种辩证过程排除了静止状态,并包含相互作用的对立和两极。对立的解决导致新的矛盾和进一步的变化。

3v/MP:Y~0

#]6^ PU^0因果关系的中心:因为个体和世界的相互依存性(在这种相互依存中,因果关系是个体和世界之间的关系) ,该体系通常是非中心论的;但是其主要形式被还原为生物学的,因而也是机体中心论的。

cop3pt/o0

"nUC%w'K]*J7k0辩证心理治疗的原理和方法心理学空间o'V5?Fib.vyGm]$^

心理学空间;fcD EHi T

原理心理学空间|U^Fq"\E+[ ^{"s

2wD*K:A [Au$o0在有些情况下,心理治疗的辩证取向只运用了一般的辩证原则,而没有运用任何特别的方法。但在另一些情况下,它却提出了辩证方法特有的技术。下面便是一般原理:在辩证治疗中,变化不是未来的目标,而是一种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持续过程。因为在某一时刻,每一种转变都会被转化成它的对立面,这种转变是双向的,而且也并非总是积极的(Kaminstein ,1987) 。治疗的目标是使所有的转变都能够达到一个更高的水平,即使这种转变是令人绝望的或痛苦的或倒退的。与其说治疗师关注病人的问题,不如说他或她更强调问题的社会背景,并试图在背景中来理解问题。肖特和布恩(Short &. Boon , 1990) 主张,咨询者是社会价值和个人需求的调停者,必要的复杂对话必须在考虑咨询者和病人的向时考虑到整个社会背景。他们强调必须摒弃咨询者和病人的社会角色,以便促进双方转变,因为辩证过程不允许咨询师在试图改变病人的同时,自己却保持静止;相反,双方必须同时变化。

ctT6u5F&O0
辩证心理学的半显性假设(K.里格尔)心理学空间g AQ1~!Tv:|z{C

7C0A,K}ZQI Q0元假设(关于科学的一般指导性假设)心理学空间&cc Z uO-Dc(QH8u
  1. 世上存在的万物都处在不断且必然的变化状态之中。
  2. 矛盾、对立和斗争构成了这些变化。矛盾是事物所固有的,它是变化的源泉。
  3. 推论:科学本身处于不断冲突之中,由此产生不断变化的认识。
  4. 类辩证法不是以机体或以环境为中心,而是强调人类与世界之间的交互关系。
  5. 辩证法可以是内部的和外部的,它们的交互作用便是心理活动。
假设(研究对象的假设)
ST(^3mFjJ0
  1. 人类不断作用于世界并改造世界,反过来又被世界所改造。
  2. 行为是以连续的方式而不是以独立单元的方式发生的,但是变化可能包含辩证的飞跃。
  3. 行为的发生有其前因后果,是历史性的发展。
  4. 平衡和稳定仅是暂时的状态,这源于矛盾的解决,反过来又会产生进一步的矛盾。
  5. 因为变化永无止尽,因此关于诸如智力、特质和能力等内在实体或固定特征的假设皆是无放的。
Ricgel, Klaus.1978. Psychology, Mon Amour:A Coutertext. New York:Houghton Mifflin.

\ [8u8I#l?Q)OX0林内翰的方法心理学空间;R\Gv0u(mt8[

心理学空间;r#_.H\5GUK_f

在研究边缘人格障碍的行为(对情感状态过于敏感,不能有效地控制情感)的过程中,克尔纳和林内翰(Konerner &. Linehan , 1992) 的策略是,对于治疗师和病人交流来说,真相不可能在瞬间就被理解,它们不是完全绝对的也不是完全相对的,必须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建构。治疗师和病人试图共同理解的每一个真相都会包含着其矛盾的对立面;当他们在寻求他们所忽略的真相时,必须考察这些对立面。随着辩证过程的继续,真相会逐渐变成一个整体。因此,这些方法就区别于认知治疗的方法,认知疗法追求的是理性;而对辩证疗法来说,非理性思想与理性思想同等重要。两者的区别还表现在,认知疗法试图去改变病人痛苦的情感,而辩证疗法则鼓励病人接受这种痛苦的情感状态。

s-dvb9H.V6m4U0

x M?Hz:A6@0下面的辩证方法通常被运用于治疗过程中(Linehan , 1993) 。心理学空间 zi-F"bpB\

心理学空间7hEJ4hD'QP

矛盾法心理学空间e'TFn3AL

#` B T%C F1td*y+f m0(1)治疗师认为病人无好坏之分,但是可以去理解的,同时坚持他们必须改变现状; (2) 病人所想的或认为是对的东西可能与事实正好相反。例如,治疗师将要度两周的假期,在那段时间内他不能接待病人。但病人却想让治疗师取消度假。治疗师也承认,如果取消度假计划并接待病人将对病人有好处,但治疗师仍坚持这个度假计划。(3) 治疗师帮助病人,但坚持让病人自己帮助自己。心理学空间hU/nV_1H

心理学空间L7p&U)AV

讲故事法心理学空间8q6K3Z NI!E4h?3~

心理学空间[#`7I^C yK5a$`

作为澄清问题的一种手段,治疗师可能讲一些包含冲突的责任和欲望的故事。这些故事往往是十分有趣且容易记住的,还可以使病人在没有感觉受到威胁和控制的情况下接受教育。例如,治疗师和病人乘着救生艇在海洋上漂流;病人因为受伤而感到痛苦,而治疗师有一些止痛药。治疗师是应该立即按照病人所需要的剂量给他药,还是定量给他,以备后用呢?病人会不会认为治疗师有更多的药,但他或她是一个吸毒成瘾者,想把药留给自己呢?这时如果故事包含着病人对别人的有害影响,或包含了病人的行为妨碍了良好的人际关系时,通常故事会是很有用的。故事可以来自儿童或成人的文学、东方哲学、宗教、传记、民间故事,等等。心理学空间/\S%s FV

U wj)uX5fW0扮演吹毛求疵的角色心理学空间$r;r3a,Kj!R8V

;p@,p0T*r d7`0治疗师提出一种极端的观点或命题。病人用反题反驳。接下来的对话产生出合题。治疗师的这种适应不良的观点会迫使病人产生适应性观点。

O&D @8~s_/P6_,r#MY0

;E`%d:rW'~-G-XS0变不利因素为有利条件

0E+^-sX N#v5f0心理学空间eNU I@`5n

通常病人视之为不利的因素,其中包含有利因素的基础,只是这种有价值的因素需要治疗师去鉴别并发掘。心理学空间&vRk;T~

S ~_(X-` h%?O$S0Linehan, Marsha M. 1993 Congnitive-behavioral Treatment of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s New York:Guilford

I-^yQ@0心理学空间8eK0Qk S8M`

奥马的方法

8ZHN0X.q0心理学空间,VJ|$Pn7C}4FK

奥马(Omer,1991 )评论了许多方法,其中包括一些独特的辩证的技术。下面概述了一些策略、案例和解释,这是他提出的五种一般技术中的三种。尽管它们符合辩证疗法的原理,但有些治疗师并没有为这些方法贴上辩证疗法的标签。

t:y(?C)L0心理学空间)leI.w7z(cM-g } oo/|

两个治疗师心理学空间B#k]3x2Z-~

1Ctf)v;r K1`@0有一种解决方法是,病人有两个治疗师,使得他或她接受相反方法的治疗。这两个治疗师使病人受到正题与反题的影响。有人指出,这种两难情境调动了变化的力量、抵消了阻抗力量。两个治疗师中,那个较"坏"的治疗师是批判的、令人讨庆的。另一位较"好"的治疗师是热情的、给人支持的,而且慢慢地帮助病人反对"坏"的治疗师。

4d~o,v|1`r9q iM0

7X5X3} e`Q.}4ov)k0这里有一个个案研究说明了这种治疗策略。"坏"的治疗师告诉一个不爱说话的5 岁小女孩,说她很天真幼稚,不能像与她同龄的其他小孩那样做事。"好"的治疗师对"坏"的治疗师说,这样的判断仅基于一次见面,是不公正的。"坏"的治疗师拿着一袋糖果对小女孩说,如果她在未来一周内不和她的幼儿园老师说一句话,他就把糖果给她和她的弟弟(弟弟和家庭其他成员都在场)。如果她真的和幼儿园老师说话了,他们就不得不把糖果给她弟弟。当小女孩及其家人要离开时"好"治疗师悄悄地对她说,那个"坏"治疗师说她固执且孩子气是错误的,而且将会为他的错误而后悔。这种治疗方法对克服缄默不语是很有效的,在后来的疗程中,那个"坏"治疗师向小女孩道歉,并告诉她他已经吸取了教训。

cQk B c_5u0

z:_fAC(md!N0"好"的治疗师与小女孩建立了热情的联盟,增强了她的自信心;而"坏"治疗师激发小女孩对他的对立情绪,唤起她想要通过说话来打败他的愿望。两极力量的对抗产生了冲突性动机,即一方面是小女孩想开口说话并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另一方面是对立的需要,也就是由于紧张和抗拒心理继续保持沉默。后一种力量阻碍了她说话的动机,导致了"紧张性不说话"。这种辩证策略是通过引导对"坏"治疗师的否定和对"好"治疗师说话的愿望,把这两种力量分开来。这样"坏"治疗师的行为就为"好"治疗师的努力作了铺垫。

#f*|m6S5R0

9TmR[5B)i yg;y0交替对立

benF]M |h)T"_ rw0

S,[+J5R q7]9q%J m7Iu0通过转变矛盾双方的角色,可以使对抗削弱。假设有一个家庭,父母中有一个独裁者、一个宽容者,还有一个患厌食症的女儿。治疗师的策略是让双亲中的一位试图劝诱女孩吃东西,而另一位不闻不问;然后他们相互替换角色。一旦另一方像平常那样干预,双方的努力就白费了。如果两人都失败了,治疗师就宣告女孩赢了,独裁者输了。这使父母双方的努力之间形成对立,他们相互阻碍对方,并增加对方获胜的机会。心理学空间 Yy2q2G CtF,x

S+Uq k"r2xj%T0要求一位行为矛盾的来访者轮流扮演两种角色的行为方式,让其接受这两种行为。这会从正题和反题中产生一个新的合题。独裁的和宽容的父母的对立力量,以及角色扮演中相反的行为,通过交替相互取消了。来访者最终认识到双方都是对的,并准备将之结合起来。

\E(gp$SO0

-b^4[%m0D*n'V1z0一个15岁的男孩已经逃学一年多,把时间都花在玩电脑游戏上。在七个疗程中,他的父母不断地乞求他返校读书,但都以失败而告终。在父母与孩子的冲突中,孩子总是强者,但父母又不能放弃,因为那将意味着他们失败了。辩证疗法的策略是:指导父母每天早晨在孩子的房间里轮流恳求和规劝他两个小时。一周后,父母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了。治疗师告诉他们,他们已经尽力了,现在可以恢复自己的生活了,并且他们应该告诉男孩他赢了他们再也不会让他重返校园了。父母因没有受到责备而感到宽慰,一个月后,男孩自己决定返回学校。一年后他仍在继续接受教育。

xW1xs%Ko r9J$^0心理学空间 ]!QSpbE:gfn

对立扭曲心理学空间aB*^Y K;@p m&r

1x:g\{e{+yo0在这一策略中,治疗师有意使异常行为扩大,以便后来更坚决地制止这种行为。这种方法被应用在一个小男孩身上,他在学校里很孤僻,并且认为所有成人都有意虐待他。为了诱导他逃跑,故意精心策划了一次机会,结果他真的逃跑了,十天后回来了,衣冠不整,饥饿难耐,筋疲力尽。一个负责人把他带到餐厅,但那个小男孩却心神不定而没有吃。然后他被带到厨房,在那里他才能放开大吃。然后,那负责人说太晚了,建议他不要回寝室了,于是他就在大厅里为小男孩收拾了一张床铺。临走前,他拍了拍小男孩的头,很亲切地对他说了几句话。从那以后,小男孩与学校及成人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且这种新的关系一直持续了下去。

)}0a:mx"v:N$@"FT7[w0心理学空间_^~6P A4N;jm4ix)E

奥马总结说,辩证疗法的策略不同于非辩证疗法的策略,因为后者要么有单独的技巧,要么在方向上没有变化的系列步骤,而前者总是双向的。而且,辩证疗法的策略清晰地显示了策略的成分:对立力量对抗与合作是显而易见的。辩证策略有一个显著的优点:它们不仅可以被用于从开始就是辩证疗法的治疗方案中,而且也可以被用于"使对抗与合作的力量分离"的单向作用过程中(p.570) 。

(s,] K#[q%_r ?0

'|W9H-ok/OG0Omer, Haim. 1991. Dialectical interventions and the structure of strategy, psychotherapy 28:563-71心理学空间1xC%T |:r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Linehan Omer 心理治疗
«用禪默化人格的藝術——一則辯證行為治療的臨床片段 DBT 辩证行为疗法
《DBT 辩证行为疗法》
DIALECTICAL INTERVENTIONS AND THE STRUCTURE OF STRATEGY»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