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伊·谢弗 Schafer Roy:动作语言
作者: Noel Smith / 3244次阅读 时间: 2013年12月06日
标签: RoySchafer ROYSCHAFER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罗伊·谢弗 Schafer Roy:动作语言

借助于物理学和生物学的拟人化谢弗(1976)认为,精神分析采用了物理科学的语言(如结构、释放、能量和动力),而摒弃了推理、选择和意向后者才是精神分析真正的基础。活动变成了一种(伊底或自我的)功能,推理成为一种动力,思维成为表征,情感成为释放,与意向和情感的斗争成为结构和适应作用。此外,精神分析采取了决定论的立场,结果,它从来不提选择。这种从物理学和进化生物学中借用的语言(功能、适应等)妨碍了对主体性的强调,而主体性应该是该理论的核心。由于这种语言,弗洛伊德为了将物理机制和结构转变成意义,他不得不把他的结构拟人化。例如,他把自我说成是一个独立的实体,能够做出选择并创造意义。它是心理之中的心理。

谢弗在科赫特的理论中发现了同样的缺点:自身是一个独立的事物,它可以做出选择和利于自己的事情。(他也发现,自身被以许多不同的方式运用,以至于它提供的含义不明确。)新弗洛伊德主义的自我也具有同样具体的性质,并在指向经验行为上具有拟人化功能。"而且,在它的一些应用中,例如‘自我实现'中的‘自我'不仅是作为存在的行为对象,而且一度是行为的动力、能量来源、驱力和存在的旅程终点。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自我这个‘特指的'(the)自我已经成了它(lt)"(Schafer,1976,p.117)。他认为,这种拟人化主要的缺点是失去了有意义的行为,并使人类的行为失去了责任。他坚持认为,精神分析必须把心理动力学从其理论中排除出去,并把动作返还给人们。

动作语言

由于像伊底、能量、固着、升华、潜意识这样一些弗洛伊德主义的术语是机械的、拟人化的,谢弗认为有必要提出二个新的精神分析语言系统。这种语言系统总是谈论具体的个体动作。他这样做,是试图保留他所相信的弗洛伊德的重要观点,而同时改变精神分析体系的方向,以便更好地吸收目前对发展和文化的作用的理解,满足合理的科学哲学的需要。他通过运用动词或副词,避免使用名词和形容词来描述所有的事件,来达到这个目标。因此,他不仅删除了像自我、力比多这样的名词,也删去了像"严格的防御"、"强烈的情绪"这样的形容词修饰词。除了作为想象的行为,他不会谈到"内化",因为"内部的"没有其他含义。他避免使用意指拥有的动词"有",如"有冲动"或"有习惯"。相反,而应该是个体冲动性地行为或习惯性地行为。与这些规则一致,他用主动语态代替了被动语态。例如,运用主动语态说"分析对象逐渐开始理解她为什么受阻抗"比运用被动语态说"阻抗的理解被逐渐获得"更直接、更丰富。

谢弗坚持认为,像"心理动力学"这样的术语——与动力、冲动、驱力、心理能量、合力、及其所涉及的一些其他物理学术语一道都需要删除。但是他希望保留伊底作为"引起性爱或攻击行为的一种途径,这种途径或多或少是初期的,因为它是非理性的、不可调节的、不受控制的、不注意后果和矛盾的、彻底自我中心的,更有可能与那些生动的、弥漫的(而且大多数为潜意识的)生理过程相联系,这些过程共同归于兴奋或唤起的范畴"(p.195-196)。尽管谢弗用动作语言修改了弗洛伊德的理论,但他仍试图保留弗洛伊德的一些"基本发现"例如行动的婴儿期的和潜意识的模式、愿望的作用、对身体剌激的反应史。"动机"是另一个心理动力学术语。它是指提供运动力量的实体就像电或蒸汽是发动机和引擎的运动力量一样。"一种动机"、"这种动机"、"潜在的动机"、"拥有动机"、"弱动机"或"强动机"都暗含了一种动力,这种动力产生了在性质上不同于动力本身的最终产物。这种运用使有意义的活动、个体从事某种特殊活动的理由变得不明显。对于谢弗的精神分析观点来说重要的是,个体是怎样产生行动理由的?是有意识、潜意识、还是前意识产生的?要在这些理由之外寻找原因,就要求寻找原因的原因,如此等等以至无穷("无限倒退")。

谢弗强调,动作本身是精神分析的主题,而不是另外的什么东西导致动作发生。而且正是人做出这些动作,谢弗避免了与不可证实的设想有关的假设和理论,这些设想是关于早期婴儿期的,包括如假设的动力是引起行为的本能驱力。这种方法的结果是使因果关系的归因从假设的实体变为人们的动作,尽管谢弗并没有明确地这样说。对动作的描述变成了对因果关系的描述,后者作为因果关系取代了拟人化的物理动力和生物动力。这些动作不一定是可见的。思维、记忆、希望、幻想、甚至抑制或保持沉默都是动作,人类的活动是有意义的,并具有某些意图或目标。"除非是这里所界定的动作,否则,精神分析的解释不能处理"(p.139)。只有神经过程和其他的生物过程不是谢弗进行的动作界定中的动作。他区分了动作与行为,因为动作是指个体的观点,而行为"是独立的观察者或实验者说的它所是的那种事物"(p.370)。

谢弗主张,与心理动力学相比,对动作的强调为分析对象提供了广泛得多的系列含义、人际关系、选择和动作结果。在心理治疗过程中,分析家和分析对象一起检验过去对现在的影响,特别是从婴儿期开始的影响,而且总是从影响是动作这种观点出发的。分析家和分析对象把影响看作是个体与环境的共同产物。分析对象总是参与创造意义、幻想和承担责任。幼儿期的性理论说明了个体与情境之间的相互关系。当用动作的词汇进行分析时,分析对象越来越多地把生活接受为行动,并越来越少地否认客观对待的行动——"冲动淹没了我,"我的头脑里充满了疑问,""未来不会对我很好。""我将"与"我将不"代替了"我必须"和"我不能"。当领悟能力提高时"我选择"、"我知道"、"我宁愿"会更经常地发生。领悟本身就是分析对象所做的,而不是他或她所拥有的。它是不断增长的主观动作,而不是自我对伊底和超我控制的增强和减弱。"个体是他或她自己的冲动、防御、洞察力等等;因为它们是他或她自己的动作"(p.147)。

下面这一段话说明了谢弗是如何在保留一些传统的弗洛伊德结构的同时,用动作语言取代了元心理学:

在解决俄狄浦斯情结中,儿童乱伦的愿望一定要被放弃。首先,我们必须反对俄狄浦斯情结的观点或乱伦愿望的观点与儿童动作的观点相分离。而且为了不使放弃的作用者成为无限的,我们必须把被动语态变成主动语态;因为只有通过运用主动语态,我们才能毫无疑问要求存在正在谈论的动作的特定发起人。然后这种转变可以说在停止俄狄浦斯方式的行动中,儿童不再以强烈的性和竞争的方式看待其父母。"然后我们可以继续详细说明儿童是如何完成这项显著的业绩,例如,通过压抑、认同、倒退、置换、以及通过一致地谴责任何明显的行动和有条件的行动,他或她可能会用现在这种令人感到可怕的、令人不愉快的方式来看待父母。(p.208)

一般来说,个体动作的理由取代了元心理学和动机的解释,这使动作更好理解。当语言取代了心理决定论和物理学的解释时,通常在解释和描述之间存在的区别不再存在了;因为,在谢弗的体系中,由动作词汇进行的描述就是解择。正如一位精神分析学家所表述的"通过把心理的指向限制到动作本身,新的语言考虑了仅仅根据意义或‘理由'来做的解释,根据这些意义或理由,动作是有特点的"(Fourcher.1977.p.137)。

愿望与口误

这些词语提供了谢弗对精神分析术语和方式做出修正的另外一些例子,在这种方式中,词语可以归属因果关系。他坚持认为,愿望不会受阻止或受挫,而且不会引发动作。人们做出行动以阻止他们自己的愿望。人们发出动作。与此相似,没有口误,词语不会随口说出。舌头和词语都没有独立的动作。相反,这些是分析对象同时做出两种动作的情况,一种是有意的,一种是无意的。

冲突

分析家往往用物理学或生物学语言解决冲突,即把它看成是动力或相反的冲动的结果。因此,它是在这些动力或冲动之间的内心斗争。但实际上按照谢弗的说法是,提到冲突是基于分析对象同时从事两种矛盾的活动,如否认和同意,攻击与保护。是人而不是心理能量产生了各种症状。

心灵?

假定的"心灵"实体以各种方式运用,在谢弗看来,它被用作(1)地点("心灵产生了想法");(2)自动的行为者("我的心灵告诉我");(3)与"我"分离的存在("我的心灵在游荡")。因为心灵的语言允许我们把它视作或评论为分离的某物,个体可以放弃行为的所有权。然而心灵不是一个所属物或因果力量。它是我们的所为。"说出任何进入到你心灵中的事物"或"所有你能想起来的"这些指导语会适得其反,因为它们使分析对象推卸责任:正是心灵才负有责任。但是心灵不是思想进入的地方,也不是行为者独立于个体而行动的地方。它只能是个体的行动思维、愿望、情感等它必须对他或她自己的行动负责。因此,用短语描述的顺序应该是"这接下来使你想起了什么?"或"你把什么与那种情境联系起来了?"

经验

经验不是心灵中的事物,不是能够反省得到的。它赋予实体以意义,是"个体情境或主观情境的建构"(p.368)。因此,它也是一种动作。

内化

我们经常说,有人内化了一些价值观或禁忌或其他的性质或过程。但谢弗问"在什么里面?"我们的意思并不是指在大脑理或在身体里面,尽管生物结构对于"心理过程"是必要的。我们可以指在心灵里面或在自我里面。然而我们不能以一种方式界定心灵或自我,以至于给它定位于内部。在自我的里面同样不令人满意,因为在弗洛伊德的理论中,自我仅仅是描述性的,没有能够提供一个里面的结构或功能。更普遍地说,自我是指人,就像主格"我"(1)或宾格"我"(me)所指的那样;它是表征个体的一种方式。谢弗认为,青少年在从他们的父母那里争取独立时,以婴幼儿期的具体的方式思考自我和身份,精神分析将"这些过时的体验报告"采纳到它自己的理论框架中。"内心的"、"内部世界"和"内投"是"内化"的各种不同形式,并具有同样的缺点。

如果我们追问思维或梦存在于哪里,我们一定得出结论认为它不能存在于心灵之中,因为心灵本身没有定位。个体也没有把思想或情感抑制在内部。更确切地况,就是人在思维、梦、想象和感受。"内投"在传统上被看作联合的对象,用动作的术语来说"内投"意味着幻想的东西,它保留了一些活动的形式特征。然而,谢弗争论说,"隐私"是一个法律术语,是指"不能用来交流的东西。"恰当地说"内心的"是"人的隐私,在很大程度上是个体的潜意识的记忆、想象、计划等,而且或多或少地情绪化地这样做"(p.160)。这里有谢弗将"内部的"进行转化的例子:"你长期严重的无价值感来自于你母亲抱怨的内部声音"变成了"你经常想象你母亲的声音埋怨你,你同意她的抱怨,就把你自己看作实质上是无价值的。"他得出结论认为,内化是指幻想的活动,而不是指一种过程。

一个人能在内部保持愤怒吗?愤怒能流露出来吗?精神分析学家把愤怒说成是移置、释放、转向自己。这些提法假设,愤怒具有本质、数量、扩展和定位。谢弗问,但是如果它释放或表达自己,它会去向何方?而且,它以前占用过的地方,现在是空白还是填入了其他东西?如果要说个体愤怒地做出行为,就将注意力转向了个体实际正在做什么,而避免了在观察和理论之间的分离。谢弗的另一个转换是"你最后成为一个年老的发怒者"变成了"你最终还是愤怒地做出了行动"(p.174)。

外化

谢弗发现"外化"与"内化"一样令人不满意,因为它暗含着内部和外部两种定位。提到"外部现实"或"外部世界"只能意指主观的动作。从传统角度来看"投射"被用于指从内部向外部排出某物,例如,个体认为是其他某人而不是自己拥有的愿望。但是在动作语言中,它将愿望转化到了一个幻想的新地方。

专门的动作语言的结果

福尔科(Fourchr.1977)发现了谢弗的动作语言的许多优点——包括对精神分析的许多启发——但当只运用动作语言时,也存在一个主要的缺点。它不考虑去理解为什么一种类型的动作与另一种类型不同——而只是描述这些动作如何不同。例如,如果"潜意识仅仅是一种动作模式,就没有办法区分为什么是这种动作模式发生而不是另一种模式发生,譬如是潜意识的动作而不是意识的动作,那么就不存在意义与理解的基础。

叙事的方法

最近,谢弗(1983.1985)开始认为,精神分析较少与过去有关,而更多地与现在有关。它成为一种叙事的过程,取代了传统上对隐藏动机的解择。当分析对象围绕着像身体的性感区(与它们相关的吞咽、保持、排泄等)、感受和想象的概念(如食物、尿、婴儿等)这样的精神分析主题讲述与重新讲述故事时,神经症的特征就在修正的叙事中得到转变。这些改变更具有适应性并前后一致,谢弗认为它们是心理治疗。

谢弗认为,语言是建构事件的手段,而且这种建构就是分析家需要去理解的东西。语言作为叙事过程构成了经验。现实存在于讲述之中。利里(Leary.1989)指出,这意味着诸如俄狄浦斯吸引这样的经验,离开了正在进行的讲述行为就不存在了。因为对谢弗来说,即使是"事实"也只是分析家的理论解释出来的,精神分析必须研究建向现在而不是重构过去。然而,过去在阐明现在的叙事中仍然是非常重要的。

 

参考文献:

Schafer. Roy. 1970. An overview of Heinz Hartmann's contributions to psychoanalysis.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51: 425- 46.

Schafer. Roy.1976. A New Language for Psychoanalysis.New Haven. CT: Yale University Press.

Schafer. Roy.1983. The Analytic Attitude. New York: Basic Books.

Schafer. Roy.1985. The interpretation of psychic reality. developmental influences and unconscious communicatio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sychoanalytic Association 33: 537-54.

Schafer. Roy. 1995. In the wake of Heinz Hartman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 76: 223 - 35.


附Roy Schafer的著作

1971 Language and Insight: Sigmund Freud Lectures at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1981 Narrative Actions in Psychoanalysis (Heinz Werner Lecture Series) 

1981 A New Language for Psychoanalysis

1983 The Analytic Attitude Karnac Books 9781855750296

1990 Aspects of Internalization

1992 Retelling a Life: Narration and Dialogue in Psychoanalysis Karnac Books  9780465069385

1994 Retelling A Life: Narration and Dialogue in Psychoanalysis

1997 Tradition & Change in Psychoanalysis 

1997 The Contemporary Kleinians of London

2009 Tragic Knots in Psychoanalysis: New Papers on Psychoanalysis Karnac Books 9781855757042

2003 Bad Feelings: Selected Psychoanalytic Essays Karnac Books 9781590510469

2003 Insight and Interpretation: The Essential Tools of Psychoanalysis Karnac Books 9781855753051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RoySchafer ROYSCHAFER
«没有了 Roy Schafer
《Roy Schafer》
ROY SCHAFER : A BEG IN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