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维斯托克研究所(中国)
【塔维斯托克中国团体关系会议】介绍会文字版

首届塔维斯托克中国团体关系会议
领导力的艺术
【2017.11.18-23日】
即将在中国召开

这是最前沿的管理学组织学理论之一,Leslie Brissett博士将从塔维斯托克人类关系研究所本部及全球各大洲,力邀顶级团体关系会议顾问,组成阵容无比强大的首届中国塔维斯托克团体关系会议专家团队。为了使大家更好的了解本项目和推广给适合的朋友同事,塔维斯托克人类关系研究所中国区负责人费小懿博士将与大家分享关于团体关系会议的最新资讯。

塔维斯托克课程中国区负责人

费小懿博士:

亲爱的朋友们,我们约好今天下午两点的时候跟大家花一些时间一起来聊一聊,关于什么是团体关系会议。这是其实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由于团体关系会议是一个体验式和教育性的活动。所以呢,我想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给大家阐明,但是因为,体验式是它的特点,所以恐怕,虽然我尽我最大的努力,但是大家可能知道——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也就是说,即使我说很多,尽我的努力,但是可能还是不及大家到时候能够真正地去体验的,我的意思是,只有你亲身体验到其中的那种奥妙,才真正知道它到底是什么。

我先回到关于理论和概念上,进行一个阐释。什么是团体关系会议呢?它其实是一种根据体验而进行的教育性的活动。我强调教育性的活动,是把它区分于治疗性的活动。它不是治疗性质的,它是一个教育性质的。

团体关系会议,是一个临时组成的组织或者机构。在其间,我们提供一个反思性的空间,以使我们可以在里面不断地审视和探讨当下自己和团体的行为。我们也在其中去理解我们的情绪、整个团体的情绪、潜意识的动力,给个体的层面、团体的层面以及整个系统的层面带来的影响是什么。

我们也说,团体关系会议是一个加速的沉浸式的学习。我们怎么来理解这个沉浸式的学习呢?首先它是一个密集型的,比如说我们这次首届塔维斯托克在中国举办的团体关系会议,它是六天的、密集型的,大家住在一起吃在一起。在这个学习的过程中,在这个临时组成的机构里,我们可以去理解团体的情绪生活,可以去觉察团体的潜意识动力,可以去获得一些全新的视角,来理解个体的层面、团体的层面以及整个系统层面,他们都在发生着什么;我们也通过这样的一个学习和体验历程,来拓展和深化我们的管理能力、领导能力、协调团队的能力。

团体关系会议是一种设计,它特别设计来更加有深度地让我们去理解,怎样能够有效地行使领导力以及跟随力。在行使这些“力”的背后的因素有哪些;从而进一步发展你的领导力,发展你如何去激发他人潜能的能力等等。

这个过程中,我们还可以去检测,比如说在机构进行的过程中,领导层有一些良好的意愿,它们能够在多大层面上,如何地被下面的工作人员“纳入”。在这个可被观察的动态过程中,我们可以去理解我们自身,就是你自身和你的机构组织内,对变革的阻抗。也就是说,当有一些不确定性发生的时候,有一些焦虑的情绪存在的时候,我们是如何地去倾向于不能够采取一些开放性的行动或采取一些变革性的措施而倾向于首先要保护自身……这些都是供我们去观察、领悟和去了解的。

我们可能在现实生活中,在一些工作场所如企业里和机构里,都面临着一些很现实具体的问题。比如说,有的时候我们很难以在开会的时候去触及实质性的问题,我们发现我们有时非常困难去坦诚不公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还有的时候我们倾向于彼此不沟通,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还有的时候,可能会呈现出我们口头上承诺的是一套,但是其实不由自主地执行另外一套;有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会避重就轻,我们的精力耗费在了一些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事物上,仿佛有意识无意识的,我们要回避很重要的议题。

这时候我们发现一个团队里,虽然花了重金聘请了人才,应该是人才济济,可是却相互制衡阻碍,并没有发挥出团队应该有的活力和生机,或者是这些很有才干的人聚在一起,但是他们的观点却停留在表浅的层面,不能够进入到有效的一些实施当中去。还有的时候,我们发现在团队当中,只有个别的人去承担了几乎绝大部分的事务,而其他的人却是被动地观望与不投入。

我们在工作里面有时也会去到一些自己并不希望的角色,比如说吃力不讨好,可能付出了很多,劳苦功高也非常有效率,但是跟领导的关系或者哪里就是有着有一些困难,使你并没有获得相应的信任或者赏识。还有的时候,比如说被升到了部门的主管,但是我们却发现我们难以去调动手下的人,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够使他们能够去主动地很愿意地去完成他们的工作呢?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够在员工的心目中树起我们内在的权威呢?如果我们去调动的是他们的恐惧,我们使用一些强权使用一些铁腕政策的话,我们会发现我们会丧失掉他们的主动性,丧失掉他们的那种主人翁精神。

有的时候我们尝试很亲和,给员工可能更好的福利,但是我们却发现这并没有使我们的团队获得真正的战斗的力量。所以,如何在这个其中平衡亲和与力量之间的关系等等,都是我们会面临着很多的在现实中的困境与矛盾。

我们来看一看团体关系会议,它是针对谁来进行的?哪些人适合来参加团体关系会议呢?比如说,除了刚才我描述的那些困难之外,我们也许在现实的生活中希望能够找到新的视角、新的挑战、新的灵感;我们在组织机构里面,希望能够发生很真实和持久的一些改变;我们想学习新的技能,发掘身边人的潜能;我们也好奇,我们想寻求新的体验,我们希望能够激发身边的人……我们在这个团体关系会议里面,也可以去触及那些平时我们不谈的、难以去谈论的,但是却能帮我们达成的我们真正的目标。

团体关系会议是针对那些希望长久地有灵感的激发,能够激起深层次动力这样的一些人。他们寻求变革,他们觉得自己在可能在一些一成不变的困境当中已经足够久了,他们希望能够有新的光照亮他们,或者是他们正在升职到新的岗位上,要适应新的角色、新的挑战,或者他们需要重建一些新的思维方式,比如说反思性的思维方式、更大的挑战,他们需要这样的发生的空间。

那团体关系会议能够提供的是——尤其是这一次的团体关系会议,由于专家的阵容强大,所以能够提供一个世界第一流的学习环境。帮助其中的成员来看到如何去进行本质性的一些改变。世界第一流的学习环境我们这么来理解,它是一个临时组成的学习性机构,其中有来自美洲、澳洲、欧洲各大洲的顶级的专家。他们以他们丰富的经验、他们的视角,使我们紧密地跟他们在一起工作,我们就可以学习他们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他们是怎么看待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各种现象,怎样从那些表象去到事情的实质,所以这样的学习是一种很贴身地、很近地、很密集地一种训练。

他们某种程度上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容器,提供了一个学习的环境,也就是学习的场所。并且在这个其中,他们有示范带领作用,让我们开启的是一种如何去根据我们所观察到的,然后去进行探究,去发出有意义的问题,并且去寻找到答案,这么一个历程,这么一套方法。总之,团体关系会议适合于,在跟团队和组织去工作的人,团体关系会议可以去回答,我们怎么样才能使这个团体更好地去工作这个问题。凡带着这样的问题的人,都适合参加塔维斯托克团体关系会议。

塔维斯托克团体关系会议跟一般其它的顾问方式最大的区别在于,它强调的是潜意识动力。也就是说在进行的过程当中,我们可以有足够的机会去观察我们自身的以及团体的焦虑,以及为了防御这样的焦虑,我们自己或者是团体都进行了哪一些防御性的措施。我们可以通过表面的张力和冲突去到更深层的恐惧,甚至更深层的被掩盖了的那些激情、那些真正的愿望。

潜意识动力是塔维斯托克最为突出的特点,就是当我们在潜意识里去工作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它在强调每一个个体的独特性和差异化,不抹杀这些的同时,它在潜意识层面去进行一些最为艰巨的工作,比如说去面对那些深层次的恐惧、焦虑。当我们对这些进行工作之后,我们最终会发现,个体在整体当中,个体与整个系统之间的关系的变化;换句话说,就是当个体发现他在整个系统当中承担的那个角色,是为了整个系统承担的,当他清楚了那个角色是什么的时候,他就有了更强的一个归属感。

这部分比较难以说清楚,我再解释一下,就是关于个体与系统的关系。在个体的层面,我们是各不相同的。但是,当我们能够意识和理解到个体是被整个系统赋予了一些角色的时候,当我们充分地理解了个体与系统的关系的时候,其实个体自身对整个的系统是更加有归属感的。这个最终会形成,在差异化上面,我们可以各不相同,但是在潜意识层面,由于那个疏通由于那个连接,所以达成了一个真正的归属感和凝聚力这么一个过程。这是塔维斯托克的方法有别于其它顾问方式,也是最为根本性的不同。所以它的大量工作是发生在潜意识层面,它大量的工作是直接针对潜意识的焦虑和恐惧,以及个体和团体如何去应对这些焦虑所产生的防御措施,我们去对它们进行理解这个层面上发生的。

团体关系会议对组织的机构的益处在于,它可以帮助这个机构能够进行更有效的管理,能够进行策略性的思维。并且它以它的独特的一种创新型的领导,影响改变整个机构整个团队的工作方式。

现在我回到团体关系会议初始形成的历史层面上。它是1947年的时候开始于塔维斯托克人类关系研究所,是塔维斯托克人类关系研究所首创了团体关系会议的方式,后来历经七十年的时间,与世界上其它的团体关系组织一起共同去推进与发展。所以这个方法已经在美洲、欧洲、澳洲实施,现在也开始在亚洲一些局部的地方推广开来。

通常的团体关系会议,会说它是本着塔维斯托克的传统。但是由于我们这次的团体关系会议是直接由它的本部,就是塔维斯托克人类关系研究所直接主办,是在中国进行第一次的团体关系会议,所以我们的名称就是塔维斯托克首届中国团体关系会议。

为了让这个会议能够达成它的目标,我们参与的成员,也需要有一些思想上的准备。首先呢,它是一个体验式的方式,往往使我们的学习更为坚实,它其中的体验内容是丰富的、巨大的,产生的改变是持久的。因为它并不仅仅停留在理性的层面,它是一个整个全人的经历。所以它需要我们更加地投入,如果我们能够更加投入的话,我们通过具身化,把会议的成员很多的角色都纳入我们,这样会有更大的更丰富的学习。

所有过程里的学习,是在已经经过证实的塔维斯托克和其它的理论包括开放系统理论等等这些理论的基础之上。它需要我们有情感的投入,如果我们能够主动的参与并且加上其后我们有反思性的智识上一些学习,它能够帮助我们扩大和加深我们学习的力度。

团体关系会议也是一种特别的设计,它给我们提供了各种各样学习的机会,供我们去检视、去反思、去诠释、去理解,在会议和活动当中的各个层面的体验。它对你和你的组织机构以及你在其中担任了什么样,或者被赋予了什么样的角色等等这些方面,帮助你有更深的觉察和理解。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也会被邀请行使你自己的权威。在许多不确定的情境当中,去观察你自己的焦虑和你自己的防御机制,它们是怎么样阻碍了你去产生一些变革,产生一些冒险与突破的行动的。这些都是学习的内容和契机。

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你会不断的去面临着一些矛盾。例如,你如何去建造一个组织并且确保所有的不同的观点能够被听到;比如说你怎么去探索某种创造性的张力,让你能够既在冒险的同时又能够有着你的同伴对你抱有的可信赖度。

会议的过程中也有关乎于架构和任务的议题。你需要使用你的理解力,就是你跟他人发生关联性的理解力,来发展你对你自身体验的有自制力的关注——即你的关注是有你的有意识的觉知与觉察的,你需要对他人的体验,具有一定程度的开放性,也需要对不确定有一定的包容度;你需要理解你自身以及他人对改变的阻抗,也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去管理这些阻抗;你需要准备好去诠释去理解在会议过程当中所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物。

团体关系会议是一个密集型的体验式的学习活动。它可以给你提供机会让你检视你的多维度的角色,并且帮助你对一些实质性的议题进行发问,并且去寻求答案。

我来总结一下,团体关系会议基本上是一个非常新型的、非常注重真正的、实质性学习的一种方式。我们对比一下,以往的一些领导形式和塔维斯托克的方法所主张的领导形式的不同,比如说以往的领导,倾向大一统,但是塔维斯托克的领导力的培训,它强调的是差异化,并且如何去凸显差异化如何最大程度的去实现个体的潜能。

以往的管理方式,有的时候人为地去制造了一些复杂的动力,但是塔维斯托克的方法,是你进入到一个复杂的系统当中用着某一些简单的直接的直面的方式去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以往在企业和团队当中倾向于回避情绪体验,压抑或者掩饰一些脆弱的情感,但是塔维斯托克的方法,主张去表达,不是简单地发泄,而是带着反思带着理解,去明白这个情绪里面所要告知的信息是什么。

以往的传统领导的过程当中,有时候动用的是人的一个基本动力——恐惧,比如说他可能害怕自己不够好,害怕自己竞争不过别人等等的,于是去导向追求一些外在的表现外在的业绩指标。而塔维斯托克的方式,它的一个基本动力是——真实,尊重事实真相,去理解去洞悉事实是什么。出于恐惧的动力,有可能我们追求了表面的业绩也好,表现也好,却失去了实质和内核。而塔维斯托克的方法,它是根植于内核和实质,根植于你真实的体验,塔维斯托克并不评判对错,而是要你去理解;于是它不回避困难的本身,也不回避困境,强调的是一个从内到外的一种很扎实的体验。

很多时候我们发现活在这个世界里,很容易让人迷失。比如说我们从小就被鼓励朝向的方向,有的时候我们到了大学,到了我们可以更自由一点,有一些自由的思考的空间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这个里面的实质性东西,所占的比例太少了。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有的时候从一开始的起点上就给了我们某些误导,这个误导我尤其指的是我们丧失了真正地去学习的这个方法。而塔维斯托克的团体关系会议里面它的本质,所去帮助我们回复,所要帮助我们重新建立起来的,就是真正学习的方法。

这个反思性的思维方式,是基于我们在存在的本身,在我们现实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包括我们自身的情绪情感的本身的点点滴滴,从中我们去获取它带给我们的信息。其实我们所有的学习都离不开我们这个个体,但是有的时候由于我们过度地强调了一些头脑的东西、理性的东西,我们阻碍住了我们这个生命个体本身的一些渠道。我们有的时候似是而非地步入了某些歧途而并不知觉,所以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我们往往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大量的生命。

现在我们要借助的这种方法,让我们首先可能回到一个原点,来重新发现我们自身,重新在我们自身的存在当中,找到我们自己最宝贵的资源,就是我们自己的反思能力,我们自己对自己的情感的尊重理解接纳和领悟这些能力。

最后给大家介绍一点关于我们的专家团队。首先,这一次的主席是莱斯利,也许大家看了我们有一个广宣里面有专家团队,莱斯利是塔维斯托克人类关系研究所的核心领袖,是经典的塔维斯托克莱斯特会议,今年和去年的主席。那他本身渊博博大,学养深厚,曾经在日本做僧侣十三年。他对我们中国的文化尤其是道家,有相当的了解,他本身是一个学贯东西功底非常丰厚的专家。

Dr. Leslie Brissett

莱斯利

【主席】
塔维斯托克高级心理辅导师和合作关系顾问
董事局动力学项目联合主任、前运维部主任
英国威斯敏斯特金斯威学院校董
英国精神分析协会独立审查
和咨询委员会(ISAAC)成员
前英国卫生保健行业高管
前英国海斯汀斯信托(Hastings Trust)董事、总裁

曾参与伦敦市长儿童及青少年心理健康
服务评审
英国世界一流癌症放射疗法研究评审项目
担任2017年莱斯特团体关系会议主席

他这次请来的,美洲的是朱瑟琳,她曾经在2008年的时候把欧文亚隆的人际互动团体治疗团体模式带给我们中国的学员。她一直在中国教了我们九年手把手的教导,我们也是反思性的思维方式获益者。我们跟她学习如何通过人际互动模式的团体进行团体治疗,她是我们非常热爱的老师。从2010年起,她就希望把团体关系会议的方式引介到中国,但是由于各种时机还不成熟,于是我们直到今年才实现了她的这个梦想。她跟我谈起过团体关系会议,对她而言,这是她所热爱的,她说多年以来团体关系会议是她在专业和个人成长上最好的平台,她跟我分享过在团体关系会议的期间,有的时候他们因为收获太大过于兴奋,晚上通宵达旦聚在一起分享,有些人说觉得参加一次团体关系会议领悟的东西,比做五六年的个人体验的收获都还要大。有的时候她在团体关系会议上所交的朋友一直持续到现在,依然是还是最好的朋友,因为那个时候他们所起到的地方,所进行的分享都是最深刻的。所以她自己本身就是团体关系会议的一个充满激情的推动者和支持者。

Dr. Ruthellen Josselson

朱瑟琳

【顾问】

现任菲尔丁研究生大学心理学教授
曾任哈佛大学教授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教授
美国临床心理学家
出版大量文章书籍包括:
《你我之间的空间——探索人类亲密关系的维度》、
《玩转皮格马利翁效应——人们之间是如何互相创造的》等
美国A.K.Rice团体关系会议研究员
曾参与指导组织团体关系会议30年
在国际上提供团体治疗培训的欧文亚隆心理治疗研究所联合主任
曾任教于美国心理治疗学院执行委员会
获颁美国心理学协会亨利•默里奖及西奥多•萨尔宾奖

她是我的恩师,把塔维斯托克团体关系会议引介到中国,首先就是通过朱瑟琳我的老师的推荐。她说最初始的、最权威的举办团体关系会议的机构就是塔维斯托克人类关系研究所,于是在她的引荐之下,我们才把这一整套的方法和系统引介到中国来。让我们能够学习这样的一套方法,是她多年来的一个心愿。

由于这个团体关系会议里面它涉及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团体之间的关系,团体与团体之间的关系,人与整个系统的关系,团体与整个系统的关系,所以它的方方面面的复杂性,还有丰富性,层次性,是非常多元、多角度的。我想从2010年7月就是七年前,朱瑟林就希望把它引荐过来,那个时候我想她可能对于我们中国的学员的领悟力、理解力和迅速成长的渴望以及能力,是有深刻的感悟以及信心的,所以她觉得这样的方式是适合我们去学习的。

事实上,她在中国的九年带领我们很多的人,去走这条路,我们这里的很多人都是这个方法的获益者,就是人际互动模式的团体治疗这个方法的获益者。现在团体关系会议就等于是在人际互动团体之上,乘了几个平方,因着它层次、立体、复杂性、多元性和其中学习内容而言它是庞大的。或许以内容及多元的视角来说,我说她可能乘以了一个n次方。

在美国团体关系会议是A.K.Rice的体系。它不是一个实体。是当年1947年的时候,从塔维斯托克中心出来的一批精英专家,包括比昂在内,还有A.K.Rice,这是一个人名,一位专家的名字,他的学生将塔维斯托克的团体关系会议的方法带到了美国之后,为了纪念老师,所以用A.K.Rice这个名字命名了这个体系,但它不是一个实体的机构,它只是一个名称,也就是说,在美国举办团体关系会议的时候都使用A.K.Rice这个名称。在这个A.K.Rice的系统里,朱瑟林老师已经担任了二十一年也就是二十一届的主席。

而莱斯利从澳洲请来的这位专家啊艾伦,也是在澳洲许多协会上担任主席,历任多届团体关系会议主席的德高望重的专家。至于从英国请来的老专家蒂姆更是有着三十多年担任主席非常有经验的前辈。再有就是从立陶宛请来的缪达,具有柔和的外表,但是非常有力度的内在,是很有张力的一位专家。其他的专家像卡米拉跟莱斯利一样,来英国塔维斯托克人类关系研究所本部。

Dr. Allan Shafer

【顾问】

澳大利亚墨尔本临床心理学家
社会分析组织顾问与私人执业的
精神分析心理治疗师记临床督导
曾担任澳大利亚团体关系会议主席
ISPSO成员
西澳大利亚精神分析与治疗协会前任主席
维多利亚精神分析与治疗协会会员
澳大利亚精神分析与治疗协会执行会员

Dr. Tim Dartington

【顾问】

资深塔维斯托克团体关系顾问与历届会议主席
卫生部社会关怀机构团体与组织顾问
社会研究员人员,针对机构与社群关怀项目就社会弱势群体开展行动研究,
包括医院儿童、残疾人与老年人
对非营利管理有着特殊的兴趣
身兼私人教练与研究督导师
正着手于国家卫生协会NHS心理健康信托项目在关怀共情的文化里发展合宜的服务

Milda Autukaitė MSc

【顾问】

瑞典银行人力资源主管
组织发展顾问
于立陶宛维尔纽斯大学
负责“在组织中与成年人团体工作”的
研究生课程

Camilla Child

【顾问】

塔维斯托克研究员
参与NHS信托的领导力发展项目
英格兰高等教育拨款委员会领导力培训项目
20年服务于政府、教育、
孩童健康福利等公共领域

最后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一部分,我说一下。我们这次的报名呢,席位只有四十到六十席。人数是有限额的。所以,需要大家如果想报名的话要尽快。另外,会议一共是六天。我们住在一起吃在一起,学费是两万四。就是说两万四就意味着大家能够进入到这个系统当中,我们来体验与学习这种方式。团体关系会议的方式有如一个母体,它是一个可以激发出许多日后的创造的基本型体,你可以在这个基础之上开发出不同的模式的各种培训课程与模式。应用于企业、机构、组织、学校。所以它等于是一个入门。对于有一些朋友来说,可能一两年参加一次就够了,或者是三四年五六年,因为它往往参加一次的收获,可以是非常的丰富,可能供以后许多年的反刍,可以一直地进行回味消化和不断地反思。

如果说想对这种方法感兴趣,想掌握这种方法,成为这种方法的专家顾问的话,那就需要有更系统的深入的训练。那么目前我们把它定位于,主要应用在企业机构,所以当你在身边有合适的企业和机构你作为一个推荐者,把它推荐给这个企业和机构,由企业使用产生了机构去买单付费的话,那么从中也可以获得回报。这样的话就可能你挣得了想进一步的学习的学费。但是重要的是,首先你要跨进这个门槛进入这个系统里来。

【案例分享】

这里还有一个案例,也许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塔维斯托克人类关系研究所曾经做过的一个国际银行的案例。这个案例的名称叫做领导力发展计划。当初的宗旨呢,是要提高这个国际银行里有三十四位业务负责人的领导能力。当时他们处在一个困境当中,就是他们的跨业务合作能力,已经成为了国际银行未来发展的障碍,特别是在寻求从地方银行转变为国际银行的进程方面。于是塔维斯托克介入,他们在国际银行成立了三个领导委员会,以加强正式的经营结构内的跨业务协作。经过系列工作之后,国际银行的董事会表示,他们得益于塔维斯托克人类关系研究所的工作,该银行的股票价值在九个月内增长了百分之四十。所以这是一个塔维斯托克的方法进行干预的成功案例。那么具体的,他们是通过什么来达成了这个九个月百分之四十股票价值的增长的呢?首先他们的领导力发展计划去实施,增强了跨业务的合作能力,且通过这个计划增强了领导的角色,以及他们对于复杂性的认识。这些角色的拓展,都是针对业务负责人在领导层的跟踪和决策的过程中进行了很多相关的干预和处理后达成。他们也在工作中更加积极地解决了实体商业问题以及解决了在无形中形成的一些领导层的潜在的问题。后来,这次银行成功的基本因素最后促成了一家位于英国的国际银行的成功竞购银行的控股股份。通过这个项目这家国际银行更加具有了市场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这是我补充的一个案例。类似的案例在英国政府,警察署等的各个领域机构组织都有涉及。这个例子是在业绩增长比较典型的一个案例。

塔维斯托克团体关系会议顾问的密集培训以及团体动力师的培训已经在2017年二月开始 五月 七月 九月进行过三次培训 因此第一批的塔维斯托克团体动力师将要进行认证 已经具有初步的能力把塔维斯托克的方法带入企业 。

我的介绍先就到这里。我大概用了四十多分钟的时间。

做一个变革者 或者一个变革的推动者 这是一个重要的抉择。

我的分享先到这里。剩下的时间就开放给大家,我们是不是一起共同来有什么问题一起来探讨一下

参与者:

领导力诀窍在于使用刚柔并济力量的平衡,这个平衡点不是一个僵死的,固定的点,而是一直在动态变化的,所以没有理论学习和方法论能够诠释这种平衡,只能通过现实体验。团体关系会议提供现实社会模拟场,让场里的成员体验到力量微妙的平衡点,体验到在不同情境如何使用这两种力量,进一步在生活工作中去实际运用,从而对旧有的模式产生突破。

提问者:

想请问老师,诸如开放系统理论等塔维斯托克团体依据的理论,有没有什么推荐的阅读材料或者网站呀?

费小懿博士:

你问的这个问题开放系统理论曾经在团体动力师的这个培训当中。有讲过,但是目前这个方面滴相关的阅读材料的话,可能是在团体动力师,这个内部的阅读材料当中有。

可以访问塔维斯托克官网了解,他们官网有很多内容,包括一些未提名的案例记录http://www.tavinstitute.org

提问者:

我想请问费老师,塔维斯托克团体和欧文亚隆团体的区别是什么我不太懂?

费小懿博士:

欧文亚隆团体是治疗性团体,塔维斯托克是教育体系 应用于组织 机构 政府 等 是将精神分析 社会学 人类学 开放系统理论融于一体的方法 解决组织中复杂的人 团体 系统里的问题。需要能够进行反思性思维 能够对自身的情绪情感体验具有觉知能力。当然这些也是在一步一步训练中可以逐步加强的。

提问者:

如果企业家或管理层参加团体关系大会,可以对自己公司或团队管理有哪些方面的帮助?还是说有些问题需要专门请顾问到公司去解决?

费小懿博士:

企业家管理层参加大会可以直接对自身的领导力起到新的视角 新的动态的启迪 如果要在其企业引进人塔维斯托克的方法进行深入变革 可以邀请专家团队 但是管理者自身就会获得巨大收获。

参与者:

企业或者大系统要整体性学习才可以吗?普通职员单独学习了不会对系统更失望吧

费小懿博士:

普通职员单独学习有可能打开了自身的渠道 使自己不再是一个普通职员。

参与者:

如果企业家或管理层参加团体关系大会,可以对自己公司或团队管理有哪些方面的帮助?(可以沟通之前无法沟通的、压抑的内容,而之前无法沟通的内容也暗示着企业本身就有相应的问题,沟通后会有建造性方法呈现,治理企业的病症。中医有句话叫“痛而不通,通则不痛”。就是一个疏通、治理痛症,实现自然流淌的过程。这是我的理解,希望有帮助)

参与者:

我觉得不提问题也是可以的,大家也可以说说听完老师的介绍后,自己对团体关系会议的理解是怎样的?

费小懿博士:

好提议。

提问者:

是不是可以多透露一点团体关系大会怎么玩,怎么让大家在“经验中学习”?

参与者:

好提议,有些朋友可能对何为体验式学习还不是很清楚呢,就像我刚刚接触团体关系会议时那样,哈哈

参与者:

我觉得“体验式学习”就是浸泡其中,使用自己的各个系统去体验、感受整个自己,团体,以及自己与团体的关系(关联),从而折射出在企业(组织)中的关系(动力)。

费小懿博士:

会议由专家组成一个团体,成员组成一个团体;这二者之间有清晰的边界,又有交集的互动;过程中,与权威的关系是重要议题之一,其中会有大量的工作围绕投射,对投射的检测、觉察,关于边界、任务、角色等议题,都是会深入涉及的,通过当下切身的体验。

提问者:

我还是有点奇怪,和精神动力团体有什么区别?

费小懿博士:

精神动力团体是一个团体, 团体关系会议是一个系统动力场 里面有多种样式的多个团体。

参与者:

团体关系会议里面会有很多不同种类的团体 有大有小 有固定成员的 有临时组成的 某种程度上也是我们现实工作生活中团体的呈现 每种团体都有自己的角色、边界、任务、权威议题,同时彼此又有联系,所以比心理治疗为主的团体层次要丰富很多

参与者:

11月份团体大会怎么玩,还是一个未知之谜啊 哈哈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参与者:

我有一点想说说,团体关系会议是一个新的东西,还挺复杂,当我们接触到一个新东西时,我们如何去认识这个东西,常常采取的一种方式就是把这个东西和我们原来认知的东西作比较,看看这个新东西和我们原来认知的东西哪些一样,哪些不一样,这无疑是非常管用和有效的,当然也有可能受限于我们自身的经验,从而减慢我们认知新事物的速度,这个时候,空杯心态或许是更好的选择,只是,突破和跨越自己的经验,离开舒适区去探索往往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所以,提问的盆友,你们都好勇敢!

提问者:

我想知道一个普通的人参加这个会议能有什么改变?

费小懿博士:

也许参加这个会议以后你发现自己不是普通人。当你把创造力的种子发掘出来 当你发现你是那个可以主导方向 让许多事物发生的主人之时……

参与者: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时时刻刻都在体会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的不易,我身边的朋友常常说,这个时代变化太快,我感受到他们说这句话时,那种深深的无奈,这个无奈之后,是深深的对现状无法掌控的焦虑,参加团体动力师的培训之后,我现在可以更好的去和这些焦虑相处了,少了很多的惶恐和不安,即使是我所生活的环境越来越动荡的情况下。

费小懿博士:

哦,谢谢你的分享, 这段话真让人感到安慰。

参与者:

当我有了觉知和反思的能力后,我眼中的世界就不太一样了,即使这个世界满目疮痍,我也不会对她失去信心,或许,这就是你所说的不再是一个普通人的感觉吧。

参与者:

虽然这次大会的主题是“领导力的艺术” 但其重点在力量的艺术性运用,这种力量是涵盖领导力的这个分支的,但是不仅限于这个分支,作为一个社会人,在承担任何角色时,都有相应力量的体现,不管是所谓的“正面力量”还是“负面力量”,其出于同一个源头,就是你。在团体中,你会感受到这两种力量的存在,感受到你是那个力量源头,从而做出选择,这就是创造力。在现实生活中力量呈现的就会更具体,可能是歌手做的一首歌,诗人写的一首诗,妈妈做的一顿饭,领导做的一番演讲,集体能量的呈现影响范围跟大,可能是国家政策的更改,社会区域性暴乱。每个人都是自己变化的核心,也是变化洪流中不可缺少的一份子。

费小懿博士:

上面的论述里 涵盖将“领导力的艺术”诠释为“力量的运用之道” —— 正面的力量 与负面的力量:这个会议帮我们去理解这些力量 是如何运作在我自己、我的团体、其他团体、整个系统以及各环节之间 —— 能够成为这些力量的主人,需要看清、理解它们,不再受之辖制、操控,在此意义上,领导者真正拥有了达成目标的力量。

感谢大家对团体关系会议的关注。这是一种极有价值的新生事物——在我们这片土地上。它接下来会落地生根,在我们这片土壤上根据我们的需要生发、变化、生长,它会有巨大的生命力,也会符合我们这个时代的需求——当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互动、越来越被高科技、工具理性架构取代,它反而以所呈现巨大丰富性告诉我们:只有人 才是真正的万物之灵,创造性的种子这个巨大财富与宝藏是在人的里头。

我们的探讨可以从这里继续,一直持续下去…… 今天下午谢谢大家聚在这里共同交流的时间 ,本届团体关系会议仅有40-60席,名额有限,先到先得,请大家把握机会。

来自全球各大洲的顶级专家齐聚

——首届塔维斯托克中国团体关系会议:

领导力的艺术

2017年11月18日至23日
青岛西海岸隆和艾美度假酒店
英国塔维斯托克人类关系研究所
携手华京(中国)心理联合举办

会议费用

团体关系会议总价:2.4万/人
【席位有限 先报先得】
(学费含五星级酒店住宿及早午餐)

报名方式
识别下方二维码
发送个人简历
即可报名

联系人

刘老师:131-7689-6610
徐老师:186-6396-6048
张老师:158-6425-9938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