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咨询 > 人本存在 > 格式塔疗法 >

什么是Gestalt疗法? 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

Adelaide Bry 2017-11-13
什么是Gestalt疗法?
Huf7t*];NA0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心理学空间 _ O/`O3WK
作家Adelaide Bry 与Fritz Perls 的会面
心理学空间.H+D|!] L1I

阿得雷德Bry:Perls博士,什么是Gestalt疗法?

:Bf1pGY4^Op~0心理学空间+fW,dx%l&_Z#}4k!|

Perls博士:讨论,谈话,解释对我是不真实的。 我讨厌理性化,你不也是吗?

VA{1q0f&AE$]0

Y1sDio8kY0A.B.:有时是的,但是我想要采访你,需要了解Gestalt疗法。所以...心理学空间*u*W7U`gv+l

r(p8{R![(P0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另外的方式。你当患者,要真实... 不要有理性化。

,U4?q[$dz0心理学空间U-L.`o D H3r1QTk

A.b.:嗯,如果你需要这样做,我将尝试它。 我将尝试是病人. ... 这是我将向你说的:“我是阿得雷德,而我对你来作为一个患者,Fritz Perls。 我很抑郁,我还有这种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我的手变得湿冷。我的心跳加速。” 现在该怎样?心理学空间 d {L;pr@ y

心理学空间J J ah T x;S

Perls博士:我将在五分钟内治好你的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心理学空间E ?Jf5H wv!w

心理学空间 s+TH5Q*B3IRh

A。 B.。 啊,你真能? 好吧。 你将如何治疗呢?心理学空间 q~q AD"hK(z&O

+X cf~ \t0Perls博士:闭上你的眼睛。 进入飞机。 认识到你就在在你的幻想中不是在一架真实的飞机中。 因此,幻想将去帮助你看到当你正在飞行时,你所经历的。

w0A2W6p J6w F,C0

H?&z&CR?2\0A.b.:我的心跳已经开始加速...心理学空间4st\lUG*ms

/SaQ%UZ\0Perls博士:不要打开你的眼睛...心理学空间YnX o.D8e"R

心理学空间6VN:R_-~ rRT5U

A.b.:好吧...

Iw7E dk}2XI H0心理学空间2UEN.m[/{X

Perls博士:你的心跳开始加速... 继续。

6@"Zw9L}VH9}#m!W0心理学空间^p&|F+G#_

A.b.:我看见飞行员的背面在那里上,并且你知道我不敢肯定是否他能驾驶好。心理学空间EtJ I$_P}

YLFb.i-Ap0Perls博士:好极了。站起来,并且告诉给他你的想法。心理学空间\5_/FA pX}

心理学空间2MO @v!l"gd5Y

A.b.:我轻敲他的肩,他四周看看,我说,“你是在集中精力开飞机吗?” 他驱使我离开,而我返回到我的座位。心理学空间3B D hq8V

心理学空间(m b_t4LJe!O

Perls博士:现在你不返回到你的座位。 改变座位。 你是飞行员 [ Perls博士要求我起来,坐在另一把面对我的那个椅子中。 每次我改变角色,我改变座位。]心理学空间yy Wc(d1v

心理学空间?/a+|zo$s!s

A.b.:我是飞行员。 这个妇女是干什么干扰我?离开驾驶座舱,回到你的座位。 我知道如何驾驶飞机。心理学空间 y?1] @ Vn0r r

心理学空间HJB{ O9w|C0M2ax

Perls博士:我不相信你的声音。 听你的声音。

#ak ~^(JY0

%vgtH:m:VdX9Z8a0A.b.:[作为飞机飞行员] 对不起,夫人,我十分抱歉,夫人,严重抱歉,但是我们确实知道如何运行这架飞机,并且请你返回到你的座位。 一切都正常, 一切都在我们掌控之中。

,U!y:| c2B @0心理学空间 m5E_8X"q1l

Perls博士:现在很好。 你的名字是什么? 阿得雷德? 阿得雷德?

;P,h g"b5UEh0心理学空间d:hQ Pw&b

A.b.:[作为阿得雷德] 我想要返回到我的座位,但是我坐在这架飞机上还是不舒服,因为我不喜欢离开地面。 我不喜欢在空中五十千英尺。 它对我不是自然的。

jco!Up0

5g!@H3v{/`-y0Perls博士:好吧,现在你是一位作者--写这段脚本。

yu-Tk&t]q4u0

c`+t'JJ-^SIo+A)i0A.b.:[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我们能做我们所做最好的,我们也是人。你知道这架飞机被我泛美航空公司的人检查,一架这样飞机的花费五百万美元,相信我,如果有一件事情他们喜欢的话,那就是是钱。每次一架飞机掉下来我们就会失去钱,我们失去人们对我们的信任。 它十分有害于我们的公共关系,而我们尽一切可能使飞机不发生事故。现在,如果偶然...天哪...如果偶然我们滑一跤,那是偶然性是不可避免的,这就看你在这个地球上的运气了。迄今为止我们绝对没有在大西洋上空的事故。 你知道这个吗?心理学空间6z|]%T0l-i^6i(XGh

心理学空间R \4GjO%DQB+]0T2m

[作为阿得雷德] 但是,我,我,它将可能会决定我的去伦敦的命运,你知道,去伦敦,要是在大西洋的中间下来。 但是,你知道,那也没什么。我将错过老的年龄,那么也许,我将错过许多可怕的事情,因此,毕竟,它将不是那么坏。

sZ+b&Csn&R0

X?R+|VK:Ox0[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女士,你在去度假时决不该这样想,你绝对的愚蠢。心理学空间:n}#M&al

心理学空间0E BPOV;R { }0JK?

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

\m8DVD ij+],q:A0心理学空间5K"^i?4Z4C6X

A.b.:[作为飞行员] 你绝对愚蠢、愚蠢、愚蠢、愚蠢、愚蠢。简直是撤旦。 我做这个是为了生活。 即使我正在每年挣五万。 我可以做其它事情。我做这个为活着。每天,不,并非每个天,是一个月十五天的日子我为生活做这个,而你是一个愚笨的妇女。

"x@ [.F5T*s3|0

+V)y$m)}8K%g0[作为阿得雷德] 我确实知道我是愚笨的。我在开玩笑,我知道我是愚笨的。 你知道,我必须告诉你... 我甚至已经上过飞行的课。为了对付恐惧感,我进行飞行训练课程,尝试在小狗熊上飞行(一种小型飞机)。心理学空间Ewf,p.j%q C5?xRK&b

心理学空间l` f0j(EM

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心理学空间^LiF6Y}

心理学空间-K2rGjPdF

A.b.:[作为飞行员] 小狗熊? 啊,小狗熊,对了。小狗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是在波音707中,小狗熊?  他们两个之间不是一个等级的。 我建议,夫人,你返回到你的座位,并且你让我...

1tOuI/K S0心理学空间k!?3I8Zz5[P7k;@(zR

Perls博士:我建议换一种方法。 你现在接管,飞机。 你去飞行员的座位。

L/d'mm1s)v;X?1dv0心理学空间I;~ Vb2y)TbEb

A.b.:[作为阿得雷德] Ooooooooo,我爱它。我所知道的是我爱控制。心理学空间hIM3lb pI H C

'^x4|-z `:shA0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 这是他。

&p+n e7T$A0

2~tB0C7O7A;\4fS$Q [0A.b.:[作为阿得雷德] 听我说,我能把我的左手绑在后面飞行地比你好。 你知道在这附近有一些小面板和技术的事情,但是我能在大约几个月中学会。 你知道我是足够智慧把它搞定。 现在你在那里歇息,而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2Jx zc ?'B,s3E

\~7p7L!r2r7`0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F;_8`+V'y0V0m"X%n&s0心理学空间&H&KG(y%Zi~!o$c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Z/]0ZP v|.pV3A]

q-O5f$g(?a,}0Perls博士:再一次。心理学空间V Bt0p0P#_-Ey

RQ_&| FZe*{0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t8KF j a/P

心理学空间a8m.S%GHK8B

Perls博士:用你的全部身体说这个。心理学空间.V0\)Me Hdn

心理学空间2S2B}@:Ue s ce%N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qQ S U MC$^6C4a0心理学空间 w0oG qO3^:a t

Perls博士:现在,向我说:“Fritz,我...

"V,~%}$Tj9\y.AP I0心理学空间1nCL1tv5]9ZF

A.b.:Fritz,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zrFA a1K]-vv0心理学空间%u9^'\3\,[9`/[5c5Fz

Perls博士:再一次。

-by_Z9V0

2[| C(V/X8U*W7J7Z0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U0rU'l F4`h0心理学空间H#M0^Ds

Perls博士:你已经学习到某样东西了吗?

KIq8Bd"^.p/d0心理学空间TSUZt#IP

A.b.:是的,这就是我--很遗憾。

%SL \ jNf0

1Kbx7BxL+R4z0Perls博士:在那里你得到一小点Gestalt疗法。心理学空间HeJK})i-V

心理学空间O$Y8@ Fg3Yc^KM

A.b.:美极了。心理学空间 J7uT*jR H w

|;l$Z1pLT0Perls博士:在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一个例子中我们没分析。 我们刚刚只是在整合。 你已经给出你的模式。 一点统治需要,并且我让你把这种感觉带回给自己使你感到一点坚强。

-j1Xi"v Ik0心理学空间d%t0@D7^4A*U

A.b.:正确、正确。

){CR u-b gP0心理学空间uA;@O9N#f

Perls博士:这就是Gestalt疗法。心理学空间D%C4~]%Z4O.V,\

Siph9oo;x0A.b.:我明白了。 所有Gestalt以这种方式工作吗? ... 我看见你昨天在一种显示中做。 你总是以这种技术做,使一个人改变角色和座位来强调一点吗?心理学空间4C;l} g[iB

"Ff,Z6tKW#Ls0Perls 博士:只要我看见一种极性,是的。 当我们有相反的两极时。 你将注意到相反的两极正在战斗。飞行员是旅客的敌人。这些敌人的存在,是因为彼此听不到(看不到)对方。在这个对话中,通过认识这另外一面,这一面似乎是在你之外,困扰你,你现在看见它自己实际上是你。那么你把那些感觉带回自己的内心世界,你的一点统治需要重新得到同化。心理学空间 X6s&l(fPkp3pi+d

心理学空间tJ^%kg+Q |(J

A.b.:确实很好,但是,也许为了使我深深地理解这个,我们将必须通过二十次或者二十年。 或者我们将必须度过一年,或许进行这中治疗才能使那些感觉进入我吗?心理学空间/X.qx:pm!pL

心理学空间8dxhQ)n1n8XB6[J7Z

Perls 博士:不,不,不,不。现在我必须告诉你我昨天说的,我最终发现了一种解决方法。你不需要二十年在沙发上停留或者年复一年地进行治疗。只需要大约三个月,我们能做全部事情。 从神经症到真实自我。 解决方法就是治疗的团体:我们一起来,一起工作,并且一起做疗法。 疗法的核心是学习面对你的反面。一旦你知道以这种方式面对你自己的反面,下一次你可能能够做地更容易。例如,如果我给你一个例子什么是最频繁在人们内心里面相反的,然后,你将看到将从这里发生什么。 最频繁的相反的例子是强者和弱者。 我们将作一点推知而得到这个结论。心理学空间WA"wr YN

心理学空间9{4l*`p&hK,Mz

A.b.:好吧。

#Jk~V0r\1um+Gm X0心理学空间Xg+q+]q

Perls博士:现在。强者在这里[在一把椅子中]坐。强者开始,“你,阿得雷德,应该...“[当我改变角色时,我再一次改变座位。]心理学空间o:` b8eBD!x^;{

心理学空间1MN0J3bfv9V n n

A.b.:[作为强者] 阿得雷德,你应该, 你应该在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不要吃太多。锻炼。 对于你的写作要绝对有效率。 在早晨八点钟到达打字机前。

xz+o&a!L0心理学空间0]0c0g$g`7{ T:EG

Perls博士:现在这么做,再强壮一点...

$iQ_Y0J)h0

xQ ex+q8R.Ls0A.b.:[作为强者]在早晨八点,你应该到达打字机前!心理学空间"ELI,O P T(q;KDf

j3[]uVa;{Z8[0Perls博士:你意识到你距离她仍然保持五英寸吗?

cxji/n o f0

`;O5Wx:P\j$[0A.b.:[作为强者] 啊。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活着不能使你的生活的每个层次都有效率。 你太充满冲突; 你太充满马粪; 你没有对你的孩子作到一名好的母亲。

$Qb6woV0

V1pyP} ]l(r:sc0Perls博士:好吧,改变座位。 你是失败者。

9NH%o8o!}(tU3p.qR0心理学空间\*a3r0aJ?T

A.b.:[作为弱者] 我是一个十分依赖性的人。 我不能靠自己做什么。我要有一个男人人照料我。 我不能自己独立。心理学空间L1]I4feV J

,ka6d%j [d d0Perls博士:现在,写这个脚本。

b}} W m!IdAx0

&{j+X,nbK5}-y0A.b.:[作为弱者] 他不是完美的人。 (正好,我也不是),他就在这里,而我非常喜欢他。 但是,如果我结婚,我就不再自由。心理学空间X$_'C#L1Hj:l

:LrS!z%G5T\*hH0Perls博士:你意识到弱者在防御上吗?

e-Xk;|c"t0

:M @7L wiqc Gzo0A.b.:是的。心理学空间iV)y]%}n P0d,x

j1mg#sLw-t;oF0Perls博士:你已经注意到这个吗? 每次你改变座位,你就把两条腿重叠起来,并且挤压你的生殖器,甚至就在那一瞬间你把你自己完全关闭起来。心理学空间4g*gt`:B6Y-?

f zuh_5`0A.b.:当我成为强者时?

N(enN;y3US(S0心理学空间(S1VJ`0qe

Perls博士:我不知道。 此刻仅仅意识到你被完全关闭的感觉。 现在再一次强者的谈话。

z ]+t{cc c0

%|n`:ti*?V0A.b.:[作为强者] 好吧。 你是一个甜甜的小女孩,但是你只是还没有开发出你的潜力,并且你的冲突是因为你害怕成为一独立的人。你已经看够了这里的胡说八道和谎言,你昨天晚上[在华盛顿中的心理的大会 ] 看到了小组对练;你感知到了每个人那对于他们的自我和社会的关系方面该死的害怕,而你没有那些关系 ...要是你知道如何表演,你昨天可能就会做好小组对练。在这里这些个人所有的惧怕你连一半也没有。你的水平已经是他们的大约二十倍,而你仍然害怕步入角色。 那些人们就象被威吓的小老鼠,而你一点也不是。心理学空间`%O f4g;~fQ

!aL ke}9f0Perls博士:你注意到强者正在变化成为恳求、劝说吗?

7~*x+\[k&oH#B]0心理学空间d tOV$O)ha;{|G

A.b.:是的。 嗯,我知道与一些人相比,我可能有多得多的洞察力...心理学空间{4TNU0w(d#^I D `

"Q \9J7| c3B,i#g-}0[作为弱者] 你不能使我做我不想要做的。 你不能。 你不能。

|S-v1H*gI0

0~t NSs:F;|p0Perls博士:你已经变得怀有敌意,你在防御。心理学空间&x3bC9G Q6sp

心理学空间!YF z*W)_

A.b.:[作为强者] 很好,如果你不想要做,你就不要做。 你不必实现所有这一切该死的你认为你必须实现的马粪; 仅仅随波逐流和存在就行了。因此,你认为有一天你将是一位好的作家,可是你没有一点才能使你成为一个伟大作家,并且这需要每天八个小时独坐在你的屁股上的能力。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你就是没有它。见鬼去吧。 嗯,这是一种遗憾,但是我不再感到那么遗憾,你知道。到现在为止已经很有趣味。已经很有趣。不管这是什么...

"bO+BZxNA*U0心理学空间 ]I!MrQ1^]

Perls博士:你的手在做什么?

h nT T"H @6kd0

Fj+D1C+d6m5`0A.b.:Hmmm? 支吾?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也许,噢 我认为我想要在打字机上使用它们。 我想要使用他们。

o|2`U!_i Yq,}0

,J ]B7u*k-aE]0Perls博士:为什么?心理学空间1Z0?h$g'UpK

2@ dwl1o!J{B?6s0A.b.:[作为弱者] 得到肯定,你知道。得到爱和肯定。 你是老爸,而我想要你说,“阿得雷德,你是伟大的。 你确实。 你确实伟大。 你是相当该死的好的。”

PC{yY gQ2A {hp%p0心理学空间a%F1vV@fNw

还有,噢…那是在这个地球上的人类所需要的。 仅仅需要合乎情理,有一些爱和相互关怀,并且经济上能维持生存。就这些就够了。

8zN{S,m @#e0心理学空间'[ l:x$v`)b"d(R`S0s

Perls博士:现在改变角色!

[;KYI s9R)Dj(A:W a Fp0

p6TilUh2?0A.b.:[作为强者] 但是,那不是全都所有,那只是你说的。 你现在要做点什么。 你不能再往后站,仅仅是坐着不动。 很好,你要自己参与--要做。 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有成千上万的事情在周围发生。 你有各种方式参与。 做,然后看看怎样。心理学空间5{@-a8O:^z8S

O~m9s,v7P G(y0Perls博士:你似乎开始经历某样东西。

Tf oDwH0

:]l(VB CPlg0A.b.:是的。我的体验是我正在制造一种冲突,而这个冲突在此刻对我来说并不是非有不可的。我正在制造冲突。心理学空间/Y/m5wM ^

心理学空间v g:W3f YQ"lS

Perls博士:我明白了。 嗯,让我们看看我们能如何解决这个,继续开始你的唠叨和碰撞吧,听听这个弱者是怎么说的...

wi:}+u!s5Xj!A0心理学空间[&Ut y HV#P

A.b.:[作为强者] 好吧。 做。 做。 做。 站起来做,倒霉的是最后一个。 你该把过去放到你的脑后面。 无论什么发生,就让它发生吧。并且,你该继续其它某些事情。 好了,该继续了。 该走出那该死的死胡同了。 你已经是四十次做到这样了。 你已经有百万种经验。冲破它。 你知道。你的知识超过昨天在小组里半数以上的那些人。 你能理解Fritz Perls。 很好。 很好。 你全部理解。五年以前你是不可能的。 好的。F你。 F你。 F你。心理学空间&wCz7N"Nm DOC/t f.l

心理学空间u ~u-lF2y ra6r

Perls博士:[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

vE GP(F!by7H(Qe5u0

j4m.@*^R0A.b.:[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 我是你的主子。 我将要坐在这里三十年,我就是要对我自己说抱歉而不要做任何事情。 同时,你不要告诉我做什么。 不要告诉我。

C!q{*?h-M8PMr.G4i0心理学空间Q#|k)W/al

我把角色弄混了。 我弄混了。心理学空间6@ y8G:{&Ud*~)w L

心理学空间q,t%me)b4x)?

Perls博士:因为角色本来就是混合的。心理学空间p-e V+cK.ek)A

|hL;LIF)o aL0A.b.:就是这样。 我不想要做任何事。这生命中曾有的美丽的热情,一部分已经离开我,而我一直尝试再一次发现它,但我不能找回它。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火花将使我再一次被激活过来。心理学空间iA#K_ G3s$v

心理学空间0vmYG,YSs9VAi,e

Perls博士:好极了。

8{+leI&Z4y*D3g O&P%H0心理学空间v ho Q~6mEk

A.b.:我不知道。对于”自我”我不肖一顾。 我不知道。

]1t-D(y6h9mg1_0心理学空间|q#q0`~w}N

Perls博士:返回到座位。再多做一会儿。

w\|7o6F h1]0

!Z_ G~a0A.b.:好吧。 F你。 F你。心理学空间D v4eWDV7T3@;_

心理学空间K#CY cT9\C%j3\

Perls博士:把你的声音放在椅子中。 你向你的声音谈话。心理学空间+X\1hs9LZ*z*M:I

&\ HAw\v|QP0A.b.:把我的声音放在那把椅子中...? 我的声音是美丽的。 我一度做过无线电台的节目。 你是一种美丽的声音。你是活的,你是有趣味的,这是一种美丽的、低沉的、睿智的... 这是一种能反映背景的、和能抚育的声音。 这是一种极好的声音。并且,不仅如此,这种声音能把你传送到遥远的人间,它能立即命令某样东西。 人们听你,因为它有这种质量... [变化]

_Z%S T#`p0心理学空间 aj}o)vI(_t&G.^[.d

声音被控制...心理学空间O"iut7gX

*h SmP)f/rE0Perls博士:我被控制。

6_H)P3~?2EY3C0心理学空间I1? L~:H N2U"v

A.b.:我被控制。 我是声音,这声音...心理学空间 okT)\"w8X

心理学空间\/Y#@w TE[-V

Perls博士:我是声音。心理学空间X$S!x8oA*ij5GU]6b

Zb1l#L vs.l+b0E0A.b.:啊,我是, 我是声音,对吧?心理学空间9v`MH9~ W0]2U

心理学空间&v?eJ|F

Perls博士:你是你的声音。心理学空间zy1d q1E Y

8T+BF6}(z\0A.b.:我被控制。 我知道我正在表演这个角色。 我知道我能够做好。 我喜爱它。 我知道我能与你一起做的,我的声音。 我只知道为了达到我的目的使用它,当我想要到时我就使用它。 不...?

+T7M!` } LZ0

4A&@5jZu:wM0Perls博士:你还没有成为你的声音。 我正在控制你,讨好你...心理学空间4jABP|7F

心理学空间E{V|avK

A.b.:我正在控制你。心理学空间4\aR5ud

1p `scM*@ U\0Perls博士:讨好你。

/\\bv-xIGc0

.aE(h\!se+j s0A.b.:我正是在讨好你你。 我正在按照一种方式使你不真实。 我使你离开真实的我,因为我已经成为你的一生中一件如此良好的利器。我已经成为控制你的愤怒的一种方式,你知道。同时我也是帮助你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种方式。 我善于这样。 我善于这个。 我确实是这样。心理学空间8N/X Pwk6Fu

心理学空间%O$Z5]9Nf\Ik2^n

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这个。 我是最伟大操纵者...心理学空间2^y,a"}N I$o

.k1gk^I/Z%Y.|0A.b.:啊。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伟大操纵者。 但是,我必须在这里。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卑鄙的操纵者,因为每个人过了一段时间就能识破我的操纵。起初他们不能,但是马上就被他们看穿。 我认为我能玩一玩游戏,没有人能够识破,但是他们看穿了我。 他们看穿了我。 并且,我不认识到他们看穿了我。那是愚蠢的角色。心理学空间?IMm:v)MZ0jDS#h(X6x

m7i6Gfc(~0Perls博士:不要改变你的声音。

i2Xj \U0心理学空间)A wkX ^#]7b

A.b.: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 同时,剪掉我自我怜悯的愚蠢。苍天罪我。

%\)X4mC^7W| ]l0心理学空间,xG XqZQ$}t

Perls博士:更多怜悯,更多。

b6wR bO+pZg0心理学空间,?sW.z XuS_NY&u2v

A.b.:阿得雷德,我感到为你而抱歉,但是,umm ...

r`4nu1xv^0心理学空间r#LS2L1n0@7f{ r3to2a+g

Perls博士:要非常抱歉。心理学空间XU#COm$_

心理学空间;`$n0f3K@d3aO5g7`

A.b.:我感到为你而抱歉,而我感到抱歉,因为上帝给你许多而你还是没有把它们整合在一起。 你仅仅确实没有。 你确确实实没有。 我感到为你而抱歉,因为你不能站起来。 啊,你已经站起来许多,但是你能做更多。

S_:i;T&h$f/do `0心理学空间;DP5k!x+C/m:O0y(O5T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u9BdXJ@n

心理学空间0Q)v;NS PUO

A.b.:一个小女孩恳求。心理学空间e2Aieg&@_.g7b

t:Hx4Z*mt0Perls博士:什么年龄?

AgLm]4Y8v4|0

N-P K {'s WYq-z0A.b.:我总是想到九岁,在九岁发生过某些事情。

p;|6~6aZI0心理学空间gU6_4n s;p S

Perls博士:再来一次...心理学空间}0tz%g2R'U

8I;^ i Vn#S k0A.b.:啊,我为你而抱歉,阿得雷德,因为你那个愚昧的家庭,那所有的声嘶力竭地尖叫声充满我的耳朵。 他们毁灭我的耳朵。 我不能听。因此,我关闭了我自己和我的耳朵。但是,现在该是打开你的耳朵的时候了。因为没有任何人再声嘶力竭地喊叫了。而再保留你的童年的记忆就太没有意思了。太没有意思了。并且,我对思考它感到那么厌倦。 它实在不再使我感兴趣。如果它确实不再使你感兴趣,那么所有你必须做的是开放的你的耳朵倾听。这就是所有一切。专心倾听。 听世界。 听音乐。继续倾听。也许这就是所有一切。

H)m/{.H v+}0心理学空间MIz1]R;Gc6h9c

Perls博士:把对话改变成为对你的耳朵。

5_U/RLu0心理学空间/fEg)X6z[^7_!\;h

A.b.:我的耳朵。这两只耳朵...我的耳朵被关闭了。 我是我的耳朵,而我全都被关闭了,我不能听。 我全力关闭它。 我不想要听。 我仅仅听一件事情。我仅仅听可怕的尖叫声。 那么可怕的尖叫声... 所有那些在我的家庭中的可怕和丑恶的人除了那个美丽的父亲以外。 我可以听到他吗?不,我不能听到任何人。

P0TXipe1Y0

4MY*?(DMDK{O0Perls博士:你的父亲?

Whm(z&l1}0

{&Vk,Sjz`3OUj0A.b.:他是悲惨的,但是好人。

ne)O#B8e6Gfs0

2[3NW ]`:R(I)aoW|L0Perls博士:向他谈话。

.usV9NM|8K$f0心理学空间#b$v3z!Sx;M a

A.b.:我希望当你在世时,我对你有更多的爱。 你是十分聪明的人,一个可爱的人,一个爱学习的人--而我没有听你。 我根本没有听你。 我现在真想听你的。如果我的孩子能听你的。 他们就不需要再听任何父亲的。 他们就会处于完全不同的环境。心理学空间 qf%~;Z$Yf:C

Q$w+|X%V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Vwo9O E0心理学空间S zkBL5rA

A.b.:一种混合物。 我听到他以及那尖叫声混合在一起。心理学空间:VSy,fv9p\M`

心理学空间jHgn#B$Yf { s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q1L5Mx nx \N0

@y Qx*U,yf6S0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继续运转。 那是我所听到的。我有了某些新的体验。 我听到了我从未听到的全新的东西。Fritz,这要归功于你和你的工作人员。 我得到了关于倾听的全部内涵,我以前从未得到过。一种关于打开我的耳朵的全部感觉。心理学空间b%|:y7l P:E.X+M

心理学空间*a"S`]%@c$@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0Sd[sf

心理学空间@Sl!uF$^%r#c,j(El

A.b.:我听到什么? 我听到我自己想要听。心理学空间e8{.O)c'up%b/v

心理学空间#Q7g k$vY+?]Dq8@d8c

Perls博士:你还没有耳朵?心理学空间L+r,hH'S+~s

心理学空间 J*Nz?[f*Rd7C

A.b.:我还没有耳朵? 我在道路上,尽管,我...,,并且人们总是向我说, “但是你不听我。 你没有听到我说的。”

c.s#k` @|s/vbr.j0

P z1d gK_1E0Perls博士:闭嘴。心理学空间iJs^$N{

心理学空间.m v`YF%x,x1yh$I I

A.b.:闭嘴。 好吧。 我听到他恳求我,我的父亲,听我说...

G*M$I8em] H1D0

'T1R'j6A \x!IF0Perls博士:你现在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R XS,h p'vUP7l4O

心理学空间wb z%Y6t u

A.b.:空。

#qk:x k&tdn0心理学空间vr D&{} AQ}

Perls博士:现在...心理学空间$`I{#qX8t&U

心理学空间[.A7}7C%XK+G

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你。 啊哈。 啊哈。 我明白了。 我听到这一刻。 我听到现在这一刻。

U'M u-Zd0

X6@ kp*VjYo0Perls博士:接着说...

~&r`#~F` Z,yy*g0

Q/h O5N0P};I0A.b.:我所听到的是厅中的人们的声音。 我听到你。 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空调器。

nS\7q]K.V,i l0

R ?*~-a X(A%cA:U%_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ZbW:?Q6cr@3n!U:i

;h^"r#^#aF W0A.b.:就是这个。 我听到是现在的一切。

"Y?Hk(e/K;c c0心理学空间6`a*R^fhl$R"@A

Perls博士:你需要使用你的耳朵。心理学空间bO(B.BYW?

:s W)sAsw/loUO0A.b.:因为我获得了一种全新的听觉能力, 我听到我自己,而我的声音仍然还在那里。 我的声音... 我感到这是内心里真实的我,我长期都是这样感到的。 但是,我的声音不能传递...这声音不能传递我想要表达的。这就是两重性。心理学空间/U.c^ A&A)s/n

V3Ic~#Al n,H0Perls博士:听和说。

A[?M?0

t1P?2Qq qn0A.b.:现在我明白了,即...关于听的关键就是,我告诉你好吗? 我现在甚至不记得我作为机长时所说的。心理学空间+z|V"l?

心理学空间0V I#U1Rx3o T

Perls博士:因此,你需要磁带录音机。

9Y%cd+J]/r)E/g0

(Uf|%b;z]k0A.b.:正是这样。 我听不进去。 我听不进去。

bC~#gC,^(}%?:GA|@w0

&SD \G#x7HA~u0Perls博士:不,是你不吸收。心理学空间4IA [(R'Eb!W*ZL"G

心理学空间s(V$B3JQ6k*N

A.b.:但是,天使,我确实没有...你知道我该向你说这个... 我确实没有为了做这个这而来采访你的。

m ^ n6Cg0

&Dqd H?u0Perls博士:啊... 哈... Aaaaah ...心理学空间/hP*e#Eq"V%H

MQ U ?%M@9G L0A.b.:你知道吗? 我真的不是为做这个这而来的。

3v}c:|K1MsjL0

,~a5j'~5@ IG/m]+` Kp0Perls博士:这只是一个借口。心理学空间J9]X,I X!oM9v

心理学空间*~ B \,a8_

A.b.:这只是一个借口?

&r mXo JUS0心理学空间%}q k8le

Perls博士:这样的事我经历过一百次。心理学空间 V*fXWH-\*lB:j^2o

5D F6nqN'nw g0A.b.:那不是我为什么来... 不。我们可以继续吗?求你了?求求你了? 啊,女人被允许得到她们想要的,是吗? 不?求求你了行吗? 我想要。 否则,我已经计划的采访,我将必须把它编造出来。

"Q1JK/q)da)xJ+k b0

_e/o6@Ax$GA.j+c0Perls博士:不行。

2i ~t^$Pfa`0

%F0hc4| c t.H$H0A.b.:我将把你在演讲所说的关于“擦干你自己的屁股是成熟的一个迹象。”的话放在采访录中。 我得到了一种全新的空间。 但是,没有我活到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我将不会得到它。 你是知道我意思的?心理学空间u5aKk*v?nl

心理学空间"K}$C3nVR$x

Perls博士:我确实是知道你意思的。心理学空间:Q2Pq X+xlQ

心理学空间xwn G^_5p

[完]

c9Q|b&f_8]1f/~Dp0

新一篇:没有了。
旧一篇:格式塔疗法与空椅子技术


标签: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延伸阅读
  • 觉察区域
  • 皮尔斯博士格式塔疗法
  • 勒温·库尔特 Kurt·Lewin 简介
  • 没有人可以逃开他心灵中的“未完成事件”
  • Gestalt Psychology Today
  • 格式塔疗法的二十个基本概
  • 格式塔技术词汇表
  • 蔡氏效应The Zeigarnik Effect
  • 格式塔心理学派创始人――柯勒生平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