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咨询 > 人本存在 > 格式塔疗法 >

什么是Gestalt疗法? 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

Adelaide Bry 2017-11-13
什么是Gestalt疗法?
r#}#tB4ux0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心理学空间.n%Z)s8I` `i
作家Adelaide Bry 与Fritz Perls 的会面
心理学空间Z%^'v Gw8Y.{Y?2{

阿得雷德Bry:Perls博士,什么是Gestalt疗法?

$wR-v4H5Oc Y"z"K%U$L0心理学空间wa.^5L-aeB S:~)U

Perls博士:讨论,谈话,解释对我是不真实的。 我讨厌理性化,你不也是吗?

^OC)WV;W#[f6v0

tn j@[}1v.W,N0A.B.:有时是的,但是我想要采访你,需要了解Gestalt疗法。所以...

"J@-}R[&F\.tO]B0心理学空间 ]7U!G] U F&c~ im

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另外的方式。你当患者,要真实... 不要有理性化。

+P sR$J5D'?gp _w ~0

] bQ(uh:G-LH0A.b.:嗯,如果你需要这样做,我将尝试它。 我将尝试是病人. ... 这是我将向你说的:“我是阿得雷德,而我对你来作为一个患者,Fritz Perls。 我很抑郁,我还有这种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我的手变得湿冷。我的心跳加速。” 现在该怎样?心理学空间 `O+cco/BZ

HjIX0xHC0Perls博士:我将在五分钟内治好你的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

)B(p$fW$C p3P8n0心理学空间%_^ YK!K.^ C

A。 B.。 啊,你真能? 好吧。 你将如何治疗呢?

^ ~n!qU e0Ii0

~"rb$DEV0Perls博士:闭上你的眼睛。 进入飞机。 认识到你就在在你的幻想中不是在一架真实的飞机中。 因此,幻想将去帮助你看到当你正在飞行时,你所经历的。

N y7I[l3M$dRp8~0心理学空间v]J q'E){,C%O#JT

A.b.:我的心跳已经开始加速...心理学空间!meK2wRL+|

心理学空间+[F.f0~%t l

Perls博士:不要打开你的眼睛...心理学空间MG*o$g0R/d

y%PON_T0A.b.:好吧...

{&zww z)lU)j0心理学空间bu3yMI0X4x#S

Perls博士:你的心跳开始加速... 继续。

Tpb~4b'C;tW0心理学空间a'w4FZh {'uY

A.b.:我看见飞行员的背面在那里上,并且你知道我不敢肯定是否他能驾驶好。心理学空间%K*^e`;[A,e

心理学空间(R#P]E&hK&J`

Perls博士:好极了。站起来,并且告诉给他你的想法。

1@ q1?.h5s7cx0心理学空间&lWG*}3aM;HgA

A.b.:我轻敲他的肩,他四周看看,我说,“你是在集中精力开飞机吗?” 他驱使我离开,而我返回到我的座位。

,l/[7mp1E"d#\V u0

u J)xk.`MC0Perls博士:现在你不返回到你的座位。 改变座位。 你是飞行员 [ Perls博士要求我起来,坐在另一把面对我的那个椅子中。 每次我改变角色,我改变座位。]心理学空间OX"iMa(f

7J^6M s4n0A.b.:我是飞行员。 这个妇女是干什么干扰我?离开驾驶座舱,回到你的座位。 我知道如何驾驶飞机。心理学空间4^5]\0a QM"|s_7E

心理学空间0d(d+lj%v @~X

Perls博士:我不相信你的声音。 听你的声音。

RY(HI.u-p VZ0

I{ejA n%f_0A.b.:[作为飞机飞行员] 对不起,夫人,我十分抱歉,夫人,严重抱歉,但是我们确实知道如何运行这架飞机,并且请你返回到你的座位。 一切都正常, 一切都在我们掌控之中。心理学空间iq"k$|3TI+h0z8s

心理学空间y$_ y$}&Zo bz(I

Perls博士:现在很好。 你的名字是什么? 阿得雷德? 阿得雷德?心理学空间D gU;[S0Q-_gzw

'w.xG,i*B+b;@-qZb0A.b.:[作为阿得雷德] 我想要返回到我的座位,但是我坐在这架飞机上还是不舒服,因为我不喜欢离开地面。 我不喜欢在空中五十千英尺。 它对我不是自然的。

-QPs a3Fe0心理学空间u;d&? h ?0R Io

Perls博士:好吧,现在你是一位作者--写这段脚本。

0s6u0F`:K9F xe0心理学空间!V-]9RN8MppXh&I

A.b.:[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我们能做我们所做最好的,我们也是人。你知道这架飞机被我泛美航空公司的人检查,一架这样飞机的花费五百万美元,相信我,如果有一件事情他们喜欢的话,那就是是钱。每次一架飞机掉下来我们就会失去钱,我们失去人们对我们的信任。 它十分有害于我们的公共关系,而我们尽一切可能使飞机不发生事故。现在,如果偶然...天哪...如果偶然我们滑一跤,那是偶然性是不可避免的,这就看你在这个地球上的运气了。迄今为止我们绝对没有在大西洋上空的事故。 你知道这个吗?

i3Tzr2Kt]0心理学空间 x$D5t%p*?5N)L.d8A

[作为阿得雷德] 但是,我,我,它将可能会决定我的去伦敦的命运,你知道,去伦敦,要是在大西洋的中间下来。 但是,你知道,那也没什么。我将错过老的年龄,那么也许,我将错过许多可怕的事情,因此,毕竟,它将不是那么坏。

F K&e2C!a/zJ"g0心理学空间it/Xv!kO2x ^Q_Z

[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女士,你在去度假时决不该这样想,你绝对的愚蠢。心理学空间\(o+FI7QyWI

心理学空间c @XM]T(m

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心理学空间"yR$`h ^!a(h

M7M$`3t'ft"S\'Pz0A.b.:[作为飞行员] 你绝对愚蠢、愚蠢、愚蠢、愚蠢、愚蠢。简直是撤旦。 我做这个是为了生活。 即使我正在每年挣五万。 我可以做其它事情。我做这个为活着。每天,不,并非每个天,是一个月十五天的日子我为生活做这个,而你是一个愚笨的妇女。

Fx+`;op/x7S0

R3I i6Xb+d^0[作为阿得雷德] 我确实知道我是愚笨的。我在开玩笑,我知道我是愚笨的。 你知道,我必须告诉你... 我甚至已经上过飞行的课。为了对付恐惧感,我进行飞行训练课程,尝试在小狗熊上飞行(一种小型飞机)。心理学空间jjC%AjXP}

jtq-h$d6ib0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心理学空间-Q$uO.o/^ d

` Qj#l4Rg[0A.b.:[作为飞行员] 小狗熊? 啊,小狗熊,对了。小狗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是在波音707中,小狗熊?  他们两个之间不是一个等级的。 我建议,夫人,你返回到你的座位,并且你让我...心理学空间y `h*Ye#?D

&z/{x4In5`0Perls博士:我建议换一种方法。 你现在接管,飞机。 你去飞行员的座位。

g;y:K0e$zm.h7I0心理学空间+_f2`_!o3c}

A.b.:[作为阿得雷德] Ooooooooo,我爱它。我所知道的是我爱控制。心理学空间e8P&korI i@

心理学空间'R.k$@+NH

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 这是他。心理学空间 M DE{T3}

心理学空间U,gx9L.g){.G b

A.b.:[作为阿得雷德] 听我说,我能把我的左手绑在后面飞行地比你好。 你知道在这附近有一些小面板和技术的事情,但是我能在大约几个月中学会。 你知道我是足够智慧把它搞定。 现在你在那里歇息,而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e)?.gH(jL0心理学空间k'o6fb@\\4k7QG

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9A?XdM0

T$`I o Q+} Qn;k0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nTQK3I`Fh#]0心理学空间mfr7g}

Perls博士:再一次。

7?$A%Aa |0

F(?2A4~"K0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r$eC#g\ |l+NB8^

心理学空间{2b+v H"\]

Perls博士:用你的全部身体说这个。心理学空间B[$a5A?'L.tJ]t2_

心理学空间 L8Qm-[!D

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fUa:Z l)hc0c0心理学空间8x|9If.e

Perls博士:现在,向我说:“Fritz,我...心理学空间7[ qme4`A2P

心理学空间,{5p6BO+{:g5Dh

A.b.:Fritz,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k$v&_Ur3yD0心理学空间m$n(qfWtc8t~

Perls博士:再一次。

~6IVN9W4{0

lb+RmBg~O0A.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ip Zr Z}i.}

p Luv&X_)BL0Perls博士:你已经学习到某样东西了吗?心理学空间'rc)^3_9E)}P

心理学空间+rQ x$i%kZ`U_

A.b.:是的,这就是我--很遗憾。心理学空间CqQ5Wfg q|;x

rUc:^j/T Z3K0Perls博士:在那里你得到一小点Gestalt疗法。

9F0i6Q/s(x&w;L0

MrX#aU.P0A.b.:美极了。

&s+N$^@E_0

Oxc+O9Hq(O!p&[;l"`!Yn0Perls博士:在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一个例子中我们没分析。 我们刚刚只是在整合。 你已经给出你的模式。 一点统治需要,并且我让你把这种感觉带回给自己使你感到一点坚强。

G7o:HS*N0

R fo4kQ~ ~&GAAJ0A.b.:正确、正确。

2i!d8b6wQ }p0心理学空间z$^O6]Sh.r

Perls博士:这就是Gestalt疗法。

*] [JMPQ1v {Jz;N2RR0

G0W-{;PN3ri0A.b.:我明白了。 所有Gestalt以这种方式工作吗? ... 我看见你昨天在一种显示中做。 你总是以这种技术做,使一个人改变角色和座位来强调一点吗?心理学空间C7z gt3h/vK]!g%[

心理学空间m*[&qZMFV

Perls 博士:只要我看见一种极性,是的。 当我们有相反的两极时。 你将注意到相反的两极正在战斗。飞行员是旅客的敌人。这些敌人的存在,是因为彼此听不到(看不到)对方。在这个对话中,通过认识这另外一面,这一面似乎是在你之外,困扰你,你现在看见它自己实际上是你。那么你把那些感觉带回自己的内心世界,你的一点统治需要重新得到同化。

-`YTxW,{0心理学空间 Zv6I{}Zp

A.b.:确实很好,但是,也许为了使我深深地理解这个,我们将必须通过二十次或者二十年。 或者我们将必须度过一年,或许进行这中治疗才能使那些感觉进入我吗?心理学空间,Yn'D7Hz R

nU'c1W,s Y1I0Perls 博士:不,不,不,不。现在我必须告诉你我昨天说的,我最终发现了一种解决方法。你不需要二十年在沙发上停留或者年复一年地进行治疗。只需要大约三个月,我们能做全部事情。 从神经症到真实自我。 解决方法就是治疗的团体:我们一起来,一起工作,并且一起做疗法。 疗法的核心是学习面对你的反面。一旦你知道以这种方式面对你自己的反面,下一次你可能能够做地更容易。例如,如果我给你一个例子什么是最频繁在人们内心里面相反的,然后,你将看到将从这里发生什么。 最频繁的相反的例子是强者和弱者。 我们将作一点推知而得到这个结论。心理学空间+T T-F*@K

心理学空间k^m4X Z

A.b.:好吧。心理学空间DwsQ"b_&OO/]

i~:ARij N0Perls博士:现在。强者在这里[在一把椅子中]坐。强者开始,“你,阿得雷德,应该...“[当我改变角色时,我再一次改变座位。]心理学空间6x3?cj Lw/G1b

Rh6}w-R7Jv0A.b.:[作为强者] 阿得雷德,你应该, 你应该在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不要吃太多。锻炼。 对于你的写作要绝对有效率。 在早晨八点钟到达打字机前。心理学空间jL5g(Ki^/Eb

心理学空间.r"EI dF(I L@1`

Perls博士:现在这么做,再强壮一点...

DSs Jaz0心理学空间W)Z Cak5PJ#^;l(@

A.b.:[作为强者]在早晨八点,你应该到达打字机前!

\n9wp;@fC.^0心理学空间r r@7z0{ \5X

Perls博士:你意识到你距离她仍然保持五英寸吗?心理学空间N(H6TpMQ1s3II B

0T2S1|(Ft'}'fJ0A.b.:[作为强者] 啊。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活着不能使你的生活的每个层次都有效率。 你太充满冲突; 你太充满马粪; 你没有对你的孩子作到一名好的母亲。心理学空间#Q#Q3cg}I&V x

:tu;zh4H!UUV0Perls博士:好吧,改变座位。 你是失败者。心理学空间v"f5YB9m~jW P

心理学空间|l"H%x_#Y mzz

A.b.:[作为弱者] 我是一个十分依赖性的人。 我不能靠自己做什么。我要有一个男人人照料我。 我不能自己独立。心理学空间+E;vg+?m6b.A v~

8m.R*z.\kvW r0Perls博士:现在,写这个脚本。

c]:}5c/W6u0心理学空间` S/HM*IS

A.b.:[作为弱者] 他不是完美的人。 (正好,我也不是),他就在这里,而我非常喜欢他。 但是,如果我结婚,我就不再自由。

V@Scne0B!r0

"bf)~/C[:_0Perls博士:你意识到弱者在防御上吗?

i3G#qaiLevl P'T~-[0心理学空间J-q$Y bFn;d

A.b.:是的。

-HO)y{5P['j"Q)C4F8Y0o0

ed U(cm#E v0Perls博士:你已经注意到这个吗? 每次你改变座位,你就把两条腿重叠起来,并且挤压你的生殖器,甚至就在那一瞬间你把你自己完全关闭起来。

]y!sxQ @MFI5wGK0

l,w9Q%j"K-r6l|0A.b.:当我成为强者时?心理学空间0k7NS Q6aU

)_(E!y;h2o {F#aUUX0Perls博士:我不知道。 此刻仅仅意识到你被完全关闭的感觉。 现在再一次强者的谈话。心理学空间`W#j1@d]%xQ

心理学空间A8c @y|{ w.W

A.b.:[作为强者] 好吧。 你是一个甜甜的小女孩,但是你只是还没有开发出你的潜力,并且你的冲突是因为你害怕成为一独立的人。你已经看够了这里的胡说八道和谎言,你昨天晚上[在华盛顿中的心理的大会 ] 看到了小组对练;你感知到了每个人那对于他们的自我和社会的关系方面该死的害怕,而你没有那些关系 ...要是你知道如何表演,你昨天可能就会做好小组对练。在这里这些个人所有的惧怕你连一半也没有。你的水平已经是他们的大约二十倍,而你仍然害怕步入角色。 那些人们就象被威吓的小老鼠,而你一点也不是。

/G"XGI$ey*a0o0心理学空间8?&]7H E5qz

Perls博士:你注意到强者正在变化成为恳求、劝说吗?

!n;[\'B%?Ja0

8]F5X'En3`0A.b.:是的。 嗯,我知道与一些人相比,我可能有多得多的洞察力...心理学空间 Q-{k k}

7se yL4dm3i|0[作为弱者] 你不能使我做我不想要做的。 你不能。 你不能。心理学空间}+A2C4q?#M\N-G

心理学空间2^6HUf$U;\

Perls博士:你已经变得怀有敌意,你在防御。心理学空间^L)Q%D&d_G-~+I

!n#Y:dl"H ]y%w0A.b.:[作为强者] 很好,如果你不想要做,你就不要做。 你不必实现所有这一切该死的你认为你必须实现的马粪; 仅仅随波逐流和存在就行了。因此,你认为有一天你将是一位好的作家,可是你没有一点才能使你成为一个伟大作家,并且这需要每天八个小时独坐在你的屁股上的能力。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你就是没有它。见鬼去吧。 嗯,这是一种遗憾,但是我不再感到那么遗憾,你知道。到现在为止已经很有趣味。已经很有趣。不管这是什么...心理学空间c%wWyX

心理学空间 id4_KO)L5Z

Perls博士:你的手在做什么?

~Lb(GDc7t4fF7m0

NT9IUB `0A.b.:Hmmm? 支吾?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也许,噢 我认为我想要在打字机上使用它们。 我想要使用他们。

7w8b-ssm5Z&h;aE y0

L*M9G W4{0Perls博士:为什么?心理学空间+IE'YI#v w;x$H Q7ma

心理学空间 G\\k-T]L

A.b.:[作为弱者] 得到肯定,你知道。得到爱和肯定。 你是老爸,而我想要你说,“阿得雷德,你是伟大的。 你确实。 你确实伟大。 你是相当该死的好的。”心理学空间r lT9Y3Y/z3d

$N&Re"DX{0还有,噢…那是在这个地球上的人类所需要的。 仅仅需要合乎情理,有一些爱和相互关怀,并且经济上能维持生存。就这些就够了。心理学空间G hKF+\A!Y*ceKJ:T

心理学空间N2\5Nl(n n;B

Perls博士:现在改变角色!

z:H-oK2i w \ y6U Y0心理学空间If-Q0L3W9{2D F0v

A.b.:[作为强者] 但是,那不是全都所有,那只是你说的。 你现在要做点什么。 你不能再往后站,仅仅是坐着不动。 很好,你要自己参与--要做。 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有成千上万的事情在周围发生。 你有各种方式参与。 做,然后看看怎样。心理学空间-F"LF K ox

心理学空间z-?#n9R1zG1` b

Perls博士:你似乎开始经历某样东西。心理学空间b%C7}9[&Raz"Il

心理学空间e ^#XPm}z5`

A.b.:是的。我的体验是我正在制造一种冲突,而这个冲突在此刻对我来说并不是非有不可的。我正在制造冲突。心理学空间b,^^#z,c?

心理学空间 P8x3kkKx*l7x7iDa

Perls博士:我明白了。 嗯,让我们看看我们能如何解决这个,继续开始你的唠叨和碰撞吧,听听这个弱者是怎么说的...

;r"Q6F$@ HsY&H0心理学空间.d!iH(K!kop]

A.b.:[作为强者] 好吧。 做。 做。 做。 站起来做,倒霉的是最后一个。 你该把过去放到你的脑后面。 无论什么发生,就让它发生吧。并且,你该继续其它某些事情。 好了,该继续了。 该走出那该死的死胡同了。 你已经是四十次做到这样了。 你已经有百万种经验。冲破它。 你知道。你的知识超过昨天在小组里半数以上的那些人。 你能理解Fritz Perls。 很好。 很好。 你全部理解。五年以前你是不可能的。 好的。F你。 F你。 F你。

A c t#l8j!Ad0

xN2v(hB;o.M0Perls博士:[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心理学空间6a}i'i9@D]r

1LN%@.[;l:mKN z#Y0A.b.:[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 我是你的主子。 我将要坐在这里三十年,我就是要对我自己说抱歉而不要做任何事情。 同时,你不要告诉我做什么。 不要告诉我。心理学空间0A/B6\\9m1W6M&CL

^ c'fE#N:u0我把角色弄混了。 我弄混了。

jPZ!{e0

V&l*B;G\ U/p/z0Perls博士:因为角色本来就是混合的。

mXgDo0心理学空间J6HSuf Jm9R

A.b.:就是这样。 我不想要做任何事。这生命中曾有的美丽的热情,一部分已经离开我,而我一直尝试再一次发现它,但我不能找回它。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火花将使我再一次被激活过来。心理学空间8] [9D#O+Vh'x

~;Y O8{"f4}V^&|*W0Perls博士:好极了。

e*o@%B#w7FF-|5d4S{K0

"LT*g:g,g/Sl a F0A.b.:我不知道。对于”自我”我不肖一顾。 我不知道。

uB3x OS'QHU0

}k(j#s%bDed,A U'i0Perls博士:返回到座位。再多做一会儿。

Ji;VW6i%TrR0心理学空间x)Y;N-`Hq5t

A.b.:好吧。 F你。 F你。心理学空间+AGttO V}5v3f

0`.kX a n3K G Q4Y1nl.Y0Perls博士:把你的声音放在椅子中。 你向你的声音谈话。

I\#gs3p%z"@4xO0心理学空间lM%k&jv1Ga,x7c:l

A.b.:把我的声音放在那把椅子中...? 我的声音是美丽的。 我一度做过无线电台的节目。 你是一种美丽的声音。你是活的,你是有趣味的,这是一种美丽的、低沉的、睿智的... 这是一种能反映背景的、和能抚育的声音。 这是一种极好的声音。并且,不仅如此,这种声音能把你传送到遥远的人间,它能立即命令某样东西。 人们听你,因为它有这种质量... [变化]心理学空间-?hpZ6u z

+d J{Uc6W0声音被控制...心理学空间 F5js8ZK O1S

Y;K}\;~3C*~0Perls博士:我被控制。

E9k\nK3A0心理学空间9g7p*J(q2R%eh

A.b.:我被控制。 我是声音,这声音...

r I/IQ T3j6\0心理学空间 Q7F!CL] V

Perls博士:我是声音。心理学空间;uj*AjW(j

心理学空间+F @-v jA:N

A.b.:啊,我是, 我是声音,对吧?

?1}(?XC@qn:N0心理学空间l p,Wszu @

Perls博士:你是你的声音。心理学空间w#VcC8o.Qt

U)~@,mE0A.b.:我被控制。 我知道我正在表演这个角色。 我知道我能够做好。 我喜爱它。 我知道我能与你一起做的,我的声音。 我只知道为了达到我的目的使用它,当我想要到时我就使用它。 不...?心理学空间+k%UTn+uov

c tVmj0Perls博士:你还没有成为你的声音。 我正在控制你,讨好你...心理学空间 l8{ G2pEj,w8j

心理学空间|7V)VWj W%U|

A.b.:我正在控制你。

U9D/cg6b-L]0

7c3K^4]?)cOf0Perls博士:讨好你。心理学空间0e"HN#`bV"Z

?/[`CdNdO g0A.b.:我正是在讨好你你。 我正在按照一种方式使你不真实。 我使你离开真实的我,因为我已经成为你的一生中一件如此良好的利器。我已经成为控制你的愤怒的一种方式,你知道。同时我也是帮助你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种方式。 我善于这样。 我善于这个。 我确实是这样。

upuk~#_y0

B@ O"G G8q0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这个。 我是最伟大操纵者...心理学空间 z^p9wj9G!Q

S*]{|nYZ&t)j0A.b.:啊。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伟大操纵者。 但是,我必须在这里。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卑鄙的操纵者,因为每个人过了一段时间就能识破我的操纵。起初他们不能,但是马上就被他们看穿。 我认为我能玩一玩游戏,没有人能够识破,但是他们看穿了我。 他们看穿了我。 并且,我不认识到他们看穿了我。那是愚蠢的角色。心理学空间y1Q:A%NZ#hhu

心理学空间Mu.g.D A"g

Perls博士:不要改变你的声音。心理学空间(V c6?3x.Ax ru

E7s$QM_AO Mv o8`/v0A.b.: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 同时,剪掉我自我怜悯的愚蠢。苍天罪我。

PbI&zA!z{)X[ f0心理学空间 D?xv.dp`:V

Perls博士:更多怜悯,更多。心理学空间:o)H6K];S

心理学空间1C}o3n9i~f

A.b.:阿得雷德,我感到为你而抱歉,但是,umm ...心理学空间b?#| zuR0n)cp

心理学空间+B?h*v;zGq

Perls博士:要非常抱歉。

i:iD*^1u0

,w"VcJob L{0A.b.:我感到为你而抱歉,而我感到抱歉,因为上帝给你许多而你还是没有把它们整合在一起。 你仅仅确实没有。 你确确实实没有。 我感到为你而抱歉,因为你不能站起来。 啊,你已经站起来许多,但是你能做更多。心理学空间%A%i5n Z1}[!Gr

心理学空间J7G W j-npyFrk)t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jfZF-E$vs&e'x/R

心理学空间`'u#S o H1?g3V(b1|W

A.b.:一个小女孩恳求。心理学空间pFn V6`&aS:~`

?8dZ G S {9bT_JY0Perls博士:什么年龄?

t,p X} J-R0

9J?$k|xd uM{0A.b.:我总是想到九岁,在九岁发生过某些事情。

t,B vvi0

_?;K)Sf IM%q0Perls博士:再来一次...

s6f5k!vA1T `0心理学空间)etX+Q/^

A.b.:啊,我为你而抱歉,阿得雷德,因为你那个愚昧的家庭,那所有的声嘶力竭地尖叫声充满我的耳朵。 他们毁灭我的耳朵。 我不能听。因此,我关闭了我自己和我的耳朵。但是,现在该是打开你的耳朵的时候了。因为没有任何人再声嘶力竭地喊叫了。而再保留你的童年的记忆就太没有意思了。太没有意思了。并且,我对思考它感到那么厌倦。 它实在不再使我感兴趣。如果它确实不再使你感兴趣,那么所有你必须做的是开放的你的耳朵倾听。这就是所有一切。专心倾听。 听世界。 听音乐。继续倾听。也许这就是所有一切。心理学空间4ny D)O+f'g G+T2GR

nu?1]3O?h0Perls博士:把对话改变成为对你的耳朵。心理学空间+A5hf v-L'O-wxP?

心理学空间@g5M(fg t+kd_

A.b.:我的耳朵。这两只耳朵...我的耳朵被关闭了。 我是我的耳朵,而我全都被关闭了,我不能听。 我全力关闭它。 我不想要听。 我仅仅听一件事情。我仅仅听可怕的尖叫声。 那么可怕的尖叫声... 所有那些在我的家庭中的可怕和丑恶的人除了那个美丽的父亲以外。 我可以听到他吗?不,我不能听到任何人。心理学空间/D.rf#z"X9~zg;S5VD

~[0XUB0Perls博士:你的父亲?心理学空间&x%|&p!w&z

心理学空间-q#R2h f}M O,M%Z

A.b.:他是悲惨的,但是好人。心理学空间FM$]b/w({

心理学空间^1I2x^,dpy_

Perls博士:向他谈话。

8@gJ H0L0心理学空间Q\D$}$b?e0~/o^'M

A.b.:我希望当你在世时,我对你有更多的爱。 你是十分聪明的人,一个可爱的人,一个爱学习的人--而我没有听你。 我根本没有听你。 我现在真想听你的。如果我的孩子能听你的。 他们就不需要再听任何父亲的。 他们就会处于完全不同的环境。

/^R}#R/IZ%j;`0

JV/T7pp*n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Lj1Z AT,C^3l1T0心理学空间 G{~q@F

A.b.:一种混合物。 我听到他以及那尖叫声混合在一起。

V6Bt M:E0

6U4\a;Fk`1E'U.H.c0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 T g.|yI*|Xy

AtaV6i*CI0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继续运转。 那是我所听到的。我有了某些新的体验。 我听到了我从未听到的全新的东西。Fritz,这要归功于你和你的工作人员。 我得到了关于倾听的全部内涵,我以前从未得到过。一种关于打开我的耳朵的全部感觉。心理学空间 B4{bsTe'pc

心理学空间'z&yn2Gg+w'c;su8Z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N)@,uuq"K i-E'Z2^0

uH3? g&i){z#Q;l0A.b.:我听到什么? 我听到我自己想要听。心理学空间@[%H r7A(Y0G O

Yu3| _8Cwh:y0Perls博士:你还没有耳朵?心理学空间U%ha;I UzK5G q

心理学空间m#gCX7I(\ I }

A.b.:我还没有耳朵? 我在道路上,尽管,我...,,并且人们总是向我说, “但是你不听我。 你没有听到我说的。”心理学空间e?fb*yWB%ZQ_C

xTi R q0Perls博士:闭嘴。

8_NLsY/B1E0心理学空间:XXz&Ipf

A.b.:闭嘴。 好吧。 我听到他恳求我,我的父亲,听我说...

^*_B4Q1K Xx(kE6r0

I1d7~2xX!XU$mw n3i0Perls博士:你现在听到什么?

tI]|x9^VH&s0

;osJ"s(]1~4Yh0A.b.:空。心理学空间(Ere/Ar

Nr%^}&Jj0Perls博士:现在...心理学空间!K5n?Pc!O'b7d

心理学空间6c7w A JOc,M:g pb

A.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你。 啊哈。 啊哈。 我明白了。 我听到这一刻。 我听到现在这一刻。

'l.e%G owm!h,Z l0

i;]E6Y(fgcS$M0Perls博士:接着说...心理学空间kR,ye a

fZ'~;venb5kR0A.b.:我所听到的是厅中的人们的声音。 我听到你。 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空调器。

T%M k ] I(`u2`U0心理学空间mo)}7F[&llq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B$Mw&w;he

心理学空间)Ly8B qFX%D7sBK9D

A.b.:就是这个。 我听到是现在的一切。心理学空间/`z X G\ x

心理学空间fmU}~^#~$sV]N

Perls博士:你需要使用你的耳朵。

Hh#G/e$Rr Q0

8x9[I+j$Gm0A.b.:因为我获得了一种全新的听觉能力, 我听到我自己,而我的声音仍然还在那里。 我的声音... 我感到这是内心里真实的我,我长期都是这样感到的。 但是,我的声音不能传递...这声音不能传递我想要表达的。这就是两重性。

4a$T"U$v;cK;R[9I.D \0

oR })T/NDW0Perls博士:听和说。心理学空间Lv.pw/A'zn9C

心理学空间G6S']/mPa%|

A.b.:现在我明白了,即...关于听的关键就是,我告诉你好吗? 我现在甚至不记得我作为机长时所说的。心理学空间Oe#{DlS9G%e

p-D$L4x'wU#iY0Perls博士:因此,你需要磁带录音机。

dg }Pv"[|v0心理学空间 f9|`y*jy DlEd

A.b.:正是这样。 我听不进去。 我听不进去。心理学空间{;e1PIV*@ s4G5kH

Q;G2H'f8C1w ].{0Perls博士:不,是你不吸收。

AKb@r;j;T(OTS5t0

sHwvB)ty`0A.b.:但是,天使,我确实没有...你知道我该向你说这个... 我确实没有为了做这个这而来采访你的。

,\XV W0EW;h0心理学空间Pj;l'~.fK3b

Perls博士:啊... 哈... Aaaaah ...

Q f i)KXht0

.S3UN2QOt2C)Q0A.b.:你知道吗? 我真的不是为做这个这而来的。

Za2F$g2L$_u4c z#E0心理学空间&D/M&~,Lp&^

Perls博士:这只是一个借口。心理学空间4?@r }*|[y&De0i

心理学空间7aek7BoFD.@,nL

A.b.:这只是一个借口?心理学空间'g-B b ej1dl

心理学空间/t7Fr%^.sBa1`:F

Perls博士:这样的事我经历过一百次。

9Zv1w Z q6Q0L0心理学空间m'y9l(c'v7kZ

A.b.:那不是我为什么来... 不。我们可以继续吗?求你了?求求你了? 啊,女人被允许得到她们想要的,是吗? 不?求求你了行吗? 我想要。 否则,我已经计划的采访,我将必须把它编造出来。心理学空间q?LE+g!X

-L3Ax.x Qv \)n;v0Perls博士:不行。心理学空间o|S3g3oua+Qu

OnxIL4`9J0A.b.:我将把你在演讲所说的关于“擦干你自己的屁股是成熟的一个迹象。”的话放在采访录中。 我得到了一种全新的空间。 但是,没有我活到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我将不会得到它。 你是知道我意思的?心理学空间tZ7u~z_c{(U

R }4nG-~G]1C0Perls博士:我确实是知道你意思的。

oduuP3eM#j ^C0

cX hUx![3Pz.F1q:u0[完]心理学空间?*Gf I ~3N.QZ j


新一篇:没有了。
旧一篇:格式塔疗法与空椅子技术


标签: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延伸阅读
  • 觉察区域
  • 皮尔斯博士格式塔疗法
  • 勒温·库尔特 Kurt·Lewin 简介
  • 没有人可以逃开他心灵中的“未完成事件”
  • Gestalt Psychology Today
  • 格式塔疗法的二十个基本概
  • 格式塔技术词汇表
  • 蔡氏效应The Zeigarnik Effect
  • 格式塔心理学派创始人――柯勒生平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