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精神分析知识和事实的几句话
作者: 亚历山德拉·拉玛 / 339次阅读 时间: 2020年3月25日
来源: 《精神分析心理治疗实践导论》 标签: 弗洛伊德 精神分析 心理治疗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关于精神分析知识和事实的几句话

从其他更清晰明确的心理疗法的角度来看,最常见的对精神分析治疗师的批评之一是,治疗师以毫无根据的确定性来对待自己的工作。在讨论精神分析时,我常常听到学生们争论说,精神分析治疗师认定他们比病人自已更知道病人的心理,而这是不可能的。他们讽刺精神分析治疗师总是认为患者说的“不”在潜意识层面上意味着“是”。他们认为“动力性的潜意识”这个概念是虐待的通行证:治疗师总是能够唤起尚不为患者所知的潜意识动机,以证明她的解释是正确的。他们谴责精神分析在治疗关系上权利是不对等的。当然某些指控在某些情况下是真的。然而,在这些阐述得很清楚的批评声后面,常常存在着关系的混乱,是自已与所谓的真理或知识、与自身专业能力的关系有问题。将自己设定在处理患者情绪困扰的位置时,既要含蓄地提出我们是助人者,因而事先了解一些关于心智方面的事情,又要否认我们“真的”无所不知。

一些精神分析的临床工作者常常声称自已知道很多,他们是在全能感方面犯错;随着解构主义观点的兴起,许多治疗师过于否认自已懂得一些,他们是在否认知识方面犯错。我思考了后现代主义对精神分析的一些评论,发现有些提醒是有益的,他们提醒事实是如何被过分看重,寻求真相是多么有诱惑性,心理痛苦的属性很重要又难以捉摸,这些都会让我们迷失在寻求确定性或真相中。我发现这样的描述会助长出一定程度的否认。虽然真相永远都是部分的,是难以捉摸的,但是某些事实还是存在的。我们的工作是帮助来访者管理不确定性,也是帮助他们去发展情绪复原力以了解关于自身的真相,我所指的真相是譬如攻击性和肉体的物质性等。

如果我们处理的不过是对人生的叙事,而这些叙事是可以重写的,那么接下来要问的是,是不是有些叙事对患者是有益的?如果是的话,岂不是在说,某些叙事也许比其他故事更具有适应性?如果说更具适应性的叙事是存在的,那岂不是在说,我们知道什么能够帮助人们过上更令人满意的生活?

作为一个真正有责任感的从业人员,我们需要有知识,并且很清楚自己的专业能力。对于未知的事悄持开放态度,并能忍受未知,而不是把不确定是否有知识拔高为一种美德,那只是掩盖没有头绪的想法,有时候纯粹只是能力欠缺。如果我们的名头是“心理治疗师”,就该承担起特定的责任,得了解关于心智运作的知识。我的想法是有时候隐藏自己的学问和能力,实际上是回避任何治疗关系中不可避免出现的动力,那就是咨访间的不对等性。这种不对等或不平衡是令人不快的。患者很脆弱,而治疗师至少应在治疗情境中帮助他,基于她所获取的关于人类心智功能的知识。我们有责任邀请患者批判性地检视他希望赋予我们的权利,而不是听到什么就是什么,也不是假装咨访之间无差别,以此建立治疗关系,用来避免不舒服的探索。

权威的能力不同于权威的控制,这在我们心里常被模糊化 (Novick & Novick, 2000)。在拥有知识和使用知识之间有非常重要的区别。我们所掌握的知识应该是自身拥有的,而不只是事实的陈述。挑战在于找到一种与我们确实有的知识和经验相匹配的心理位置,以承担起这一繁重的工作帮助另一个人理解他的潜意识,与此同时又不滥用这种专业关系中不可避免的不平等性。如果我们懂得什么,那么就得忍受我们的专业知识对患者意味着什么,然后接受他潜在的嫉妒和敌意,或者接受他被动地等待有人理解的渴望,这种渴望是放弃使用自己的头脑。只有确实拥有我们懂得的东西,并且管理无知带来的不确定感,才能达成这个目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弗洛伊德 精神分析 心理治疗
«在咨询室运用精神分析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心理动力学个案概念化备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