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康词条:俄狄浦斯情结
作者: 陈婉迪/译 / 781次阅读 时间: 2019年5月04日
来源: 《拉康词条》 标签: 俄狄浦斯情结 拉康 陈婉迪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俄狄浦斯(情结)
&[:u"U/a,jr0(Edipe (complexe d')
DDJHM0O l0陈婉迪/译刘瑾/校
F5g1R,h1kMa8G+P'I0心理学空间g&[%rLny

Lb7eX.zHZ,S4r~0心理学空间9?.y@ m GN

1.儿童在石祖期对父母的爱与恨的投注整体。2.可能导致投注消失,并导致它们被认同所替代的过程。心理学空间"n5Ozb6wD

[+XHBk y`8k4}:o0弗洛伊德儿童生活及成人无意识中定位了俄狄浦斯情结的表现并估计了其重要性。“和其他人一样,我在自己身上发现了”,他在1897年对W.费利斯写道,“我对我母亲的爱以及对父亲的嫉妒的情感。我想,这些情感普遍地存在于所有年幼的儿童中。”更晚一些时候他写道:“很容易确定的是:要否认它真的需要努力。事实上,每个个体都经历了这个阶段但也压抑了它”(《对精神分析的抵抗》,1925年)。心理学空间0_5BO su[

心理学空间;u\.H~y2R+T$`

男孩的俄狄浦斯情结心理学空间(D)Z#KF} e

xM4`vR}0在被认为较女孩简单,也较少晦暗区域的男孩的例子之上,弗洛伊德建立了他的描述。在他看来,很难带着确定性去建立俄狄浦斯情结的“史前史”,但他提出,它一方面包含着,对理想父亲的原初认同(开始就是双重情感的认同),另一方面,包含了对照看孩子的人(母亲)的最早的力比多投注。这两个关系首先是独立的,后来为了实现俄狄浦斯情结而汇集。他在《精神分析纲要》(1940年)中给出的描述,允许我们判断俄狄浦斯情结如何被连接于幼儿性欲的石祖期。“当男孩(约两到三岁时)进入他力比多发展的石祖期,感受到由他的性器官所带来的器官的快感,当他学会通过手的刺激,自主地获得这些感觉时,他就爱上了他的母亲,并且希望以他对性的观察及他的直觉允许的方式,在身体上占有他的母亲。他通过展示他的阴茎试图诱惑她,对阴茎的拥有让他充满了自豪。一言以蔽之,他过早地被唤起的男性特征,促使他想要取代她身旁的父亲一一由于明显的体力与被赋予的权威性,父亲至今为止一直是楷模,现在孩子将父亲看作是他的敌人。

2L-kRg!`7d0

g5ZAI(q ?;gh0通过简化,我们把男孩的俄狄浦斯情结缩减为对父亲的矛盾态度与朝向母亲的温情的倾向:这里只涉及到该情结的积极部分。一项更为深入的研究发现,在大部分时间中俄狄浦斯情结都处于其完整的形式中积极的和消极的形式:男孩同时接受了朝向父亲的柔情的女性位置与相应的朝向母亲的敌视的和嫉妒的位置。这种两极化归因于每个人的原初的双性性欲(《自我与它我》、1923年)。

0})yLg&y1s@"V0

QU4u3_"LJ/ui0产生于石祖期的俄狄浦斯情结被阉割情结所“摧毁”。事实上,当男孩承认了阉割的可能性时,这两个俄狄浦斯的位置就都不再能保持了:这两个位置是意味着阉割是对乱伦的惩罚的男性位置,和预先假定了阉割的女性的位置(《俄狄浦斯情结的消失》,1924年)。男孩必须因此抛弃对母亲的客体投注,转化为一种认同,这最常涉及到对父亲的原发认同的强化(这是最正常的发展,因为它强调了男孩的男性特征),但这同样会涉及到对母亲的认同,或甚至,两种认同并存。这些继发的认同,特别是对父亲的认同,构成了超我的核心。父亲曾被看作是实现俄狄浦斯欲望的障碍,孩子“内投了其权威性”,“借助了父亲的必要力量”从而在自身建立这种障碍。这必将导致的不是一个简单的压抑(因为随后总是会有被压抑物的一种返回),但是,“如果这些东西以理想的形式实现,应该导致情结的摧毁和消除。”然而弗洛伊德在当时又补充道“正常与病理之间的界限从未完全确立”(《俄狄浦斯情结的消失》)。此外,在很多其它文本中,弗洛伊德留意到,俄狄浦斯的客体选择在青春期重现,青少年发现自己面临着艰巨的任务,即拒绝他的乱伦幻想并完成青春期最为重要但却最为痛苦的实现之一:从父母的权威中解脱出来(《性学三论》),1905年)。心理学空间/B8ow/z/d3_ K%] R

GoZPg0因此、俄狄浦斯是一个必须达到成人性别位置与社会姿态的一个过程。若没有被克服、它就继续通过无意识而采取一个重要且持久的行动并且会与它的派生物一起构成“每一个神经症的核心情结”。心理学空间6w)MUtu0S1C

心理学空间p!L`|b/X0]m%M

女孩的俄狄浦斯情结

kl isHL7oE0

%{fP8AwU0在长期将女孩的俄狄浦斯情结确定为男孩的俄狄浦斯情结的简单的相似物以后,弗洛伊德强调女孩的史前史是不同的。正如男孩子,女孩实际上第一个爱的客体也是母亲,并且,为了将她的欲望朝向父亲,她必须首先摆脱母亲。心理学空间'BKH6s;Ts g w-\

eLh:Tws0因此导向俄狄浦斯情结的过程,在她那里必然更为漫长也更为复杂(《两性生理解剖差异的心理学后果》,1925年)。当女孩觉察到自己相对于男孩的劣势,认为自己被阉割了的时候,这个过程就开始了。她在随后或者改变她性欲的方向,或者不放弃她的男性性,或者最终选择“极为曲折的第三条路径,通向选择父亲作为客体的最终的正常的女性态度”(《女性性欲》,1931年)。因此,男孩与女孩的俄狄浦斯情结之间所具有的不对称性在于他们各自和阉割情结的关系。阉割情结终结了男孩的俄狄浦斯情结,相反地,它却在女孩那里开启了俄狄浦斯的道路。这条相当迁回曲折的道路主要阶段如下:在阴茎嫉妒的影响下,女孩脱离了她的母亲,她责备母亲把她生得如此糟糕,之后根据一种符号等式阴茎嫉羡在拥有一个孩子的欲望中找到了一个替代物,并且女孩为了这个目标而将父亲作为爱的客体。从那时起,她认同于她的母亲,将自己置于母亲的位置,并想要取代母亲在父亲身边的位置,开始憎恨她(在与阴茎嫉羡有关的仇恨之上,又増加了俄狄浦斯的嫉妒)。

Be$dF KWn:C7D0

uD&~#y)~g-vz$`0至于俄狄浦斯情结在女孩那里消失的动力,弗洛伊德认为,这尚未清楚,并且他补充道,该情结的影响还经常可在女人的正常精神生活中感受到,“她的超我从来不会如此残酷,如此不具个性,如此独立于其情感源头,如同我们对男人所苛求的那样。”然而他缓和了这一评论指出那正是“纯粹男性性与纯粹女性性的理论结构”的结果,而它应该考虑到每个个体的双性结构而被相对化。心理学空间([g8mm$BK

kxrv3~e?0俄狄浦斯的意义

3D(q'q)hv%? [2Wu-|1V0

*F?w1\]RO\0俄狄浦斯的意义不可被简化为想象的俄狄浦斯的冲突,即拉康所谓的“性别敌对的木偶戏”。俄狄浦斯的过渡通向异性恋的位置与超我的形成,在其中弗洛伊德看到了道德宗教的发端。

5u[@GVb'G0

?'H,krK0经常被提及的三角表象,没有表明俄狄浦斯的功能。因为它从未显示出涉及到一个过程,并且对其结局更是只字不提。这个观点给予父亲和母亲以对称的位置,但他们的位置并非如此。事实上,弗洛伊德谈到“唯一的实质点”:对父亲的态度,这决定着情结在男孩与女孩身上的发展。这就是为何拉康不用三角表象,却说“父亲的隐喻”。他将父亲符号化的功能称为“父姓”,即它构成了俄狄浦斯的有效原则。他并且指出,“母亲的欲望”被父姓抛到下面,这一运作得出了石祖这一所指,而这对两性来说都是如此(《文集》)。这种书写俄狄浦斯的方式,强调了它促进符号性阉割的功能。拉康强调,如果说父姓在我们的文明中保证了这个功能,那么这个功能来自于一神教的影响,而它既非强制的也并非普遍的。俄狄浦斯的神话在西方的个体无意识中(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是活跃的,但在其它的文化中,例如非洲文化,俄狄浦斯可能只是“长篇神话中的一个细节”,其它符号性的结构在那里处在促进阉割的位置上。

+W|;J @ tBh[%J0

1Gw G9U tG0问题在于俄狄浦斯规范化的后果。弗洛伊德确认,它是对于父亲的“怀旧的热情的起源”(《自我与本我》)。拉康重提了这个问题,他说,俄狄浦斯的神话“不会终结于神学”(《文集》),而是超越:他提出俄狄浦斯的神话将阉割的苛求授予父亲(其主要的结果是阉割获得了大彼者所要求的一个礼物的意义),因而它只是人类存在屈从于能指的后果。

iJXJ f}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俄狄浦斯情结 拉康 陈婉迪
«克母之女——对张爱玲《心经》的精神分析解读 俄狄浦斯情结
《俄狄浦斯情结》
阉割恐惧与还阳信仰»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