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stalt疗法:Adelaide Bry 与Fritz Perls 的会面
作者: 转载 / 545次阅读 时间: 2019年4月26日
标签: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什么是Gestalt疗法?
6n%iW2~;hnF1h/D&^A0一次差不多被遗忘的会面:作家Adelaide Bry 与Fritz Perls 的会面

(Tog5jw:X0

心理学空间?2a3Ze)] X

Adelaide Bry:Perls博士,什么是Gestalt疗法?心理学空间)_5A4ml.C't

Perls博士:讨论,谈话,解释对我是不真实的。 我讨厌理性化,你不也是吗?

(jN0^!b.v j*w(Z0

A. B.:有时是的,但是我想要采访你,需要了解Gestalt疗法。所以...心理学空间Lu#d&E/ebe9B&KH#O

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另外的方式。你当患者,要真实... 不要有理性化。

wv a~ H0y]1t%a0

A  B:嗯,如果你需要这样做,我将尝试它。 我将尝试是病人. ... 这是我将向你说的:“我是阿得雷德,而我对你来作为一个患者,Fritz Perls。 我很抑郁,我还有这种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我的手变得湿冷。我的心跳加速。” 现在该怎样?心理学空间;x,TQ"y+D{}3M7K

Perls博士:我将在五分钟内治好你的对于飞行的生理上表达的惧怕。心理学空间j?G;R?/S*|#Ji`

A。 B.。 啊,你真能? 好吧。 你将如何治疗呢?

4O `5z"r#g+_0

Perls博士:闭上你的眼睛。 进入飞机。 认识到你就在在你的幻想中不是在一架真实的飞机中。 因此,幻想将去帮助你看到当你正在飞行时,你所经历的。

+l dW#IR y0

A.B.:我的心跳已经开始加速...

sP8z C9juhx0

Perls博士:不要打开你的眼睛...心理学空间&M3P SF OJ

A  B:好吧...

!t.dg t}'l0

Perls博士:你的心跳开始加速... 继续。心理学空间%g"{No:J:_Y7u-?

A  B:我看见飞行员的背面在那里上,并且你知道我不敢肯定是否他能驾驶好。

t'^;Z}$@h0

Perls博士:好极了。站起来,并且告诉给他你的想法。心理学空间 d} {;s^B1q

A  B:我轻敲他的肩,他四周看看,我说,“你是在集中精力开飞机吗?” 他驱使我离开,而我返回到我的座位。心理学空间f&tH }YDoC#hs

Perls博士:现在你不返回到你的座位。 改变座位。 你是飞行员 [ Perls博士要求我起来,坐在另一把面对我的那个椅子中。 每次我改变角色,我改变座位。]心理学空间 Y|0A&Y }FMM

A  B:我是飞行员。 这个妇女是干什么干扰我?离开驾驶座舱,回到你的座位。 我知道如何驾驶飞机。

;|9im,i6Uq0

Perls博士:我不相信你的声音。 听你的声音。

9Q:HBA1L6yFJh0

A  B:[作为飞机飞行员] 对不起,夫人,我十分抱歉,夫人,严重抱歉,但是我们确实知道如何运行这架飞机,并且请你返回到你的座位。 一切都正常, 一切都在我们掌控之中。

l _IL8K3L+tp-|2p [0

Perls博士:现在很好。 你的名字是什么? 阿得雷德? 阿得雷德?心理学空间$D2x,kvhndZ+v

A  B:[作为阿得雷德] 我想要返回到我的座位,但是我坐在这架飞机上还是不舒服,因为我不喜欢离开地面。 我不喜欢在空中五十千英尺。 它对我不是自然的。心理学空间-{1FG*Gi&LQd~

Perls博士:好吧,现在你是一位作者--写这段脚本。心理学空间2K"j&]\5fdH@c

A  B:[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我们能做我们所做最好的,我们也是人。你知道这架飞机被我泛美航空公司的人检查,一架这样飞机的花费五百万美元,相信我,如果有一件事情他们喜欢的话,那就是是钱。每次一架飞机掉下来我们就会失去钱,我们失去人们对我们的信任。 它十分有害于我们的公共关系,而我们尽一切可能使飞机不发生事故。现在,如果偶然...天哪...如果偶然我们滑一跤,那是偶然性是不可避免的,这就看你在这个地球上的运气了。迄今为止我们绝对没有在大西洋上空的事故。 你知道这个吗?心理学空间@ MO'M0x?Z;qaa
 
#tqWcd-^`'K/|0  [作为阿得雷德] 但是,我,我,它将可能会决定我的去伦敦的命运,你知道,去伦敦,要是在大西洋的中间下来。 但是,你知道,那也没什么。我将错过老的年龄,那么也许,我将错过许多可怕的事情,因此,毕竟,它将不是那么坏。
MYE8Hb X4e0 
/E&_"Lp,h0F0  [作为飞行员] 听我说,女士,你在去度假时决不该这样想,你绝对的愚蠢。心理学空间0Rl p8o"b [Vv I

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

b,CJ[L(P-Ov0N#Q'W7T0

A  B:[作为飞行员] 你绝对愚蠢、愚蠢、愚蠢、愚蠢、愚蠢。简直是撤旦。 我做这个是为了生活。 即使我正在每年挣五万。 我可以做其它事情。我做这个为活着。每天,不,并非每个天,是一个月十五天的日子我为生活做这个,而你是一个愚笨的妇女。心理学空间 ~ZCZ ~

[作为阿得雷德] 我确实知道我是愚笨的。我在开玩笑,我知道我是愚笨的。 你知道,我必须告诉你... 我甚至已经上过飞行的课。为了对付恐惧感,我进行飞行训练课程,尝试在小狗熊上飞行(一种小型飞机)。心理学空间Nk#rE$Z*h-L

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心理学空间m W5Q j"R \ l1q

A  B:[作为飞行员] 小狗熊? 啊,小狗熊,对了。小狗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是在波音707中,小狗熊?  他们两个之间不是一个等级的。 我建议,夫人,你返回到你的座位,并且你让我...

5@N8m@@.[,ku0

Perls博士:我建议换一种方法。 你现在接管,飞机。 你去飞行员的座位。

/xr6\ S(VO5[*u V"u x0

A  B:[作为阿得雷德] Ooooooooo,我爱它。我所知道的是我爱控制。

+fw8]v]2M XK:`0

Perls博士:不要告诉我。 这是他。

;T} }5V U*Ej+iF0

A  B:[作为阿得雷德] 听我说,我能把我的左手绑在后面飞行地比你好。 你知道在这附近有一些小面板和技术的事情,但是我能在大约几个月中学会。 你知道我是足够智慧把它搞定。 现在你在那里歇息,而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I7x8ovv+q(r/l0K0

Perls博士:再一次说这个:“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U$C:n4W#MyFYo0

A  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l_-X/c Zo?t.~1hK0

Perls博士:再一次。心理学空间P)Y6W+E6i b

A  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T:PrET(dG hM

Perls博士:用你的全部身体说这个。心理学空间(My s q,sz4]

A  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PP ^4\#O0

Perls博士:现在,向我说:“Fritz,我...

/k+rW w4_(hN0

A  B:Fritz,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心理学空间-v;zOS7E2\KQ L9h0]

Perls博士:再一次。心理学空间4b3N|#X/A1a&n!NQTr+G

A  B:我将指挥这里的一切。

_9Z"C9D"Iu8p0

Perls博士:你已经学习到某样东西了吗?

SdEM/S re#yV@Y0

A  B:是的,这就是我--很遗憾。心理学空间$H-JSp#h|8Q9~,_

Perls博士:在那里你得到一小点Gestalt疗法。心理学空间d$gW&X!dT;P^0l

A.B.:美极了。

W~1L0CJ$Qi*E:|3N8G0

Perls博士:在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一个例子中我们没分析。 我们刚刚只是在整合。 你已经给出你的模式。 一点统治需要,并且我让你把这种感觉带回给自己使你感到一点坚强。心理学空间N~NS,e @o8?

A  B:正确、正确。

A/B5TG%f(ntrq$F0

Perls博士:这就是Gestalt疗法。心理学空间"aX:V:},l+j

A  B:我明白了。 所有Gestalt以这种方式工作吗? ... 我看见你昨天在一种显示中做。 你总是以这种技术做,使一个人改变角色和座位来强调一点吗?

0v]I)BuM0

Perls 博士:只要我看见一种极性,是的。 当我们有相反的两极时。 你将注意到相反的两极正在战斗。飞行员是旅客的敌人。这些敌人的存在,是因为彼此听不到(看不到)对方。在这个对话中,通过认识这另外一面,这一面似乎是在你之外,困扰你,你现在看见它自己实际上是你。那么你把那些感觉带回自己的内心世界,你的一点统治需要重新得到同化。心理学空间'ojd rS8n,ny

A.B.:确实很好,但是,也许为了使我深深地理解这个,我们将必须通过二十次或者二十年。 或者我们将必须度过一年,或许进行这中治疗才能使那些感觉进入我吗?

$_ W xh+~)X0

Perls博士:不,不,不,不。现在我必须告诉你我昨天说的,我最终发现了一种解决方法。你不需要二十年在沙发上停留或者年复一年地进行治疗。只需要大约三个月,我们能做全部事情。 从神经症到真实自我。 解决方法就是治疗的团体:我们一起来,一起工作,并且一起做疗法。 疗法的核心是学习面对你的反面。一旦你知道以这种方式面对你自己的反面,下一次你可能能够做地更容易。例如,如果我给你一个例子什么是最频繁在人们内心里面相反的,然后,你将看到将从这里发生什么。 最频繁的相反的例子是强者和弱者。 我们将作一点推知而得到这个结论。

GAXq-@rEB[9e+_0

A  B:好吧。

~r@ r'zM8d0

Perls博士:现在。强者在这里[在一把椅子中]坐。强者开始,“你,阿得雷德,应该...“[当我改变角色时,我再一次改变座位。]心理学空间v_3^6va+a^F;C m

A  B:[作为强者] 阿得雷德,你应该, 你应该在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不要吃太多。锻炼。 对于你的写作要绝对有效率。 在早晨八点钟到达打字机前。

'[1e%NW(a(U#ps1^0

Perls博士:现在这么做,再强壮一点...

-wBfwi(^;V'j V.{n0

A  B:[作为强者]在早晨八点,你应该到达打字机前!

]1gDD P N)}#] {0

Perls博士:你意识到你距离她仍然保持五英寸吗?

!UZ%Fk2m Fd Y2?H~}0

A  B:[作为强者] 啊。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 我将把你打趴下,因为你活着不能使你的生活的每个层次都有效率。 你太充满冲突; 你太充满马粪; 你没有对你的孩子作到一名好的母亲。心理学空间6P] |Lb

Perls博士:好吧,改变座位。 你是失败者。

R0U6s'R p3[;W/^T#i0

A  B:[作为弱者] 我是一个十分依赖性的人。 我不能靠自己做什么。我要有一个男人人照料我。 我不能自己独立。

GW@?]'a-C9P5u0

Perls博士:现在,写这个脚本。

x7|)k0Syn8i.} f0

A  B:[作为弱者] 他不是完美的人。 (正好,我也不是),他就在这里,而我非常喜欢他。 但是,如果我结婚,我就不再自由。

#pW(UT j4]0

Perls博士:你意识到弱者在防御上吗?

b?|vWr-K0

A  B:是的。

JO [6BgQ^0

Perls博士:你已经注意到这个吗? 每次你改变座位,你就把两条腿重叠起来,并且挤压你的生殖器,甚至就在那一瞬间你把你自己完全关闭起来。心理学空间 P;eq+e1O,kr$o S-t4x

A  B:当我成为强者时?

*l2T o_ Qn8bn1K V8X0

Perls博士:我不知道。 此刻仅仅意识到你被完全关闭的感觉。 现在再一次强者的谈话。心理学空间V8x%T)gLUA

A  B:[作为强者] 好吧。 你是一个甜甜的小女孩,但是你只是还没有开发出你的潜力,并且你的冲突是因为你害怕成为一独立的人。你已经看够了这里的胡说八道和谎言,你昨天晚上[在华盛顿中的心理的大会 ] 看到了小组对练;你感知到了每个人那对于他们的自我和社会的关系方面该死的害怕,而你没有那些关系 ...要是你知道如何表演,你昨天可能就会做好小组对练。在这里这些个人所有的惧怕你连一半也没有。你的水平已经是他们的大约二十倍,而你仍然害怕步入角色。 那些人们就象被威吓的小老鼠,而你一点也不是。心理学空间[}ZLXek

Perls博士:你注意到强者正在变化成为恳求、劝说吗?心理学空间o v?%tQ8_R&n

A  B:是的。 嗯,我知道与一些人相比,我可能有多得多的洞察力...
cK7Z#HD k4C0 心理学空间U OtV}| bg,n
  [作为弱者] 你不能使我做我不想要做的。 你不能。 你不能。心理学空间2`q.e~Xm)o E

Perls博士:你已经变得怀有敌意,你在防御。

)]H:HmP(zkn3g0

A  B:[作为强者] 很好,如果你不想要做,你就不要做。 你不必实现所有这一切该死的你认为你必须实现的马粪; 仅仅随波逐流和存在就行了。因此,你认为有一天你将是一位好的作家,可是你没有一点才能使你成为一个伟大作家,并且这需要每天八个小时独坐在你的屁股上的能力。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你就是没有它。见鬼去吧。 嗯,这是一种遗憾,但是我不再感到那么遗憾,你知道。到现在为止已经很有趣味。已经很有趣。不管这是什么...

4{r:A Wf b rq0

Perls博士:你的手在做什么?心理学空间!`:^&Ki^6n j3yk

A  B:Hmmm? 支吾?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我想要按照某种方式使用它们。 也许,噢 我认为我想要在打字机上使用它们。 我想要使用他们。

J+xp Z0h\d2S.w/pyU0

Perls博士:为什么?

-y\$|MjO0

A  B:[作为弱者] 得到肯定,你知道。得到爱和肯定。 你是老爸,而我想要你说,“阿得雷德,你是伟大的。 你确实。 你确实伟大。 你是相当该死的好的。”心理学空间m5r7e7U9aVj-t\

还有,噢…那是在这个地球上的人类所需要的。 仅仅需要合乎情理,有一些爱和相互关怀,并且经济上能维持生存。就这些就够了。心理学空间0n4oj` L#hF

Perls博士:现在改变角色!

'@w#|%A H:`:oI0

A  B:[作为强者] 但是,那不是全都所有,那只是你说的。 你现在要做点什么。 你不能再往后站,仅仅是坐着不动。 很好,你要自己参与--要做。 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有成千上万的事情在周围发生。 你有各种方式参与。 做,然后看看怎样。

+kB#DPusKM0

Perls博士:你似乎开始经历某样东西。心理学空间7r1F6W8c#~O}

A.B.:是的。我的体验是我正在制造一种冲突,而这个冲突在此刻对我来说并不是非有不可的。我正在制造冲突。

H;^:C||} p BT0

Perls博士:我明白了。 嗯,让我们看看我们能如何解决这个,继续开始你的唠叨和碰撞吧,听听这个弱者是怎么说的...心理学空间&{1Y3gLo^2E p

A  B:[作为强者] 好吧。 做。 做。 做。 站起来做,倒霉的是最后一个。 你该把过去放到你的脑后面。 无论什么发生,就让它发生吧。并且,你该继续其它某些事情。 好了,该继续了。 该走出那该死的死胡同了。 你已经是四十次做到这样了。 你已经有百万种经验。冲破它。 你知道。你的知识超过昨天在小组里半数以上的那些人。 你能理解Fritz Perls。 很好。 很好。 你全部理解。五年以前你是不可能的。 好的。F你。 F你。 F你。心理学空间/S]I+o o2`g [

Perls博士:[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心理学空间S6Z n0E"o.zmk

A  B:[弱者] 你竟敢对我这么讲话? 我是你的主子。 我将要坐在这里三十年,我就是要对我自己说抱歉而不要做任何事情。 同时,你不要告诉我做什么。 不要告诉我。
\v ^$h2T^0m0 
;o:ts t ?.k6nn|9X0  我把角色弄混了。 我弄混了。

$W$B4X#YX4xGre-D4IB|0

Perls博士:因为角色本来就是混合的。

0OX(Vyl4R ds0

A.B.:就是这样。 我不想要做任何事。这生命中曾有的美丽的热情,一部分已经离开我,而我一直尝试再一次发现它,但我不能找回它。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火花将使我再一次被激活过来。心理学空间+K9Lz`/}$WX^j9_,A

Perls博士:好极了。心理学空间se9i$w%d'@

A  B:我不知道。对于”自我”我不肖一顾。 我不知道。心理学空间u2BZ(? I| vJ

Perls博士:返回到座位。再多做一会儿。心理学空间'S#^)D#F`;|1l a

A  B:好吧。 F你。 F你。心理学空间 EQz!x"DB&~,[ZvHBk Eb

Perls博士:把你的声音放在椅子中。 你向你的声音谈话。

keTGg1xJ)?;i0

A  B:把我的声音放在那把椅子中...? 我的声音是美丽的。 我一度做过无线电台的节目。 你是一种美丽的声音。你是活的,你是有趣味的,这是一种美丽的、低沉的、睿智的... 这是一种能反映背景的、和能抚育的声音。 这是一种极好的声音。并且,不仅如此,这种声音能把你传送到遥远的人间,它能立即命令某样东西。 人们听你,因为它有这种质量... [变化]心理学空间6V1J??koU Z.~
 
5er8cL'{8G0  声音被控制...心理学空间,WZ*iWH\rB(D?h;g

Perls博士:我被控制。

z#q9hdj"uh aF(eCq5j0

A  B:我被控制。 我是声音,这声音...心理学空间&YM Wf'W&Q h

Perls博士:我是声音。

j!@AE\aR_0

A  B:啊,我是, 我是声音,对吧?

0p4GNctu(] tTKk0

Perls博士:你是你的声音。心理学空间Xg,H8AN|-G%|

A  B:我被控制。 我知道我正在表演这个角色。 我知道我能够做好。 我喜爱它。 我知道我能与你一起做的,我的声音。 我只知道为了达到我的目的使用它,当我想要到时我就使用它。 不...?心理学空间 T4Fsl(w3u"|

Perls博士:你还没有成为你的声音。 我正在控制你,讨好你...

kmkF+C1U v9s0

A  B:我正在控制你。

y*Oa#TqP1u0

Perls博士:讨好你。心理学空间x)n&p*T;C1k,Z

A  B:我正是在讨好你你。 我正在按照一种方式使你不真实。 我使你离开真实的我,因为我已经成为你的一生中一件如此良好的利器。我已经成为控制你的愤怒的一种方式,你知道。同时我也是帮助你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种方式。 我善于这样。 我善于这个。 我确实是这样。

}#K4`4y0r[cg0

Perls博士:让我们尝试这个。 我是最伟大操纵者...心理学空间&G(f^;ynAM9F

A  B:啊。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伟大操纵者。 但是,我必须在这里。 我是在地球上的最卑鄙的操纵者,因为每个人过了一段时间就能识破我的操纵。起初他们不能,但是马上就被他们看穿。 我认为我能玩一玩游戏,没有人能够识破,但是他们看穿了我。 他们看穿了我。 并且,我不认识到他们看穿了我。那是愚蠢的角色。

r7zI1x~'mU8H C0

Perls博士:不要改变你的声音。

wX-q y(N~5P0

A.B.: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苍天罪我。 同时,剪掉我自我怜悯的愚蠢。苍天罪我。

K,O Luc#Er%GI0

Perls博士:更多怜悯,更多。

g(} \Eb;y$L;T0

A  B:阿得雷德,我感到为你而抱歉,但是,umm ...

:wfJ:b2sn,Taf*H0

Perls博士:要非常抱歉。

!ZWn$lb0

A  B:我感到为你而抱歉,而我感到抱歉,因为上帝给你许多而你还是没有把它们整合在一起。 你仅仅确实没有。 你确确实实没有。 我感到为你而抱歉,因为你不能站起来。 啊,你已经站起来许多,但是你能做更多。心理学空间]hE!~jk1D&}:_#m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5Z~6Ez6J

A  B:一个小女孩恳求。心理学空间o(t ^;c,P+?

Perls博士:什么年龄?

u'V6p d(s*NZ0

A  B:我总是想到九岁,在九岁发生过某些事情。心理学空间Yj8L a$B([Z{%U

Perls博士:再来一次...

`/s!rg9a5oJ0

A  B:啊,我为你而抱歉,阿得雷德,因为你那个愚昧的家庭,那所有的声嘶力竭地尖叫声充满我的耳朵。 他们毁灭我的耳朵。 我不能听。因此,我关闭了我自己和我的耳朵。但是,现在该是打开你的耳朵的时候了。因为没有任何人再声嘶力竭地喊叫了。而再保留你的童年的记忆就太没有意思了。太没有意思了。并且,我对思考它感到那么厌倦。 它实在不再使我感兴趣。如果它确实不再使你感兴趣,那么所有你必须做的是开放的你的耳朵倾听。这就是所有一切。专心倾听。 听世界。 听音乐。继续倾听。也许这就是所有一切。

H%GM;b6Hb(FPnH0

Perls博士:把对话改变成为对你的耳朵。

E7DL$RKl-v3e0

A  B:我的耳朵。这两只耳朵...我的耳朵被关闭了。 我是我的耳朵,而我全都被关闭了,我不能听。 我全力关闭它。 我不想要听。 我仅仅听一件事情。我仅仅听可怕的尖叫声。 那么可怕的尖叫声... 所有那些在我的家庭中的可怕和丑恶的人除了那个美丽的父亲以外。 我可以听到他吗?不,我不能听到任何人。心理学空间hQY2T'B;L

Perls博士:你的父亲?

P}IsL0

A  B:他是悲惨的,但是好人。心理学空间D1d|4U`5~

Perls博士:向他谈话。心理学空间f'@iE@V%\O

A  B:我希望当你在世时,我对你有更多的爱。 你是十分聪明的人,一个可爱的人,一个爱学习的人--而我没有听你。 我根本没有听你。 我现在真想听你的。如果我的孩子能听你的。 他们就不需要再听任何父亲的。 他们就会处于完全不同的环境。

.J[.Y Q0b7apM7G0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JT \+V }8y

A  B:一种混合物。 我听到他以及那尖叫声混合在一起。心理学空间.Y3E |1g ^Z BL,T j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b)so)c{vKSC0

A  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继续运转。 那是我所听到的。我有了某些新的体验。 我听到了我从未听到的全新的东西。Fritz,这要归功于你和你的工作人员。 我得到了关于倾听的全部内涵,我以前从未得到过。一种关于打开我的耳朵的全部感觉。心理学空间 e2@|.muI0W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t[!\L:@e2SN0J0

A  B:我听到什么? 我听到我自己想要听。

QFqv8j![0

Perls博士:你还没有耳朵?心理学空间6jb0k$n$sM)W

A  B:我还没有耳朵? 我在道路上,尽管,我...,,并且人们总是向我说, “但是你不听我。 你没有听到我说的。”心理学空间~i3w9hLA

Perls博士:闭嘴。

9f(["[5h I r+]w0

A  B:闭嘴。 好吧。 我听到他恳求我,我的父亲,听我说...

S&H;M J(q&aO/n0

Perls博士:你现在听到什么?心理学空间wn3hN*D_ zO

A  B:空。心理学空间hh5r4JE![(R:^.eV!bF

Perls博士:现在...心理学空间*G6N%n5n;w9g-F

A  B: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你。 啊哈。 啊哈。 我明白了。 我听到这一刻。 我听到现在这一刻。

1j j~ R1r [!p]0

Perls博士:接着说...

I3l Vk2B(Si/s W0

A  B:我所听到的是厅中的人们的声音。 我听到你。 我听到磁带录音机。 我听到空调器。心理学空间 r Uot3X1KGp:H

Perls博士:你听到什么?

9vW4A Lz0

A.B.:就是这个。 我听到是现在的一切。心理学空间*t'W-}a_u]

Perls博士:你需要使用你的耳朵。心理学空间 T4o Rq1s0T;P6|

A  B:因为我获得了一种全新的听觉能力, 我听到我自己,而我的声音仍然还在那里。 我的声音... 我感到这是内心里真实的我,我长期都是这样感到的。 但是,我的声音不能传递...这声音不能传递我想要表达的。这就是两重性。

*K2\(I2ep-g.}0

Perls博士:听和说。

3S hGJ3]a0

A.B.:现在我明白了,即...关于听的关键就是,我告诉你好吗? 我现在甚至不记得我作为机长时所说的。

St)v|/i9b zc0

Perls博士:因此,你需要磁带录音机。心理学空间0U]h&n]"O?Di

A.B.:正是这样。 我听不进去。 我听不进去。心理学空间'|6Lr AC

Perls博士:不,是你不吸收。

8{Efzevhr0

A  B:但是,天使,我确实没有...你知道我该向你说这个... 我确实没有为了做这个这而来采访你的。

3| c/j.KkiF0

Perls博士:啊... 哈... Aaaaah ...

N,nRr~'W/]Z p;uY0

A  B:你知道吗? 我真的不是为做这个这而来的。心理学空间HE;e`W @*K

Perls博士:这只是一个借口。心理学空间2_\a FI3X~*q A

A.B.:这只是一个借口?心理学空间G-mzq(C"cNy

Perls博士:这样的事我经历过一百次。心理学空间.y"Vv!t}5N

A  B:那不是我为什么来... 不。我们可以继续吗?求你了?求求你了? 啊,女人被允许得到她们想要的,是吗? 不?求求你了行吗? 我想要。 否则,我已经计划的采访,我将必须把它编造出来。心理学空间|1sA9K b#L8o

Perls博士:不行。

K@.vR@0

A  B:我将把你在演讲所说的关于“擦干你自己的屁股是成熟的一个迹象。”的话放在采访录中。 我得到了一种全新的空间。 但是,没有我活到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我将不会得到它。 你是知道我意思的?

|U#g2jI?0

Perls博士:我确实是知道你意思的。[完]

o@'Y,hw.G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Gestalt Perls perls 格式塔
«重新找到自我:一位主动提出分手者接受完形治疗的实录过程与解析 格式塔疗法
《格式塔疗法》
格式塔疗法中的自我暴露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