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总这样?
作者: Steven C. Hayes / 879次阅读 时间: 2019年4月09日
来源: 鹿鸣心理 微信 标签: ACT 海耶斯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为什么我总这样?
iY|9G2Hpmd Q0作者:Steven C. Hayes | Psychology Today
m%e"j6a#z0  翻译:一隻鹿 | 鹿鸣心理 微信心理学空间[~(rK$i%~

^X9~y,h.Um0心理学空间2H9F?&N,p+LD

Z!}P.DK@Z$[0

:A0tHEc2a:{KnW`0“为什么我总是这样?”——你是否也曾有过类似的疑问呢?为什么我们明知道有比崩溃抓狂更好的解决方法,但还是经常失去理智、自我障碍呢?举个栗子,“你担心的事多半不会发生”——道理大家都懂,但是即便如此,有时依然很难做到不被自己的负面思维影响。
X N\)O7GA5P\vn0 

)cK6e5aOXJ0

&^xM'D*e:A ` w1o0类似地,明明知道自我贬低无济于事,我们却还是会在犯错之后打击自己——人类的大脑里存在着各式各样的思维陷阱,它们看上去似乎毫无逻辑可言。然而,回顾一下人类的进化史,你会发现,这些思维陷阱之所以出现,其实是因为我们现代化的生活方式与从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认知习惯不兼容导致的。

:D oN`pi8B'HJ0心理学空间c'V6Px#WH

.v T4C7_'Q P5\0心理学空间 USnyg

老祖宗:所以怪我咯?

5T-~G0_3o"r1Y1p_ y0心理学空间%a,J&tU(ZtJ

在原始社会中,人类以部落的形式聚集在一起,以应对从洪水到猛兽的各种来自原始世界的挑战。部落中,最有可能活下来让自己的基因传递下去的,是那些学会了通过合作来解决问题和生存威胁的人。而这需要个体对潜在的危险信号保持足够的敏感,能够及时根据经验或直接的观察识别出威胁。
.CC:V*Y8W#~RcC&Z0 心理学空间/\O"i3Z:k6G8x

心理学空间O}({ KO/Zjy-u

生物通过关联线索来识别危险信号已经有5亿年之久了——我们有足够多的时间将这项技能打磨得出神入化。与这项技能相比,通过语言等符号化的过程来躲避危险(例如“我在河边看见了一只熊。要小心”)则远没有那么古老。即便如此,十几万年的练习时间也足以让我们将此技能修炼得炉火纯青——仅仅只是一个想法就能激活我们大脑中古老的、跟生存相关的神经回路,以及经无数次练习形成的自动化的“战或逃”反应。
-K/WG3N)p]'|P0

+U,i7T9\ r{0

cUrj t_8P z"S0 心理学空间-b6bu y-\'v h%vM

心理学空间Qp3~oh+l%[-z`v

现如今,我们生活的环境与原始世界大不相同,但跟生存有关的脑回路已经在我们的大脑结构中固定了下来。趋利避害的预警本能已经印刻在了人类的基因中——知道了这一点,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现代人会出现那么多不同类型的“心理流感”了——人类过于发达的语言符号学习系统放大了我们从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这项技能的威力。心理学空间6O F I2aS:xa z

Yo${0D d0心理学空间 Tl0Bd5d

T0I)X.Ne8m:@*Cb0五种看似无用的日常挣扎心理学空间%vR*q2e$A
 心理学空间4| ex@,Bs

心理学空间 qiTX3~ZT7J x"h

1. 凡事总往坏处想
9\$e6A0`nq#n0 

3W$r9E,Us"NU'oa0

&K4j X _#ULfx0现代社会生活中,我们常常会无法控制地出现一些负面、消极的想法。当事情出现了一点不对劲的苗头时,我们会很快看到危险之处,然后断定事情将进一步恶化。消极思维似乎会将生活打扮得比实际情况更加艰难可怕。现在不比从前,人类这个物种几乎不存在什么天敌,但我们却似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威胁。比如晚上走夜路回家时,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想象路上遇见的每个陌生人都可能是一个犯罪分子。心理学空间l0@W3N*c bVykg
 心理学空间%c UVZ Y8C8gd%WX

心理学空间+@o[3C5W R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史前社会中,能否探测出可能存在的威胁关系着个体甚至是部族的生死存亡。假如观察到了不远处有一个圆形的不明物体,一个积极思维的人可能会认为那是一个大石头,然后继续前进;而一个消极思维者可能会认为那是一只会置人于死地的大黑熊。心理学空间d ~F;k1JH(P

心理学空间"y"} ^9mWWp

作为一个消极思维者,如果判断错了,那顶多是虚惊一场,绕点远路而已。然而,如果你是一个积极思维者,因为一时误判,可能会被那只长得像块巨石的黑熊当做晚餐吃掉。在一定限度内,消极思维显然更安全,这也正是为什么那些消极思维和危险探测员的基因如今依然存在与你我之中。心理学空间._.S#PL5h)EH&y

:wk S1as-U#L0到了今天,我们所认为的绝大多数的危险都只是认知活动的产物。任何事情都能够引起我们的忧虑。如果无法掌控大脑中的这部分预警功能,人类祖传的危险探测器就会让我们不堪负重,进而对我们的社会功能造成损害。
1n.Gd'm"n;r%S/\?0

5Y~r*~4m{krG,Q0

k;{ `0t}'VnT0 心理学空间[(FD"nReA(S"c

心理学空间8q5f;g:g | i5rnN

gM*~ PP:t0

g-{E2R5GTF02. 思维反刍,对过去无法释怀
FCPHk0_j#Y!E0 心理学空间6~/@K M6rf-^%n+P.B~

h8po {+gx)I m \0现代人常常对过去的种种无法释怀,一遍一遍地对痛苦的记忆进行咀嚼反刍。我们记得那些因为一时嘴快或是没控制住自己时的尴尬时刻,又或者是一些受伤后脆弱无助的时刻。即便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记忆的刺痛。无论是否喜欢,头脑会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重新经历那些痛苦。
mb6u AV-X0 

qv6p7e)|0b0心理学空间%I"cpYKVV n u

从进化的角度看,回顾过去发生过的危险可能会帮助在未来更好地趋利避害。假设你曾遇见一只危险的猛兽,拼尽全力才逃出生天。那么不断回放当时的情景并重现细节可能是有帮助的——你可以从中总结自己哪一步走错了导致危险发生,或是当时还可以做些什么来减少伤害。某种程度上,思维反刍可以提高我们的祖先在遭遇危险时的存活率。心理学空间1szKX(c:tG7C

X_| tc:ABq#zM0

:B2Nq.O7w03. 好面子,在意他人的看法心理学空间(^y!L y*{aBP@L
 

:{nt/WuZ0心理学空间/Yd v6D)ps"j"P J2Y

现代社会中,我们常常会担心自己的个人形象——我们为自己的社会地位焦虑、为其他人在背地里会如何评价我们而焦虑。由于这些担忧,我们跟在社会规则之后,知道了哪些行为是人们接受的,而哪些又是不被接受的。这些规则指导我们“应该”如何打扮穿衣、“应该”如何与人交谈、甚至是“应该”如何思考和感受。
n"`eRA\U-v0 心理学空间:d:h#A0YC3Ue

:O ^LFG7J!W7W0在史前时代,保持良好的个人形象是生存策略之一。作为人类,当我们孤立无援的时候是最为脆弱的,因此祖先们如果想要生存,就必须要保证自己在族群里的位置。印象管理不仅有利于我们获得与其他人合作的机会,还会因此提升我们的生存概率——社交敏感是一种优势。

ybngg#YQ ]N|2p8E0

)C6q\5w;XP]{0问题在于,进入现代社会,仅仅是无法在微博、朋友圈上得到足够多的“点赞”,就足以让我们感到被孤立和排斥。由此,我们会为了取悦他人而改变真实的自己,活在别人的看法和圈子的规则中,生活范围越发狭窄。当我们为了避免被孤立而伪装,即使融进了圈子里,也无法活出真实的自己。心理学空间s@&N?6e`bq

^X C:X5v0

%~zSvYU a9xW0 心理学空间"dYF#wRt(Q8c

*` r_Q&Yh0

,Q+i(T_9VL5l0

/Al6~/c#]GD04. 在社会比较中苛求、贬低自己心理学空间 P#eg!m_5S&Z2J
 心理学空间F#mD!y:F_ pX-R!X

z;aQIqY9_5]N0竞争激烈的当下,我们难免会遇见很多需要跟别人一较高下的时候。而一旦落於下风,达不到自己的理想高度时就会产生挫败感,随之往往就会责怪、贬低自己。另一方面,我们常常将自己的失败归因于自己天生的性格缺陷,认为自己“没天分”或者“不够好”,进而在比较的过程中感到受伤、脆弱。心理学空间7mF0f0]V up

心理学空间Z#bG.O@o4f5~9~ {X

在史前时代,最重要的不是人们的自我感受,也不是在社会比较中占据高地,而是个体与他人合作求生的能力。实际上,一定程度的社会比较对我们是有益的。如果观察一群小朋友玩游戏,你会发现有时候弱势的一方虽然会有沮丧或情绪低落的表现,但是这些挫败情绪却往往能够作为一种向上的动力,帮助缩短双方在游戏中的差距。心理学空间~H0r8g%P#W!SH:{!N)Z
 心理学空间IU4Xn;PJc

2k:ni;WN0时间走到今天,能刺激我们进行社会比较和自我贬低的对象早已不止身边的族人亲友——小说中的玛丽苏和龙傲天、修过图的明星照片、网红家的游艇豪宅——都可以变成我们自我打击的理由。不难想象,这样比较下去,除了完美无缺的圣人之外,是个人都会变成“时代的瑕疵品”——无怪乎现代人的安全感在逐年下降。

7AZ/m+qf0

ur7sKYX F)_0

;h#cI-J@)wv%D0

L;{,a@Zd~ J05. 总是不满足,希望得到更多心理学空间"jnHm yv/RJ

L l8x+[]J4K0GL0在现代,人们似乎永远无法为自己所拥有的感到满足。我们总是在追逐下一个更大的目标,希望它能让我们获得期待已久的完满和幸福。不幸的是,达成目标的快乐往往转瞬即逝。比如一辆盼了很久的新车,到手之后很快就变成了一辆普通的车,而买车之后我们又会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下一件人生大事——些还没得到满足的欲望通常是贪心与心理痛苦的温床。
'R0y0rF5Ib|P0 

$j7l.JYk0

N U-|+\4X:G(EU:H0在史前社会,寻求更多、更好的东西毫无疑问是必要的。在一个资源匮乏的环境中,拥有更多的食物、更多的武器,以及更多的任何形式的资源都有助于提高存活几率。过去那些时代里的物质匮乏是很现实的,即使是一国之君,其所拥有的物质条件可能还不如现在一位中下阶级的现代人。而现在,从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匮乏感正在毁掉我们和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心理学空间2n+X d*CoD v

D7l~0h8D9\;q0心理学空间.G] b0PF? J!h)AG

 心理学空间)N{wC:aa ]Z

心理学空间:D4J9I9Kj

)f6O){S r0

} [%xAs0你无法改变和可以改变的事情心理学空间;KO2]5b-\_L
 心理学空间Fr Ez*Q

5|d5E~,r B@'i0我们的大脑和行为倾向并不是为了应付21世纪出现的挑战而设计的,尤其是当下那些充斥在网络和媒体中的可怕的新闻和避无可避的社会攀比。我们常常会产生挣扎和焦虑的情绪,甚至做出一些看上去有些奇怪的行为,这通常是因为我们的头脑在试图解决如何获取安全感和归属感的问题时,采用的方式有些跟不上现代世界的节奏。
7TxliC YBR+l!x0 心理学空间 N I;Px\:z[ ~d f:f

!dd,dkKhm7~ D0你无法改变人类因为进化产生的行为机制——正如你很难不对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产生忧虑一样;同样的,你也不太可能完全放下过去所经历的创伤和糟糕的记忆;或者是不去在意别人对你的看法,又或者变得无欲无求、对社会比较完全免疫——我们的基因里压根儿不存在这样的设置。心理学空间R7|Jp1|VeZ
 

-S|aA*]H0

/{D~5_)`Y0然而,我们可以学习不跟自己较劲——即便害怕、担忧,但仍然去行动,而不是陷入焦虑情绪里无法自拔。我们可以仅仅只是对这些想法表示知晓和关注,然后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而不是被自己想象中的困难和问题吓得无法动弹。比如就算担心自己论文写不完,我们依然可以选择一边焦虑一边继续码字,最后顺利毕业。心理学空间u"}-P g+`#K+h

!Sb'h'`.g3AH0

$\n*CIe]9h;[8q0
"yT`_0uexI0 

c{3m.aT}W G0

dp9Yuz)z.[.t$i%_0无论何时,只要你感到挣扎或焦虑,都可以深吸一口气然后问问自己:“对祖先们来说,这样的焦虑有什么用?”——这个问题也许会引发一种深刻的自我体谅(self-compassion)。多数情况下,你会发现你那忙碌的大脑无时无刻不在试图为你规避风险,确保你在群体中的安全——正是靠着这些挣扎和焦虑,人类才得以在延续至今。心理学空间5eN5@8N*d"f
心理学空间s K5LOKW+rcd E

心理学空间w)TX}h,dFT

相关阅读:

4bz{ tx"UrZ0心理学空间1{t+NY m

海耶斯(2019). 跳出头脑,融入生活——心理健康新概念ACT (曾早垒 译). 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心理学空间:\)U4X |r3|/H3z)K b

心理学空间)H_J)^ x+l |

Hayes, S (2019, March 4). “Why Am I Always Like This?”. Psychology Toda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get-out-your-mind/201903/why-am-i-always

3qB|Apc~+Ox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ACT 海耶斯
«Steven C. Hayes, Ph.D. 斯蒂文·海耶斯 Steven Hayes
《斯蒂文·海耶斯 Steven Hayes》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