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食障碍
 【可是我错了。我并不是我自己的主人,你才是。你寄居在我的体内,渐渐取代了原来的我的位置。你使我成了一个陌生人。你也给了我那些在忧郁、死亡和精神崩溃的边缘挣扎的可怕时刻。但不知为何,我仍然感激你的存在,只因为那一个瞬间你使我看到了使世界更加美好的种种可能。你,我的意志之本,力量之源,你递给我锁链,却也把更好的自由给了我。 】--来自网络


       最初接触进食障碍的来访者惊异于其转变之快,究竟是环境的力量还是心理治疗的动力,毫无疑问,事实给了沉重的一击,转变并非我想象中顺利,就如同我曾经接手一两个最快转变的抑郁患者,在随后几个月的时间,面临现实生活真实情景,他们性格的另一面开始作祟,在重复曾经生活世界中的那个在他人面前 “好的自己”。

       在一周前,一次轮值病房看护进食障碍的饮食休息的档口,我给他们讲了关于某个精神分裂案例,一个人内心的两个平行世界,最终他识别真实世界的内在需求走出惯性的沼泽。如同第一段中所写摘录,迎接全新的自我,需要认识,更需要勇气。


1、进食障碍是青少年女性患者居多吗?

是的,而越来越多男性患者的出现,让我们感受到男女性别社会性差异的缩小。成年患者增多趋势。

2、进食障碍皆因家庭问题导致吗?

患者仍呈现出个体差异,然许多时候家庭问题是导火线,尤其母子或母女关系紧密,父亲疏离的特征明显。而成年期病患呈现多样性原因发病。

3、进食障碍者是完美主义吗?

怕胖,崇尚瘦是完美主义么?


有研究提示,孤独会让饥饿感更强烈,饥饿感迫使人们增加食物的摄入量,那么人们因肥胖而产生健康问题的可能性也增大了。~~~这里提醒我们,独处能力也需要培养,换句话说,叫自我愉悦的感觉。


我曾经的一个来访者表示,饥饿感能让她有强烈的活着的感受以及创作作品的欲望。利用饥饿感来制造压力从而激发求生本能?


又是一段进食障碍者的独白【村上春树曾经在一篇短篇小说把饥饿描绘成一幅画:“乘一叶小舟,漂浮在湖面上。朝下一看,可以窥见水中火山的倒影。”饥饿本身没有诗意,没有尊严。饥饿类似于疼痛。在长久持续的饥饿中,胃液烧灼,胃壁摩擦,你会感到真真切切的疼痛。人退化成动物,只想大口大口的吃东西。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想。节食之所以很难,是因为这是在与人最基本最原始的欲望对抗,在与身体最自然最直接的机能对抗。对抗的结果往往是焦虑,沮丧,崩溃和疯狂。慢慢的,我追求的不再是“饱”,而是“不太饿。”我开始喜欢“微饿”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中神志特别清醒。】这样一种和本能抗衡的能力,或许从完美走向了极致。


我们从独白中了解到进食障碍者内心世界的一角。称之为一角,追寻完美或许因现实中的不完美及诸多不如意的另一角,未为我们知晓,等待心理工作的探寻。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